第四四六章 配合治疗 - 神医圣手

第四四六章 配合治疗

旁边的蔡哲领和齐振国,都有些担心的看着张阳。 只有龙成抱着闪电站在一旁,似乎对这边的事一点都没有关注。 “齐老,您平时很喜欢喝酒吧?” 张扬突然开口问了一句,蔡哲领和齐振国都露出丝惊讶,互相看了看。 齐老微微一笑,道:“我喜欢喝酒的事,是克勤告诉你的吧,没错,我年轻的时候参军打仗,经常在东北,在那养成了喝酒的习惯,一直都没能改掉!” “齐老,今天你是我的病人,别的人谁都不要提,还有,没人告诉过你喝酒的事!” 张阳的心里猛然升起一股烦躁,他马上把这股烦躁压了下去,轻声对齐老说着。 说话的时候,张阳的嘴角还挂着一丝苦笑。 自从见了面之后,他听到名字后的反应,也变的更大了。 “没人,你是自己看出来的?” 齐老的脸上终于露出一丝惊讶,张阳只是看了看他,号了号他的脉,就能知道他经常喝酒,这证明张阳确实有两把刷子。 张阳则点了下头,低头思考了下,这才抬起头,轻声道:“齐老,以您的身份,您这病应该早就查出来了,怎么会耽误治疗呢?” 张阳的话,让齐振国和蔡哲领都愣了下,齐振国的脸上的惊讶更盛了。 齐老每年最少都有几次固定体检,只是以前齐老喜欢喝酒,哪怕体检之前也不例外。 医生每次都劝他,但他就是不听,对此医生也是无可奈何。 今年这次体检之前,齐老病了一场,也就没有喝酒,结果这次体检就检查出了个大问题,知道因为喝酒耽误了以前的检查,齐老也很后悔,可惜已经晚了。 “张医生,你就说吧,我这病能不能治?” 齐老慢慢的说着,这会齐老也彻底认可了张阳医生的身份,喝酒的事张克勤可能会说,但这体检的事张克勤绝对不知道。 这也只有他们家里人清楚,说明张阳的确是自己看出来的。 “您这病,找很多人看过吧?” 张阳没有回答齐老的问题,反问了一句。 齐老轻轻点了下头,他的身份特殊,得知有病之后,找了不少的医生,国内著名的医生,不管是中医还是西医,他都找过。 国外的邀请过一些,可惜这些医生对他的病也都没什么好的办法,提出的建议也都差不多,就是注意饮食,常规治疗。 “您这急慢性肝衰竭,主要就是喝酒引起的,又属于酒精肝衰竭,想必您看的那些医生,多给您开了食疗的方子!” 张阳笑着又说了一句,齐老和齐振国,脸上已经不是惊讶了,而是惊骇。 张阳所有的一切都说准了,那些医生的确很少给他们开药,多为药膳或食补,是药三分毒,齐老得的病可是肝衰竭,肝是解毒的器官,吃药只会加重病状。 齐老这个病,就不适合吃药,除非迫不得已的时候,否则吃药只能加剧他的病情。 即使吃药缓解了病情,之后也会更麻烦。 常规治疗,也多为服用激素,这东西也是双刃剑,吃多了对身体其他各个器官又不好。 除了常规治疗之外,还有人工肝支持治疗和肝脏移植,只是这两种治疗也都有各自的风险,像齐老年纪这么大的人,并不适合。 整体来说,齐老这病就是很不好治,虽说不是绝症,但比绝症好不到哪去。 “张医生,您说的很对,现在医生给我们的方案是人工肝支持治疗,只是那样要经常换血,换血对老人家身体不好,我爸也经不起这样的折腾,所以一直都在犹豫!” 齐振国马上接了一句,当初得知齐老是肝衰竭之后,齐家马上炸开了窝。 为齐老治病他们没少想办法,请的医生也很多,只是齐老的病很麻烦,那些医生也都无法帮他治好。 至于医生们提出的方案,很多也都被齐家的人放弃了。 人工肝支持治疗就是被他们放弃的一种,这种治疗方法不用吃药,就是要经常换血,换血过程本身就带有一定的风险,而且对身体也有着很大的不便。 齐老若是六十来岁,还能这样折腾下,他已经七十三了,这个年纪确实折腾不起。 “小伙子,你有话还请直说,你放心,我这把老骨头其实很多年前就该丢掉了,没什么看不开的!” 齐老看着张阳,微笑说了句。 齐老在部队当过兵,打过仗,经历过生死,对生死确实看的淡一些。 若不是子孙还都没成长起来,他有些放不下的心事,真得了重病他也不在乎,现在的他所考虑的都是子孙后代。 “张医生,我爸这病,您能不能治?” 齐振国也有些担心的看着张阳,这会他已经完全相信了张阳的医术,再次问了一句。 此时的他,所担心的是张阳能不能帮父亲治疗,若是张阳也没什么好的办法,或者和其他医生一样的治疗方案,那等于是没用。 真那样,这趟长京也算是白跑了。 张阳把齐老的手臂轻轻放下,手指头在躺椅边上敲了下,轻声说道:“治,倒是能治……” “您能治?” 齐振国脱口叫了一声,他最担心的就是张阳说我也没什么好办法之类,之前可有不少医生这么说过了。 直接这样说能治疗的医生,只有张阳一个。 “齐先生,您听我说完!” 张阳抬起头,微笑看着他,蔡哲领急忙走过来,安慰着有些激动的齐振国。 齐振国显得比齐老自己还要激动。 “不好意思,我有些失态了,张医生您先说!” 被蔡哲领安慰了之后,齐振国马上明白刚才自己太着急了点,这也让他有些不好意思。 不管怎么说,他也是副部级高官,比张阳又大这么多,却在张阳面前表现的如此不稳重,这事要是被张克勤知道了,估计又要笑他。 不过这也是关心则乱,齐老对齐家的作用,比乔老对乔家的作用还要大,齐家现在第二代还没完全成长起来,不像乔家的第二代已经能独挡一面,这个时候要是损失了齐老,对他,对整个家族的影响都很大。 所以他才会如此的关心。 “我有办法治疗,不过需要的时间长一些,还有,齐老必须配合我的治疗,严格听从医嘱,否则再次犯病的话,我也没有办法!” 张阳这才慢慢的说了一句,肝衰竭的确不好治,特别是齐老这种情况。 齐老是慢急性肝衰竭,爆发急病的可能性很大,一旦爆发,每次都十分的危险,很有可能爆发一次就再也站不起来。 这也是他们不选择手术的原因,无论是人工肝支持治疗,还是肝脏移植,都有可能引发急性肝衰竭。 “配合,您放心,我们一定配合,您说什么就是什么!” 听张阳这么一说,齐振国又激动了起来,小鸡叨米似的点着头,对他来说,只要能救回父亲就行,救回父亲才是最重要的事。 “这话你说了不算,要齐老说才行!” 张阳轻轻一笑,又摇了下头,最后看向了齐老。 “小伙子你放心,只要你能治,我肯定配合!” 齐老看着张阳,最后慢慢点了下头。 张阳笑着点头,马上说道:“那好,第一,以后不能喝酒,连闻都不能闻一下!” “闻都不能闻吗?” 齐老立刻惊讶的叫了起来,检查出这个病之后,他就已经戒了酒,一滴未沾。 只是一个平时喜欢喝酒的人,猛然戒掉非常的难受,他偶尔也会拿出酒瓶闻上几下,闻闻酒香解解馋。 张阳不让他闻酒,等于让他闻香味解馋的机会都没了。 “不能闻,您或许觉得不喝进肚子就不会,其实不是这样,您常年喝酒,身体早就有了条件反射,闻酒香,会让身体有种您要喝酒的反应,您的肝脏本就因为酒精而变的不好,这种反应自然也是不好,会影响我的治疗效果!” 张阳微微一笑,摇着头解释了句。 齐老瞪大眼睛看着他,最后无奈的点了下头,道:“好,第一点我可以答应!” 齐振国对张阳的这个要求也有些奇怪,不过父亲已经答应了,他也就没在多嘴。 “第二,我给您治疗的事,我希望你们能完全保密,不要对外任何人去说,是我在帮您治病,更不要说,是我治好了您的病!” 张阳马上又提出了第二个要求,齐振国又是一愣。 张阳的医术好,能帮人治病,宣传出去是好事啊,特别是齐老这样的人,连齐老的病都能治好,慕名找他的人不是会更多,更加大他的名气。 “可以,我答应你,保证不会对外去说!”齐老又点了下头,答应了张阳这个要求。 “第三,这段时间你们都要住在长京,我会经常来出诊,不过每次我来的时候,只能有你们几个人,多一个外人都不行,任何外人都不能在场!” 张阳又提出了一个要求,这个要求其实他主要是针对张克勤,他怕下次再来还会遇到他。 在他的心里,又不愿意提起这个名字,只能还继续用这个办法来避开了。 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