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四五章 不是简单的小病 - 神医圣手

第四四五章 不是简单的小病

院子里一共有八个人,中间椅子上坐着个老人,老人正微笑和张克勤说着话。 只看这阵势,就知道中间这老人肯定就是齐老。 赵民最先从车上走了下来,下来后立刻到张阳的车旁边,这会院子里的人也都注意到了新来的两辆车。 “齐老,张阳来了,您就放心让他给您诊治!” 张克勤弯下身子,对着那老人微笑说了句,院子里的人都往外面看去,除了张克勤和蔡哲领外,每个人的脸上还都有着好奇。 就是齐老也不例外。 齐老今年七十三,俗话‘七十三,八十四,阎王不接自己去’,老人们都认为这两个年龄段是个很难过的坎。 齐老正好这个年龄,年初又检查出了重病,家里人都为他担心。 前不久,齐家听说乔老病重,还都唏嘘不已,乔老和齐老是同代人,说起来乔老比起来还小一点,没想到重病说来就来。 乔老病重的时候,齐老可是极为关心他的病情,几乎每天都在打听。 后来得知乔老已经不行的时候,齐老为此还难过了一阵子己的子女感叹说,又一个老朋友即将离开,不知道下一个会不会就是他。 就在齐老等着,等着参加乔老葬礼的时候,意外的消息又传了过来。 国内外著名医生都束手无策,救不回来的乔老,竟然被一个年轻的神医给救了回来,而且彻底的痊愈。 这个消息不仅惊住了齐老,也惊住了他身边的人,齐老的子孙们也马上就开始打听这个年轻神医的身份。 在打听的过程中,他们又意外的得知,吴老的孙女吴燕,也曾经被这年轻神医医治过,虽说没有治好,但病情大为缓解,多活个几年都没问题。 吴老不从政,但在国内也是赫赫有名,他孙女的病,很多人都知道。 这两个例子,让齐家的人不在犹豫,打听到张阳和张克勤的关系后,立即找上张克勤,请他帮忙,请张阳给自家老爷子看看,看看有没有希望把老爷子的病给彻底治好。 这才有了后面张克勤约见张阳的事。 齐老对着张克勤点了点头,他并没有说话,只是好奇的往外看着。 他也想看看,救回自己老朋友,被人夸为神医的张阳到底是个什么样子。 “张阳,到了!” 赵民见张阳一直没下车,忍不住敲了敲车窗,小声的说了句。 “我知道,等我一会!” 张阳摇下了点玻璃,轻声说了句,赵民有些担心的看了他一眼,也只点头答应下来。 若没有张克勤在这,一切都好说,张克勤在这,张阳真担心那股情绪会在反弹,他这会必须做做准备。 还好他现在在车上,张克勤在院子里,他不刻意的去看,心里那股情绪就不会特别的反弹。 院子里的人,这会也都在好奇。 张阳已经到了一分钟,竟然还没下车,站在一旁,齐老的儿子齐振国,慢慢的靠近了张克勤。 “克勤,这是怎么回事?” 齐振国是个国字脸,有一米七八的样子,显得很刚毅,他目前在京城工作,级别没张克勤高,但权力却不小,而且他比张克勤还要年轻,有着更好的发展前景。 “我不知道,我去看看!” 张克勤也有些疑惑,轻轻摇了下头,准备走出去看看情况。 “还是我去吧!”蔡哲领就在旁边,听到了他们的话,抢先一步走了出去。 蔡哲领已经跑了出去,张克勤也只好站在那里,等着蔡哲领去询问的结果。 齐振国则点了下头,他知道自己这个表外甥和张阳的关系,当初张阳很多资料还是蔡哲领提供的,这次蔡家特意让他来,也有这方面的原因。 “张阳,怎么回事,到了怎么不下车?” 蔡哲领没有敲车门,直接拉开后门坐了进去,此时张阳正在驾驶座上,副驾驶座则是龙风。 张阳为什么不进去的原因,也只有龙风知道一些。 “我有点激动,想平息下情绪!” 张阳苦笑着摇摇头,他总不能告诉蔡哲领,自己父亲在这,他不敢去见。 “激动?别开玩笑了,张阳,赶紧下来吧,都等着你呢!” 蔡哲领显得更为惊讶,对张阳的话他明显没有相信,又催促了一句。 张阳想了下,才回过头来,对蔡哲领说:“我是真的有些激动,这样看病效果不好,这样吧,你请齐老先进房间,找一个没人安静的房间,一会我诊治的时候,只有你和龙风能跟着我,其他人都不准进!” “房间没问题,可只有我们几个行吗,能不能让我舅舅也进来?” 这次蔡哲领倒没怀疑什么,只是稍稍疑惑了下,他只在车祸现场见张阳出手为人诊治过,其他时间还真没见张阳给谁看过病。 “可以,最多你们两个,再多就不行了!” 张阳马上点头,他这个要求只是为了避开张克勤,张克勤跟着,他别说看病,啥事也做不了,只能在那压制自己的负面情绪。 “好,我马上去安排!” 见张阳答应,蔡哲领也没想那么多,直接从车上又走了下来。 看到蔡哲领能自由上下张阳的车,赵民还有些羡慕,不过赵民也明白,这个人和张阳肯定认识。 看这个人,好像是齐老那边的人,赵民这会也有些佩服张阳,什么样的人都认识。 见蔡哲领一个人回来,张克勤他们的眉头都皱了下。 在听到蔡哲领的要求之后,张克勤也愣了愣,随即他的眉头皱的更紧了。 他能感觉到,张阳提出这个要求是在避着他,张阳不想见到他。 “振国,有个安静的环境对看病也好,张阳有这个习惯!” 张克勤回过头,脸上又露出了笑容,先对齐振国说了句,齐振国刚才还在犹豫,听他这么一说,马上不在犹豫,点头答应下来。 齐老身边的人马上去准备房间,张克勤也不在说话,只是站在那里陪着齐老。 没一会房间便整理好了,齐振国亲自带着齐老先去了房间,蔡哲领这才跑过来请张阳。 见他们都进了房间,张阳终于从车上走了下来。 在院子里站着的人,除了张克勤外其他人也是第一次见到张阳,看到张阳真那么年轻之后,每个人还都显得极为惊讶。 之前的调查说,张阳还是个学生,很多人还都不相信,现在见到了张阳的样子,由不得他们不信。 张阳走在前面,蔡哲领紧随其后,龙风抱着闪电跟在后面,一直等着张阳下车的赵民,这会只能无奈的跟在最后。 他还显得有些委屈,一直在这等着,就是想带着张阳进去,没想到张阳下车理都没理他。 路过院子的时候,张阳头都没转一下,仿佛没看到张克勤一般。 张克勤的眼神则带出一丝黯淡,他的猜测没错,张阳果然是在避着他。 “老板!” 赵民走到了张克勤的面前,小声的叫了一声。 “我没事,你在这等着,我先回去,有什么事通知我!” 张克勤摆了摆手,把赵民留下后自己便离开了,他刚才已经和齐老打过招呼,倒也不用再去告别。 他的工作很忙,这次也是抽空出来,无法医治在这陪着齐老,既然张阳来了,他也就没必要留在这里。 亲自来过,又留下了秘书,足以展现出了他的重视。 张阳进了房间后,才稍稍松了口气。 刚才路过院子的时候,情绪果然再次有了波动,但波动很小,在他的控制之内,而且过了院子就没事了。 这说明张克勤对他的影响还是很大,再没解决这件事之前,他要避免和张克勤有直接的接触。 “张先生,你好,你的事家父和我都听过了,你那妙手回春的医术,很多人可都极为赞扬!” 齐振国很礼貌的和张阳握了握手,没有因为他年轻而有任何的轻视。 不过他的心底,确实为张阳的年纪而感叹过,也有过怀疑,张阳实在太年轻了,这个年能有这么厉害的医术,很难让人相信。 “请放心,只要是我的病人,我都会全力以赴!” 张阳笑了笑,心情平静之后,他也没有了别的顾虑,马上走到了齐老的身边。 齐老躺在一个躺椅上,躺椅的旁边已经放了一把椅子,这是给张阳留下的位置。 张阳也没客气,直接坐了上去。 张阳没有先诊脉,而是对着齐老仔细的看了看,他看齐老的时候,齐老也在看着他。 只看了一会,张阳的眉头便跳了跳。 齐老年纪有七十多,头发已经全白了,不过被他染成了黑色,看起来更有精神。 齐老脸上的皱纹很多,也有一些老年斑,眼睛稍微有些浑浊,但眼神却很凌厉。 这也是老一辈的共同特征,他们以前都身居高位,有着自己的威严,尽管退休了,但影响力还在,这股威严也还在。 看了一会,张阳才伸出手,抓住齐老的胳膊,按在了他的脉门上。 只按了一会,张阳的眉头就再次凝结了起来,直直的注视着齐老。 其实在答应张克勤之前,张阳就已经猜到,请他出面治疗的病绝对不是什么简单的小病,果不其然,这次的病比张阳想象的还要复杂一些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