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四三章 声名远扬 - 神医圣手

第四四三章 声名远扬

李亚快步走上台,上来就嚷嚷了起来。 “张阳,哥几个来了,你也不出去接接,让我们情何以堪啊!” “我不是在这等着你们,难道我要到马路上把你们全接来啊,先别说我,我看你要倒霉了!” 张阳呵呵笑了一声,李亚正惊疑的看着他,问自己为什么倒霉,突然感觉背后一紧,整个人都被拉了下去,。 “没义气的家伙,我敲死你!” 王辰已经走了过来,刚才拉李亚的就是他,他还夸张的举着拐棍,准备敲打李亚的脑袋。 “兹!” 轮胎和地皮摩擦的声音再次响起,又有一辆车来到了停车场。 老远,刚下车的常丰就在那大叫:“我说王辰,你就算行凶能不能换个地方,这可有人民警察在呢,别以为我只是督查,就拘不了你!” “这小子都半个残疾人了,还整天打打杀杀的,我看就该拘了他!” 后面又过来了一辆车,苏公子一脸坏笑的走下来,给常丰帮腔。 李亚急忙走了过去,还高举着手,大声道:“常警官,我要报警,有人威胁殴打我,赶紧把他抓起来!” 李亚的表演很夸张,常丰和苏展涛,还有刚下车的杨玲都笑了起来。 别说他们,就是米雪,小呆和楠楠他们也都偷偷的笑着,这几个人简直就是活宝,特别是李亚和王辰,走到哪都能弄出点笑话来。 “我冤枉啊,张阳,你得为我伸冤啊!” 王辰的脸色这会要多难看有多难看,几个人一起在那挤兑他,他只能向张阳求助。 张阳微微一笑,道:“放心,我会实话实说的!” “我就知道还是张阳你最好,回头等我好了,好好请你!” 王辰马上咧嘴笑了起来,还得意的看着正向这边走来的李亚几人。 张阳看着他,脸上又露出丝谐趣,轻声道:“我会把我见到的事实说出来,告诉常警官,我只看到你抬起拐杖,想要打人,至于其他的,我就不知道了!” 正得意笑着的王辰,笑容瞬间僵硬在了那里,他慢慢转过头,有些不敢相信的看着张阳。 这一次,米雪他们再也忍不住,全在那轰然而笑。 王辰的样子也实在太可笑了,特别是他那一副委屈,无奈的样子,任何人看了都会笑出来。 被王辰他们这么一闹,张阳的心情也变的好了许多,之前因为张克勤引来的负面情绪减轻了许多。 几个人在那笑着的时候,外面又来了几辆车。 龙成,黄海,吴志国,还有蔡哲领都来了,跟着他们的还有一个张阳不认识的陌生人。 他们一到,今天的人也就齐了。 “你们这是怎么了,怎么王辰这个样子?” 龙成大步走过来,首先问了一句,他的脸上还带着点疑惑。 黄海,吴志国他们也都很迷糊,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,王辰低头委屈的都快掉泪了。 “成哥,你要替我做主,李亚污蔑我,常哥还要拘捕我!” 看见龙成,王辰立刻像找到了主心骨一样,拉着龙成的胳膊就在那哭诉。 “这样啊,我看好,你小子就该拘,拘几天才能老实,都这个样子了还整天往外跑,不拘你拘谁!” 听了他的话,龙成大笑着说道,而王辰则又呆立在了那里,这次黄海他们也都跟着笑了起来。 门口闹腾了一阵子,他们才进到酒店。 这里最好的房间已经给他们留着了,房间很大,再来些人也能坐得下。 坐座位的时候,蔡哲领特意坐在了张阳的旁边,在那看着张阳一直笑。 “张阳,展涛,我来给你介绍一下,这位是胡斌,目前在花石区区委工作,是办公室副主任!” 坐下后,龙成给张阳介绍了那唯一的陌生人,他刚介绍完,胡斌就走过来和张阳还有苏展涛握了握手。 “副主任啊,比我们普通老百姓强多了!” 苏展涛嘿嘿笑了一声,胡斌微微一愣,显得有些尴尬。 今天在的这些人,大部分都在商场,蔡哲领也是在国企,算是经商的人。 而胡斌是副主任,正儿八经的公务员,还是有职务的官员。 张阳轻轻一笑,道:“展涛,公务员有公务员的好,你这么说,让常哥怎么办?” 常丰正在那喝茶,听到张阳的话猛的抬起头,他没想到张阳又把自己牵连了进来。 不过张阳说的也对,说起来他也是公务员,比胡斌的职务还要高一些,只是不在一个系统。 “我错了,我没别的意思,胡哥也别在意,我这人就是嘴快!” 苏展涛急忙站起来道歉,他也知道刚才的话稍稍有些不对,不过他就是这性子,心直口快。 “知道错了就行,一会罚酒三杯!” 张阳嘿嘿一笑,苏展涛的脸色马上变的苦了起来:“咱不罚酒成不?我酒量本来就小,你们再罚酒,我今天又得钻桌子底下!” 他这么一说,其他几个人又都笑了起来,从进来之后,笑声基本就没断过。 胡斌有些感激的看了张阳一眼,也坐在了那里。 酒菜很快上来,几杯酒一喝,大家也都熟络了起来,话自然多了一些。 张阳很快也弄明白了这个胡斌的身份,感情这也不是一般的人,同样是个公子哥。 胡斌是宣传部长胡杨的儿子,胡杨在长京有些年头了,人脉很广不过张阳也能看出来,龙成他们和胡斌的关系不是特别的好,同是公子哥,但路子并不一样,共同语言也就不多了。 胡斌今天来,主要是陪着蔡哲领,他和蔡哲领关系不错。 胡斌明显知道苏展涛和张阳的背景,说起来,警察局那件事已经闹的很多人都知道了,两位大佬的公子全被堵在警察局里面,这可算是一次奇谈。 也正因为如此,苏展涛的无心之言胡斌没敢发火,他很清楚,眼前这些人的能量,有很多都不次于他。 “老蔡,张阳在这了,你能说说找他什么事了吗?” 喝了几瓶酒之后,龙成才说了一句,黄海他们也都看着蔡哲领,蔡哲领其实今天中午就到了,还是他提出的大家一起聚聚。 在提出这个要求的时候,特意说把张阳请来,要谢谢他。 至于为什么要感谢,几个人怎么问他都不说。 “其实我没什么,我舅姥爷要来长京,他要在这住一段时间,我就来看一看,顺便谢谢张阳帮我舅姥爷看病!” 蔡哲领放下筷子,轻笑着说道。 张阳这会则有些迷糊,他根本不知道蔡哲领的舅姥爷是谁。 张阳急忙问道:“老蔡,你说清楚,你舅姥爷是谁啊,我什么时候答应过帮他看病?” “我舅姥爷就是齐老,您前两天不是答应了张书记,我表舅他们都已经做好准备,明天就过来!” 蔡哲领笑了笑,张阳的脸上带出阵惊讶,随即才是恍然。 张克勤约见他,就是为了找他帮个忙,为某个前辈看病,他当时答应了,但这个人是谁他并没有关注。 不管是谁,都是他的病人,他只负责帮忙看病就行。 只是他没有想到,这次要看的病人和蔡哲领也有关系。 张阳明白了,其他几个人还都有些迷糊,纷纷在那问了起来,在蔡哲领的解释下,他们总算明白了怎么回事。 明白了之后,大伙还都羡慕的看着张阳。 张阳的医术已经传了出去,连齐老这样的前辈都听说了,要来请张阳治病。 齐老已经退休,不过他的贡献谁也不可轻视,他和乔老一样,都是家里的顶梁柱。 张克勤以前在京城的时候就认识了齐老,和齐老的儿子齐振国关系还很不错,他们听说了乔老被神奇治愈的事情之后,就打听了下张阳的身份。 得知张阳是张克勤的儿子,齐振国马上给张克勤打了电话,请张阳帮下忙,让张阳来京城帮齐老看一看。 张克勤推不开这个情面,暂时答应了,这才去找张阳见面,提出了这个请求。 可惜两人的见面并不愉快,张阳是答应了治疗,但只在长京,张克勤本想再劝几句,张阳没给他机会。 他只能回去多劝说下老朋友,让他们一起到长京来,顺便也当做一起散散心。 这些事张阳并不知道,那时候的他情绪正复杂,根本都没问病人的名字。 “原来是齐老来了,怪不得你会过来!” 龙成笑了笑,蔡哲领家族之中,能量最强的就是这位齐老,齐老真的在长京治病的话,别说蔡哲领了,就是他的父亲等人也都要过来。 得知这一切之后,胡斌也很是羡慕,又有些嫉妒的看着张阳。 张阳已经救过一个前辈乔老了,再在齐老这留下人情,哪怕他没有父亲这层关系,一般的人也不敢轻易的去动他。 若是张阳想从政的话,这些都将成为他便利的资源。 只要他自身不犯什么大错,必然可以扶摇直上,以后的发展甚至比他还要好。 胡斌这会想的,则是自己为什么没有这么厉害的医术,也被这样的老前辈看中,都时候能帮的可不止他一个人,整个家族都会受益。 “不吃了,去醉人间,给老蔡接风,今天我请客!” 酒喝的差不多了,李亚突然叫了一声,这会大家都有些醉醺醺的,酒精带来的精力没地方发泄,正好出去放松放松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