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四一章 不要再提他 - 神医圣手

第四四一章 不要再提他

报纸都被平铺在那里。 张阳和米雪一张一张的翻看着,凡是有川渝新闻的地方,都会标注一下,遇到安田市的新闻,都会重点的看完。 可惜这些报纸和之前一样,很多新闻都是其他的事情,对张阳的调查毫无作用。 “张阳,你看这份《东方军事报》,上面有安田!” 看了会,米雪又拿出一份报纸递给了张阳。 这是米雪看到的第四份和安田内容有关的报纸,《东方军事报》是一份纯军事报纸,介绍的大都是和部队军事有关的东西。 这份报纸里面的新闻,就是讲述一次军事演习。 张阳接过报纸,仔细的看了起来,不管有没有用,只要和安田有关,他都会仔细的阅读里面的内容。 “九月十六日,川渝军区二师某团全体官兵在川渝省安田市举行了军事演习,这次演习一共有两千多名战士参与,出动各类军车五百余辆,其中军用卡车……” 张阳慢慢的看着,看着看着,他的眉头忍不住皱动了起来。 九月十六号,是他母亲发病之前的日子,从新闻来看,这只是场普通的军事演习,这类的演习不知道有多少次。 而这次的演习,似乎也只有军事报进行了报道,其他报纸提都没提。 看似普通的新闻,张阳却总感觉怪怪的,却说不上来哪里奇怪。 “两千多人,用得了那么多车吗?” 米雪也在看这个新闻,看完之后还疑惑的问了问。 她纯粹看新闻的内容,两千多人的军演,出动了五百多辆各类车辆,虽说里面有武装运输车,还有坦克之类的车辆,可怎么感觉都多了些。 “你说的没错,车太多了,只是普通的军演,用不了那么多的车!” 张阳眼睛微微一亮,快速的点着头,他现在也终于发现到底是什么地方不对了。 一个普通团的军演,五百多辆车确实不少,特别是军卡就有三百八十多辆,平时的演习根本用不了这么多的军卡。 一般来说,军卡装载量为二十人,挤一挤三十人都没问题,一个团一百多辆军卡就够了,加上物资装备的运输,两百辆也够,最多也不过两百多辆。 多一点无所谓,可多出了差不多一倍的军卡,就有点不正常了。 除此之外,张阳又发现了别的不正常的地方。 这次的军演,竟然是武装防御军演,张阳不是军事迷,对军事懂的也不多,可他也知道,防御军演都是多方配合,海陆空都有,而且很少在内陆直接演习。 88年那会,或许会在内陆演习这类军演,但也不可能只有防守方,没有进攻的一方。 这次的军演新闻,只有这一个团,只有他们在防御,连一个进攻方都没有。 没有进攻方也就罢了,这次的防御演习也没有指挥方的介绍,这则新闻纯粹是报道有个团去演习了,然后就没了下文。 这个演习,怎么看都感觉怪怪的。 “米雪,把所有的《东方军事报》都抽出来,看看还有没有类似的新闻!” 张阳突然说了句,他感觉到了这则新闻的不对,虽说这则新闻和他母亲的去世完全不着边,可他心里却有种直觉。 直觉告诉他,这则新闻能让他找到一些线索。 米雪急忙去找所有的《东方军事报》,张阳则又看了一遍这个新闻。 新闻的字数不多,也就一百多字,介绍的很简单,像这样的小规模演习也注定得不到大篇幅的报道。 “安田新河镇?” 张阳的眉头又凝动了一下,安田新河镇,张阳好像有点印象,母亲所工作的研究所,在那边就有个研究基地,据说是研究稻谷增产,具体是什么张阳并不清楚。 反正母亲不经常去,而且每次去当天必然会回来,他自己则一次都没有去过。 安田,新河。 张阳拿出纸笔,在一个本子写下了这个地名,之后又去翻阅米雪找出的其他薄纸。 米雪把所有的《东方军事报》都搜了出来,九月十六号之后,只有几期的报纸缺少,大部分都在,这些报纸中再也没有安田军演的新闻,倒是有很多武器装备的介绍,还有国内和国外的军事对比。 “张阳,还要不要再找?”米雪看着张阳,又小声的问了句。 张阳抬起头,直接道:“找,川渝其他地方的新闻都不要了,只要安田的新闻!” 只找安田的新闻,他们的速度又增快了不少。 川渝新闻中只要没有安田的字样,他们都会放弃,丢在一旁。 没一会,他们就找了上百份报纸。 这次张阳又找到了一个相关新闻,说是安田出现了一次狼灾,山上有上百只野狼突然下山,咬死咬伤民众数十人。 最后在武警官兵和当地警察的帮助下,这些饿狼很快都被消灭,只是损失已经发生,不可避免。 发生狼灾的地方,也是安田新河镇,更巧的是,这件事发生的日期是九月十七号。 从《东方军事报》的新闻来看,狼灾发生的时间,正有一个团的部队在新河镇军演,如果发生了大规模狼灾,这个团不可能无动于衷。 整整一个团,还有五百多辆车,在后面这个新闻中竟然只字未提。 难道说,人民子弟兵坐视老百姓被狼吞噬,在旁边看热闹,忙着他们的演习? 这种结果绝对不可能,市里的武警都来了,在镇上的演习官兵却没动,这样的事真的发生了,整个部队都会遭受处分。 人民利益高于一切,在以前并不是说说而已。 既然不可能,那这两则新闻则有矛盾,其中一个必然在说荒,或者说没说全面。 要么是根本没有部队军演,要么就是所谓的狼灾是假的,没有发生这样的事。 不过在那个时代,还没有什么人发假新闻哗众取宠,特别是军演,和这样死了很多人的新闻,真被发现了,记者都可能要坐牢。 带着这种疑问,张阳又想到了一个可能。 部队的演习是真的,死了很多人也是真的,但狼灾却是假的,这是当地政府在掩饰,把别的原因说是狼灾。 这种可能性不是没有,后世偷梁换柱的新闻可是非常的多。 不过这种可能,张阳也只是想一想,并没有完全断定,毕竟这一切都只是他的猜测,每种可能都有,也有可能是他没想到的事情。 “新河!” 张阳默默的念了念这个地名,狼灾,军演,还有母亲的稻田基地,张阳把三者写在了一起,实在没想出三者到底有什么联系。 “张阳,所有的报纸都找完了,只有这些新闻!” 米雪这会在那翻看了最后一份报纸,抬起头对张阳说了一句,张阳从图书馆借来的报纸,已经被他们翻看完毕。 加上下午张阳看的,一共差不多有七八百份各种报纸,真正让张阳感觉到不对的,也就这两个。 不过有这两个,张阳已经很满足。 这里是江东,不是川渝,能找到那边的新闻很不容易,现在也不是网络时代,一问度娘,啥都能问出来,足不出户就能调查。 现在的张阳,想要了解这两个新闻到底是怎么回事,就只能去当地做调查。 张阳的心里,这会已经有了新的主意。 “米雪,饿了吧,今天咱们不做饭了,出去吃!” 张阳对米雪笑了笑,和米雪一起收拾起左右的报纸。 “我不饿,张阳,我有件事想和你说一下!”米雪轻轻摇了下头,说话的时候脸色又微微有些发红。 “什么事?”张阳问道。 “我,我今天去了省委,见了张叔叔!”说完之后,米雪立刻有些担心的看着张阳。 她可是知道张阳和张克勤之间的矛盾,每次提起张克勤,张阳都不会高兴。 果然,米雪的话让张阳的眉头紧紧的凝结在了一起,张阳不悦的问道:“你去见他干什么?” 米雪道:“我,我想帮你,我能感觉到,张叔叔很关心你,他也很爱护你!” “我不需要这些,以后你不要再找他了!” 张阳摇了下头,语气还很不好,张阳今天看了那些资料,心里有了很多的疑问,查了新闻也没能找出来,这会正有些郁闷,结果米雪一提起张克勤,他更郁闷了。 “张阳,我觉得你不应该这样!” 米雪咬着嘴唇,轻声的说着,她握住张阳的手,又接着说道:“父子之间,哪有化不开的矛盾,你应该给张叔叔机会,也给自己机会,你们好好的谈一谈,或许矛盾就能解开了!” 张阳内心的烦躁又开始升了上来,他的眼睛也变的微微有些发红,这负面情绪又来了。 只要提起张克勤,负面情绪肯定会出现。 这也算是他一个弱点,真有个实力相当的人,在和他作战的时候,别的都不需要,只要叫着张克勤的名字,就能完全扰乱他的心神,最终落败的肯定是他。 “我说过,不要再提他!” 张阳的声音猛然提高了一些,米雪微微一愣,随即眼圈也有些发红。 张阳这是第一次用这样的口气对她说话,让她有些失望的同时,也有些难过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