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三八章 死亡的病因 - 神医圣手

第四三八章 死亡的病因

这些资料,一张打印纸便描述完了。 看完第一张,张阳并没有立刻往下去看,而是低头在那思考着。 从资料来看,张克勤的运气确实不错,普通农民家庭出身,能走到今天也确实需要一些运气,张克勤所在的那个年代并不算太平,不过这些都和他没有任何关系,反而让他一直稳步上升。 想了会,张阳才拿起第二张纸,继续看下去。 有了张阳之后,张克勤也迎来了他事业的发展期,从正科,一直提升到了副厅,那段时间他非常的忙碌,而且担任过很多的职务,有一把手,也有一些副职。 张阳才出现的记忆,就是那段时间。 这些记忆中,张克勤很少回家,每次回家留下的时间也都很短,小的时候‘张阳’对父亲的概念就很淡薄。 这一页的介绍也不多,主要是讲张克勤做过乡长,做过县里的副书记,还有市团委书记以及区委副专员等职务。 这一段的介绍,张阳还有点记忆,那个时候的他只知道自己的父亲做官,做多大的官他不知道,印象中只有一个字,忙。 在这页里面,张阳母子俩人很少出现。 张阳算了下,张克勤从普通的科员,到正科级的乡长用了差不多八年多,而从正科级的乡长,到副厅级的副专员,也差不多是八年的时间,两个相等的时间,结果却是完全不一样,副厅和正科的差距实在太大了。 继续往下翻,张阳看了第三页的资料。 第三页资料,张阳母亲出现的次数明显增多。 这里面主要是介绍张阳母亲曾经有过的工作,张克勤那个时候换过很多工作,不过张阳的母亲并没有每次都跟着调职,只有两次跟着一起离开,所做的工作都是研究所。 张阳特意注意了下,这两次,每次都是张克勤调职半年之后,张阳的母亲才会跟着调过去,之后再次调动,母亲基本都是留下来,等张克勤稳定后再过去。 这样一来,这几年两人在一起的时间可以说很短很短。 也难怪张阳小时候对父亲的记忆那么的少,几乎没有父亲这个概念。 慢慢的看完这一页,张阳又低头思考了会。 这一页的介绍明显琐碎了一些,张克勤副专员没做多久便升任了专员,之后又在别的地区做了书记,张阳母亲的第二次调动,就是他做书记的时候。 那个时候,张阳已经有些记事了,好像搬到新家的时候他还很开心,有很多的叔叔阿姨都给他后吃的。 焦邑的警察局局长严铮,就是那个期间见过的张阳。 第四页,关于张阳母亲的介绍变的更少,对张克勤的记载基本上也都是他的政绩,张克勤不仅仅有运气,也有着极强的能力,主政一方的时候给当地带来了很大的改变。 他还抓出过一些贪官污吏,并且给予了严惩。 在那个时候,张克勤在老百姓的口中,甚至还有过张青天的称号。 第五页,记载的是张克勤再次调动的事情,张克勤被调回了京城,张阳的母亲这次也随后跟着调动,不过并没有一起回京城,而去了别的地方。 仔细搜索着之前的记忆,张阳回忆到了一次争吵。 一次父亲和母亲很严厉的争吵,因为一直都和母亲在一起生活,张阳对父亲的印象并不深,那次争吵他因为小没敢说话,可心里却在暗暗的记恨了父亲。 他认为是父亲欺负了母亲。 或许,张阳对父亲的偏见从那个时候便留了下来。 张克勤去了京城,母亲却去了另外一个城市,两人再次分开,张阳一直跟着母亲,跟着母亲快乐的生活。 可惜好久不长,一年之后,张克勤突然出现,接张阳去京城,这一年张克勤在京城的发展很不错,他上次调回京城的时候,因为工作的关系,结实了一批有能力,有关系的人。 那会这些人都是郁郁不得志,不过现在都有了很好的发展。 张克勤认识的人之中,还有一些当时没有被重视的前辈,那个时候这些前辈都属于人生最低谷的时期,别人对他们喝五邀六,只有张克勤对他们最为尊重。 这些善缘,也为他以后的发展打下了良好的基础。 通过张克勤的资料,张阳努力回忆着,他似乎回京城的时间不长,而且每天都会和张克勤闹,闹着要找妈妈。 大概也就三个月的时间,张克勤实在带不了他,只能又把他送了回来。 张阳还记得,那个时候的他,给张克勤的外号就是大坏蛋。 回忆到这些隐藏的记忆,张阳的嘴角带着种无奈的笑容,原来这具身体小时候就和父亲的关系不太好。 第六页,终于出现了张阳最想要的东西。 在张阳重新送回来没有多久,母亲就突发重病,之后就住进了医院。 张克勤在那个时候也从京城赶到了这里,然后在这一直滞留了两个月,张阳的母亲也就是在这两个月内去世的。 资料上对张阳母亲的去世并没有太多的描写,只说是突发重病而亡,而在这期间,张克勤也一直都在母亲的身边。 看到这里,张阳的眉头忍不住又凝结在了一起。 从资料上来看,张克勤和妻子还是很恩爱的,他们是自由恋爱结婚,然后还有一起幸福的生活,结婚很多年后才有了孩子。 这样的感情,应该很坚固才对。 即使以后张克勤的工作变忙了,感情应该也存在,充其量也不过因为工作原因长时间分局,造成了感情淡化。 可仅仅只是淡化的话,张阳怎么也不该这么怨恨父亲,还是种骨子里的怨恨。 这一页的资料,张阳仔细看了很久,最后才茫然的丢在了那里。 资料上有详细的说明,母亲去世后张克勤很伤心,特意主持了葬礼,还一直守着母亲很多天才离开,从这些资料上来看,根本看不出张克勤有什么地方是错的。 可没有错误,张阳的内心又怎么会记恨他这么久? 这会的张阳有些茫然,他放下资料,再次搜索其中的记忆。 他主要搜索的,就是母亲病重到病亡的记忆,可无论他怎么想,这段记忆都想不起来。 似乎只有母亲生病,张克勤得到消息来了,再往后就没了,重新出现的记忆则在张克勤离开之后,那个时候的他,心里就已经对张克勤有了怨恨。 还有张克勤还接着张阳住了段时间,可每天张阳都想着跑,根本不愿意和他在一起,最终张克勤无奈,才将他送到爷爷奶奶那去生活。 在之后,张阳的记忆中就只有对张克勤的恨,每见一次恨一次,根本不愿意见张克勤,也不愿意和他在一起。 长久下来,这股怨恨不仅没有消除,反而变的更为严重。 张阳茫然的拿起了第七页资料,几眼便看完了。 这些资料都是张克勤之后的介绍,张克勤在京城的发展很好,之后又到地方做过纪委书记,省委副书记,最后来到了江东省,担任省委一把手。 从资料上来看,张克勤的仕途真的很顺利,说是一帆风顺也不为过。 不过这些并不是张阳想要的结果,他最大的疑惑还是没能解开。 张阳皱了皱眉,又重新拿起第六页,看那段关于母亲去世的介绍。 因为张阳的吩咐,这段写的很多,整张纸几乎都是这段介绍,包括张阳母亲开始生病的时间,以及去世后各方的反应。 “不对!” 张阳眼睛突然冒出丝精光,自己脱口叫了一声。 再次看完这页的介绍,张阳马上发现了一个问题,一个很重要的问题。 这些资料是很详细,可竟然没有写张阳的母亲去世的原因,也没有写母亲是得什么病去世的,就是说,根本没有写出她真正的死因。 不管是因为什么去世,总该写上去,这些可是张阳特意叮嘱过龙风的,张阳相信,龙风也会把这些话明确的传达回去。 没写什么病,没写真正的死因,去世的过程还写的很简单,几乎是一笔带过,张阳生病和去世的时候,各方反应倒是写的很详细。 这不是他们忘记了,就是调查这些资料的人也不知道。 张阳猜测,后者的可能性更大,龙家内门弟子的厉害,张阳可是非常的清楚,只看龙成的反应便能明白。 既然是龙风亲自吩咐的事,他们不可能有这种疏忽,更不用说这是特别关注的东西。 这样的话,结果最大的可能就是后者,龙家调查的人,也不知道张阳母亲的死因。 不知道死因,也可以说明,没有这样的资料留下来。 张阳的眉头紧紧的凝结着,什么病,竟然不留下任何的资料?好像世界上还没有这类的疾病,哪怕是猝死,找不出病因,也会留下个死因不明的结论。 而张阳的母亲病重两个月才去世,怎么都不可能是猝死。 握着第六张资料,张阳绞尽脑汁的在那回忆着,在他的记忆中,也没有母亲到底得了什么病的记忆,无论他怎么想,都想不出来。 想了会,张阳才重新站起来,大步向外走去。 病因,母亲死亡的病因肯定不一般,这是一个很重要的线索,或许通过这一点,他能找到自己对父亲怨恨的原因,彻底解决这些负面情绪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