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三七章 情绪的隐患 - 神医圣手

第四三七章 情绪的隐患

通话器没了,警卫员马上往身上摸去。 好在赵民手快,一下子抱住了他,连续斥责了几句,才让他安静下来。 安静下来的警卫员,还在那瞪着龙风,龙风丝毫没有在意,倒是旁边的曲美兰为这警卫员捏了把汗。 龙风的厉害,曲美兰可是亲眼看到过,这警卫员是很厉害,特种部队出身,不过和真正的内劲修炼者相比还差了很多,龙风真想对付他,一只手就够了。 这警卫员压根不知道,他面对的是个什么样的人。 房间内,这会也有些沉默。 张克勤有些复杂的看着张阳,张阳冷淡的态度,让他有些不愿意去开这个口。 可回想起老朋友的委托,以及那位长辈对自己有过的帮助,张克勤又忍不住的叹了口气。 “我想请你帮一个人看看,他现在的身体情况有些不好!” 张克勤慢慢的说着,说完之后又叹了口气。 这一次找张阳帮忙,其实他也是受人之托,他一个老朋友的父亲最近身体很糟糕,听说了乔老的事之后,就找上了他,希望张阳帮老父亲看一看。 这位老朋友的父亲,曾经对张克勤也有过帮助,让他根本无法拒绝。 所以他才约见张阳,他想借助这个机会来缓解下两人之间的矛盾,可惜目前来看效果并不理想,张阳答应了见他,甚至答应了他的要求,可并没有原谅了他。 “可以,回头我会把时间告诉赵秘书,没事的话你可以走了!” 张阳轻轻点头,张克勤又愣了下,他没想到张阳答应的这么快。 只是张阳的态度,让他的心里又有些黯然。 “那好,我先替他多谢你,有什么需要,你直接通知赵民!” 张克勤慢慢的站起身来,神情还有些落寞。 “这一次帮你,算是偿还你在警察厅帮我的那件事!” 张阳突然又说了一句,张克勤惊讶回过头,看了张阳一会,最后才慢慢的点了下头。 张克勤走了,见张克勤出来,警卫员才算真正安定下来,临走之前这警卫员又狠狠的瞪了眼龙风。 龙风压根都没看他一眼,好像丝毫不在意的样子。 张克勤走之后,张阳也重重的吐了口气,身子瘫早椅子上,他的椅子被他捏的已经不成样子。 和张克勤见面,身体的负面情绪反应很大,比以往任何时候都大,甚至开始影响到了他的内劲,让他体内的内劲有不稳定的现象发生。 这种不稳重,对张阳来说还是第一次。 而这一次的见面,也让张阳彻底的重视了这些负面情绪,这些情绪不解决掉,对他以后的修炼没有任何的帮助,指不定什么时候就蹦出来,带给他危险。 这些情绪,就是定时炸弹。 就连最后一句话,也不是按照他本意说出来的,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那么说,不那样说一句,好像心里极不痛快似的。 “龙风!” 张阳撑起身子,直接叫了一声,门外的龙风走了进来,曲美兰稍稍犹豫了下,继续站在了门口。 龙风一进房间,就看到了里面的狼藉,他只看了一眼,便看向了张阳。 “龙风,能不能帮我一个忙!” 张阳轻声说了句,负面情绪必须要解决,可解决的根本是要查清楚这些情绪的来源,张阳不能什么都不知道,就去解决这些。 特别是情绪这东西,看不见摸不着,就算他是位神医,对这类东西也是无可奈何。 “没问题!” 龙风马上点了下头,他连什么事都没问,就答应了张阳。 张阳看着龙风,再次说道:“我知道你们龙家有很多的消息渠道,帮我查一下他所有的一切,特别是他婚后的生活,以及妻子死去的原因,可以吗?这对我很重要!” “可以,给我点时间,很快就能给你答案!”龙风再次点头,答应的非常爽快。 这让张阳的心里也有着一丝的感动,他这次请求龙风帮忙做的事,不是龙风一个人能做到的,势必要动用龙家的力量。 不是个人的事,龙风依然答应,而且没有一丝的犹豫,证明他真的没有把张阳去当成外人。 这也是一种信任。 请龙风帮忙之后,张阳才离开包厢,另一个房间内,米雪正在焦急的等待着。 米雪也来了,她知道是张克勤的父亲约见张阳,还想着和张阳一起见一见。 毕竟她是张阳的女朋友,见见未来的公公也是应该的事,只是她的要求被张阳所拒绝,带她来可以,但必须等着。 张阳对她很少有这样坚定的态度,她最终只能答应下来。 “张阳,你这是怎么了?” 见到张阳进到她所在的包厢,米雪立刻站了起来,吃惊的叫着。 张阳的脸色有些蜡黄,脸色极其不好,这都是他强忍着负面情绪的结果,不过这个样子看起来很是吓人。 “我没事,我们回去吧!” 张阳无奈的摇了下头,他若是知道和张克勤见面会引来这样的结果,或许根本就不会答应这次的见面。 米雪看着张阳,脸上的担忧变的更盛,同时脸上也有着股坚决。 别墅内还没收拾好,张阳下午回去便进了房间开始修炼,解除因为见面给内劲带来的隐患。 他现在可是内劲三层的高手,内劲越高,不稳定所带来的危险也就越高,内劲紊乱,要比身体其他功能紊乱的危害更大。 内劲一直不稳定的话,结果是轻则受伤,重则走火入魔,由不得张阳不重视。 张阳这一进房间,就是一天一夜,直到第二天中午才出来,他这一天修养的时候,闪电一直守在他的身边,龙风也一直都在门口守卫着。 他们最清楚张阳的情况,可惜这会谁都无法帮上忙,只能靠张阳自己走出来。 “你醒了,这是你需要的东西,我先回去休息会!” 看到张阳走出来,同样一天一夜没有休息的龙风咧嘴笑了笑,给了张阳一个档案袋,随即便返回了自己的房间。 这档案袋是龙家其他弟子送来的,也是张阳要龙风调查的东西。 以龙风的身份,给外门主事的人说一声,自然会有人全力以赴去帮他做调查,今天上午,龙风要的东西就有专门的人为他送上了门。 张阳接过档案袋,看着已经离去的龙风,眼里带着股感动。 他虽说在闭关,但外面的一切他都很清楚,龙风一直守在这里没有离开过,他也很清楚。 如果说一开始,他留下龙风只是为了应对龙家可能前来报复的话,现在他则真正把龙风当成了自己人,亲人一般的对待。 龙风对他,亦是同样。 龙风进房间之后,曲美兰马上凑了过来,她对张阳也很是担心。 这种担心绝对是发自内心,她身上还有张阳所下的慢性毒药,张阳真出了问题,她可就没人帮忙解毒了,三年之后不知道是什么结果。 “公子,您没事了吧!”曲美兰笑呵呵的问着。 “我没事,米雪呢?” 注意了一下,感觉米雪没在家里,张阳才轻声的问了句。 “米小姐上午就出去了,她还说如果您醒了就给她打电话,我给忘了,我马上去打!” 曲美兰急忙回了句,说着还想出去打电话。 “她既然有事就不要打了,一会我亲自给她打!” 张阳摇了下头,叫住了曲美兰,随即又返回了房间。 曲美兰怏怏的点了下头,回去没精打采的继续收拾着东西,她本以为能借这个机会表现一下,结果没能如愿。 档案袋里的东西不多,只有七张打印纸。 打印纸上面全是张克勤的平生简历,算是非常详细的一份。 张克勤出身很普通,农民的儿子,但学习努力,勤奋,最终考上了大学,还是名牌大学。 张克勤是个很幸运的人,他考上大学在停止高考之前,加上他所上的学校非常的重要,让他安稳的读到了大学毕业。 大学毕业之后,张克勤也在乡下工作过一段时间,不过他已经是毕业生,和普通的知识青年不同,在乡下工作的时候他得到了快速的提升。 这段经历,也成为了他基层的工作经验。 也就是在那个时候,他认识了自己的妻子,张阳的母亲,另外一位知识青年。 那时候的张克勤年轻有为,长相又不差,是很多女孩子心中倾慕的对象,他和张阳的母亲也算是修成了正果。 在当时,他的故事还被传为一段佳话,被很多人所赞扬。 再之后,张克勤所在的地方有些动乱,不过幸运的张克勤被提拔调走,调去了京城,在一个相对稳定点的部委工作,他的妻子也跟他一起来到了京城。 在京城一呆就是八年,这段时间张克勤的升职不快,不过这顿时间他却积累了人生最重要的人脉。 张克勤是个聪明的人,他和当时很多的人不一样,他看问题很透彻,看出很多别人看不到的东西。 八年之后,张克勤又迎来了工作的一个新的发展期,他的工作再次调动,也就是这个时候,他和妻子才有了爱情的结晶,有了张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