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三六章 父子相见 - 神医圣手

第四三六章 父子相见

十一点五十,张克勤的车来到了南山咖啡。 南山咖啡是本地著名一家西餐厅,无论服务还是档次,在长京西餐行业都能排在前三甲,是很多有点小资情调,又有余财之人喜欢的地方。 也有一些公子哥泡妞之后,喜欢到这个地方来显摆一下。 张克勤抬起胳膊,看了看时间,稍稍露出一丝犹豫。 随即他轻叹了一声,直接走下车,赵民急忙上前遮住车门盖,张克勤没下来之前,他已经先下了车。 “老板,还没到时间!” 赵民很小声的说了句,张克勤时间观念非常的严重,不早到也不迟到,现在距离十二点还差那么几分钟。 “我知道!” 张克勤语气很平淡,还轻轻看了赵民一眼,这一眼看的赵民心里又是一咯噔。 “自家人见面,早点晚点又如何?” 张克勤丢下这句话,便向里面走去,赵民在那脸色猛的一白,随即才紧跟其后。 张克勤这句话分明是告诉他,我这是要见我儿子,早一点完一点又有什么关系? 见儿子,怎么能和见其他人相提并论。 “先生,请问您有没有预订!” 门口的服务生没认出张克勤的身份,话又说回来,他们也不会想到堂堂省里的书记,会突然到他们这里来。 这就好像在后世,有书记去坐公交车,有书记去应聘,没有被人认出来一样。 “你查下张阳有没有预订!” 张克勤轻声的说了句,说话的时候他不自然的又往里面看了看。 他希望能在里面看到张阳的身影,这么多年了,张阳还是第一次答应和他见面,平时他只能通过照片见到的儿子,终于可以真真正正的见到真人。 这一刻,哪怕他是封疆大吏,省委一把手,心情也不免有些激动和忐忑。 看了一会,张克勤的脸上不自然的露出了点失望,在大厅里面他并没有见到张阳。 “先生,张先生有预订,您请跟我来!” 服务生很快返回,很恭敬的对张克勤说了一句。 张克勤点了下头,跟着这服务生一起向前走去,赵民和警卫员则在后面跟着。 服务生把他们带到了二楼,一间写有vip贵宾室的地方,这才停下身子。 门口旁边还站着两个人,龙风和曲美兰都在,张克勤上来的是偶,两人都在打量着他。 “先生,这是张先生预订的房间!” 服务员轻轻的弯着身子,微笑着说了一句。 南山咖啡是吴氏的产业,确切来说是早年吴志国自己鼓捣出来的东西,吴志国就是这里的大老板。 张阳可是吴志国的救命恩人,在这里为张阳准备一个vip豪华包厢完全没一点的问题,如果张阳愿意,吴志国都愿意把这南山咖啡整个送给张阳。 “我知道了!” 张克勤语气很平淡,听不出他有任何的情绪。 不过他临进去之前,不自然的拉了拉衣领,赵民的眼睛很尖,注意到了他这个动作。 赵民明白,张克勤的心里还是有一点紧张,不然不会下意识的做出拉衣领的动作来,他可是很久没有见领导有过这样紧张的动作了。 轻轻推开门,张克勤马上看到,里面正坐着一个人。 坐着的人,便是他无数次在照片上见到,如今已经彻底长大的张阳。 张克勤迈步进去,警卫员刚想跟进去,就被赵民一把给拉住。 赵民还对他轻轻摇了下头,随后拉过来门,把门给关上了,又悄悄的打量着一旁动都没动过的龙风和曲美兰两人。 看了几眼,赵民心里暗暗叹了口气,警卫员的表现竟然连张阳的保镖都比不上。 这警卫员可是警卫团派下来的,实力很不错,也非常的可靠,可就是眼力劲不好,也不看看这是什么场合,竟然想着跟进去。 他真跟进去的话,赵民敢保证,铁定会被赶出来,还是被张克勤愤怒的赶出来。 坐在包厢里的张阳,从张克勤到门外的时候,他的心跳就有些加快。 这是一种自然的加快,那个时候的他,甚至有种夺门而出的冲动。 等张克勤进来的那一刹那,这股感觉再次涌起,而且比刚才更加的强烈,张阳用手捏烂了下面坐着的椅子,才勉强控制住情绪。 这股负面情绪,是身体自然而然产生,让张阳都无可奈何。 张克勤在张阳的对面坐了下来,仔细打量着张阳。 这是他的儿子,已经很多年没有这样面对面看着的儿子了,自从父子隔阂产生之后,张阳对他根本没有当父亲看过,反而把他当做了仇人。 这也是仕途一帆风顺的张克勤,最为遗憾的一件事。 “你长大了!” 过了一会,张克勤才主动的说了句,说话的时候还轻轻叹了口气。 听到他这句话,张阳的心里又莫名的产生一阵厌烦,若不是他极力的控制,恐怕整个人都已经离开了房间。 “说重点,我没多少时间,十分钟后我还有重要的事情!” 克制住心里的情绪,张阳慢慢的说着,只是他说话的声音明显有点发颤。 张克勤微微一愣,脸上随即露出丝无奈。 这和他想象的父子相见并不一样,或者说这不是他想要的结果。张阳同意见他了,可面对他依然像面对陌生人一样,甚至还不如陌生人。 “你妈妈当年……” “蓬!” 张阳的手突然拍了下桌子,上等硬木制作的好桌子,被他这一巴掌拍的稀巴烂,门口的人都听到了动静。 张克勤的警卫员反应很快,他马上就向里面冲去,可是到门口的时候却被一只胳膊给拦住了,刚才还在门一旁的龙风,这会不知道怎么出现在了他的面前。 警卫员稍稍一愣,伸手就想把龙风摔出去,可惜他手伸出去后,被摔出去的人却是他。 “冷静,都冷静!” 赵民急忙叫了一声,他的额头已经冒出了冷汗,他也很想打开们进去看看里面到底发生了什么事。 不过他很清楚,眼下控制住局面才是最重要的事,不然领导好不容易有的这次父子相见,肯定会以最差的结局来收场。 “以前的事,我不想听,也不要听!” 房间内,张阳一个字一个字的往外蹦着,眼睛都变红了。 一幕幕记忆这会也出现在张阳的脑海中,记忆中一个很漂亮的女子,正带着小时候的他玩耍,女子很好,对他也很好。 这些记忆之中,只有女子的存在,年轻的张克勤总是匆匆而来,匆匆离去。 这些记忆的出现也算是让张阳明白,他这具身体的幼年几乎都是和母亲一起度过,张克勤那时候的工作很忙,总是四处奔波,甚至可以说忽略了他们母子的存在。 也难怪在母亲死后,他会有这么大的反应。 “好,我不说!” 张克勤颓然的坐在了那里,这会完全没有一个上位者的风采。 他有的只是痛心,脸上也有些悔恨,同时对张阳能打烂桌子的力量也感到无比的惊讶,他从不知道自己的儿子竟然变的这么厉害。 “如果你来只是为这件事,那现在就可以走了,如果你还有别的事情,就快点说!” 桌子坏了,椅子还在,张阳坐下来,又轻轻说了一句。 砸桌子,是他迫不得已的本能反应,他身体内负面的情绪几乎达到了顶点,若是再不想办法发泄一下,他会做出什么连自己都无法想象。 砸桌子是不好,可毕竟让张阳的情绪恢复了不少,能让他继续冷静的面对着张克勤。 这一会,张阳自己也挺郁闷。 直接面对张克勤的时候,他才真正体会到之前身体对这个人的怨恨到底有多大。 刚才的他若不拍桌子发泄,都快发疯了,这还是一种被动的发疯,一种自己不想要,却被身体本能带来的发疯。 这就好像一个人犯了羊癫疯一样的难受。 “我有件事想请你帮忙!” 张克勤抬起头,这会他的情绪也恢复了一些,坐在那轻声的说了句。 “什么事!” 张阳的回答很简单,不提起母亲的事什么都好,至少他现在能控制住自己,能直接面对着张克勤。 不过这也是他了,换成之前的‘张阳’,恐怕根本不会答应见面,更不会有这样面对面说话的机会。 …… “冷静,都冷静下来,小王,我向你保证,首长在里面绝对不会有事!” 赵民长伸双臂,站在警卫员和龙风的中间,在那大声的叫着。 包厢里恢复了平静,门口此时却是剑拔弩张,警卫员小王被摔出去后,又爬起来朝龙风去进攻,再次被龙风摔了出去。 连曲美兰这会都站了出来,想要去教训这个警卫员。 警卫员是很厉害,不过曲美兰可是有着内劲的高手,也不逊于这个身经百战的警卫。 “赵秘书,必须马上请求支援,我要对首长的安全进行负责!” 警卫员冷冷的看着龙风,这会他也明白,他根本不是这个人的对手,这个人比他厉害的多。 说着,他还从身上摸出个通话器,可惜对着通话器还没说一句话,他的手腕便是一痛,通话器还掉落在了地上。 曲美兰快速上前,一把捡起了这通话器,又站回到龙风的身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