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三五章 张阳的可怕 - 神医圣手

第四三五章 张阳的可怕

听到张阳的名字,曲美兰胳膊马上颤了下。 她急忙放下架在赵民脖子上的扫把,脸上还露出了笑容,轻声道:“你找公子怎么不早说,你叫什么名字,我马上去给你通报!” 说话的时候,曲美兰的心里还有点小忐忑。 这不会是张阳什么重要的人吧,真那样她就惨了,才来一天,就得罪了重要的客人,张阳肯定会很生气。 一想起张阳的恐怖,她这会心跳就猛然加快。 “公子,通报?” 赵民疑惑的看了她一眼,马上又说道:“你帮我说一下,就说赵民,赵秘书来访,他就知道了!” 赵民说话的时候,还有些奇怪的看着曲美兰。 这年头公子哥很多,可直接称呼公子两字的却不多,还要去通报,这女孩的表现怎么看都像个仆人似的。 “你等等!” 曲美兰可不知道他的想法,马上返回别墅内,去找张阳通报。 即使知道她也不会多说什么,她给自己的定位就是丫鬟,仆人,做张阳的仆人她不会有一点的委屈,反而还很自豪。 曲美兰进来的时候,张阳正在整理药材,这些都原料中药,可以配药,也可以直接来治病救人。 张阳现在的家当很丰厚,高档珍惜药材很多,比他上辈子强多了,上辈子他太忙,都没有时间去收购这些药材。 “赵民,赵秘书?” 听了曲美兰的汇报,张阳眉头猛然凝结在了一起,曲美兰看着他,则愣愣的站在那里。 过了一会,见张阳没有反应,曲美兰立刻又说道:“公子,原来这人是随意冒充您的朋友,他一定怀有别的目的,您等着,我去把他抓回来!” 说着,曲美兰就往外走去。 可怜的赵民,赵大秘,因为张阳的思考,被曲美兰误认为是个骗子,而且曲美兰这会心里还很愤怒,赵民要是在外面的话,她一定会好好的教训下这个人。 竟然敢骗她,让她在公子的面前出糗,肯定不能饶了他。 “回来,请他进来!” 张阳突然轻喝了一声,曲美兰的身子马上顿了下,回头惊讶的看了看张阳,默默的点了下头,随后慢慢走了出去。 张阳的态度,让她有些郁闷,刚才还好像不认识这个人,现在突然要把人带进来,她都不知道张阳到底想的是什么了。 不过这些疑问她只能先压着,听张阳的吩咐要紧。 没一会,曲美兰便带着赵民进了别墅。 赵民车上的司机本想跟着进来,却被他留在外面,赵民这次来是请张阳的,张阳可不好请,他必须做足了姿态,进去多少人其实并无所谓。 去的人多了,效果可能反而不好。 新的别墅有书房,只是书房看起来稍微单薄点,也缺少生气。 这都是新房子的特征,说起来,这间书房其实也是张阳第一次使用。 “去泡两杯茶来?” 请赵民坐下后,张阳立刻对曲美兰吩咐了句,曲美兰稍稍一愣,快步走了出去。 曲美兰这会的心也放了下来,张阳让她去泡茶,证明没把她当外人,也不会因为她刚才的失误而赶她离开。 刚辞曲美兰可是想了很多,还真怕张阳生气赶走她。 “赵秘书,你消息挺灵通,我刚搬家还没收拾好,你就找到了地方!” 张阳在那呵呵的笑着,说话的语气很好,但话中的意思却很不客气。 他的意思很明显,你管的太多了,也查的太多了,任何人刚搬一个新地方,就被人找上来肯定都有类似的想法。 “张阳,老板很关心你,他一直都注意着你,怕你吃亏!” 赵民急忙说了句,张阳冷嘲热讽的意思他已经听出来了,这会不解释恐怕一会误会更深。 “不需要,我相信你不会无缘无故跑我这来,说吧,你这次来什么事?” 张阳淡淡的说了句,赵民脸上带着点无奈的笑容,张阳似乎每次见他都是这样一个态度。 他现在就是这对父子的传声筒,张阳对自己的父亲有着很深的怨念,自然不会对他有什么好态度。 当然,他也明白,自己能有这样的待遇已经很不错了,要是来的是他的老板,是张克勤亲自来的话,恐怕还都没有这样的待遇。 轻叹口气,赵民才慢慢的说道:“张阳,这么多年了,心里的恩怨也该放下了!” “我的恩怨什么时候放下,不劳赵大秘你挂心!” 张阳轻轻的说着,曲美兰已经带着泡好的茶走了过来。 给每个人端上一大杯茶,曲美兰便站在一旁,准备时刻伺候着。 张阳回过头,对着她悄悄瞪了几眼,曲美兰脸上稍稍带着点惊讶,不过很快便离开了。 张阳的意思她很明白,这会她忽略了一个问题,一个很重要的问题。 张阳可不是她以前的师傅老妖婆,喜欢见人的时候房间里多几个人,好多给来访的人施加一些压力。 想明白后,她马上离开了书房,而且是有多远走多远,生怕张阳以为她在偷听,回来再责罚她。 “张阳,老板其实一直都很想你,他也一直都关注着你!”曲美兰离开后,赵民继续说道,还显得有些着急。 “我知道,我只有五分钟的时间,现在过了三分钟!” 张阳淡淡一笑,轻轻的看着赵民。 赵民愕然的看着张阳,他在张阳的身上,猛然感觉到一股压力,一股很大的压力,还是一种不容置疑,不容抗拒的压力。 这种压力他不是没有感受过,而且是经常有。 赵克勤生气,或者工作严肃的时候,也常常带给他这种压力,那时候他自然的认为是张克勤官职带来的影响,简单来说,就是张克勤上位者带来的威压。 他一直都认为,这种感觉只会是级别比他高的人才能带来。 他现在才明白,他之前错了,一直都错了,不仅仅高位者能带给他这样的感觉,没有官职的人一样可以。 张阳现在就是这样,张阳给他的这股压力丝毫不次于张克勤,他甚至有种呼吸不太通畅的感觉了。 “张阳,老板想见你!” 赵民快速的说着,他在不说,怕自己说不出来,张阳的这股威压实在太可怕了。 这股威压仿佛带有实质般一样,单从这点来说,比张克勤带给他的压力还要大一些。 这个结果,也让他无比的吃惊,说话的时候,还惊骇的在那看着张阳。 张阳眉头紧紧一皱,直接问道:“见我?他为什么想见我?” “这个我不知道,不过他见你一定有很重要的事,他说了,时间地点都由你定,只要你同意见他就行!” 赵民急急的说着,他的心里这会也有些郁闷。 他们父子的事,却让他这个外人夹在中间为难,两头的受气。 不过他也没有办法,谁让他是服务于领导的秘书,他的一切都是张克勤给的,他的工作也是帮助张克勤排忧解难,包括生活上的事情。 “回去告诉他,我没时间!”张阳端起了茶杯,还站起了身来。 端茶送客,赵民对张阳的暗示十分的明白,他的脸上这会显得更加着急。 看着张阳,他又急急的说道:“张阳,不管怎么说你们都是父子,况且你这次在警察局出事,老板真的很关心你,他让我亲自去警告警察厅厅长!” 这会的赵民,是真的有些着急,完不成任务他回去没办法交差,只能从别的地方想办法攻破张阳。 张阳突然抬起头,冷冷的看了赵民一眼。 被张阳这个眼神一瞪,赵民浑身瞬间有种冰凉透顶的感觉,身子都动弹不得。 张阳的眼神太可怕了,他骇然的看着张阳,心中也有些发抖,同时有着更多的不解。 他不是第一次见张阳,这几年他比张克勤见张阳的次数多多了,还交流过几次,以前看起来还很普通的张阳,怎么也没想到竟然这么的恐怖。 恐怖在哪他说不上,但赵民明白,张阳要想对付他,十分的轻松容易。 “十二点整,南山咖啡!” 张阳盯了赵民足足一分钟,盯的赵民冷汗直流,快要忍不住的时候,才淡淡的说了一句。 赵民微微一愣,抬头惊讶的看着张阳,马上变狂点起头来。 张阳答应了,竟然真的答应了。 答应了就好,答应了等于他的任务也完成了,能回去给领导交差。 “是,十二点整,南山咖啡,我们不见不散!” 赵民在那重复了一遍,等张阳点头后,他才轻声告辞,快步离开了张阳的别墅。 他还要回去,把这个好消息告诉他的老板,张阳终于同意见他了。 赵民跟了张克勤已经八年,八年前他就是张克勤的秘书,这对父子这么多年的矛盾,他最为清楚,张阳能答应相见,真的是很不容易的事。 离开了别墅,赵民还心有余悸的看了看这栋别墅。 张家的人果然没一个简单,他平时以为张阳只是个怨恨自己父亲,有着叛逆心理的公子哥,虽然那每次来找张阳的时候都表现的很尊重,可他的内心并没把张阳当成回事。 现在他才明白,张阳是如此的可怕,他今天好像第一次认识张阳一般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