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三四章 张克勤的要求 - 神医圣手

第四三四章 张克勤的要求

曲美兰呆呆的看着张阳,张阳则还在那里发愣。 美人草,家族秘籍中有对美人草的介绍,不过并不详细,只知道这是一种有花的草,其草汁是配制一种特殊药材的必备主药。 不过美人草的作用写的很清楚,哪怕不去配药,只是用草叶敷面,也能起到美容养颜的作用,而且效果非常的好。 “公子,您怎么了?” 见张阳一直发愣,曲美兰忍不住好奇的问了句。 “没,没什么!” 她的叫声让张阳反应了过来,马上摇了下头。 “那草叶,您能给我一根吗?” 曲美兰再次问了句,拥有美丽的脸孔对一个女人来说诱惑真的不小,她现在是只要有一点希望,都不愿意去放弃。 “草叶不能给你!” 张阳微笑摇摇头,曲美兰的脸上马上露出些失望,她还使劲让自己笑了笑,只是笑的很勉强。 “不过我以后可以给你个更好的东西,这些草我有用,我拿来配药,起到的作用绝对比那普通的草叶要好的多!” 张阳又大笑了一声,也不管去曲美兰的反应,带着袋子就回了自己的房间。 引龙草竟然就是美人草,这点真的出乎了张阳的意料。 张家祖传了近千张秘方下来,这些秘方配制出的药物都不是普通药物,很多东西都有着特殊的功效。 美人草作为主药,就可以配制出一种特殊的药物来。 这种药物的名字,叫做驻颜丹。 驻颜丹,是张家先祖无意得到了一种药方,作用就是保住青春,能让容颜保持着年轻时候的样子,缓慢变老。 虽说不是永远保持,但基本能维持二十年,二十年,等于让一个人在四十岁的时候,还拥有二十岁时候左右的容貌。 这种药对一般的修炼者来说并没什么诱惑力,特别是对男性修炼者,很多人都不在意自己的容貌,保持不保持,也就不在乎了。 不过对女性修炼者,还有很多千金小姐,大家闺秀来说,这就是花上再多的钱,付出再多代价也要获得的宝贝。 驻颜丹不是灵药,可对她们来说作用比灵药还要更有吸引力。 张家先祖,以前就成功配制过驻颜丹,一颗驻颜丹就能为他们换来大量的资金,让张家先祖能够悬壶济世,救助更多的人。 历史上,可有不少人真的服用过张家的驻颜丹,留下了一系列爱江山,更爱美人的传奇故事。 驻颜丹的药方张阳一直都记得,可惜的是缺乏主药,如今找到了主药,张阳有信心能将失传几百年的驻颜丹重新配制出来。 带着袋子,张阳直接去了库房。 库房内的药物很多,大部分都是龙风从焦邑采购而来,这次龙风在焦邑确实买了不少的好东西。 能买这么多,其实也是龙风动用了龙家关系的缘故,不然靠他一个闷瓜葫芦,怎么可能收到连张阳都感觉到惊叹的这些药物。 “红根,佩兰,檀香,象贝……” 在库房内,张阳一个个念着药材的名字,他脸上的笑容也越来越盛。 驻颜丹的配药,十之七八他都有,没有的也都是些普通的药物,这些药物随时可以去药店买回来。 这也就是说,他完全可以将失传几百年的驻颜丹重新出现在人间。 这种药一出世,会引起多大的反响可想而知,以后真没钱了,找一些富豪千金或者国际大腕明星,卖上一颗这样的药丸,收获就不比那些灵药的价值差。 这些人对自己的容颜,绝对舍得大笔的花钱。 …… “老板!” 张阳这边搬家的时候,赵民轻轻走进了张克勤的办公室,这次是张克勤特意叫他来的。 “上次的那个案子,现在怎么样了?” 张克勤放下手中的笔,抬起头,看着站在面前的赵民直接问了句。 “案子!” 赵民心里轻轻嘀咕了下,马上开始说道:“那个案子已经接近尾声,警察厅的督察处处长常丰,拿出了牛前之前很多的犯罪证据,这些证据即将提交,目前牛前已经被停职调查,他一出院,就会被直接送入监狱!” 赵民慢慢的说着,说话的时候还偷偷的观察着张克勤的表情。 他心里还在庆幸,幸好他对这件事一直关注着,不然领导今天问的话,他还真不一定回答上来。 不过这常丰的办事能力真的很不错,这才几天时间,就已经掌握了牛前那么多的铁证。 这些铁证可都不轻,里面还有命案,凑在一起都足够判牛前个死刑。 据说,牛副厅长这几天都在为牛前的事奔跑忙活,还亲自找了常丰,最终也没能求下来情,牛前注定要被重判。 谁都知道牛前这次得罪的到底是什么人,牛副厅长平时人员是不错,可这会根本就没人敢答应他,他们也都要为自己的官帽子着想。 这事答应了,得罪的可不是一个人,而是两位大佬,谁也吃不消这两位大佬的怒火。 “我知道了,他有没有回来?”张克勤点了下头,突然又问了句。 赵民微微一愣,马上明白,领导问的他就是张阳。 昨天张克勤就询问过张阳的行踪,赵民还特意去打听了下,才得知张阳目前不在长京,去了外地。 昨天刚问过,今天又问,证明领导心里对张阳的行踪这会很是关注。 “您稍等,我再去查一下!” 这个问题赵民就没办法回答了,他今天并没有去关注张阳的行踪。 他本以为昨天领导的询问只是偶然,现在来看可能不是,这会赵民的心里也有些懊恼,早知道领导这么关心张阳,他刚才就应该好好的打听下,不至于问他的时候,回答不上来还要出去调查。 张克勤点了下头,赵民马上走了出去。 等赵民离开之后,张克勤才躺在椅子上,闭目在那思考着什么。 赵民并不知道,常丰的案子张克勤并没兴趣,而且在之前他就已经知道了结果,过程对他来说更不重要。 他真正关心的问题,就是张阳的行踪。 没一会,赵民又走了回来,小声的说道:“老板,公子已经回来了,昨晚回来的,现在正在搬家,搬到他上次买的那栋小别墅内!” “回来了,这样,你去他那里一趟,你告诉他,我想见他,有件事想请他帮忙,时间地点他由他来安排!” 张克勤抬起头,脸上稍稍露出了点犹豫,随即次慢慢的说了一句。 赵民也愣在了那,好在他反应够快,知道在领导面前有些表情不能流露。 “老板,我马上就去!” 赵民应了一声,慢慢的退到门外,快速叫车出门。 在车上,赵民的没有还紧紧的凝结着,他没想到领导竟然提出直接见张阳的要求。 这对父子之间的矛盾,赵民可是非常的清楚。 张克勤很早以前就想见张阳,可惜张阳根本不给他面见,早在上初中的时候,张克勤去找张阳,张阳不是避而不见,就是见了之后便飞奔离开,一句话都不说。 这几年来,张克勤已经很少提起过找张阳的事了。 现在他突然提起见面的要求,赵民还真有些担心,他怕完不成这个任务,或者说完成不好这个任务。 张阳对张克勤到底有多排斥,他可是最为清楚。 想了一会,赵民又有些头疼,他似乎预料到,自己向张阳提出这个要求之后,被对方拒绝的场景了。 他所想的是如何劝说张阳,让他无论如何都答应见上张克勤一面。 这可是领导交代下来的任务,还是私事上的任务,他自然要全力以赴,想着帮领导做好。 赵民的车子,很快到了张阳的别墅外。 看着面前张阳那栋别墅,赵民的心里也有些感叹。 这栋别墅的价格可不低,不过赵民清楚,张阳买这样的房子没一点的压力,甚至多买几套也没问题。 龙生龙,凤生凤,张阳不愧是张克勤的儿子,能力真不是一般,没有靠自己父亲一点,自己也打拼了这份不小的家业,据赵民所知,张阳现在的身价可不低。 而且他最为清楚,张阳赚取这些身价,没有靠他父亲一点点,完全都是自己的能力。 “你是谁?” 赵民到门口的时候,正好遇到曲美兰出来倒垃圾,见赵民在那‘鬼鬼祟祟’的看着自己的新家,马上警惕了起来。 她身上的内劲还暗暗调动着,一旦赵民回答不上来,或者回答的不让她满意,她就要出手拿住这个可疑的人。 “你是?” 赵民有些惊讶的看了眼曲美兰,张阳和一个女孩他知道,那女孩他也见过,还知道她的名字,绝对不是眼前这个人。 “快说,你到底是谁,在这里干什么,再不说我就不客气了!” 曲美兰猛然靠前一步,手上的扫把一下子架在了赵民的脖子上,她扫把出的奇快,赵民只感觉一阵子,脖子上就变的冰凉。 而且扫把上还传来了不小的力道,让他的身子不自然的向下弯了弯。 “别,别动手,我是来找张阳的!” 赵民急忙叫了一声,司机这会也从车上走了下来,刚想对曲美兰动手,就被他拦了下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