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一六章 我也不多要 - 神医圣手

第四一六章 我也不多要

曲美兰看着离去的这个师妹背影,无奈的苦笑了一声。 她现在明显被人挟持,同门师妹竟然问都不问,实在让她有些心寒。 不过话说回来,这个师妹和她的关系平时就不怎么好,估计这会正在幸灾乐祸,高兴看她倒霉,被人抓走。 回过神来,她又看了眼张阳和龙风,眼中带着浓浓的敬畏。 医圣一脉,轩辕世家。 她之前就猜到他们不是普通人,可没想到来头竟然这么大。 医圣一脉是修炼界名传已久的神秘家族,医圣一脉虽然人口不多,但出来的个个都是高手。 在古代,医圣一脉的人一般都不会入世,但一入世必然都是受人敬仰的神医,这会曲美兰也明白,他下的蛊毒为什么会被看出来。 有医圣一脉的传人在,自然隐瞒不住。 至于龙风的家门,则更让她恐惧。 她知道龙成是龙家的人,轩辕世家的外门分支,龙家已经让她很忌惮,更不用说真正的轩辕世家的门人弟子。 此时曲美兰的心中只有一种感觉,那就是这次真的捅了马蜂窝。 没一会,那跑进去的女子又跑了回来,脸上的神情稍微带着点恭敬。 “两位公子,家师有请!” 这女子说话的态度还算不错,不过张阳和龙风都稍稍皱了下眉头。 两人还互相看了一眼,都看出对方眼中的一丝担忧。 按照常理来说,他们自报了家门,这地方的主人应该亲自出来迎接才对,倒不是说他们自傲,这是一种礼节,更何况他们可是代表了两个传承已久的古老家族。 就算两人的看起来年轻,主人不亲自出面,也该派个有分量的人出来。 只是让之前通话的门哨来传话,这里的主人不是看不起他们,就是个过分自大的家伙。 无论哪一种,对两人来说都不是什么好消息。 不过既然已经来了,两人也不会退缩,张阳点了下头,大步朝前走去。 龙风带着曲美兰,紧跟其后,厉害的灵兽他们都一起战斗过,一个南疆小小的养蛊门派,两人还不至于害怕。 十几个木屋之间,有一处最大,也是唯一两层的木屋。 这间木屋门口还站着两个守卫,也都是女子。 木屋里面是一间大厅,非常简陋的大厅,里面正对面是个高台,高台上有把椅子,铺着些兽皮。 张阳和龙风走进去,马上站在了大厅的中间。 两人都打量下四周,心里都摇了下头。 这里看起来就像个土匪的山寨,还是最破的那种山寨,野蛮无比,根本不像是内劲修炼者所居住的地方。 高台的椅子上坐着个女子,年纪大概有五十多岁,个子不高,正在打量着他们。 高台下面的一方还有三张桌子,那里正坐着三个年纪大小不等的女人,同样在好奇的看着他们。 这三个女人年纪最大的有四十岁的样子,小点的也有三十了,除了她们四个之外,还有几个人在大厅里面。 不过其他人这会都站着,没有资格坐下。 “两位就是医圣一脉,和轩辕世家的客人?” 坐在高台上的那女子直接说了一句,语气中还带着点倨傲。 龙风看了眼张阳,若不是张阳没有发话,他现在就想用雪鞭抽这老女人几下。 不出去迎接也就算了,他们到了这里,竟然让他们站在这里说话,他可是报了自己的名字和家族,报了名他等于代表了轩辕世家,这女人这么对他,就是对轩辕世家不敬。 张阳直直的看着高台上的这个女人,微笑着点了下头,算是回应了她的问话。 他的耳朵也在仔细的分辨着,不直接有肢体接触的话,他无法判断眼前这几个人的实力,但耳朵能听出他们的呼吸等一些细节。 通过这些细节,张阳稍微可以判断下他们的实力。 站着的那几个女子,呼吸虽说均匀,但节奏很快,脚下也不那么的稳,就算有内劲,也和曲美兰一样,是个内劲初级修炼者。 这样的人不足为惧,几个人龙风就能将他们打发了。 坐着的那三个女子,呼吸清淡,不仔细听都听不出来,内劲应该有所小成,很有可能已经进入到了内劲二层。 这样的人就要值得注意一下,不过也没放在张阳的眼里,真惹急了他,闪电就能把这三个人全部解决掉。 最让张阳看不透,有所忌惮的则是中央的那个老女人。 这女人虽然狂妄,但有着狂妄的本钱,张阳都听不到她的呼吸声,其他细节也看不出任何的问题,这个老女人整体就给张阳一种看不透的感觉。 不过能培养出三个内劲二层的高手,还有这么多内劲一层的修炼者,这个老女人绝对不是什么简单的人,最少也得是内劲三层的高手。 “大胆,师傅问你们话,为什么不回答?” 一个站着的女子突然大叫了一声,张阳和龙风眉头都皱动了下。 那高台上的老女人马上转过头,狠狠的瞪了那个说话的女子,被这老女人一瞪,那女子脸色立刻变的苍白,整个身子也都软了下来,一下子跪在了那。 “谁教你这么对待贵客的,自己出去,领两蛊之罚!” 老女人淡淡的说了句,跪着的女子脸上变的更白,马上不断的磕头谢恩,赶紧离开了大厅。 曲美兰,还有其他站着的几个人都有些同情的看了她一眼。 两蛊之罚,是领两种蛊虫入体,吞噬他们体内的精华。 两蛊入体不会致命,但蛊虫入体绝对不是那么好受,更不用说还要奉献自己的精华,就这么个惩罚,她就要修养一个月,而且很伤元气。 “两位都是贵客,来人,赐座!” 等那女子出去之后,老女人才微笑看着张阳他们,让人搬来了座椅。 座椅搬来了,但位置却有些靠下,还没有那三个女子靠的近。 对此张阳也没有在意,直接坐在了那里,龙风坐在了他的旁边,只有曲美兰依然站在他们的身后。 “不知两位贵客来我灵神山有何贵干?” 等他们坐下后,那老女人才轻声问了句,声音有些僵硬,普通话也不标准,她又特意学着江湖人的口气说话,让人感觉怪怪的。 对跟着张阳进来的曲美兰,她好像就没有看到一般。 “这次我二人来是为解决一桩误会,我一个朋友,因为其堂弟陷害,误中了贵山的灵蛊,我们这次来就是请大师帮忙解除灵蛊!” 张阳抱了抱拳,对这老女人说了一句。 她既然想用江湖的方式来对待他们,张阳索性也用江湖之法来对她。 灵蛊是南疆人对蛊虫的称呼,他们认为蛊都有灵性,不次于那些灵兽,所以称之为灵蛊。 “误中了我们的灵蛊,这是怎么回事?” 老女人一脸惊讶的样子,不知道的人还以为她真的不知道。 张阳微微一笑,道:“这个,我看还是让贵山自己人来说!” 说完,他回头看了眼曲美兰。 上次催眠之后,他就在曲美兰的心里种了个种子,种了一个让她对自己永远畏惧,不敢反抗的种子。 张阳这一瞪,曲美兰身子便颤动了下,急忙站出来,跪在地上慢慢说出了经过。 她把责任都推到了吴志亮的身上,她还把自己去害人的事给否认掉,说是师傅派她去帮助人,是吴志亮欺骗了他们,才让张阳他们的朋友中了蛊毒。 这些话是真是假,每个人都很清楚。 不过谁也没有揭穿她,张阳现在看不透这个南疆门派的实力,不到万不得已他也不愿意动用武力,能和平解决最好。 毕竟他们最重要的目的,就是给吴志国解毒。 “原来是这样,那个吴志亮真该死,竟然欺骗我们!” 听完曲美兰的描述,老女人满意的笑了笑。 曲美兰说完之后,自己的身子却摊在了那里。 她不敢反抗张阳,但对自己师傅也有着本能的畏惧,情急之下她只好编了个这样的谎言,说谎的时候她的心里还有些忐忑。 现在来看这个谎言算是暂时过关,算是让双方都留下了面子,不用直接撕破脸。 “既然是误会,我们应该把这个灵蛊给解了!” 老女人慢慢说了一句,张阳的心里稍稍松了口气,这老女人愿意答应就好,吴志国解毒之后,张阳也不打算再追究他们的下蛊之罪。 这件事最大的元凶就是吴志亮,吴志亮已经伏法了就行。 “可是两位有所不知,灵蛊向来都是下蛊容易,解蛊难,剐蛊虫又是上等灵蛊,解除可是相当的不易啊!” 老女人话锋一转,又说了一句,说话的时候语气说不出的怪异,让人听着都难受。 张阳眉头猛的一皱,眼中带出点凌厉。 看了高台上那老女人一眼,张阳才慢慢说道:“不知贵山是什么意思,如何才能帮我那朋友解蛊?” 这老女人话里的意思,张阳哪会不明白。 她这么说,明显是要讨要些好处,他们解蛊很难,自然不能帮人白白解蛊了。 “哈哈,痛快,我喜欢你们这样的痛快人,这样吧,我听说医圣一脉的配药之法冠绝天下,想必小兄弟你的手里一定有不少的灵药,我也不多要,给我十颗灵药,轩辕世家财大气粗,拿出几件神兵利器想必不难,再给我五件神兵利器,这样我就帮你们的朋友解蛊!” 老女人大笑了一声,他的话还没说完,张阳和龙风的脸上就布满了寒气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