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一零章 我说的对不对? - 神医圣手

第四一零章 我说的对不对?

从民国时期开始,吴家的先祖就开始打拼。 沪海滩,粤州,只要富饶的地方都留下了他们的身影,吴家以治家严谨,经商有胆量而出名。 建国之后,吴家的产业遭受了一定的打击,不过很快重新崛起,瘦死的骆驼比马大,吴家的老一辈很有先见之明,很早就把一部分资产换为黄金,存在了国外的银行。 这些资产,也成为了吴家重新撅起最初的资本。 经过这么多年的改革开放,吴家现在又重新站了起来,无论是政治资本,还是家族资产都在稳步上升,重新成为了新的豪门望族。 这么多年以来,吴家每个家族成员都很优秀,也是吴家所有人自豪的一点,像吴志双这样挪用公款上亿的事,还从没有出现过。 所以这一次的事,整个家族都无比的重视,把在外的直系成员都叫回了家里,共同商讨如何处理吴志双。 吴家有个很大的餐厅,平时家族聚餐所用,这会吴家的直系成员大都来到了这里。 “大哥,你也别生气,我相信至双绝对不是有心这么做,或许有别的隐情!” 吴志国的旁边,有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人正微笑对他说着话,换成以前,吴志国肯定会感慨的说上几句,现在他的心里只有发冷。 这个年轻人就是吴志亮,虚伪狡诈。 “不是或许,我相信,肯定有隐情!” 吴志国轻笑着说道,黄海已经打来了电话,他们抓到了那个女人,并且拿到了证据,正在往他这边赶。 吴志亮稍稍一愣,有些吃惊的看着吴志国。 过了几秒钟,他才讪讪的笑了笑,道:“大哥说的对,这事必然有隐情,我也相信至双不是这样的人!” 说完之后,他就坐直了身子,不在去看吴志国。 吴志国倒是在看着他,他今天才算认清这个堂弟的真面目,没有张阳看出他的问题,他现在还被蒙在鼓里。 吴志亮坐直了身子,不过眉头却不自然的跳动着他已经感觉到吴志国有些不对,和刚才完全是两个样子,让他的心里有些担心。 他也想过,吴志国是不是发现了他的小动作,可只想了下他便自己否定了,他相信自己所做的一切都十分的隐秘,别人根本不可能发现。 家里来的人越来越多,吴家这么多年也算是枝盛叶茂,单单直系成员就有三十来人,这还是老一辈的人不在问事,不然还要再多一些。 除了未满十八岁的家族成员之外,其他大部分人都聚集在了一起。 主持这次会议的是公司集团董事长,也是家族目前的掌舵人吴胜,他也是吴志国的父亲。 出事的是他的小儿子,对他的威望也有一定的打击,坐在首位上的他,这会心里并不舒服。 所有人坐下后,他才慢慢的说道:“诸位,至双的事想必大家都已经知道了,经过仔细的核算,账目上一共少了一亿两千三百万,另外至双还在澳门欠着两千多万的高利贷,首先我教育上有责任,这件事我脱不了关系,不过该怎么处理,还要看大家的意见!” 吴胜直接把一切都说了出来,这些事不可能隐瞒,也无法隐瞒。 吴志双在家族中的地位是肯定保不住了,之后他肯定会被免去一切的职务,不过具体处理,是更严重些,还是就这么放他一马,要看这里所有人的共同决定。 看着自己的父亲,吴志国的心里猛然有些发痛。 父亲亲自说出这些话来,肯定非常的难受,这会他似乎又想明白了一些。 假如弟弟被严肃处理,自己又暴毙,势必严重影响父亲的情绪,父亲的身体并不是多好,真病倒的话,势必要交出董事长的位置来。 而能接任董事长的没几个,吴志亮肯定不行,他还年轻,但他的父亲,也就是自己的堂叔最有资格。 这样一来,集团很快就会落入他们父子两人的手里。 就是被当做家族继承人一直来培养的吴志国,这会也不得不承认,他们的计策真的很好,也很歹毒。 “我建议将吴志双驱逐出家族!” “一个多亿啊,这是多少人努力的结果,就这样被他败掉了,绝对不能这么饶了他!” “至双是有错,可毕竟也是咱们自己人,我觉得有一定的惩罚,不让他以后管钱就是了,对自己的孩子,没必要这么赶尽杀绝吧?” 吴胜说完之后,下面便响起了激烈的议论声。 有要严肃处理吴志双的,也有为他求情开脱的,没一会,这里就变的乱糟糟,像是菜市场一样。 “安静!” 吴胜皱了皱眉头,大声叫了句。 他的威望还是很高,一开口下面立刻都闭上了嘴巴,吴胜四处看了一眼,最后无奈的摇了下头,开始从最身边的人问起。 他身边的这个人年轻,有三十岁的样子,名叫吴志原,他和吴志国同辈,不过他今天是代表自己父亲前来,所以才才坐在了长辈那一块。 他的父亲,就是吴家之中唯一走出从政的人,级别还很高,在外省做副书记。 就是他自己,现在也是副处级,正在一个实权部门做副局长,慢慢的向上升。 每个家族都有自己的政治力量,吴家也不例外,他们平时根本不参与生意,也从不过问生意上的事,可他们的影响力却能给家族的生意带来更好的便利。 说起来,他也算是个公子哥,只是和吴志国他们这样的公子哥不同。 吴志原看了大家一眼,随即笑了笑:“其实本不该我来说话,可既然二叔问了,我就说两句,我记得三国曹植,曾被逼着七步作诗,人们常说历史为镜,咱们吴家为什么不可以这么做呢?” 他的话很短,但意思很明显。 吴胜稍稍吐了口气,吴志原这是再帮着至双说话,曹植被逼做的七步诗,内容是什么谁都很清楚。 “我的意思和志原侄子一样,本是同根生,相煎何太急?” 吴志原身边另一个人,和吴胜同辈的一位也开了口,已经有两位出来帮吴志双说话。 “可至双毕竟犯了大错,犯错不惩罚,这岂不乱了套?” 又有一个人开始说话,他的位置正少是延续,他这个时候说话也没人说得出什么来。 “三弟说的没错,至双犯了错,绝对不能轻饶,我建议先在家中关他三年,好好读书,让他自学考出个学位再说,另外至双再也没有继承家族的权利,免除他的股权分配权力,大家看这样如何?” 吴胜马上站出来说了句,吴志双必须受到惩罚,只是惩罚也有轻有重。 最重的就是法办,他犯的错,哪怕是在自家也要去坐牢。 稍微轻点,就是逐出家族,被逐出家族之后,他就只能靠自己,没有了家族的庇佑,他会更惨,更不用说他还背着两千万的高利贷。 这样的结果,吴胜和吴志国自然不愿。 现在借助有人帮忙说话的机会,吴胜马上说出了一个折中的处理方案,一个让大家都能接受的方案。 吴志双犯的错,肯定不可原谅,必须遭受惩罚。 把他关在家里三年,能让他静静心,顺便多学点东西,也能让他更好的成长。 剥夺他的继承权和股份,对大伙来说等于就少了一个人来分股份,少一个人,其他人就有机会多分上一些。 这样一个结果,很多人都已经满意了。 “那么以后呢,至双哥是不是又可以出来掌管财务?” 突然有个人问了一句,吴志国马上回过头,直直的瞪着这个说话的人。 提出这点的,就是吴志亮。 吴胜本以牺牲股份,不让大家来追究吴志双的责任,就是为他以后复出做铺垫,没想到被人当场问了出来。 “你放心,至双以后不会在公司担任任何的职务!” 吴胜还没说话,吴志国首先说了一句,所有的人都惊讶的看着吴志国。 吴胜的眉头也稍稍皱动了下,如果吴志双没有了复出的机会,那他刚才做出的让步就显得有些大了,不能付出,吴志双这辈子就只能生活在他们的保护之下,无法展现自己的能力。 “大哥也不用这么说,至双还是有能力的,只是能力没用在正道上!” 吴志亮笑了笑,他看似在帮吴志双说话,其实又踩了吴志双一把。 谁都知道,有才的人犯罪才更为可怕,大家在这处理了吴志双,谁也不知道他以后会不会怀恨在心,而产生报复之心。 “志亮说的没错,有才不用在正道上,那才最为可怕!” 吴志国突然站了起来,他脑门上还在冒汗,手上的水杯更是一杯都没停过。 他拿着水杯,向前走去,刚才他已经接到了七伯发来的消息,他让七伯打听的事,现在已经有了结果。 有了这些结果,他就更有把握。 “国有国法,家有家规,至双犯了错误,就必须接受惩罚,这是他自己的选择,怪不得别人!” 吴志国一边向外走,一边说着,走到最末尾的时候,他突然停了下来,看了所有人一眼,最后眼睛直直的盯住了吴志亮。 “不止是至双,家族内不管任何一个人,犯错都要接受惩罚,有句话说的好,要想人不知,除非己莫为,我相信任何人犯了错,都不可能隐瞒下去,志亮,你说我说的对不对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