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零九章 生人勿进的地方 - 神医圣手

第四零九章 生人勿进的地方

曲美兰身体微微一僵,她的眼前马上出现了无边大山。 排名前十的十大毒物,任何一种的毒性都不可小视,哪怕只是黑铁蜘蛛的皮壳。 内劲高深的人,或许能抵挡一二,不过像曲美兰这样只是内劲入门的人,根本不可能挡得住,毒针入体之后,她便马上处于幻象之中了。 曲美兰只感觉自己走在深山之中,周围没有一个人,寂静的可怕。 在这样的环境里她的心里只有恐惧,她不敢回头看,可不回头却让她更加的害怕,就好像一个胆小的人,深夜走在没有人烟,没有灯的野外,不断的往前跑,却还老想着回头看看后面有没有东西跟着似的。 一个人影突然出现在她的面前,她猛的愣了下,随即跪在了那里。 “师傅!” 出现在她面前的,是她平时最害怕,也最严厉的师傅,她不由自主的跪了下来。 这个时候,坐在张阳身边的龙成则猛然瞪大了眼睛。 曲美兰便明亮的眼睛再次有些浑浊,竟然直直的跪在了张阳的面前,眼中还带着尊敬和恐惧。 看到她这个样子,张阳就知道毒针已经起到了作用,下面可以使用催眠之法,套问自己想要知道的问题。 “抬起头来,看着我!” 张阳对她轻声说着,曲美兰不自然的抬起了头。 张阳的眼中出现了一股魅惑之力,曲美兰身子微微一愣,随即眼睛变的更为迷惑。 她在深山中看到的师傅突然又变成了张阳,随即又变成了她的师傅,可不管是谁,都给她一种无上的威压,让她不敢反抗,也容不得反抗。 “你把刚才说的那些,再重复一遍,必须说真实的事情!” 张阳开口问道,刚才问话的时候她还清醒,就是张阳也不敢保证她每句话都是真的。 现在已经催眠控制,索性重新问一遍。 有毒针的配合,他的催眠之术持续的时间也能更长一些。 “是,这事要从三个月前说起,吴志亮认识了我们一个外事管理……” 曲美兰点着头,把详细的事情慢慢说了出来。 吴志亮很早以前就打过吴志国的主意,他负责家族在南方的生意,偶然的机会听说过那里的一些秘闻。 这些秘闻别人只是当做传说,当做茶余饭后的故事,他却当了真。 从那以后,他就一直在寻找机会,看看能不能遇到这样的奇人。 功夫不负有心人,他后来真的打听到,并且联系到了这样的人,这就是曲美兰的师门。 曲美兰的师门不大,只有十几个人,除了她师傅之外其余人都是她的师姐妹,不过这些师姐妹之中真正师傅当成徒弟培养的,只有前三位师姐。 她们的功夫都很高,比他们这些师妹强多了。 曲美兰甚至认为,她在师门内就是打杂的人,不然也不会有什么琐事,累事都找他们去做,那三位师姐却享受着最好的资源,安心的修炼。 她说这些的时候,立刻被张阳打断,让她去说重点。 接下来她所说的,和刚才并没有什么差别,师傅派她带着剐蛊虫来下蛊,她只会下蛊的方法,根本不会解盅。 她这么一说,张阳也确定了她刚才的话并没有说谎。 接着张阳又询问了几个问题,她师傅的实力,她们师门的地址等等。 对自己师傅的实力,曲美兰只有一个词的评价,深不可测。 说起师傅的时候,被催眠的她又忍不住露出了恐惧,这说明她对自己师傅的害怕已经深入到了骨子里。 师门地址她也老老实实的说了出来,在南疆的一个山里面。 他们平时要圈养蛊虫,不可能生活在城市里面,蛊虫可是会叫的,会泄露他们的秘密。 又问了几个问题,张阳才低下头来,他头一低下,对面的曲美兰就直接昏迷在地上。 昏倒在地,远比她继续承受幻觉带来的恐惧要强的多。 看到这些,早已见怪不怪的龙成没有任何的反应,他的眼底只有对张阳的尊敬。 这是真正的强者,绝对比他要强大的多,有时候他也会想,张阳到底是怎么修炼,这么年轻就有如此高的成就。 不过这些话他从来没有去问过,他很清楚,不该问的话,绝对不要去问,否则会影响他们之间的关系。 现在张阳依然把他当朋友,当哥哥来看待,已经让他无比的满足。 “看来,我们要去趟南疆了!” 过了一会,张阳才抬起头,轻声说了句。 龙成诧异的看了他一眼,马上也跟着点了下头。 这是蛊毒,张阳没有办法帮吴志国解,曲美兰也解不了,能解毒的只有她的师傅。 不去南疆,不把她这个师傅找出来给吴志国解毒,吴志国只有死路一条。 作为朋友,龙成不希望看到吴志国出现意外,张阳也是同样,想救吴志国,也就只有一条路,那就是去南疆。 南疆可不是什么好地方,从古代的时候,大部分的内劲修炼者都不愿意踏足那个地方。 南疆太荒了,人烟稀少,原始森林密布。 除了那里的人很古怪,还有蛊毒这类让很多内劲修炼者都头疼的存在外,那里还有着很多的凶猛兽类。 野兽也就算了,那里的灵兽更让人头疼。 谁都想收服灵兽,可灵兽不是那么容易收服的,特别是南疆的灵兽,遇到之后往往想的是自己如何逃命,根本不要想着去收服。 至于杀死,那则是更难,没有实力的人千万别做这样的想法。 据说曾经有位内劲外放的四层高手,想猎取灵兽获得精血,方便自己的门人修炼,便孤身一人深入南疆,结果再也没有出来。 内劲四层的顶尖高手都不行,其他的人更是想都不敢想。 总之,那里就是一个生人勿进的地方。 这样一个地方,张阳愿意去,说明吴志国在他的心里还是很重要,也能说明,无论什么时候,张阳都是一个重视朋友的人。 龙成心里安定了许多,轻声道:“她说的这些,我会向家族打听打听,等到时候我陪你一起去!” 张阳点了下头,道:“好,先这么说,我也有些准备要做,不过准备要快,志国他撑不了几天!” “我明白,我现在马上去准备,这女人怎么办?” 龙成立刻应道,又伸手指了指地上已经昏迷的那个女子。 “我锁住她的内劲,先关在你那,到时候还要用她来带路,如果能用她换来吴志国的命,那最好不过!” 张阳叹了口气,轻声说道。 龙成眼中带着赞同,如果能以这女人的命,去让她的师傅来给吴志国解毒,那个结果对他们来说最好。 这女人不过听命行事,就这么杀了她确实让她有些冤枉。 不过这个冤枉只是在吴志国没有出事的前提下,吴志国真出了什么问题,龙成对这个女人不会客气,对杀害自己兄弟的人,龙成的报复只有一种。 “海哥,他们不会有事吧,怎么上去这么久?” 楼下,李亚等的有些着急,忍不住对黄海抱怨了句。 黄海看着他,突然笑了笑,道:“我都奇怪,你这个急性子到底是怎么在股市上立足的,他们进去要有事的话,你认为咱们两个上去有用吗?” 李亚愣愣的看着他,下意识的说道:“没用!” “知道没用不得了,安心的等着!” 黄海刚说完,突然又回过头来,张阳和龙成已经从楼上走了下来。 龙成的手里还提着个大箱子,他在那房子里找到了这个箱子,正好可以把曲美兰塞进去。 这个女人目前来说对他们还有用,只能先带着。 “成哥,张阳,怎么样了?” 李亚看到他们,马上凑过去问了一句,黄海没有冤枉他,他就是个急性子。 “回去再说!” 张阳微微一笑,龙成则拍了拍他的大箱子。 黄海和李亚马上明白了怎么回事,立刻往回走去。 上了车,李亚又开始询问起来,得知那女子已经被他们抓了,还咧嘴大笑,说吴志国不会有事了。 见李亚真心在高兴,张阳和龙成都没有说话。 他们并没有把这女人不能解毒的事说出来,说出来只会引来大家的担心,甚至有可能他们都要跟着去南疆。 南疆是什么地方,那里就算他们去都要小心,李亚他们跟过去只能是添乱。 与其出现这种结果,还不如不告诉他们这个结果。 商量了下,这个女人决定暂时关在龙成的那栋小别墅里面,也就是张阳第一次抓住龙风,询问龙风的地方。 女人被张阳封住了内劲,当初龙风的内劲他封不了太久,那是因为龙风和他的实力相差不大,现在张阳内劲大涨,对付一个内劲初级者,根本不废什么力气。 他封一次,至少能持续三天,这三天她就是一个普通的女子。 回到别墅,李亚先是拿了个摄像机,让张阳把这女子弄醒,问清楚了一切之后,才又让她昏迷过去。 等张阳给她扎了几针昏睡穴之后,众人这才离开。 她在这至少能睡到明天早晨,加上有龙成在这,根本不用担心他会溜走。 去南疆可不同于上次的打猎,要准备的东西确实很多,那里的毒瘴也是一种麻烦,交代龙成几句之后,张阳便直接让黄海送他回家,回去做一些必要的准备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