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零八章 我解不了 - 神医圣手

第四零八章 我解不了

张阳抬起头,仔细打量了下这房间。 不愧是长京数一数二的豪华小区,这个房子的客厅很大,整体更是差不多有两百个平方之大,这样的房子就算是现在价值也不低。 房间装修的也很好,全是高档家具,可惜有部分已经被龙成和那女子打斗的时候毁坏了。 打量了房子,张阳又发现旁边有包茶叶,还是很不错的好茶,茶叶旁边则是高档茶具。 他回头看了还在搏斗的两个人,直接走到一旁泡起了茶,这个那女子在自己面前绝对不可能逃得掉,她的实力是很不错,但心已经乱了。 心乱了的她,根本不可能是龙成的对手。 这会张阳也不急,正好让龙成练练手,顺便消耗下她的体力。 这茶叶不错,上好的龙井,一两好几千块,张阳平时并不怎么喜欢喝茶,但至少他会品茶。 泡好之后,张阳还给无影倒了一杯,小家伙乐呵呵的在那喝着,平时无影喜欢吃点小东西,喝点茶水,它就是贪吃的小家伙。 至于闪电,则是无毒不欢,除了水之外只吃毒蛇和张阳的药丸。 和龙成搏斗的同时,那女子一直在关注着张阳。 只是她越看越心惊,在这个时候还能毫无顾忌的去泡茶,不是顶尖高手,那就是无比自大的人。 张阳那么年轻,倒是有点像目空一切的那类人,可这样的人能骗到自己开门吗? 还有一点,她刚才都快逃掉了,是一颗很小的暗器击中的她,本来她还以为是龙成,现在想想却不像,龙成没有这样的实力,不可能用那么小的东西击中她。 张阳不知道他的想法,知道的话肯定会笑歪嘴。 那所谓的‘暗器’,不过是枚小硬币,还是他今天吃饭人家正好找出来的。 “咚咚咚!” 女子突然狠狠的踩着地板,边踩边退,不在和龙成硬抗。 声音很响,张阳眉头微微一皱,放下了茶杯往他们那边看去。 “你楼下没人,你想惊动别人的主意最好先放弃,否则我保证吃苦头的还是你,要比你下蛊的那个人要惨上百倍!” 张阳淡淡的说了一句,这女子踩地板的用意很清楚,不就是想惊动别人,看看有没有人能救了她。 张阳说出来,也有警告她的意思。 女子听了张阳的话,心里猛的一凉。 其实她刚才就已经再猜测着张阳他们来的目的,她在这里只做一件事,那就是下蛊毒死一个人,除此之外他一直都是深居简出。 这样还被人找上门来,很有可能就是因为这件事。 张阳的话则彻底的证实了她的猜测,这两个人果然是因为这件事而来。 “啊!” 心里一分神,她立刻被龙成抓到了机会,在她左肩上重重击打了一拳,她还被打飞了出去。 占到优势的龙成立刻乘胜追击,直接上前抓住这女子的肩膀,再地上狠狠的摔了一下。 女子躺在地上,痛苦的叫了两声,她和龙成的实力本来差不多,现在连连被打已经受了不轻的伤,这会的她根本不在是龙成的对手。 龙成又走了过去,在龙成的眼里她只是个敌人,对敌人就要毫不手软,乘胜追击。 “等一等!” 女子急忙叫了一声,她现在还躺在地上,嘴角也带着一丝血迹。 龙成下手确实不轻,这女孩已经受了不轻的内伤。 龙成已经扬起了手,站在了那里,张阳也回过头来,直接看向了她。 躺在地上的女子,看了眼龙成,又转过身子看着张阳,之后眼睛就没有离开过。 两个人,龙成显得高大魁梧,而且拥有内劲,怎么看都比张阳强的多,可她的心里总感觉张阳要比龙成厉害,是两人中真正能做主的人。 “不打了?那就到这边来!” 张阳微微一笑,轻声说了句,龙成这会也收回了手,警惕的看着这女子。 女子回头看了眼龙成,马上从地上爬起来,踉踉跄跄的走到沙发那。 她没敢坐下,就这样站在张阳的对面。 此时她的距离和张阳很近,如果张阳是个普通人,她只要出手偷袭,就一定能抓住这个人。 到时候她就可以用张阳当人质,离开这里。 这个想法只是出现,就被她硬生生的压了下去,她根本不相信张阳是个普通人,这会要是鲁莽的话,估计会更惨。 龙成这会已经走了过来,直接坐在了张阳的旁边。 他坐下后,依然盯着对面的女子,丝毫没有为张阳所担心,看到他的样子,这女子更加的确定,对面这个很年轻的小伙子,绝对不是什么普通人。 “坐吧!” 张阳轻声说了句,沙发对面有椅子,女子回过头看了眼,显得有些疑惑。 椅子在沙发对面的地方,那地方离沙发不远,但也有一点距离了。 目前他们两个都坐在沙发那,她要是趁拿椅子的时候逃跑,很有希望能跑出去,最少跑到阳台那没问题,撞烂上面的不算坚固的隔离窗,她就能逃掉。 不过她很快又压下去这个诱惑,老老实实的拿着椅子坐了过来。 刚才她跑过了一次没能成功,再跑成功的可能性也不大,看他们的样子,真把他们惹火了什么事都能做的出来。 “你叫什么名字,哪里人?”张阳直接问了一句。 “曲美兰,南疆人!”女子小声的说着。 龙成回过头看了张阳一眼,这女子果然是南疆人,估计吴志亮说是去彩南,其实秘密去了南疆,吴志国不知道这点罢了。 “为什么下蛊毒害我朋友!”张阳又问了句。 “吴老板找到了我师父,给了我师父很多钱,请他帮忙对一个人下蛊,我师父收了他的钱,就派我带着剐蛊虫来到这里,帮吴老板下蛊,等中蛊的人死了之后我便可以离开,我只知道这些!” 女子很老实,慢慢的说着。 那人钱财,替人消灾,她不过是一个执行者,眼下自己被人抓住了,只能怨叹时运不济。 她这会的心里,也很怨恨那位吴志亮。 在之前她曾经仔细询问过,被下蛊的人身边有没有什么能人,吴志亮肯定的告诉了她没有,这才让她放心。 说没有,现在却一下子冒出了两个,还这么厉害,这次她被吴志亮给害惨了。 若知道对方身边有这么厉害的人,她下蛊成功后便会早早的离开,根本不会在这等着中蛊的人死去。 “把我朋友的蛊毒解了,我可以饶了你!” 张阳看了她几眼之后,才轻声问了一句。 这女子不像是说谎,她应该真是被派来执行任务,只是倒霉的遇到了自己和龙成。 “我解不了!” 女子轻轻摇了下头,说出个让张阳和龙成都有些惊讶的答案。 “解不了?你不信不信我让你求生不得,求死不能,你也是内劲修炼者,我龙家九大酷刑不知道你听说过没有?” 龙成一下子站了起来,女子被他吓的往后退了几步。 “你,你是龙家的人?” 女子也算是同道中人,对国内几个著名的内劲世家还是有一定的了解,龙家就是这些内劲世家的佼佼者。 据说龙家的背后,还有更恐怖的轩辕世家。 “对,你现在帮我朋友解毒还来得及,我可以保证饶你性命!” 龙成马上点头,龙家还是比较出名的,他现在也只能希望借助龙家的名头,真正的吓住他。 对龙成来说,救吴志国才是最重要的事。 “你就算杀了我,我也解不了,这剐蛊虫是我师父亲自圈养,我只是负责来下蛊,根本不会解蛊之法!” 女子又摇起头来,说话的时候还带着点恐惧。 若是能解蛊,她肯定不会拒绝,她和吴志亮没任何的关系,可不愿意为吴志亮放弃自己的小命。 可实际情况下她根本不会,也就没办法答应他们的条件,想起龙家的传闻,她这会差点没哭出来。 “你师傅在哪?”张阳看着她,突然又问了一句。 如果这蛊虫不是她所养着的,那真的有可能不会解蛊之法,蛊虫并非只有亲自圈养的人才能去下,熟悉蛊虫,熟悉下蛊方法的人,也能代替。 这样的话,这女子不会解蛊也能解释得过去。 “我不能说,绝对不能说!” 女子的身子突然颤抖了起来,不住的摇着头。 龙家是给了她很大的压力,可她师傅对她的压力更大。 她师傅可是最为憎恨背叛者,她曾经亲眼见过一个想要离开师门的师姐,被师傅抓回来折磨了三个月,最后折磨成疯子都还没死。 她师傅惩罚人的方式,实在太可怕,不次于传说中的万蛊穿心。 “抬起头,看着我!” 张阳突然说了句,女子马上抬起头来,愣愣的看着张阳。 张阳的眼中出现了一股魅惑之力,女子的心神渐渐有些失守,不过很快她的眼睛又变的明亮起来,警惕的看着张阳。 “可惜了!” 张阳暗叹了一声,他的催眠之法对普通人有效,可对这些内劲修炼者来说效用就不大了,只能采取辅助措施。 张阳手上突然弹出一根毒针,这是黑铁蜘蛛皮壳磨成的毒针,可以让人产生幻觉,这个时候便可以使用他的催眠之法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