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零六章 这招不好学 - 神医圣手

第四零六章 这招不好学

龙成,黄海他们都没有说话。 这属于吴志国的家务事,他们是朋友但也是外人,插不上话。 “我们走吧,我那个堂弟现在应该就在家里,我要回去看看情况,至于他那个女人,我现在真不知道在哪,不过我能找人打听才出来!” 痛苦了一会,吴志国又打起了精神。 他的毒还没解,他这个堂弟的真面目还没被揭穿,他这个时候必须挺起精神,重新去战斗。 只有保住他自己,才能保住这一切,包括他的亲弟弟。 吴志国对自己这个亲弟弟非常的了解,他喜欢玩不假,偶尔也会追求几个小明星,或者花钱砸几个出来玩,但很少去赌,也很少有什么沉迷的事。 他现在突然深陷赌坛,而且还亏空了那么多,一定有别的原因。 这个时候,他自然而然的想起了堂弟吴志亮。 吴志亮负责家族南边的生意,其中就包括澳门,前不久听说他还跑了几趟澳门,这里面要说和他没关系,吴志国首先就不相信。 众人重新上车离开,吴志国家事他们都不会去过问,但吴志国个人的事他们都会帮忙。 帮他解毒,才是目前大伙最看中的事。 车子走着,吴志国身上的手机又响了起来,不得不说这时候的手机质量都很不错,吴志国摔的那么狠一点事都没有。 看到号码,吴志国稍稍有些惊讶,也有些激动。 他马上按通了接听键,手机刚放到耳边,里面就传来一阵哭腔。 “哥,救我,你一定要救我,有人说要把我交给警察局和法院,查我的贪污!” “胡闹,自家的生意有狗屁的贪污,志双,你马上给我说清楚,这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 电话是吴志国的亲弟弟吴志双打来的,即使他不打电话,吴志国也准备去个电话问问情况。 吴志国这句斥责,让电话那边的吴志双稍稍安了点心,慢慢的说了起来。 吴志双不像吴志国在家族内那么被重视,他也出国留过学,但玩心很大,一直都很贪玩。 他不是第一继承人,又不需要接掌家族生意,这样去玩也就没人在意,反正他也不会犯什么大错。 半年前,他在香港认识了一个小明星,一见钟情,疯狂的去追了起来。 他财大气粗,这小明星也追上了,马上就粘在了一起。 后来,这小明星开始频频带他去澳门,他并不喜欢赌,但耐不住这小明星的软求,便开始了赌博。 一开始还很小,慢慢的变大。 输了一部分钱之后,他本想离开,可那小明星不愿意,他就只能继续留下来赌,结果越赌越大,输的也就越多。 输多了,他就要动用公司的钱,想把之前输的钱赢回来。 赌桌上面,向来都是输多再输多,想赢回来根本不可能,最后他不仅没能赢回来,还欠下了巨额的债务。 这个时候,他已经完全陷进来,抽不出身了。 这次不知道怎么回事,公司一个高层突然到了澳门,现场抓到他在赌博,还知道了他欠下很多债务,输了很多钱的事。 这位高层把他的事汇报了上去,之后家里的人很重视,马上开始查他,一查查出了问题,不知不觉中,他挪用的公款已经有一亿多了。 他本来就管理财务,不是这点,他也不可能挪用这么多钱。 赌博输了一亿多,吴家就算再财大气粗,也受不了这样,现在能输一亿,以后就能输十亿甚至更多。 赌博,不管在哪种家庭里面,都是被禁止的。 事情出来之后,家族内部也是无比的震惊,马上要开会研究如何处置他,研究之前,还有人提议把他送司法机关去,这才引起了他的恐慌。 吴志双还说了,吴志亮也一直在帮他,其实吴志亮早就知道他挪用了公款的事,为此还骂过他一次,但最后帮他隐瞒了下来。 这次吴志亮还会在家族帮他求情,若不是听说有人要法办他,他也不会主动找吴志国求救。 挂了电话,吴志国一直闭目没有说话,偶尔去喝点水。 阴谋,这是一个蓄谋很久的阴谋,他弟弟在这个时候冒出这么大的丑闻来,整个家族都会被这件事所吸引,无暇关注其他。 在这期间,他突然暴毙的影响也会降低到最低。 他们两个都完了,吴志亮自然而然的成为新的接班人,而且还不会被任何人所怀疑,只能哀叹家族不幸,最近走了霉运。 这个时候吴志国才明白,这个一直不显山不露水的堂弟有多么的阴险。 不得不说,他的计谋很好,而且时机控制的也很准,若不是他遇到了张阳,查出了他的问题,很有可能最终被他得逞。 说不定他临死之前还会感谢这位堂弟,感谢他帮了吴志双,又为自己一直努力,最后还要拜托他接管好家族。 这种可能,真的存在。 不过现在他知道了这一切,吴志双的阴谋自然不可能再让他实现。 过了一会,吴志国又自己拿起手机,拨出个号码。 “七伯,我是志国,至双这次的事有些古怪,您能不能帮我一个忙,帮我查查至双身边那小明星的底细,详细的底细,特别是她跟咱们家什么人有没有过接触!” 吴志国说完之后,便挂了电话。 吴志亮没出现在至双的事情里面,所有的一切都是那个小明星,可直觉告诉吴志国,这个小明星一定和吴志亮有关系。 甚至可能就是吴志亮派过去,故意祸害至双的。 吴志国是家族嫡子嫡孙,未来的接班人,一直以来都接受最好的教育,同时他在家族内知道的东西也比普通人多。 他的权利也比一般的家族子弟高的多。 比如这个七伯,就是家族中一股暗中的力量,专门负责打探消息,不管是自己人还是敌人的,都属于他管。 这个七伯是吴志国父辈一代的人,还是吴志国爷爷的一个养子,只是他的身份很少有人知道,就是家族直系成员,也只有寥寥几人。 吴志国知道他的能力,所有才把这个任务交给他,如果他猜测的没错,那七伯肯定能帮他查出些问题来。 车子终于到了吴家附近,张阳他们都下了车。 “志国,你先回去,不要露出什么破绽来,你第一任务是打听到你那个堂弟和他女朋友的位置,最重要的是他那个女朋友,打听到之后,剩下的交给我们来做!” 张阳对吴志国说了句,只要找到人,他就有办法让对方吐出来解毒的办法。 这点自信张阳还是有的。 “志国,听张阳的,他不会害你,现在能救你的也只有张阳!” 龙成拍了下吴志国的肩膀,也交代了一句,吴志国点了下头,他明白龙成的意思。 答应了一声,吴志国便先回了家,其他几个人找个隐秘的地方先等着,这个时候他们不适合这么多人同时出现。 “张阳,你刚才用的,就是传说中的催眠术吧?” 等待的时候,黄海突然问了一句,他的眼睛还瞪的圆圆的。 之前张阳询问那老中医的过程他们可都看到了,张阳只问了一句,老中医便乖乖的说出了一切,让他们感觉非常的神奇。 龙成,李亚他们也都看向了张阳。 除了龙成知道张阳的底细外,黄海和李亚都不知道,这会他们显得无比的好奇。 “算是吧,你们也都知道,我是学医,学医接触的东西很多,催眠治疗也是一种!” 张阳轻轻一笑,小声解释了下。 黄海,李亚竟然都很赞同的点了下头。 他们都信了张阳的话,催眠术本就很神秘,像中医中很多东西一样的神秘,比如针灸,张阳的针灸就做到了很多他们都无法理解的事。 现在多了一个催眠,也能说得过去。 只有龙城的眼睛瞪的还很大,他最清楚催眠的艰难,这可不是普通说说就可以的。 “张阳,你真厉害,什么时候能不能教教我这一招!” 李亚很有兴趣的说了一句,而且衣服跃跃欲试的样子。 “可以,不过这招可不好学,自己先连续三天三夜不睡觉,还在深刻在冰水里呆着,保持着清醒,另外还要对着一件东西连续盯24小时,中间思想不能开小差,用以锻炼精神力,这些都是初级,练上三年之后,就能有所小成了!” 张阳微微一笑,慢慢的说着,李亚越听越惊讶,最后变为了恐惧。 三天三夜不睡觉,还要盯东西24小时,这比杀了他还要难受,另外这要坚持三年,这会李亚已经没有了学习的勇气。 “这么难,那当初你学的时候,一定受过很多的苦了!” 黄海也带着很浓的惊色,忍不住问了一句。 张阳若有所思,似乎在回忆着什么,慢慢的点了下头:“对,我小的时候,确实吃过很多的苦,你们想象不到的苦!” 内劲修炼绝对不是说说那么简单,张阳上辈子从小就开始修炼,根本没有别的儿童应有的童年,至于所吃的苦,丝毫不差于他说的这些。 回想起往事,张阳有些感伤,也有些缅怀,可惜这些往事他连个回忆的地方都没有,这辈子都不复存在了。 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