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零四章 避免打草惊蛇 - 神医圣手

第四零四章 避免打草惊蛇

什么毒医院竟然解不了,还要找下毒的人? 至少以他们的医学常识,并没有在现实中遇到过这样的事,这会大家对张阳的话都显得更为吃惊。 “张阳,你就直接告诉我们,老吴中了什么毒好不好?” 苏展涛又问了句,其他人也都看向了张阳。 苏展涛这么一问,他们也都对吴志国所中的毒有了好奇,很想从张阳那里知道,他到底中的是什么毒。 就连吴志国本人,这会也在看着张阳。 “他中的是南疆特有的蛊毒,说实话,这类毒我也是第一次见到!” “蛊毒?” 苏展涛惊讶的重复了一句,其他人也都呆呆的看着张阳。 蛊毒这个词,他们并不陌生,很多人都看过电视还有一些武侠小说,蛊毒在里面经常的出现。 无论是电视还是书籍,蛊毒都给人留下了共同的印象。 首先蛊毒是南疆的特产,还是属于某个少数民族的产物,其次蛊毒非常的神奇,是将蛊种入人体之中,借蛊来操控别人。 以至于蛊毒后来又衍生了很多的传说,一些痴情的女子,会从小用自身培养蛊,遇到心爱的男人就种入对方的体内,如果这个男人背叛了她,她就有办法直接教训这个男人,或者让他死亡。 传说毕竟是传说,电视上也都不是真的,给真正爱人下毒的不是没有,但绝对不可能让人中了毒,还能控制那么长的时间。 不过蛊毒确实存在,只是没有电视上说的那么夸张,严格来说,蛊毒是一种很少见的活物之毒,中毒的人没有特定的解毒方法,很难活命。 蛊毒非常的少见,每种毒的解毒方法又都不一样,所以很多中了蛊毒的人最终只能饮恨,这也让蛊毒变的更为神秘。 “张阳,你不是故意开玩笑吗,真有这种毒?” 吴志国看着张阳,忍不住问了一句,这事最关心的就是他,被张阳说中毒的人可就是他。 说完之后,他又去喝了几口水,他身上的汗还在冒着,不喝水不行。 张阳微微一笑,突然抓住了吴志国的胳膊。 蛊毒他是第一次见没错,可张家古籍中有过一些关于蛊毒的记载,张阳对那些书早就完全熟悉,吴志国的情况又完全符合里面的介绍,他才敢这么断定吴志国是中了蛊毒。 张阳一只手抓着吴志国的胳膊,另一只手则拿出了一根银针。 他握紧了吴志国的手腕,让血液暂时流通缓慢,露出了青青的血管。 张阳拿着针,不断的在吴志国的胳膊上小心的扎着,扎了几个地方之后,一根青色的血管突然凸起来了不少。 凸起来的部分还在那不断的变化着,很明显是里面有什么东西再动,没一会,吴志国的胳膊里面还发出刺耳的尖叫声。 看到这诡异,又可怕的一幕,所有的人都愣住了。 特别是吴志国,这事就发生在他的身上,若不是李亚扶了他一把,估计他都要瘫倒在地上了。 “真有,蛊毒!” 黄海使劲的吞了口唾沫,张阳把吴志国体内的蛊逼着现身之后,便松开了他的胳膊,他现在没有解毒的方法,也不能强行取出这只蛊虫。 强取的话,是能消灭蛊虫,但吴志国的小命也保不住了。 “张阳,这到底是怎么回事,救我,你一定要救我!” 看着恢复了的胳膊,吴志国显得更慌张了,他脑门上冒出的汗似乎更多了一些。 其他人也都看向了张阳,这会他们都相信了张阳的话,能不相信吗,那可怕的蛊虫他们可都已经看到了。 “你放心,能救的话我一定会救你,但你一定要配合,我们首先要找到给你下毒的人,这样你才有机会解救!” 张阳慢慢的说着,吴志国则不断的点着头。 看到胳膊上凸出来的地方,还有那可怕的声音,吴志国这会已经完全相信了张阳的话,张阳所说的一切他自然会去听。 “我问你,最近十天之内,你都接触过什么奇怪的人,特别是南疆的人,一定要留意!”张阳慢慢的问着。 电视上的蛊虫虽然有些夸张,但也有一些是事实。 首先蛊虫确实只存在于南疆,是那边的特产,但不是只有某少数民族才会使用,南疆有很多古老部落的人都会使用蛊虫来施放蛊毒。 不过蛊毒也有强弱之分,普通的蛊毒并不致命,有些不过是产生些幻觉,或者吃点苦头,这样都是弱小的蛊虫,在体内死了之后,毒性自然会消失。 也有一些强大的蛊虫,能在人的体内生存的时间长一些,这样的蛊虫就能致命了,像吴志国中的这种就是。 按照吴志国的表现,他中的应该是一种叫剐蛊虫的毒蛊。 这类蛊毒发作之后就是快速的瘦下来,以及不停的流汗,若是不采取措施的话,最多不过十五天人就要完蛋,而且死的时候奇瘦无比,像被剐干了皮肉。 十五天只是最多的时间,如果用补药来催生蛊虫的话,还会加快死亡的速度。 吴志国现在就是服用了补药,加速了蛊虫的破话力,张阳对他说七天,其实已经是计算出的最长时间了。 听了张阳的话,吴志国先是稳了稳心神,这才仔细的回忆了下。 只是近十天的记忆,回忆起来也很简单,大部分他都记得。 过了一会,他才慢慢的摇着头,轻声道:“这些天我没有见到过南疆的人,倒是我堂弟前不久去过彩南省,那里离南疆很近!” 说到这里,吴志国自己的脸色首先变了下。 他说的这个堂弟,也是家族内的重要成员。 只是他的身份地位不如吴志国这么重要,吴志国是第一继承人,他要排在第三位。 这些不是重点,最重要的是,吴志国想了起来,这几天一直最关心的疾病,介绍医生的人就是这位堂弟,他平时从没有这么积极过,之前吴志国还有些感动,以为是弟弟长大了,知道关心自己。 现在想想,他这么做很有可能是别有目的。 “去彩南省的人也要注意下,你堂弟只是去的话不可能会操控蛊毒,他身边有没有突然出现的陌生人!”张阳又问道。 “陌生人,有!” 吴志国脱口叫了一声,他那堂弟从彩南省回来带来了个漂亮的小姑娘,还说这是他新泡到的马子。 吴志国还曾经和他们一起吃过饭,小姑娘话不多,但眼神很犀利,当时给了他很深的印象,所以才记得。 堂弟带回来一个外地女孩,吴志国也没有多想,他们这些富家公子哥泡上几个美女十分正常,这样的事就是他也做过。 现在被张阳这么一提醒,他马上想到了其中的不对。 他这个堂弟一直很好强,平时就算有心马子也从来不会到他面前来炫耀,这次他主动给自己介绍新马子,并且请自己吃饭,已经是不正常。 “难道是他在害我,下毒的就是彩南来的那个女人?” 吴志国瞪着眼睛,很不敢相信的说着。 他现在是越想越相信这一点,他堂弟这段时间其实有着很多反常的举动,只是他没在意过罢了。 比如他的身子出现问题之后,最反对张阳那个药方的人就是他,而且说他身体变的不好就是张阳药方的责任…… 这种种的不正常,尽管吴志国很不愿意去相信,可也不得产生这样的怀疑。 生活在豪门之中,吴志国比谁都清楚这里面的竞争,要说堂弟为了继承家族,继承这些财富,把他偷偷干掉不是没有这种可能。 这种可能,还很大。 “如果你最近见到的只有她一个是彩南人的话,那她的嫌疑就是最大!” 张阳点了下头,有对象就好,蛊毒和其他蛊不一样,张阳就算有灵药也无法帮吴志国去解,只能去找下毒的人。 灵药,治疗其他疾病或者中毒效果奇好,但对盅毒却没有任何的作用。 蛊毒是生物之毒,也可叫做活毒,所有的危害都存在于吴志国体内的那只小蛊虫。 蛊虫虽小,可毕竟是生命,吴志国要是吃灵药的话,不仅解不了毒,还能让蛊虫吸收了他体内的灵药药力,进而加快蛊毒的发作。 简单来说,能治百病的灵药,对中了蛊毒的吴志国来说,那就是毒药了。 “我现在就回去,抓住他们好好的问一下!” 吴志国咬了咬牙,还真有可能是这个人,枉他第一次见面的时候还送了价值不低的见面礼,没想到人家竟然是来害自己的。 “别着急,这个人是很关键,但还要确定下是不是她,在这之前可以找另外一个人进行确定!” 张阳又摇了下头,其他几个人都惊讶的看了他一眼。 “就是那个给志国开药方的老中医,他开的方子是大补之方,这种方子很不常用,志国之前的症状并不适合使用这种方子,他却给开了出来,明显是有别的目的!” 张阳嘴角带出一丝的笑意,慢慢的解释了句。 这个所谓的老中医肯定有问题,找到他,就能知道是谁指使的他,如果真是吴志国的堂弟和那个女人,那下面就好办一些,把他们先控制住再说。 若不是,也能避免打草惊蛇,让真正下毒的人给跑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