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零二章 没有反感 - 神医圣手

第四零二章 没有反感

赵民临走时候的那句话,杀伤力最大。 领导知道了这件事,还做出了‘责无旁贷’这样的评价,这说明领导很生气,领导生气等于对他们不满意。 这会孙奇的心里,已经没有了之前的稳定。 也难怪,之前不管怎么说都是两位公子的事,虽说有了冲突,但两位公子毕竟没事,那个得罪他们的警察还被打成了重伤。 孙奇否认两位‘公子’是在胡闹,可实际上他的心里是真的这么在认为,只是嘴上不敢承认罢了。 现在则不然,省委一把手直接发话了,这事对他来说立刻上升到了一个很高的层次,这件事要是处理不好,毫不夸张的说,他的仕途也到头了。 他虽然也有后台,但这位大佬可是他直接上司的上司,想整治他,绝对是轻而易举的事。 浑浑噩噩的走回办公室,他把会议室还有人在等他的事都给忘记了。 他脑子里面,全是赵民最后所说的话。 “糊涂!” 站在自己办公桌前,孙奇突然眼睛瞪大了许多,还伸出手来拍了下脑袋,直接在那骂了自己一句。 赵民说的是很严重,可怎么处理这件事,却早已已经给他指明了路子。 常丰,就是常丰,他怎么把常丰这个人给忘了。 这次的事,第一个通知他的人就是常丰,这两位公子哥据说还是常丰的好朋友,常丰因为担心他们的安全,才直接通知了自己,汇报了他们的身份。 既然常丰和他们有关系,那常丰来处理这个案子的话,处理的结果几乎可想而知。 赵民所说的建议,其实也等于表明了他们的态度。 这次的事,不会就这么算了,当家长的没人愿意看到自己的孩子吃亏,周主任到这里来就是这个原因,赵民来也是。 只是两家采取的方法不一样而已。 明白了这一切,孙奇稍稍吐了口气,这才想起会议室还有人等着他。 快速返回会议室,没多久这个会便结束,牛前的案子,也被全权交给了常丰来处理,常丰本就是督查处的主任,管警察的人,这个案子的起因就是警察玩忽职守,滥用职权,交给他来处理任何人说不上来什么。 牛厅长很反对,可惜他的反对没有任何的作用,其他人都不会因为他去得罪两位大佬。 ******* “是,厅长我明白了,您放心,我一定会查清楚,不会让您失望!” 警察局附近不远的一个大酒店内,几个人正坐在一个豪华套房内休息,常丰则在远处接着电话。 杨玲带着妹妹杨蕊进了卧室,在里面小声的安慰劝解着她,女孩子遇到这样的事,可以说想死的心都会有,杨玲这会务必要看好自己的妹妹,好好的开导她。 “怎么回事?” 常丰刚一挂电话,黄海就问了一句。 警察厅所发生的那些,他们并不知道,他们几个还在商量着,苏展涛和张阳家人不方便的话,他们用什么办法来整死那个姓牛的。 “厅长刚才说,今天这个案子交给我负责,让我尽快查明一切真相,查案子有任何困难,厅里都会鼎力支持!” 常丰耸了耸肩膀,他也有些疑惑。 这个案子他能管没错,但牵扯的人那么多,明显不属于他能处理的范围。 厅长竟然把这样的案子交给他,还是全权交给他,厅里只给支持绝不插手和过问,实在太奇怪了。 “这不正好,苏公子手里有证据,告他个强奸未遂,再来个滥用职权,栽赃陷害,先判个十年二十年再说,回头我们再找人,在监狱里整死他!” 李亚狠狠的说着,不说杨玲还有苏公子和他的关系,这样的事换成任何人都会生气。 就算是陌生人出事,他也会上前帮忙,一个警察局的领导,故意陷害把人抓走,还想着要强暴,这样的人就是人渣,活在世上只能浪费粮食。 “李亚,别乱说!” 龙成瞪了眼李亚,他的脸上则带着点笑意,而且笑意越来越浓。 张阳先是皱了下眉头,随即也露出了笑容。 就是黄海这会也露出了恍然,只有李亚和苏展涛稍微有些迷糊。 “这一次不用在监狱里整他,他也死定了!” 龙成笑着说道,他们一开始都想着这案子肯定要大人物来亲自处理,没想过别的。 所以才会交给常丰的时候显得很迷糊。 但迷糊也就那么一瞬间,此时他们几个都想明白了,明白警察厅这么做的意义。 看来警察厅遭受了不小的压力,竟然把这个案子交给常丰来全权处理。 常丰和他们什么关系?这事交给了常丰,等于那个叫牛前的怎么揉捏,都是他们说了算。 栽赃陷害,滥用职权,强奸未遂,这三项罪名,常丰随便用点手段就先能给他坐实了,这里面有很多的人证,只要摆明厉害关系,不怕他们会抵赖,到时候都会来指证这个牛前。 这只是前奏,这样一个嚣张的人,若说没有其他作奸犯科的事,任何人都不会相信。 有案子在身就行,只要他落在了常丰的手里,到时候这些事都能让他给吐出来。 这样的话,他的生死命运不就捏在了他们的手里。 “不知道你们两家谁出的力,给了警察厅这么大的压力,这等于完全把案子交给咱们自己处理了!” 黄海笑呵呵的说着,说完还看了眼苏展涛和张阳。 他这么一说,李亚和苏展涛也明白了过来,他们都不笨,只是当局者迷而已。 “就是,警察厅这次真够大方的,副厅长都顶不住,你们两家必然有人出面了!” 李亚嘿嘿的笑着,之前常丰就告诉过他们,今天和苏展涛他们起冲突的家伙也不简单,有一定的背景,还是本系统的背景。 现在本系统的大人物都保不住他,可想而知警察厅遭受了多大的压力。 能让他们有这么大压力的,也只有这两位公子的家人了。 “别看我,和我没关系,展涛给他爸打了电话,上去就说他被人给绑了,有这样的结果也算正常!” 张阳摆了摆手,苏展涛打电话的事他之前并没说,在他看来,应该是苏展涛的父亲发了火,才让警察厅做出这样的妥协。 至于他自己,说起来只有反感,所以也就没去想。 “张阳,你这次还真没说对,厅长刚才告诉我,政府办的周主任是亲自到过厅里,可让常丰负责这个案子的主意,却是赵秘书提出来的,他也到了厅里!” 常丰轻轻笑了一声,几个人的猜测都没错,这次两个人的家人都出面了。 还是共同出面,连赵秘书都亲自来到了警察厅,也难怪厅里顶不住这样的压力。 谁都明白,这个案子交给了常丰,就等于交给了他们自己。 “赵秘书亲自去了?” 龙成,黄海他们也都稍稍愣了下,几个人都不是普通人,马上能想明白赵秘书亲自过去的意义。 更不用说,让常丰负责的主意还是赵秘书亲自提出来的。 连苏展涛,这会也在羡慕的看着张阳,心里还有些发酸。 同是儿子,他出了事之后立刻告诉了自己老爸,结果只去了一个政府办主任,这位主任是位老人,根本不算是他老爸的人。 张阳这边则不同,人家亲自出面,还出谋划策,就差没直接表明,我要给我的儿子出气,你看着办吧,办不好我就找你麻烦。 这样一对比,自然让苏展涛有点堵气,也有点难受。 这一次,出事的人可是他,张阳不过是帮他才牵连进来,最后的待遇却截然不同。 张阳这会也在发愣,他没想到那个从没见过面的‘怨恨父亲’,会这么来帮他。 在之前,他甚至压根没想过这个人会出面。 另外还有一点,常丰说起赵秘书名字的时候,张阳以为又会一阵难受,没想到最终很奇迹的没有什么反感,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有了对比,还是这种默默有人关心的感觉很好,这一次张阳很平静。 不反感,但也没任何的激动,更没有一丝的高兴和感激。 这种感觉很奇怪,放在别人的身上都不可思议,可放在张阳这,已经让他很是惊奇了,这具身体本能带来的那种排斥有多大,张阳最为清楚。 这已经是个很了不起的改变。 “展涛,张阳,既然案子交给了我,你们就等着我的好消息吧,今天那些涉案的人我先全部控制住,别走漏了风声让他们跑了。还有其他一些人也要控制我马上要走,你们先在这休息,对了,展涛,你的绳子,照片都给我,那是很好的证据!” 常丰站了起来,案子交给了他,话语权也落在了他们这边。 可这不代表对方会束手就擒,没有任何的反应,毕竟人家那边还有一位老资格的副厅长顶着呢。 真让人跑了,没证据也不好往死里去整,现在可是法治社会,常丰务必做的万无一失,让人说不出闲话来。 常丰离开之后,杨玲也从卧室里走了出来,她是过来打听下情况,杨蕊现在已经好多了,她只是遭受到了惊吓,好在张阳赶到的及时,没吃什么大亏。 妹妹没事之后,她又担心起了苏展涛,她可是听说了,苏展涛为给杨蕊出气,把那人的下身都给踢烂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