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零一章 我觉得常丰不错 - 神医圣手

第四零一章 我觉得常丰不错

牛厅长坐在那没说话,厅长也没继续说他。 警察厅厅长姓孙,名叫孙奇,孙奇看着他,还轻轻的摇了下头。 其他人看着他,也都有些同情。 牛厅长马上快要退的人,前两天他还在运作着,想退之前让他的侄子再进一步,调到别的分局做个一把手的局长,或者到实权担任个实缺。 他没有子女,家里也就这一个侄子,而且从小跟着他,显得就有些溺爱了。 周围的人都熟悉他的情况,对他有这样的反应也能理解。 不过也仅仅是理解而已,谁也帮不了他。 他侄子这次捅的篓子太大了,得罪一位公子不说,一次就得罪了两位。 这次当事人可是两位当家大佬的公子哥,他们的事,就算是厅长也不敢揽着,更不用说他一个副厅长了。 而且,听之前的汇报说,他这个侄子想在办公室强暴少女,若真是这样,他侄子这次就不是被人打烂下面的结果那么简单,有可能还会被事后算账。 至于苏展涛把牛厅长侄子打成重伤之事,这会所有的人都选择了忽略。 “咚咚!” 会议室的门被敲了下,随后便被打开,进来了一个神情有些慌张点的人。 “厅长,不好了!” “怎么回事,别急,有什么事慢慢说!” 孙奇皱了皱眉,进来的是厅办公室副主任,平时挺稳重的一个人,这会也不知道为什么是这种表情。 “省政府办公厅周主任亲自来了,他的脸色很难看,正等着您呢!” 这位副主任急忙点了下头,快速的说着,孙奇的眉头再次凝结在了一起。 他们最担心的事还是出现了,办公厅这会来人为了什么,傻子都能明白。 他们没去市局,而是直接来了这里,估计已经知道了那位牛前的身份,也知道了牛副厅长被牵连进来的事。 “我知道了,我马上过去!” 孙奇点了下头,那位还在会议室内的牛厅长眼神则有些复杂。 官大一级压死人,只是派来的人级别就比他高,这会他要说没一点压力那绝对是骗人。 看来人都是一样,不管什么事,牵扯到自己身边的人都不行,都会着急。 孙奇很快去接待这位周主任,他不在,其他人也不好继续讨论下去,只能先把这个案子暂时压在那,等他回来再说。 这件案子,其他人现在还真都不敢做主。 在这边暂停休会的时候,另外一间办公室内,赵民正恭敬的站在张克勤的身前。 张克勤坐在办公桌前,手上还拿着一只笔,不断的捏动着,这是他一个小习惯,这个习惯证明他现在心情不算差,至少能过的去。 “你说,那边派去的是周明?”过了一会,张克勤才抬起头,笑着问了句。 “是,我已经确定过了,周明这会应该到了警察厅!” 赵民立刻点了点头,今天那边分局发生的事也传到了他这里,听说张阳也被牵扯进去他没敢有任何的怠慢,立刻就做了详细调查,随即来汇报给了张克勤。 “邵强还是那么谨慎啊,看来他没打算把那边往死里逼!” 张克勤直接笑出声来,赵民则轻轻的点了下头。 他理解张克勤这话的意思,苏邵强对这次事情的处理确实显得有些谨慎。 自己儿子都被绑了,正常情况下亲自过问下也不为过,毕竟是自己的亲人,就算不亲自过问,也该派秘书过去。 让办公厅厅长过去,虽说也显示了他重视这事,可怎么都感觉有点官方的味道。 不过张克勤倒是能理解他,他们两个都是刚来不久,做事谨慎点没错,至少别人说不得任何的闲话。 张克勤抬起头,又轻轻的说道:“赵民,你也去趟警察厅吧,堂堂警察局政委,竟然在自己办公室做出这样的兽行来,警察厅责无旁贷!” “是,老板,我马上就过去!” 赵民心中微微一凛,立刻转身离开,让人准备车,他要以最快的速度赶到警察厅。 人与人就是不一样,同样是儿子被牵连,两位大佬的反应也各自不同。 苏邵强显的很谨慎,只派了一位厅长,目的同样能达到,但也能让人看出他性格中以稳为主的个性。 张克勤则不一样,直接把贴身秘书派了过去,或许赵民的级别还比不过那位周主任,但他所代表的身份不同,他过去,等于是张克勤在直接过问此事。 一边代表的是官方,一边则是私人,意义自然不同。 警察厅内,周主任慢慢的听完了孙奇的汇报,这才说了几句官面的话,告辞离开。 他们两人也算是旧识,只是这次的事牵扯到了顶头上司的公子,他也不敢给孙奇多说什么,不过他暗示了,上司对这次的事很是愤怒。 这句暗示也就够了,该怎么做孙奇心里有数。 亲自把周主任送出门,孙奇自己叹了口气,准备返回去继续开会,这次的事说大不大,说小也不小,但因为当事人身份不同,只能由他亲自来处理。 “孙厅长!” 孙奇刚走两步,就有人叫了他一声,他转过头来,愕然的发现旁边一辆轿车上的窗户摇了下来,赵民正在对着他笑。 “赵秘书,您怎么来了!” 孙奇这句话其实问的等于是废话,赵民为什么来他很清楚。 只是这个时候他必须说句话来掩饰下心中的震惊,自然而然的也就问出了这句话。 “我没事,正好路过这里,刚好听说了一件事,所以想到您这来问问,很巧,正好又看到了您!” 车子停了下来,赵民笑呵呵的从车上走了下来,他显得很随意。 他这么说,等于先表明了是私人身份前来,和周主任以官方身份前来自然又有着不同。 私人身份,那就是私人的事,和公家无关,可这年头,这个时代,很多时候私人的事都要比公家的事更为重要。 这是一个怪现象,但确实存在着。 赵民这么一说,孙奇更不敢怠慢了,马上带着赵民去了自己的办公室。 会议室那边,正等待的人这会也都听说了,政府办公厅的周主任刚走,赵大秘后脚就来了,这两人为什么来,用脚丫子都能想明白。 一些人,更加同情的看了眼牛厅长。 这两位,有一位出面就已经够麻烦的了,还一次出现了两位。 特别是后面出现的这位,秘书亲自出面,那等于那位大佬正盯着这件事,他们更不敢有任何的怠慢。 牛厅长的那位侄子,这次估计谁也保不住了。 “孙厅长,我听说警察系统内,有领导层次的人竟然公然栽赃陷害,还把受害人拉到办公室内想要行凶,我有些不信,所以特意来问问!” 赵民坐下后,直接开门见山的说了一句。 他已经理会了领导的意思,这会自然知道应该怎么去做。 “是有这样的事,不过事情到底怎么回事还没有完全查清楚,不过赵秘书您放心,我相信结果很快就会出来,一有结果我马上汇报给您!” 孙奇慢慢的说着,赵民的每一句话他都听的很仔细,还要揣测着其中的意思。 他很清楚,赵民是代表谁而来。 虽是私人的拜会,可这会孙奇比面对周主任的压力更的。 赵民猛的一愣,脱口叫道:“真有这样的事,这也实在太骇人听闻了,这样的无法无天,他们还是人民警察吗,简直比土匪还要禽兽!” 赵民在那叫着,表现的有些夸张,孙奇的心里则更苦了。 赵民说的越重,证明这事那位关注的就越紧,孙奇现在的就像扛着千金巨鼎一样的难受。 “太可怕了,孙厅长,这件事您打算怎么交给谁来调查?” 赵民表达了愤怒之后,话锋突然一转,又询问其孙奇警察厅内部的事来了。 孙奇被他问的有些莫名其妙,但嘴上并没敢停,马上说道:“赵秘书,我正好也在想着这件事,您已经听说了这件事,您觉得该怎么调查最合适?” 孙奇心里在忐忑着,赵民这么问到底是什么意思,这毕竟是警察厅内部的事。 难不成那位对他们警察厅不信任,想要直接插手?这样的话有些不合规矩,不过人家是领导,真这样他们也无可奈何。 还有一点,真是这样的话,他这个厅长估计也干到头了。 “这是你们的工作,怎么能问我呢?” 赵民轻笑了一声,他抬头看着孙奇,又接着说道:“不过既然您问了,我这个外行就说说自己的想法,我听说警察厅督察处常丰很不错,年轻又有能力,还是孙厅长您的心腹爱将,我觉得他就很不错,一定能调查清楚这件事!” “当然了,这只是我个人看法,该怎么安排工作,还是孙厅长您的职责,不过警察的队伍真的该好好的整顿下了,有这样害群之马出现,只会影响到整个警察系统的形象,领导也听说了这件事,还说,真有这样的事发生,警察厅责无旁贷!” 赵民说着便站了起来,该说的话他都已经说到了,没必要继续留在这里。 见他起身,孙奇就明白,赵民这是要走,马上也站起来相送。 客气的把赵民送走,他才转身返回,不知不觉中,他的脑门上还冒出了一片冷汗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