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零零章 爸,我被人绑了 - 神医圣手

第四零零章 爸,我被人绑了

除了照片之外,苏展涛又找了其他几个证据,包括捆绑他的绳子。 做好这些之后,他才来到张阳的身边,只是他刚到,就被张阳拉进了小隔间。 “张阳,怎么了?” 进了小隔间,张阳马上把门暂时关上,苏展涛则急急的问了一句。 “现在出不去,等下再说!” 张阳摇了下头,又低头看了看昏迷在地的那警察。 这警察应该就是杨玲说的那位政委,不是他估计也惊动不了这么多的人,外面这会聚集的警察越来越多,有武器的也有很多。 苏展涛站在门旁,仔细的听了会。 他听外面动静的时候,张阳也来到那昏迷警察的身边,拿出银针给他扎了几针。 苏展涛那一脚确实够狠,如果不及时抢救这家伙会有生命危险,教训他一顿可以,可真让他死了,到时候苏展涛也会有麻烦。 杀人和教训人绝对是两个概念。 好在有张阳在,这家伙就想死也死不掉,国内又要成功多出一个太监来。 “张阳,带手机了吗?” 只听了一会,他就明白了张阳为什么不让他们出去。 外面已经有人喊话让他们投降,还不让他们伤害牛政委,那个牛政委就是地上昏迷的家伙。 外面喊话的人说话很有感染力,像是个谈判专家,可惜这会苏展涛根本没有听他在说话,而是接过张阳的手机便打出去了个电话。 “爸,我这边出了点事,我今天被人给绑了!” 电话刚接通,张阳就愕然的回过了头,他怎么也没想到,苏展涛这次的电话竟然是打给他的父亲。 打给自己的父亲,第一句话就是我被人绑了,不管这位父亲是什么身份,估计这会都高兴不起来。 护犊,那可是所有生物的天性,孩子再大,也总是父母的孩子。 这个电话打了足足有五六分钟,苏展涛才挂了电话。 他把事情简单说了遍,并且直接说明有人想要强暴杨玲的妹妹。 苏家目前已经认可杨玲这个人,他们还没结婚,但至少是男女朋友,也是他们未来的亲家。 亲家的人在自己的地盘上差点吃了大亏,估计这会苏邵强的心里也好不到哪去。 “小蕊,你放心,这些人不管是谁,这次我都让他们付出惨痛的代价!” 把手机还给张阳,苏展涛才走到杨蕊的面前轻声安慰了句。 他说这话的时候还带着点杀气,这会张阳倒是有些明白他为什么直接把这件事告诉他的父亲。 身为一个男人,保护不住自己的女人那是很窝屈的事。 杨蕊不是他的女人,但却是他女人的亲妹妹,这更让他难以接受,这件事也触犯了他的逆鳞,伤及了他的底线,他是打算彻底的闹大这件事。 “胡乃,这么多同人带着枪干什么,你们领导呢?” 分局外面,常丰,龙风还有黄海他们总算赶来了。 他们进来之后,立刻发现了里面的不对,等到这边看到那么多人带着武器之后,常丰的脸色立刻变了。 他现在可是知道,苏展涛和张阳都在这,而这两位的身份,他也都已经知道。 他们两个在这里要是出了点什么事,那整个长京就要发生特大地震了,后果他想都不敢想。 这会他也顾及不了那么多,马上在那叫了起来。 “常主任!” 警察里面走出一个人,看起来有些威武,见到常丰惊讶的叫了一声。 “柳局长,马上让你的人撤了,马上!” 见到眼前这个人,常丰轻轻松了一小口气,眼前这个人他认识,他们还在一起参加过培训,是一位分局局长。 他只记得柳局长在分局工作,具体哪个分局却没记清,全省那么多的分局,上次培训又那么多人,他能记住人名就已经很不错了。 “不能撤啊,牛政委还在里面,听说他被歹徒挟持和被打成了重伤!” 柳局长马上摇了下头,显得很是为难。 “不管什么牛政委,马上把人给撤掉,特别是这些带着武器的人!” 常丰的语气更为严厉,这么多人拿着枪指着里面,就等于让张阳和苏展涛他们处于危险之境,一想到两人要是出了什么事带来的后果,常丰就有些发晕。 这会他也管不着里面什么政委了。 “常主任,牛政委是牛厅长的亲侄子!” 柳局长直直的看着常丰,突然叹了口气,轻声说了一句。 常丰这会也愣了下。 柳局长的意思他很明白,被挟持的牛政委来头也不小,是牛厅长的侄子,牛厅长是警察厅常务副厅长,可是厅里的实权人物。 这样的人,就是常丰也得罪不起。 “我知道了,我马上联系厅长,你的人可以不撤,但马上把武器收起来,我警告你,里面那两位谁掉了一根汗毛,你都担不起这个责任!” 常丰看着这位柳局长,慢慢的说着。 这样说话不符合他的性格,可为了张阳和苏展涛的安全他只能这样了,不恐吓他两句,他还不知道事情的重要性。 说完,常丰就给厅长打了个电话。 厅长就是对常丰很欣赏的那个人,这位厅长前面可没有副字,是警察厅真正的一把手。 对厅长他没敢隐瞒,直接挑明了里面两人的身份,还把事情的原因简单说了一遍。 他打电话的时候,那位柳局长终于下令,所有的人心收起武器。 常丰的恐吓起到了一定的作用,常丰不管怎么说也是厅里的人,能让他这么着急的绝对不是什么简单人物,牛厅长他得罪不起,可不代表其他人就能得罪得了。 他现在只能自认倒霉碰到了这样的事,尽量的会减少自己的责任。 龙成,黄海都静静的看着这一切。 他们都没有说话,杨玲则显得很着急,几次都想冲进去,被一旁的黄海给拉住了。 常丰是警察厅的人,他出面都没用,这几个人出面更不会有用,除非他们去联系自己的后台,只是那样速度太慢,还不如等常丰来处理。 常丰的一个电话,把警察厅彻底搞乱了。 柳局长很快接都电话,还是厅长直接打来的电话,所有人撤掉,放里面的人离开,柳局长说了牛政委可能受伤都没用。 警察聚集的快,消失的也快,常丰他们终于都进了办公室。 见到张阳和苏展涛都没事之后,常丰那颗一直提的心才算落了下来。 而杨玲这会已经着急的走到自己妹妹面前,她第一眼就发现了自己妹妹的不正常。 杨玲焦急的问着,杨蕊则在那哭,没一会,两姐妹都在那痛哭。 “你们进来了,外面的人是不是已经撤了?”张阳看着常丰,微笑这问了句。 其实外面的人撤走他都听到了,只是故意这么一问。 “是,咱们也赶紧走吧,你们在哪闹都没事,偏偏在警察局闹,还打伤了人,本来有理咱们都可能变成没理!” 常丰点着头说道,说完又看了眼地上躺着的那男子。 “常哥你放心,有理的事咱们会一直有理,我不管他是谁,这个人死定了!” 苏展涛恶狠狠的说着,他已经留了证据,也不怕去打官司,更何况这件事他本来就真的占理。 一个随意栽赃陷害,敢在办公室对女孩施暴的人,苏展涛不相信他平时没有为非作歹的事,这一次,他要好好整治这个人,往死里去整。 “我知道,咱们先出去再说!” 常丰又说了句,苏展涛这次跟着他一起向外走去,走之前没忘又回来踹那家伙两脚。 几个人出去,没有警察拦着他们,这些警察全都收到了局长的命令。 对这个命令他们很奇怪,但必须去执行。 他们离开后,警察局的人马上发现了昏迷的那位牛政委,并且把他送到了医院,而警察厅里面,这会也已经闹翻了天。 厅里所有的领导,都聚集在一起,在那商议讨论着。 常丰汇报给他们的消息,无疑于一个重磅炸弹,炸的这些人都现在都没有反应过来。 “厅长,医院那边传来消息,牛前下身受创非常严重,需要做手术,而且是要摘除!” 正讨论着,一个人接了电话,马上做出了汇报。 牛前就是被苏展涛踩昏的那个人,他哪里受创大家之前都知道,听他这么一说,全都明白了怎么回事。 “胡闹,简直就是胡闹!” 一个人突然愤怒的叫了声,其他人的眼睛都落在了他的身上。 他就是牛副厅长,听到自己的侄子被人整的要手术摘去下面的东西,他马上忍不住叫了一句。 “牛厅,这次牛前得罪的可是位公子!”有人马上给他提了个醒,让他明白这次所惹之人的身份。 “公子怎么了,公子就能随便胡闹了?”牛厅长立刻瞪了一眼,很不满的叫着。 “一位公子,你还能说他是胡闹,可两位公子,你还能说他们是胡闹吗?” 厅长有些不满的看了他一眼,轻声反问了句,这位牛厅也稍稍愣了下,马上又想起了之前常丰的汇报。 这次在警察分局的可不止一位公子,两位公子哥在一起,那影响就不是一加一那么简单,说他们两个在一起胡闹,等于直接让那两位大佬一起难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