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九三章 和张阳长的像的人 - 神医圣手

第三九三章 和张阳长的像的人

赵民离开之后,坐在沙发上的那男子才慢慢的闭上了眼睛。 这男子就是张克勤,张阳的父亲,今年五十二岁,因为保养得当看起来只有四十多岁的样子,不过他这个年纪也不大,年轻高位,未来很有发展前景。 过了一会,张克勤才慢慢的抬起头,走到一旁的书房,从里面拿出一个古老的档案袋。 档案袋里面有几张发黄的老照片,还有一张按着手印的纸张。 如果张阳在这的话,一眼就能认出这几张老照片来。 这些,都是以前他们一家人的照片,有张阳小时候的样子,也有一家三口的合影。 张克勤拿起了一张三人的合影,仔细的看着上面笑的很灿烂的女人。 没一会,他的眼睛就有些湿润。 “诗华,儿子长大了,真的长大了,我不知道他什么时候学了那么厉害的医术,不过他现在很好,很厉害,全国有名,比当初的我们都有出息!” 张克勤慢慢的说着,说话的时候他还在笑,笑的很开心。 “诗华,你放心,你让我保守的秘密,我会一直保守下去,直到永远!” 抚摸着照片,张克勤又笑了起来,很久之后,他才把这些照片重新收起来,刚进书房的保险箱,最后才返回卧室休息。 看着领导卧室的灯熄灭,一直没有休息,留意着这边的赵民轻轻叹了口气。 他这才发动车子离开,张阳他们父子之间的矛盾,就算他这个贴身秘书也无法参和,这只能让他们父子自己来解决。 六瓶酒,最后全都喝完,一点没剩。 就连医嘱不能喝酒的王辰,最后也没忍住和大家喝了起来,反正有张阳这位神医在他也不害怕,见他非要喝,张阳无可奈何,最后只能点头答应了下来。 王辰服用过灵药,喝酒对伤情是有影响,但影响不大,不经常喝都行。 喝到最后,龙成也撑不住了,他和黄海都倒了下来,迷迷糊糊的被人架上的车。 所有的人,真正清醒的也只有张阳一个人。 去买单的时候,张阳才知道那张纯金贵宾卡的厉害。 这样的卡在这里任何消费都是两折,折后还有礼物相送,最后真正算起来,几乎快相当于免费了。 其实这样的卡,本身就是针对那些免费的顾客,只是一点钱不收很不合适,这老板才想出这么个办法来。 根据营业员所说,这样的春金卡也是这里级别最高的至尊卡,一共只发出了十二张,也就是说最顶级的顾客最多只有十二名。 这样的卡,连龙成都没有,赵民能有一张,让张阳确实有些意外。 把所有的人都送到酒店,张阳和米雪才回去,他们的家虽然很小,但却很温馨。 回去之后,米雪便给张阳熬了醒酒汤,这些醒酒汤对张阳根本没用,只是他不好意思佛了米雪的好意,所有的汤都喝光了。 第二天一大早,龙成就打来电话,询问昨天的事。 他这会还有些难受,不过他比别的人好多了,怎么说他的底子要厚一些。 他们几个都没有回去,全都住进了酒店。 黄海据说吐了一晚上,吴志国半夜不知道为什么离开了房间,在走廊里睡了半个小时,被服务员发现才送回的房间。 常丰醒来发现是躺在地上,李亚比他还惨,去卫生间吐酒就没能回来,至于可怜的王辰,因为不能动,渴了一晚上,做梦把整个西湖的水都给喝光了。 最幸运的,则属于苏展涛,他有杨玲陪着,杨玲照顾了他一晚上,比别人的待遇要强上许多。 “难受啊!” 一直到十点,黄海才在龙成之后第一个起来,他是喝的最后不知道怎么来到的酒店。 他起来之后,常丰和李亚他们也都起来了,几个人一起聚集在了酒店的餐厅里面。 几个人还都有些迷糊,六瓶酒,实际上接近九斤的量,再加上他们吃饭的时候已经喝过不少白酒,这么一参,就算酒量不错的他们也受不了。 “这是哪,我们怎么在这?” 苏展涛也被杨玲扶着走了下来,他也是迷迷糊糊的,昨天他同样是喝的什么都不知道了。 “你们几个全都多了,最后是张阳我们一起送你们来的这里!” 杨玲没好气的说了一声,她几乎一夜没睡,一直都在照顾这个喝醉酒的家伙。 没一会,吴志国也扶着王辰下来了,所有的人都有一个共同特点,全都没精神。 醉酒之后很难受,就算是好酒,喝多了同样也不舒服,不至于头疼,但胃里一直在翻腾倒是真的。 已经是大中午,几个人也都没胃口,最后索性要了些汤喝一喝。 这会让他们吃东西肯定吃不下,一点不吃却更难受,只能喝点汤来暖暖胃。 “苏公子,昨天到底怎么回事,张阳是受什么刺激了?” 喝着汤,李亚又抬头问了一句,张阳可是他的股东之一,他应该关心一下。 “我也不清楚,我只知道他和他爸关系不好!” 苏展涛晃了晃脑袋,轻声的说着,他刚说完,就发现其他几个人都在看着他。 就连杨玲,也在好奇的看着他。 “从没听张阳说起过他家里的事,苏公子,你要知道就别瞒着我们了!” 黄海轻声问了句,昨天赵民出现之后,他们其实对张阳一直都很好奇。 结果没问出张阳来,却发现苏展涛是个大鱼。 苏展涛有这个背景存在,在长京本地公子哥里面,绝对是数一数二的存在。 “你们不要问我好不好,我都说了,他和家人关系不好,问出来又有什么用!” 苏展涛无奈的摆着头,刚说完,他又想起了昨天没醉的时候,张阳对他所说的话。 这让他的脸上又露出了点犹豫。 说实话,张阳的身份眼前这几个人迟早都会知道,只要他们有心去查,必然能查出来。 既然如此,不如直接告诉他们,至少也能把张阳交代的话说清楚,避免一些误会出现。 想到这里,他不在犹豫,直接敲了下桌子,又抬起了头,看了众人一眼。 “好吧,我可以说,不过你们一定要保密,还有,张阳对我说过一句话,他是他,他的父亲是他的父亲,他们之间没什么关系,你们只要知道就行了!” 苏展涛慢慢的说着,本来都已经失望的众人,见苏展涛口风突然松了,马上都急急的看着他。 “拜托,苏公子你就赶紧说吧,别卖关子了好不好!” 李亚双手合十,看着苏展涛一副很无奈的样子。 看了李亚一眼,苏展涛才慢慢说道:“张阳的事,我知道的其实也很晚,那还是我爸,和张阳他爸要调来的时候才知道,我问过他一次,他显得很不高兴!” “你是说,张阳他爸也在长京?” 黄海立刻插了一句,他听明白苏展涛话里的关键了。 张阳在长京上学,可他并不是长京本地人,这点大伙都知道,所以见到赵秘书对他那个态度之后,大家才这么好奇。 听苏展涛这么一说,张阳的父亲现在应该也在长京。 “对!”苏展涛肯定的点了下头。 “他爸和你爸一起调来,级别也应该不低啊,姓张的,到底是谁啊?” 常丰在那敲了翘桌子,皱着眉头苦苦的思索着,他想的都是政府那一块的人。 别说是他了,其他人这会也都是这么在想,还以为张阳的父亲和苏展涛的父亲关系很不错,一起来到了长京。 只是他们怎么想,也没想出对口合适的人。 能和苏展涛父亲关系好,那级别肯定不低,政府那一块高级别,姓张的人还真没有。 “都别猜了,你们想想电视上,谁和张阳长的像!” 看着他们都苦思的样子,苏展涛只觉得好笑,忍不住说了一句。 “电视上?这么说,张阳他爸爸应该经常上电视了,那是谁啊!” 黄海显得更迷糊了,仔细的思索着,每个政府副职,甚至宣传部,组织部,政法委这些高级部门,以及下面的一些厅局,他们都想了下,还是没找到这个合适的人。 只有杨玲,脸色猛的一变,惊讶的张开了嘴巴。 她最清醒,一开始也没陷入死胡同,她直接就想到了能和苏展涛父亲相对比的人。 这样的人很少很少,姓张的更好,长京正好有一位,加上苏展涛最后一句话,她马上想了起来,这位经常上电视的大人物,还真的和张阳有些像。 “小玲,你是不是猜出来了,到底是谁?” 龙成注意到了杨玲的样子,急忙追问了一句。 杨玲先是看了眼苏展涛,这才慢慢的说道:“我不知道说的对不对,展涛说和张阳长的像的人,我只想到了张克勤书记!” 张克勤书记? 简单的五个字,让每个人都愣了下。 杨玲这么一说,他们立刻发现,张克勤和张阳确实很像,如果张克勤年轻点,他们就是一个模子出来的人。 这一点,他们以前怎么就没注意过? 再一想起张克勤的身份来,几个人全都张大了嘴巴。 这会他们总算明白之前为什么没猜出来,因为他们压根就往这人身上去想,总想着会是苏展涛父亲的好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