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九二章 郁闷的心情 - 神医圣手

第三九二章 郁闷的心情

两个人走过来,赵民似乎带着点轻松,张阳则显得有些不高兴。 他们一回来,本来都小声议论着的众人这会都不在说话了,很多人还都看向他们两个。 米雪有些担心的看着张阳,她感觉到了张阳的不对,可以说一见到这个赵秘书张阳整个人就发生了变化,这种变化米雪以前从没有在张阳的身上见过。 赵民走过来的时候,也看到了米雪,他还对米雪友好的笑了笑。 和等着他的人聚集之后,他们便离开了,离开之前也没再和张阳说话。 他们的车也都在停车场,都是好车,不过比不过张阳他们这些人的车,张阳他们这些都是喜欢玩车的公子哥,也算是长京本地玩车最有名的一批人。 “不好意思,让大家久等了!” 张阳微微一笑,赵民离开之后,他的心情就渐渐恢复了一些,米雪则一脸担心的挽着他的胳膊。 “没事,我们刚才正和苏公子聊天!” 吴志国摇了摇头,他说话的时候,几个人都忍不住又看了眼苏展涛。 苏展涛竟然那位的儿子,这个结果确实让他们有些吃惊,本来他们对张阳的身份好奇,没想到从苏展涛这问出个意外的结果出来。 “走,一起进去玩会!” 张阳笑了笑,直接带着米雪朝夜总会里面走去。 张阳的性子原本很不错,只是见到赵民,说了那些话,让他的心情一下子跌落了下来,他这会也想好好的发泄一下。 “苏大公子,走,今晚一定和你多喝几杯,你竟然瞒了我们这么久!” 吴志国拉着苏展涛,嘿嘿的笑了一声,其他几个人也都不怀好意的往苏展涛身上看了看。 苏展涛脸上全是无奈,向一旁的杨玲投了个求助的眼神。 他的酒量是不错,可架不住这多的狼,看他们的样子,今天是不打算饶了自己了。 他觉得这会自己比窦娥都冤,他纯粹是帮着张阳保守秘密,没想到把火烧到了自己的身上来。 苏展涛的身份,一开始确实镇住了他们这些人,他们以前猜测过苏展涛有一定的背景,只是没想到会这么厉害。 不过这些也不是没见过世面的人,除了一开始的震惊之外,这会也都恢复了正常。 他们各家的亲属之中,高级别的就不在少数。 像吴志国的堂叔就是位副书记,还是省级的,李亚这位金融天才,也有个副部级的姨夫,其他人也都差不到哪去。 上次小呆被欺负,王辰在医院里给张阳帮忙,直接找了他舅舅,他的舅舅就是省工商局的局长。 至于龙成那更不用说了,他背后的龙家全国都赫赫有名。 这些之中,除了常丰是继承遗产之外,基本上都有一定的身份背景,不过常丰自身的发展前景很好,虽说背景差一点,但有人看好他,自身又有能力,未来说不定能闯出自己的一番天地。 亲戚连亲戚,关系上还有关系,这也是这个时代的特色,成功的商人,特别是具有规模的家族商人,没有关系背景根本不可能,这也造就了他们这批有钱,又有关系的公子哥们。 夜总会这边,给龙成他们安排了一个豪华的大包厢,里面的空间很大。 酒水早就准备好了,摆放的是上万一瓶的路易十三,酒就给他们摆了四瓶。 张阳明显心情不太好,直接就打开了两瓶,也不加任何的东西,每个人面前都倒了一杯。 “哥几个,今天不好意思,吃饭也没让大家尽兴,这里我先罚一杯!” 张阳举起杯子,一口就喝了下去,这一杯至少三两多,路易十三没有白酒的度数高,但也差不了多少,这样大口的喝,和白酒几乎没什么区别。 正打算抓住苏展涛灌上一通的几个人,全都回过头看了看张阳,面面相觑。 喝完这一杯,张阳又给自己倒上了一杯,再次举起了杯。 “刚才那杯是我自罚,这一杯大家共同,我先干为敬!” 说完,张阳再次一口喝了下去,不知道怎么回事,他这会心情却是很烦闷,想找点什么来发泄一下。 打架砸东西肯定不行,他这会能发泄的也只有喝酒了。 不过张阳喝酒想喝醉也不容易,内劲增强之后,也让他的酒量增加了不少,如果他愿意的话,边喝酒边用内劲化解酒力,他一个人能把现场所有的人都喝倒。 “张阳,别这样喝了!” 米雪的手上忍不住用了点力,担心的抓着张阳的胳膊。 现在的她不在是以前只知道上学的学生,经营饭店这么久,至少对这些酒类她都了解了很多,知道这些洋酒的后劲很大,不能这样去喝。 “张阳都喝了两杯了,咱们一杯不喝也不合适,来,大伙干杯!” 苏展涛拿起了酒杯,直接叫了一声,看了眼杯中快满的酒,轻轻皱了皱眉,不过还是把这杯酒给喝了下去。 喝完之后,他马上来到了张阳的身边,拉起张阳就往旁边走去。 米雪本想跟着,结果被苏展涛用眼神给制止了。 “你今天有些不对,因为赵秘书?” 拉着张阳到了无人的角落,苏展涛才轻声问了一句,这里面对张阳最了解的,也就是他了。 他很清楚,张阳和他的父亲有很深的矛盾。 “我不清楚,我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这样!” 张阳无奈摇了下头,一说话还带着浓浓的酒气。 他这倒不是故意骗人,负面情绪都是身体本能带来的,张阳并不想这样,对此也很郁闷。 这就好像,一个人突然间不知道怎么回事变的很心慌,很烦躁,想喝酒或者想发泄,偏偏又没有任何的理由。 任何人遇到这种情况,估计都会很郁闷。 “没有什么事是看不开的,这几个家伙刚才都打听你的底细,我给挡过去了!” 苏展涛笑着把刚才的事说了一遍,这事他是当做笑话讲给张阳来听。 说着,说着他自己先笑了起来。 他们两个的父亲可以说是搭档,也可以说是最不对路的搭档,国情如此,谁也没有办法。 偏偏他们两个是好朋友,两个人还都没和自己的父亲生活在一起。 “他们想知道的话,告诉他们也没什么!” 张阳轻轻笑了声,苏展涛的眼睛立刻瞪大了,他是张阳瞒着这一切,才让他们几个联合来对付自己,并且曝光了自己的背景。 他要知道张阳是这么想,刚才就不替他保密了。 “不过我是我,他是他,我和他没有任何的关系!” 张阳又补充了一句,这句话不说出来,他好像很不舒服似的。 说出来之后,张阳的心里算是好受了一些。 这种种的负面情绪,让张阳很是无奈,同时他有些好奇,到底是什么样的怨恨,竟然能留下这么深的影响,甚至记忆都自动隐藏。 苏展涛被张阳的话又噎了一下,只听这么说,他就知道张阳的心结没有解开。 “行了,我不说,咱们一起喝酒,今天不醉不归!” 苏展涛拍了拍张阳的肩膀,又拉着张阳走了回去,吴志国他们几个谁都没提灌苏展涛喝酒的事。 他们这会也都明白,张阳的情况有些不对,和张阳关系最好,也对他最了解的苏展涛正在开导他。 有意无意的,几个人没在提刚才的事,都说起了其他一些开心的事情。 龙成还主动问起张阳沪海之行的一些琐事。 平时话不多的张阳,今天也格外的健谈,把这趟去沪海的很多事都说了出来。 包括他给同学们举办酒会的事。 听张阳说,他在沪海有一套别墅,还能举办酒会,几个人的兴致立刻都提了起来。 身子不方便,还靠着拐棍走路的王辰,还在那大叫着,一定要去张阳沪海的别墅好好的看一看。 这小子最近也是精力旺盛,躺在医院里太无聊,整天都叫着往外跑。 沪海的事说完,四瓶酒已经喝完了,张阳又要了两瓶。 这是小瓶的路易十三,不过每瓶也有七百毫升,也就是接近一斤半的量。 这么多酒喝下来,叫着灌人的吴志国首先倒了下来,李亚比他好不到哪去,没一会就睡着了。 苏展涛还在硬撑,可明显已经拿不住酒杯。 常丰和龙成还稍稍好一些,但也都是醉眼迷离,就张阳稍微清醒些。 这更让张阳无奈,本想好好的喝上一场,可怎么喝都不醉,只能让这些烦心的负面情绪继续影响着他。 ***** 在他们喝酒的同时,省委一号院的别墅内,有个房间正亮着灯。 赵民恭敬的站在一个男子的面前,把刚才遇到张阳的事说了出来。 他说的不止有张阳,包括龙成他们,赵民很清楚自己领导的心事,遇到张阳的事他不会隐瞒,把和张阳在一起的几个人调查过之后,他便跑过来做了汇报。 他说的时间不长,但很详细,说完之后就静静的站在那里。 “我知道了,你先回去休息吧!” 过了一会,他面前的那男子才对他点了下头,这男子看起来也就不到五十的样子,说话的时候他的表情没有任何的变化。 赵民微微一弯身,轻轻退了出去。 以他对领导的了解,他明白这个消息领导并不是不重视,而是有别的想法,所以才先把他支开。 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