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九一章 藏的够深的 - 神医圣手

第三九一章 藏的够深的

张阳连续的反问,也让赵民瞪大了眼睛。 对张阳的这个问题,他还真不知道该如何回答,要说张阳的身份,那他非常的清楚,一把手的儿子,封疆大吏家的公子哥,这就是他最显赫的身份。 只是赵民很清楚张阳和领导之间的矛盾,这话万万不敢去说。 真说了,只怕张阳会扭头就走。 赵民也清楚,张阳绝对不会打着领导的名头去做什么事,那会比杀了他还要难受,只是他看着张阳和龙成他们在一起,心里不免有了些担忧。 过了一会,赵民才轻叹口气,不过并没有说话。 他明白下面的话不适合他去说,他是知道里面很多的事情,可这些事情都是领导的家务事,他在里面随便乱说话,万一被领导知道了,肯定会惹来不高兴。 这也是赵民能一直跟在张阳父亲身边,调职之后还能跟着过来的原因。 赵民是个机灵的人。 不过这也是现在,再过几年,他们这些秘书、司机就再也不能跟着领导一起调职了。 张阳问过三个问题之后,也不在说话。 他的呼吸还有些急促,明显是心里有些激动。 张阳已经尽量再压制着这些激动,这都是身体的本能反应,他也没有任何的办法。 “张阳,刚才我的说法有些不对,我向你道歉!” 足足过了一分钟,赵民才又说了句话。 他向张阳道歉,也是考虑了之后才做出的决定,一开始的问题确实不太好,或者说,他不该这么直白的去询问。 那样的话,他很有可能让领导他们父子间的关系变的更僵。 这就等于是好心办坏事,想了下,他才用道歉来弥补刚才的失误。 “我没事,你回去告诉他,请他放心,我绝对,也不可能用他的名头去做事,如果他不放心的话,可以解除父子关系!” 张阳轻声的说着,前面一句话是他的心里话,目前的他不需要依靠任何人,也能好好的活着。 至于后面一句,纯粹是跟着蹦出来的,而且说的很顺口,似乎说过很多遍。 “你又这样,领导其实很关心你!” 赵秘书轻叹口气,张阳的态度他倒没有怀疑,以前的‘张阳’就是这个样子。 “你叫我来,就为了说这些?” 张阳眉头又轻轻皱动了下,只说这些的话,他还真不感冒。 因为之前留下情感的原因,张阳现在对那个从没见过面的‘父亲’,以及身边所有人都有着本能的排斥,若是换成之前的张阳,有可能真的不搭理赵秘书。 这还是换了一个人,才愿意给他几分钟的时间。 “我看到你想和聊几句,没什么事,我知道你现在不缺钱,不过出去玩尽量还是花自己的钱,这张是这里的会员卡,我平时用不到,你拿去使用吧,这是给我的卡!” 赵民说着,从包里拿出张金黄色的卡片来,直接塞进了张阳的手里。 这卡片入手不轻,张阳仔细看了下立刻发现,这是张纯金打造的卡片。 会员卡,纯金打造,也真够奢侈的,不过也说明了这张卡的分量,绝对是这里会员卡中最好的那一种。 “我明白,你们放心吧!” 张阳捏了捏卡,这次没有拒绝,赵民有些意外的看了他一眼,脸上却露出了欣慰的笑容。 没拒绝就好,他刚才拿卡出来的时候还有些担心,怕张阳会直接丢掉,这样的事不是没有发生过。 所以他才特意表明,这张卡属于他,不是他父亲送来的。 赵民轻轻点了下头,张阳还是像以前那样的冷漠,依然是和领导不对路,但至少态度比以前有了些缓和,这已经让他很满意了。 在张阳和赵民说话的时候,龙成、黄海他们都围住了苏展涛,米雪则站在原地,有些担心的看着远处的张阳。 和张阳关系最近的除了米雪就是苏展涛,苏展涛和张阳还是一起加入的这个圈子,不过大伙只知道张阳的医术很高,也很有钱,对他的家世背景不是多么的清楚。 他们要查,肯定都能查出来,只是谁也没去查过罢了。 他们在一起,主要看的还是人,能对眼就是朋友,身份背景并没有看得那么重。 只是能让他们看入眼的人,大部分都和他们差不多,每个人都是有一定的身份和地位这也造成公子哥们聚集在了一起,。 物以类聚,所以也就没人去查,反正相处下来都会知道,刻意去调查的话,被人发现了反而不好。 “苏公子,老实交代,张阳到底什么来头,怎么赵大秘会对他是这个态度?” 黄海轻声的问着,他在一起教育活动上见过赵秘书,那次活动省委一把手也出席了,只是他根本没有机会说上话,也就和赵秘书打了个招呼。 “就是,你不说张阳就是个学生吗,他一个学生会引来省委一秘的重视?” 李亚也跟着问了一句,王辰没有说话,只是静静的看着苏展涛。 王辰的心里也有些好奇,苏展涛的真实身份他可是知道的,当初他也不是没有怀疑过张阳,只是张阳那时候真的显得很普通,而且又是在校学生,他就没想那么多。 现在来看,张阳明显也是有身份的人。 “你们别光问我,这个赵秘书,到底是谁啊?” 苏展涛无奈摇摇头,他这会也有些糊涂,因为他根本不知道赵民的身份。 他父亲也是一把手,可惜他从没到父亲的单位去过,也从没有出席过什么和政府有关的活动,自然对那里的人不了解。 这段时间,他可都和杨玲粘在了一起。 “你不知道?” 王辰脱口叫了一声,还显得很是惊讶。 不过随后想想他也就释然了,苏展涛一直都住在苏邵华那里,这点他可是知道的,要说没见过赵秘书还真的有可能。 黄海把赵民的身份小声解释了下,苏展涛马上瞪大了眼睛。 他这会才明白,为什么赵秘书会叫住张阳,为什么又是那种态度。 杨玲和李亚也是这会才知道赵秘书的身份,同样瞪大了眼睛,他们也对张阳的身份产生了极大的好奇。 “展涛,你要知道的话,就说出来吧!” 杨玲忍不住问了句,苏展涛的身份她已经很清楚,这点苏展涛没瞒过他。 得知苏展涛有这么显赫的背景之后,她当初差点没直接放弃,最后还是苏展涛拉着她,对她说,他是他,他的父亲是他的父亲,他们是一家人,但也是两个人。 他的婚姻大事,会尊重父亲,但也会有自己的选择,他的选择才最为重要。 “玲玲,我真不能说,我答应过张阳的,绝对不对外去说!” 苏展涛苦笑着摇了下头,他可记得当初说起这件事的时候张阳那可怕的表情,打死他也不敢说出这件事。 这是张阳的逆鳞,他胡乱去说,张阳敢和他断绝关系。 “你不说,我们也能问出来,你现在先告诉我们不好了!” 吴志国跟着说了句,以前大伙不去调查,是觉得没这个必要,现在既然产生了好奇,自然会想着弄明白。 别的不说,有常丰这个警察厅的人在,想查出一个人的身份背景可不是什么难事。 苏展涛显得更无奈了,再次摇头道:“我真的不能说,你们要查随便查吧!” “不能说他,说说你的吧!” 常丰突然问了一句,李亚,吴志国他们都转过头来,看着苏展涛。 除了已经知道了他身份的王辰之外,其他人的脸上也都带着好奇。 说起来,大伙虽然没调查过对方的身份背景,可大致都了解一些,也就只有苏展涛和张阳两人的不清楚,现在问不出张阳的身份来,索性问起了苏展涛,“我?” 苏展涛猛然瞪大了眼睛,他可没想到,他替张阳挡着,这些人马上把枪口对准了他。 众人还是第一次这么直接的询问,苏展涛即使不想回答,这会也有些为难。 犹豫了一会,苏展涛还是点了下头,轻声说道:“我二伯就是苏邵华,其实玲玲早就已经知道了,你们多留意下,也会知道!” 他还是说出了自己的身份,既然都是朋友,他不想隐瞒这些。 刚才吴志国说的也没错,他们这些人只要想知道,肯定都能弄的清清楚楚。 “长京首富苏邵华,苏公子你藏的也够深的……” 黄海轻笑一声,慢慢的说了一句,他只说了一遍,脸色就稍稍有些僵硬,随后有些惊骇的看着苏展涛。 苏邵华的身份大伙自然最清楚,他除了长京首富之外,还有另外一个很重要的身份。 他是如今政府那边一把手的亲哥哥。 这一点,只要在长京有点地位,有点身份的人都清楚,苏家三兄弟,苏展涛叫苏邵华二伯,那他的父亲是谁呼之欲出了。 常丰这会也惊讶的抬起头,吴志国亦是同样,就连龙成眼中也有些吃惊。 相处了这么久,苏展涛从没说过他这层身份,就像黄海说的那样,他藏的真够深的,大伙这会才算明白,苏展涛的身份背景,丝毫不次于他们。 甚至说,比他们还要厉害一些。 “我就知道,你苏公子不是什么简单的人,可没想到会有这么大的重量,你瞒的我们好苦啊!” 李亚很无奈的笑了下,他刚说完,张阳和赵民已经朝这边走来了,几个人全都闭上了嘴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