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六四章 神散而人亡 - 神医圣手

第三六四章 神散而人亡

病房外面人最多,有几个还在那正抹眼泪。 古方带着张阳直接进了病房,殷勇也都跟了进去,龙风则站在外面等着,闪电和无影也先留在了龙风这里。 病房内还站着两个人,都穿着白大褂带着口罩,另外还有个女子坐在一旁,握着病床上一位老人的手,不住的流泪。 张阳进来后,直接看向了病床上的人。 只看了一眼,他的眉头就紧紧的凝结在了一起。 病床上躺着的是位花甲老人,他就是乔老,乔老的年纪大概在八十岁左右,身上插满了各种管子和仪器,眼睛紧紧的闭着。 这些都是不是关键,只看一眼,张阳就发现,乔老脸色苍白,其中还带着一股灰暗,几乎到了油尽灯枯的地步。 这完全可以说,是一只脚已经踏进了棺材的人。 “王主任,这是我认识的一位朋友,他的医术很厉害,我想请他给我外公看看!” 古方对着那两个穿白大褂的医生轻声说了句话,其中年纪大点的一个,明显显得有些不悦。 这个年纪大点的医生叫王彬,是医院心脑血管科主任,也是医院心脑血管方面最厉害,最权威的医生,在全国都有着很大的名气。 王彬看了古方一眼,直接说道:“乔老的情况你应该很清楚,这个时候来哪个医生都没用!” 古方的神色有些黯然,点头道:“我知道,王主任,我只是想让他试试,我们知道大家都尽了力,我们这也是没有办法了!” “让他看可以,但不要乱动!” 王彬看了古方足有十几秒,这才轻轻点了下头。 他理解病人家属的心情,不过在他来看这个古方也太胡闹了,居然找了这么一个年轻的人,还说他的医术很厉害。 张阳的年纪确实是硬伤,不管走到哪,人家看到那都会产生怀疑。 张阳已经走到病床前,低头仔细的看着病床上的老人,这会他的眉头都凝成了一个川字。 古方也走了过来,有些紧张的看着张阳。 国外能请来的,最有名的专家都来了,国内这方面的权威也全都到场,没人有办法,很多人都劝他们准备后事,说乔老已经无法治疗。 张阳则是他最后的希望,其实他对这个希望也没抱太大,但总归是一个希望。 张阳既然能治疗恶性脑瘤,应该也能治疗他外公的疾病,这是古方的想法。 看了会乔老的脸,张阳才伸出手,抓住乔老的手,感受着他的脉象。 乔老的脉象非常的轻,半天才动弹一下,张阳抓了几分钟才放下来。 “张阳,我外公他怎么样?” 见张阳松开手,古方忍不住问了一句,在车祸现场的时候他见张阳为别人诊治过,知道张阳擅长的是中医。 所以等他号脉之后,立刻问了出来。 “他的身体还好,没到最糟糕的程度,如果只是治疗他的身体,我有一定把握!” 张阳轻轻摇了下头,慢慢的说着,说话的时候他的神情并没有一点的变化。 “真的! 古方猛的一愣,有些不敢相信的看着张阳,他身后的两个医生也都在那发愣。 张阳再次摇头,轻声道:“你先别激动,我说的只是身体的情况,你外公现在最麻烦的并不是身体,而是神弱,你外公这次的病和别人不同,他最大的问题不在身体上,而在他的神上!” 说话的时候,张阳还在那凝眉苦想,五级任务果然没那么容易完成,他没想到病人竟然是这么种情况。 “神?张阳,到底怎么回事,你能不能说清楚,什么是神弱?” 古方瞪着大眼睛,急急的问道。 “这是我们中医的说法,神,就是精气神中的神!” 张阳慢慢说着,给古方简单的解释了下。 俗话说,天有三宝,日月星,地有三宝,水火风,而人的三宝,就是精气神。 从中医的角度来说,精指的是人体,或者体内的各项精华,气则是内气,又有先天和后天之分,像张阳他们修炼的内劲,也可以看做为后天之气。 最后则是神,神指的是精神,或者说是知觉,包括魂魄,意志,思虑等,因为神是无形的存在,在精气神之中也最难理解和寻找。 这里的魂魄,指的并不是鬼魂,而是医学中的魂魄,咱们的中医之中,很早以前确实有着魂魄之说。 乔老的身体,现在就是神上面出了问题,神弱而气虚,气虚则精亏,从而造成身体各方面都出现了极大的问题。 也可以说,乔老这次的病根就在这个神上,想要治好他的病,必须把神弱的情况改正过来。 张阳尽量解释的清楚一些,不过古方还听的一愣一愣的,有些不理解。 “乔老面色苍白,带有晦暗,这是神弱的典型表现,看乔老的样子,他的神就快消散,神散而人亡,如果找不到合适的办法,他最多也就只能坚持十几个小时!” 张阳又说了一句,他的眉头依然紧锁,乔老的病状,也难住了他。 乔老的身体问题出在精气神上,和普通的身体,或者器官出现问题不同,精气神出问题向来都是不小的事。 精气神三样,精和气还都好一些,怎么说也都能调理治疗,惟独神这一方面最为麻烦,现在就是张阳也有种束手无策的感觉。 也难怪来了世界上那么多专家,还有国内顶尖专家,都无法治好乔老了。 在古方的身后,王彬和另外一个医生则都瞪大了眼睛。 古方听不明白,他们可全都懂了,他们虽然学的都是西医,但对中医也有一定的了解,知道精气神的存在。 在西医上,这种情况也是无解,所以他们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乔老的身体一步步变化,只是他们没有像张阳说的这么明白而已。 “小伙子,你叫什么名字?” 王彬突然问了一句,张阳的话他没有完全相信,但却已经打动了他,这会他也没有了之前的轻视。 最基本的,张阳把乔老的情况说了出来,而且说的很对。 “我叫张阳!”张阳轻声答了一句。 这两个医生一开始都对他有怀疑,这点他能理解,谁让他显得这么年轻。 不过这两人并没有说任何难听的话,也没有阻止他看病人,刚才问话的时候,态度也非常的好,没有一点盛气凌人。 别人对自己好,那自己也会同样对待别人,张阳就是这样的性子,所以回答了王彬。 “张阳,这名字有些熟悉!” 王彬眉头一皱,他旁边那医生也显得有些迷茫。 过了几秒钟,王彬眼睛突然瞪了下,脱口问道:“张阳,你就是长京三院的那个张阳?” 长京三院,这次获得中科院特批的课题,可让其他不少医院眼红,加上同济医学院正在搞活动,张阳演讲了一个重要课题的事,早就传了出去。 普通医生不了解这些,也不关注,不过那些医院的高层们都知道。 前两天,王彬还和医院其他的人谈论过这件事,在他们的眼里长京三院就是很小的医院,他们还说这个小医院走了狗屎运,竟然有这样的人才。 在这件事里面,最关键的还是张阳的年纪,他们可都听说了,张阳还是个在校生。 “我以前在长京三院实习过,现在已经不在了!” 张阳轻轻摇头,又回头看着床上的乔老,眉头依然没有舒展开来。 古方这会脸上也是绝望,他听不懂张阳解释,但最后一句话却听的很明白。 张阳也说,他外公撑不了多少时间,最多十几个小时。 这一点,可其他医生的判断都是一样,这也等于他最后的希望破灭。 王彬和旁边的那医生这会则自己点了下头,原来这个年轻人就是张阳,难怪会这么厉害,看来传言并不假,张阳真的有不错的医术。 从张阳刚才的描述来看,他们也能猜出,张阳擅长的是中医。 一个擅长中医的人,还能研究出治愈一类哮喘的课题,这更为难得。 张阳回过头,坐在了一旁的椅子上,闭着眼睛,不住的思考着。 他在想办法,也在回忆着看过的所有家族典籍,看能不能找出一个办法来,改变乔老的状况,帮他把精气神都补上来。 他在想这些的时候,殷勇则在一旁吃惊的看着他。 没人知道,殷勇也是世家出身,他家里从清代开始就一直都是医生,而且还是老中医。 他从小接触的,所学的也是中医,只是现在西医发达,很多人不相信中医,他们不得不改变一下,就这样殷勇才来学的临床医学。 他现在正在学西医,可中医的底子还都在,偶尔他也会用中医的方式帮同学们,或者其他人看看病什么。 他最为理解张阳所说的这些。 也正因为理解,他才会这么吃惊,张阳刚才所讲的,有很多都是他没有听过的东西。 在中医之中,精气神也是极难理解的东西,一般的中医就算知道,也无法去治疗这方面引起的疾病,最多也就是养养精,补补气,但也都是简单的补养。 至于神这一方面,更是一点都不了解,这些,就是行医多年的老中医也不一定知道,因为实在太罕见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