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五九章 有学生没回来 - 神医圣手

第三五九章 有学生没回来

他们都是学医的人,也算是准医生。 药物中毒必须洗胃,可洗胃的时候却有着无比严重的外伤,这意味着什么他们都很清楚。 想过之后,王璐第一个头疼的摇了下头,她面对这种情况根本不知道该怎么去处理,或者说根本不知道怎么去做。 过了会,施颜也轻叹了口气。 太麻烦了,别说是她,就算是她爷爷,那位退休的老医生估计也没有办法,他们很难想象该如何解决这种必然的冲突和矛盾。 殷勇同样带着无奈,他想了很多的方法,但没一个合适。 他们想都想不到的,可张阳却做到了,这让他们更加的感觉到自己和张阳之间的差距,差距太大,想不服气都不行。 特别是病人刚才身体不动的样子,就算用最好的麻药也做不到这点,他们实在想不明白,张阳究竟是如何做到的。 想不明白的,还有王医生和那曲医生。 不过这会他们也没时间和心思去想,张阳已经去换衣服,他们也开始消毒,这孩子最大的问题已经解决,下面就是如何把孩子的伤势都治好,彻底救活他。 这次张阳进手术室,曲医生和王医生都没在反对。 尽管这很不合规矩,不过特事也只能特办,谁让人家张阳解决了他们实在无法解决的问题,能够让救治进行下去。 这会,两人都只能尽量选择相信张阳,救人重要。 手术室施颜他们无法跟着,只能陪着孩子的父母在外面等待。 孩子的父母这会都不在哭泣,洗胃成功的消息给了他们很大的鼓舞,加上施颜他们不断的安慰,两人虽说没笑,但神情都不像原来那么紧张。 “大姐,你不用担心,张阳可是我们同学之中,最厉害的一个!” 施颜带着点笑容,小声的安慰着这对夫妇。 说起张阳,女子马上又安定了不少,点着头说:“我知道他很厉害,他是真正的神医,我们真是好运,没想到这次又遇上了他,没有他真不知道我们家小辉会怎么样!” “您说,您以前遇到过张阳?” 施颜和王璐他们互相看了看,接着又轻声问了一句,这会他们对这家人如何与张阳认识,还真的很好奇。 见到张阳,这家人看都没看就去签字,这可是一种很大的信任。 “对,见过,那是我们上次买车的时候,结果那次车没买成,就买了房,可没想到又出了这事!” 女子点着头,慢慢的说着。 接着,她把车展那天的事详细的说了一遍,当她最无助的时候,是张阳出现救了他的丈夫,这次又是张阳在救他的儿子。 这也让她唏嘘不已,感觉张阳就是他们家的幸运之神,每次最危难的时候,总会出现来解救他们。 女子说的很慢,不过那天也没多少事,没多久她便说完了。 施颜和殷勇他们则都站在那发愣,张阳能现场处理突发病人他们不觉得奇怪,以张阳的实力做到这些,绝对没有任何问题,让他们发愣的,是张阳的处理方法。 按照这女子所说,张阳是用银针救下的她男人,最后才给了几粒药丸。 这么说的话,真正起重要作用的,就是张阳的银针。 针灸之术他们都知道一些,不过这属于针灸推拿系所学的东西,长京大学没有针灸推拿专门的系别,他们也只是听说过一些。 按照他们的理解,针灸推拿多属于中医中的辅助项目,很少有人直接用针灸治病,更不用说针灸抢救突发病人了。 还有一点,张阳学的可是临床医学,属于西医的范畴,不是中医临床,更不是针灸推拿,他怎么会有那么神奇的针术。 “施颜,你忘了,刚才张阳给那孩子扎过针,或许,他的针灸上也很厉害吧!” 王璐小声的说了一句,施颜回忆了下,则默默的点了下头。 之前张阳的确有过扎针,那时候她还感觉很奇怪,洗胃之前干嘛要扎针,只是那时候她没时间去想那么多。 现在听女子这么一说,她马上明白,张阳还会一手神奇的针术。 或许,孩子在洗胃的时候,那诡异的动作就是张阳针术的功劳,也只有这个他们不明白的原因,能解释这些不可思议的事情。 时间慢慢走过,高飞和赵强也都回来了,和他们一起来的还有朱道奇。 两人是先回了酒店,向朱道奇做汇报,这种事不亲自汇报也不行,结果朱道奇不放心,就一起跟来了。 来到医院,经过询问,他们才知道到底怎么回事。 这也让朱道奇颇为惊讶,虽说他现在是教授,不在医院工作,但也很清楚这个病例的麻烦,张阳竟然解决了最麻烦的一点,还解决的这么完美。 得知朱道奇是张阳学校的领导,孩子的父母还显得很激动,说以后一定要给学校送锦旗,感谢他们学校培养出了这么好的医生。 朱道奇谦虚的同时,也感觉很无奈。 他很清楚,只靠学校的学习,绝对做不到张阳这个样子,学校真那么厉害的话,能培养出多个张阳这样的全能学生,他们早就名扬全世界了。 时间慢慢走过,足足过两个多小时,手术室才出来人。 出来的是一名护士,他出来报告好消息,手术圆满成功,孩子被解救了回来,目前正在包扎。 不过孩子这次受的伤很重,可能要过几天才能醒来。 这个消息,让门口一直焦急等待的孩子父母喜极而泣,两人拥抱在一起,又不断的说着些感谢的话。 没多久,张阳和王医生他们也都出来了,在王医生和曲医生的脸上,还带着浓浓的钦佩。 手术进行之前,其实他们也有些担心,担心张阳无法处理这样的大型手术。 毕竟手术和洗胃不同,没有丰富的经验绝对不可能做的那么好。 可结果完全出乎了他们的意料,张阳不仅完成了这台手术,而且完成的十分好,手术的时候他们两个都是在打下手,真正做手术的人就是张阳。 张阳的手术,在他们看来要比自己强的多,很多地方,张阳用的手法比他们更巧妙,效果比他们更好。 这个结果,绝对是他们之前所没想到的。 两人心里还不断的哀叹,张阳就是个妖孽,一个实习生,怎么会有这么厉害的手术技巧,真不知道他这些经验是怎么来的。 不理解归不理解,不过结果总算是好,孩子被抢救了回来,生命就这样保住了。 在之前,两人心里可都认定这个孩子救不回来,他受的伤实在是太重,被救回来绝对是个意外。 抢救之后,孩子还需要观察段时间才能转入普通病房,这些已经用不到张阳。 和王,曲两位医生告别后,张阳才离开医院,若不是孩子的父母都去了病房,估计又得留他一阵子。 回去的路上,高飞他们则都不断的问着刚才手术的事。 手术的事情张阳没怎么隐瞒,不过淡化了自己的作用,说这都是王、曲两位医生的功劳,至于之前的洗胃,他也解释确实是针灸的作用。 对张阳的针灸,大伙可都表现了极大的兴趣,连朱道奇都忍不住跟着问了几句。 这些张阳也都简单做了解释,好在医院距离酒店不是太远,深刻车子又开的很快,没多久就到了酒店,没让他们追根到底的去问。 开车的是他们长京来的那名司机,这司机一直没走,这些天也是一直都为他们服务。 也只有他们自己的车,才能一下子坐这么多人。 回去已是凌晨一点,朱道奇吩咐大家早点休息之后,自己也返回了房间。 第二天一大早,各校学生吃过早餐之后便又开始集合,准备新一天的实践。 很多人还都兴奋的交流着,在活动中实践,确实和平时的实习不一样。 实习的时候,哪有机会接触这么多的患者,他们现在都感觉自己就是个医生。 很多人还都说着自己工作中遇到的一些趣事,或者自认为表现不错的地方,有些喜欢吹嘘的,俨然把自己说成了专家医生。 看他们说的那些详细,那么认真,不知道的人可能会信以为真。 中巴车在门口等着,上车之前,朱道奇又简单的吩咐了几句,这次说的很少,昨天大伙的表现他也询问了,还算是满意。 张阳他们这批人,去的依然是儿童医院,他们还要在这里工作一天。 所有的学生先换好衣服,在后院集合,等着分配给他们今天的工作任务。 昨天张阳的猜测没有错,预防医学系的殷勇和王璐两人,都被分配到传染科诊室坐诊,他和施颜要去儿童外科巡视病房,高飞他们,则去了儿童内科。 分配完之后,所有的人便全部分开,去儿童外科的还有其他学校一些学生,只是工作各有不同。 医院这边学生在分配工作的同时,酒店的会议室内,各校的带队老师也都集中在了一起。 同济医学院的一名老师,则拿着昨天各校学生的表现报告,在这里做一个简单的通报,好让各校老师知道自己学生真正的表现。 “朱教授,昨天你们学校,有四个学生没能按时返回啊,按照规定这是要扣分的,而且我听说,这没有返回的学生之中,就有张阳!” 等众人聚集之后,那同济医学院的老师马上说了一句,所有人的目光,都对准了朱道奇。 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