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五零章 我要去他的酒会 - 神医圣手

第三五零章 我要去他的酒会

在张阳刚进去的时候,他还准备看张阳的笑话。 里面这些公子哥的能量有多大,他可是非常的清楚,所以他被人抬了出来,也敢怒不敢言,只能自个在那羞愧。 让他去报复‘高少’,或者说什么恶语,他没这个胆。 张阳进去,必然是因为他的那个同学,这点郭伟亚猜对了,张阳的确是为了王璐走进去的。 接下来,他心里则期盼着,期盼着里面的人把张阳也抬出来,最好的结果就是,张阳和里面的人发生了冲突,然后被人暴揍一顿,也算是帮他出了气。 结果如他所愿,张阳真的和里面的人起了冲突。 高杰去打张阳,竟然被张阳打倒在地,看到那一幕的时候郭伟亚可是极为激动,他还在想,这一次张阳是彻底的完了,谁也保不住他。 高杰是梁子的老大,有什么身份他清楚的很。 那个时候,他还在意淫着,张阳要被卸掉几个胳膊腿,又或者直接被打残废。 得罪‘高少’的人,通常都没什么好下场。 一想到张阳会有这样的结果,郭伟亚自己就兴奋不已,在那握着自己的女朋友的手,就等着看张阳的凄惨。 一切的过程,都和郭伟亚猜测的差不多,甚至也是他最想得到的结果。 但结局并没有让他如愿,他也没想到,这些公子哥里面竟然还有认识张阳的人,而且看样子,关系似乎还不错。 郭伟亚不认识施强和古方,但他明白,只是叫一声,就能制止住很多人的动作,这样的人绝对是有威望的存在。 就好像他,同学们做什么事的时候,他只要叫一声,也都会停下来,换成别的人就不行了。 古方正在看着张阳,等着张阳的回答。 他也是个倔性子,不弄明白,坚决不让张阳离开。 “好吧,你们想知道,那我就告诉你们!” 轻叹口气,张阳很无奈的把刚才的事简单的说了一遍,甚至王璐被激,跑进来的事也说了出来。 他还毫不客气的指出,邵玉萍就是个大小姐脾气。 “事情就是这样,其实真不是什么大事,有人胡乱动手,自然要受到教训!” 张阳说完之后,又补充了一句,还淡淡的看了眼地上的高杰。 张阳向来奉行的是,人不犯我,我不犯人,人若犯我,我不饶人,高杰主动招惹的他,这点苦头算是轻的了。 “就这么屁大点的事?” 施强瞪大了眼睛,哭笑不得的问了一句。 古方也跟着点了下头,在他们看来,真不是什么大事,几个爱慕虚荣的人想进来凑凑热闹而已,一个人被激跟了过来,很普通,很小的事,不想让人家进来,好好说下就行,怎么可能闹的这么大。 “就这么屁大点的事!” 张阳很肯定的点了下头,他说的内容和施强一样,但语气却不同。 施强马上明白了过来,张阳这是在说邵玉萍,今天这事最大的责任还在邵玉萍的身上,不是她乱发脾气,根本不可能这个样子。 不过他确实也没把这事看多大,好在事情也没闹到不可收拾的地步。 “张阳,你也别生气,玉萍不知道她是你同学,她也不是有意这么做,你知道她一些性子!” 施强笑着说道,对张阳还在上学他有些惊讶,但也没特别的在意。 说话的时候,他却没想过,今天来的人若不是张阳会是什么结果,如果不是张阳的话,恐怕真要被人暴揍一顿了。 而且他绝对会作壁上观,看热闹。 “就是,张阳,好久没见了,过来喝两杯吧!” 古方也笑呵呵的说了一句,说完,又瞪了一眼旁边刚被人扶起来的高杰。 “高杰,你这小子也不瞪大眼睛看看,敢对张兄弟动手,金陵的时峰你知道不知道,他们多少人,被张兄弟一个人就收拾了,你以为你能比得过他们?” 古方淡淡的说着,高杰的心里却是猛一咯噔。 车展的时候,金陵来人被人收拾灰溜溜的全都跑了,这个事早就在圈子里传遍了,张阳一个打几个的事,也被很多人津津乐道,高杰自然听说过。 而且这次时峰栽的很厉害,据说当场发迷糊说了很多丑事,以至于现在还被关在家里,不知道结果如何。 张阳这么厉害的教训了时峰,自个竟然什么事都没有,这本身也证明了张阳的能量。 他现在算是彻底明白了,今天得罪了一个什么人,这个亏,只能咽进肚子里。 “误会,误会,我真不知道是张兄弟!” 高杰堆起了笑脸,只是这笑脸张阳怎么看都显得很虚伪,高杰又一瘸一拐的走过来,笑着说道:“既然误会已经解除了,咱们就别浪费时间,一起到里面玩会,张兄弟你也来吧,咱们这也算是不打不相识!” 他的腿隐隐作痛,心里恨的心痒痒,可还必须说好话,他是个懂的分寸的人。 看古方和施强对张阳的态度,他就知道自己奈何不了人家。 当然,就算古方和施强帮他,他们这些人不可能对张阳造成威胁,他们所有的人一起上,也动不了张阳一根寒毛。 “不好意思,我还有事,今天就不行了,改天吧!” 张阳笑着摇摇头,他的酒会正在准备中,怎么可能留下来参加这些人的酒会。 更何况,他对这里真的一点都不感冒。 一旁的王璐,这会则有些发呆。 郭伟亚打电话托关系,才让人家同意进去,能够参加酒会,为此得意的尾巴差点没翘到天上去,结果关系不足,又被人给赶了出来。 张阳倒好,人家主动邀请,他还要拒绝,这人和人之间的差距怎么就这么大? 这一瞬间,张阳在她心里的形象,再次变的高大了起来,她之前只是尊敬,敬佩张阳的学识、能力,现在,则有些崇拜了。 “张阳,现在能有什么事,给个面子,就留下来吧,上次的事我都没好好向你道谢!” 古方又笑着对张阳说了句,施强也在旁边帮衬,让张阳留下来。 “真不好意思,我不是一个人,还有很多同学在,另外,我在家里也准备了一场酒会,想带我们同学一起回去玩一玩!” 被逼无奈,张阳只能把原因解释了出来,这里他确实不能留。 古方抬头看了看外面那堆学生,又回过来惊讶的看着张阳。 那群学生一看都很普通,他没想到张阳会特意为他们来举办酒会。 “真不行吗?” 施强皱了皱眉头,轻声说了句,他倒是很想把张阳留下来。 他留下张阳,并不纯粹是因为张阳上次救邵玉萍的事,其实他知道的事更多。 邵玉萍第一次被劫持,出车祸的时候,现场就被人救了,当时现场的情况家里人早就打听清楚,是一个年轻人站出来,带着周围的人把车里的人救出来的。 若是一直困在车里的话,等救护车来虽说不至于丧命,但施救起来也会更麻烦些。 更不用说,邵玉萍还被人现场救治过,处理的非常好,才让她在医院内没吃什么苦头,能够快速的康复。 当时救她的人,就是张阳。 这点施强早就知道,只是他没有说出来罢了,张阳的帆布包,他抱着的独一无二的狐尾貂,都是最铁的证据,现场的人不知道张阳的名字,但对他的印象却很深刻。 特别是施强拿过张阳的照片给他们看,更确定了这点。 照片,则是他们上次一起吃饭的时候拍下来的。 救过人,张阳自己去从不提,这也让他对张阳的印象非常的好,加上都是一个圈子里的人,施强是真心想交张阳这个朋友。 “真不行,等下次吧,下次我做东,咱们好好聚聚!” 张阳再次摇头,他不是郭伟亚,不可能丢下那么多同学独自留在这,另外他对这真的没什么兴趣。 “为什么下次,这次就行,表哥,我要去张阳那的酒会!” 邵玉萍突然插了一句,她这会眼眶也不红了,说话的时候又指了下张阳。 张阳,施强还有古仿,同时都愣了下,特别是施强,眉头紧紧的凝结在一起,这个表妹的性子他都很无奈,每次跟她一起的时候都会无比的头疼。 高杰也愣住了,傻傻的站在那里。 他费尽心思,才想到在外滩举办酒会,来取悦邵玉萍,用了很大的力气,他才把邵玉萍接到这里,可没想到屁股还没坐热,人家就要走,还要跟着去别人的酒会。 这会他就算心机再深,心里也有些受不了,眼皮子不自然的颤动着。 “也好,高杰,今天不好意思,我们遇到了老朋友,先到老朋友那叙叙旧,改天再过来!” 古方突然说了一句,高杰马上又傻了眼。 对高杰说完,古方又道:“张阳,我和强子还有玉萍一起到你那看看,你不反对吧?” 说话的时候,古方还一脸笑嘻嘻的样子,一点都没有他‘古老大’的威严。 古方都这么说了,张阳自然无法在反对,只能无奈的点了下头。 古方同意,邵玉萍坚持,施强也只能先和高杰告别,跟着他们两个。 张阳带着王璐,最先朝外面走去,邵玉萍马上跟了过来,古方和施强则去开车,也要和身后的人说一声,让他们在这里玩,自己几人则有事先离开一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