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三二章 冤家城市 - 神医圣手

第三三二章 冤家城市

几个人都回房间放了东西,张阳什么都没带,也没什么东西好收拾,只是去看了看,随即又来到了大厅。 龙风在酒店开了最好的套房,比他住的标准间强多了,张阳本想换一间,想了下又放弃了这个念头。 既然是和同学一起出来,就没必要去搞特殊,再说带队的老师每晚都要查房,防止学生单独外出去玩出现意外,他不在的话,也让老师难做。 “吱吱吱!” “叽叽叽!” 闪电和无影见到张阳,立刻都跳了过去,一左一右,全都爬在了张阳的肩膀上。 他这个样子,还引来其他一些刚刚进来人的关注,就有不少学生样子的人,惊奇的打量着张阳肩膀上的两只小宠物。 养貂做宠物的,现在还不多见,养鼠做宠物则更少,貂和鼠能放在一起养的,估计整个国内也没几个人。 “别闹了,都先休息会吧!” 张阳被闪电的尾巴挠的直笑,忍不住把它抱在了怀里,无影听了张阳的话,自己钻进了帆布包里面。 那就是它平时休息的地方。 老师和同学都在整理房间,把衣服先整理好,这次交流会一共有十天的时间,他们都带了不少换洗的,对张阳没带任何行礼也感觉很是惊奇。 他们哪里知道,张阳出门从不喜欢带太多的东西,除非没有办法,只要能买到的,他都不会带。 衣服之类的,没有了直接去买就是,反正沪海商业发达,绝对不愁买不到合适的衣服,更不用说还有龙风开着车,需要的东西都在车上。 “长京大学的人来了没有?” 张阳正悠闲的打量着四周,突然听到接待处那有人问了一句。 “长京大学的人刚到,都回房间了!” 守着接待处的是几名学生,看了看登记薄,马上回了一句。 这次问话的是一个中年男子,明显是一个带队老师。 “长京大学这次带队来的人是谁?” 中年男子又问了一句,那学生低头看了看登记薄,轻声的回道:“我帮您查一查,查到了,长京大学带队老师是朱道奇朱老师!” “朱道奇,果然是他!” 中年男子自言自语了一句,嘴角还挂着丝冷笑。 “这位同学,麻烦帮我们登记一下吧,我们是金陵大学来的人,我们这次一共有十人!” 这男子又回过头,微笑着说了一句,并且递上了他的工作证和其他同学的学生证。 每个大学来的人,举办方都提前知道,获得了名单,不过其他学校的人并不清楚,都是来到这里才能知道。 听到他们自报家门,张阳也忍不住皱了皱眉头。 这些人是金陵大学的师生,那他们来到这里就询问长京大学的行踪,就没什么值得奇怪的了。 金陵与长京两地,可谓是真正的冤家城市,无论各行各业,几乎都是敌对,这样的两个城市,而且还是省会城市有着这么大的矛盾,在国内绝对是绝无仅有。 长京大学和金陵大学,说起矛盾来那一天一夜也说不完。 两所都是本省内名校,又都有一定的历史,从几十年前开始,两校就开始充斥着各种矛盾,从没有消停过。 命运也很顽皮,基本上每次国内有什么大型学校类的活动,这对冤家总能碰上头。 近的来说,去年全国名校大评比,长京大学就压了金陵大学一头,正好比金陵大学高一名,让金陵大学无数师生大喊评比不公平。 再远一点,去年百校联盟,举办大型辩论赛,初赛长京大学就被金陵大学给淘汰,让长京大学上下都憋着一股火气。 更远点,三年前大学生运动会,金陵大学有七人进入代表团,好巧不巧的是,这七人没一人夺冠,最好的只是铜牌。最巧合的是,而七人遭遇的对手全部都有长京大学的人,每次都被长京大学的人给压制住,可以说几个人都是遭遇长京大学之后才被淘汰的。 这更让他们都憋着火气,认为长京大学故意针对他们。 继续往前说,七年前长京大学篮球队和足球双双取得了好成绩,好不容易冲出本省,参加了东南区域高校篮球、足球双项比赛, 那次虽说不是全国性质的比赛,但也是长京大学两大队冲出去的表现,结果首轮就全都被淘汰,而淘汰他们的正是金陵大学。 也正是那次之后,长京大学无论是篮球还是足球,都一蹶不振,直到今天。 提起那次的比赛,长京大学无论是篮球社还是足球社,都对金陵大学的人恨的牙痒痒。 除了学生之外,老师之间的摩擦也是从没有间断过,无论是学术研讨,还是代表本身参加的各类活动,只要长京大学和金陵大学碰上,那铁定会冒出点火花来。 长此以来,两校的矛盾也是越积越深,已经到了无法调和的程度。 据说,高校校长论坛的时候,长京大学和金陵大学的校长见面都不带说一句话,由此可见两校的矛盾到底有多深。 对这样的矛盾,张阳也有种无可奈何的感觉。 长京,金陵,相距还不是太远的两个城市,谁能想到竟然存在着这么大的矛盾,他们的矛盾可不止体现在学校上,各行各业基本都是如此。 只要长京人和金陵人碰上,总会弄出点事来,上次来参加车展,张阳就已经好好的体验了一回。 “汪老师,这是你们的房卡,我们已经帮您办好了,你们的房间是六楼601到606,606是您个人的房间,出了电梯往东侧走就是!” 张阳正想着,那登记的学生已经给金陵大学的人办好了手续,并且把房卡都给了他们。 听到他们报的位置,张阳又愣在了那里。 六楼,东侧? 他们住的好像在六楼西侧,这些接待人员到底是故意还是无意,怎么又把他们给安排在一起了? 不管他们是不是有意,张阳都有种预感,这次的大学医学类学生交流会肯定不会寂寞,他们以后也会有很多的好日子。 金陵带队的那个汪老师,拿了房卡就带着学生离开了。 他们也都带着行李,往电梯口走去,这些人倒没有在意一直站在远处的张阳,这也是张阳的听力好,不然也听不到他们说的话。 在电梯那按了个‘6’,几个人就在那等着,电梯门刚一打开,站着的那个汪老师就猛然楞了下。 张阳也回过头来,很无奈的又自己摇了下头。 长京和金陵不愧是天生冤家,这都能遇得上,长京大学的医学院副院长朱道奇,正好带着其他同学下来,准备去找地方吃点午饭。 他们中午没在路上停,这会都饿了。 “猪~大院长,你怎么会在这里?” 汪老师反应的过一些,嘿嘿笑着叫了一声,他那个猪声拉的非常的长,只要不傻的人都知道他的意思。 “汪精卫,怎么到哪都有你?” 朱道奇丝毫不让,狠狠的瞪着这汪老师,直接说了一句。 汪精卫,听到朱道奇叫的名字,两个学校的学生都有些发愣,不过马上,金陵大学那边的人都露出了愤怒。 汪老师名叫汪金辉,只是‘金辉’两字的音和精卫有些相似,猛一听还真的有些像。 不过朱道奇明显是故意叫做,恶心这个汪老师,汪精卫的名声可不好。 “赵强?” “刘凯?” 有两个学生又同时惊叫了一声,张阳这会顾不得站在远处看热闹,急忙走了过来。 两个学生在那又大眼瞪小眼的对上了,赵强是长京大学的学生,也是和张阳同住一屋的那个同学,而被他叫做刘凯的则是金陵大学一个带眼镜,个子不高的学生。 赵强学习很好,在学校经常拿奖学金,这次学校派人参加交流会,就选中了他。 他是长京本地人,高中就读于长京一高,是本地很有名的一所高中。 赵强有些偏科,他的化学非常的好,还参加过国家级竞赛,也就是那次去京城参加竞赛的时候,他和这个叫刘凯的学生留下了矛盾。 刘凯,同样也是金陵本地人,金陵和长京两个冤家城市,不仅仅大学有矛盾,连高中都有。 这下倒好,两人那次之后都四年没见了,没想到在大学的时候又见了面,还一起参加交流会,而这次的见面,也都勾起了他们对以前的回忆。 只看两人咬牙切齿的样子,就知道他们的回忆好不到哪去。 “朱院长,您怎么一直站在电梯里啊!” 两伙人在电梯口瞪眼的时候,张阳总算走了过来,几乎所有的人都转头看向了他。 很多人,还都不自然的看了看张阳抱着的闪电。 施颜的眼中则带着股惊讶,上车的时候张阳还说闪电跟着别人,没想到这一会就回到了他这里,若不是她确定张阳没带东西,都会怀疑张阳是不是在车上的时候就偷偷带着闪电了。 “被恶心人气到了,走,咱们去吃饭!” 朱道奇回头看了一眼汪金辉,马上说了一句,说完就带着他的学生离开了电梯。 他们一直站在电梯里也不是个事。 “同学们,回去都歇歇,你们这次都提点神,让人家看看咱们金大医学院的风采,别每天没事像猪一样只知道吃!” 汪金辉进了电梯,边按电梯边对身边的人吩咐着,不过他最后一句话怎么都有影射的意思。 朱道奇吩咐的回过头来的时候,电梯门已经关上了,他只能暗骂几句,这才带着大伙离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