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二四章 周逸尘的请求 - 神医圣手

第三二四章 周逸尘的请求

只有三个人,他们也没去饭店,直接去了学校附近的周嫂面铺。 米雪很怀念那里的鸡爪子,饭店有很多饭菜其实都比那里的鸡爪子好吃,米雪真正怀念的是过去,是过去的那种纯真。 去周嫂面铺,需要穿过学校,时间还早,三人就在学校里慢慢的走着。 临近开学,学校里的人渐渐多了起来,很多学生都提前返回学校,和同学们聚在一起,开学前好好的再玩上两天。 张阳和米雪慢慢的走着,他突然往后看了看,一个身影在远处立刻闪到了一边。 在这一瞬间,张阳已经看清楚了这个人的样子。 龙风也抬起头,看了眼张阳。 后面有人跟着他们,这点张阳和龙风都发现了,跟着他们的只是个普通人,龙风也没对张阳去说,如果离开学校他还跟着的话,龙风就把他提到张阳的面前来。 一个没有内劲的人,根本不可能成功跟踪他们。 “张阳,你怎么了?” 见张阳停下来,米雪好奇的问了一句,她是什么都不知道。 “没事,看到了个熟人,我们继续走吧!” 张阳微笑摇摇头,拉着米雪的小手继续往前走去。 学校认识米雪的人不少,有很多人看到他们还小声地议论着,米雪谈恋爱的消息上学期就传了出去,现在这些人终于有了完全的确定。 “熟人,谁啊?” 米雪往前走着,不过还是回头张望了一眼,可惜她谁都没有看到。 “周逸尘!” 张阳微微一笑,说出了一个名字,不过米雪听到这个名字没有任何的开心,眉头还皱了下。 要说学校里米雪最讨厌的人,绝对非周逸尘莫属,这是一个能让她恶心死的人,也是最不愿意见到的人。 “是他,咱们走吧!” 米雪挽住了张阳的胳膊,若是其他熟人他们还可以留下来聊上几句,周逸尘就算了,她见都不想见。 越不想的事,往往就越会出现。 一直暗中跟着的周逸尘,也不知道发了什么疯,竟然朝着他们这边跑了过来。 他跑的速度不慢,没一会就追上了张阳他们,不过在靠近张阳的时候被龙风拦在了那里。 这个人刚才鬼鬼祟祟的跟踪着,龙风自然不可能放他靠近,谁知道他有什么目的。 “张,张阳!” 被龙风拦住,周逸尘只能叫了一声,还四处看了眼。 这里还是学校,周围有不少人,周逸尘是前任学生会主席,认识他的人不少,只是他这主席下台的方式有些不光明,他现在不愿意让更多的人看到自己。 若不是他注意到了张阳,找张阳有事,他也不会跑来。 张阳和米雪一起回头,米雪的眉头还紧紧的锁着,眼中带着明显的厌恶。 “周主席,你怎么会在这!”张阳轻声笑道。 周逸尘急忙摆手,说:“我,我已经不是主席了,别在这样叫我了,你叫我的名字,叫我的名字就好!” 张阳淡淡一笑,道:“那好,周同学有什么事?” 周逸尘又四处看了看:“张阳,我们能不能换个地方说话?” “没问题,就前面去吧!” 张阳往前指了指,那边有片小树林,平时是英语角,大家喜欢在这里用英语来交流,现在还没开学,这里的人还很少。 走到那边,周逸尘才低着头,向张阳说明了他的来意。 这家伙,竟然是来找张阳借钱的,他现在也是被逼的没了办法,龙哥上次威胁他写下了五十万的欠条,他一直还不上,之后龙哥竟然拍下了他的裸照,还有一些不堪入目的照片。 龙哥所做的这一切,就是逼着他还钱。 他已经把手上有的钱,能凑来的钱都给了龙哥,还是欠下了二十多万的口子,他的叔叔,那位周千万,因为娱乐场所贩毒的事被抓了,证据确凿,下面估计要判刑,他很多资产也都被查封。 就算没被查封的,也轮不到他的份,他的婶婶早就带着能动的资产离开了。 没有了他的叔叔,龙哥对他更是不客气,几乎天天都派人来追着要债,最后给了他一个期限,让他在十天之内必须还清所有的欠款和利息。 不还的话,到时候就找人跺了他的胳膊,还把他的裸照在学校公布。 裸照公布的话,他以后也不用再来上学了,胳膊没了,他可就成了残救人,这让他更为害怕,也更加的担心,只能四处跑去借钱。 他还找了以前不少叔叔生意上的合作伙伴。 以前这些人对他都很好,一个个夸他,可他叔叔一出事,这些人全都避着他不见,就算见了,也都哭穷,说自己没钱,这些人出门不是宝马就是奔驰,还在那哭穷,连周逸尘看着他们都觉得恶心。 除了这些人之外,他还找了不少的同学,连范思哲都找了。 可真正能借给他钱的人却不多,他已经绝望了,甚至想着跑路,先躲过龙哥他们。 可惜昨天龙哥的人突然找上了他,告诉他别想着耍花招,他们的人一直都盯着他呢,他想跑都没地方跑。 眼下他已经是走投无路,今天正在学校找人借钱,猛然看到了张阳和米雪,马上就跟了过来。 他想起张阳也是有钱人,能开奔驰,想必钱不少,他现在也只能死马当活马医,找张阳来救命。 “你不会报警吗?” 周逸尘刚说完,米雪突然说了一句,说了这句话,米雪马上把头转到了一旁,不愿意看他。 这个周逸尘,混蛋不说,还很懦弱,被人威胁了屁都不敢放一个,以前怎么会觉得他还是个人物,现在和他站在一起都感觉丢人。 “我,我不敢报,他们有我其他的证据,报警的话,我也要坐牢!” 周逸尘马上低下头,抬都不敢抬。 这所谓的证据,自然是他买通龙哥他们对付张阳的事,龙哥当初有电话录音,后来又让他写了认罪书。 周逸尘报警的话,这事就得被抖落出去,他也会跟着坐牢。 对周逸尘这样的人来说,坐牢还不如杀了他。 “法盲啊!” 张阳心里微微叹了口气,这周逸尘是太担心自己了,被龙哥他们给唬住了。 这样的人,在龙哥的手里又有把柄,不拿捏他拿捏谁,也是他活该,当初不想着找人对付张阳的话,也不会有这一天。 “你需要多少?” 张阳轻声问了一句,米雪则惊讶的抬起头看着他。 张阳这么说,分明是打算借给周逸尘钱了,不然张阳绝对不会这么和他说话。 “二,二十五万就行!” 周逸尘急忙抬起了头,满是希望的看着张阳,张阳就是他最后的希望了,若不是实在没办法,他也不会来找张阳借钱。 张阳没在说话,直接拿出支票本,写了张二十五万的现金支票。 周逸尘认得支票,他叔叔就有支票本,但平时都小心的放着,见张阳这么随意的拿出支票本签写支票,他的心里又有一股羡慕和嫉妒。 这些,应该他都拥有才对。 不过这会他也只敢想想,根本不敢说什么,他还要靠张阳来救命。 见张阳写好支票,周逸尘马上伸出了手,张阳这个时候却把手向上一扬,轻轻摇了下头。 “等等!” 周逸尘微微一愣,直直的看着张阳。 “我听说,徐主任那这学期会有一个留校名额,是不是这样?” “是,我舅舅那是有,张阳,你想?” 周逸尘心脏猛的一跳,徐主任是他的舅舅,学校的教导主任,这次为他争取了一个留校名额,他不是医学院的学生,大四就可以毕业,毕业之后便可以留校任教。 周逸尘因为背上的污点,想去体制内发展已经没有可能,不如安安心心的留在学生,不管怎么说也是个铁饭碗。 特别是他叔叔的出事之后,他对一切看的更淡了,只想保住这个工作,安安稳稳的生活下去,现在张阳这么一问,他本能的感觉到了不对。 “萧斌对我说过过,他想留校!” 张阳微微一笑,周逸尘呆呆的看着张阳,没一会,他的眼中就带出愤怒来。 留校是他最后的路,张阳的意思很明显,借钱可以,但要把这条路让出来,让给现任的学生会主席萧斌。 “张阳,我舅舅的指标,我说了不算!” 周逸尘心里愤怒,可不敢直接表现出来,只能委婉的说着,他现在还等着借张阳的钱救命呢。 “米雪,咱们走吧!” 张阳突然拉住米雪的手,就往外走,周逸尘愣了下,快速的追了过来,可惜他又被龙风给拦住了。 “张阳,张阳我答应你,我会让我舅舅把那个指标让给萧斌!” 周逸尘无奈,只能在那大叫着,他不答应张阳,这一关就过不了,先不说那些裸照,真被砍成了残废,他这辈子就完了。 龙哥那一帮子人手都黑着呢,他相信他们能做出这样的事来。 张阳这才停下来,回过头来看着他,轻声道:“记住你说的话,如果你做不到,后果你承担不起,还有,写张欠条,一年之后,你要连本带利的把钱还给我!” 周逸尘惊愕的看着张阳,张阳也不管他,直接给了他纸和笔,让他书写欠条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