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零零三章 紧急救治 - 神医圣手

第零零三章 紧急救治

“不许走!” </p> 顾成是个直性子,个子虽矮,但很勇敢,按照张阳的吩咐,他直接跑到担架车的前面,拦住了正准备上电梯的担架车。 </p> 他的出现,可让周围不少人都给愣住了。 </p> “你干什么?” </p> 走在前面的,是一位值班医生,他也是负责送病人进手术室的医生,正厉声喝问着顾成。 </p> “我,我没事,你,你们现在不能进去!” </p> 顾成明显不是胆气很足的人,只是坚定的执行着张阳的命令,在张阳来之前,他要拦住这些人。 </p> “没事你敢拦手术车,难道你想进监狱?这可是紧急手术,出了问题你担当得起吗?” </p> 顾成的话,让值班医生立刻发了火,一听是紧急手术,问题又那么严重,顾成顿时没了主意,抬头的时候正好看到已经走来的张阳。 </p> “快点让开……”值班医生上前不耐烦的推开了顾成。 </p> “手术不能做!” </p> 这个时候,张阳终于赶到了担架车的面前,祖传功法没有丢失,这给了他更大的底气。 </p> “你是什么人?” </p> 值班医生正火大,他的病人出现了意外,现在急着动手术,竟然一二再,再而三的被人拦住。 </p> 说着话的时候,他直接上前去推张阳,想像刚才一样,把张阳也推到一边。 </p> 可惜这次他没能如愿,张阳在他面前纹丝不动,丝毫没有理会他,静静的站在那里,微微蹙眉,看着担架车上的病人。 </p> “保安呢,保安,小胡你还不去叫保安!” </p> 值班医生恼羞成怒,嘶声在那大喊着,他的声音吸引了更多的人前来围观,电梯口一会围满了人。 </p> 对周围的人,张阳丝毫没有在意。 </p> 做医生的,都有个共同的优点,就是在面对病人的时候,心里不会去想其他的,会全精神的面对病人,特别是重症病人手术的时候,思想开小差可是会致命的。 </p> 这虽然不是手术,但同样会因为分神而致命。 </p> 张阳只是在那自己默默的点了下头。 </p> 他没有猜错,这个女孩的确就是导师所说的那起医疗事故的受害者,她现在带有青春期功血的症兆,只是不太明显。 </p> “张阳?” </p> 顾成有些担心的叫了一声,刚才那个医生已经说明了,而且他们自己也是学医的人,明白阻碍紧急手术的罪是很大的。 </p> 如果病人出现了什么意外,他们可担不起这个责任。 </p> “你们,你们两个干什么,为什么拦着我女儿去做手术!” </p> 那两个走在后面的中年妇女挤了过来,其中一个对着张阳紧张的叫着,她的眼睛中还带着泪水。 </p> 可怜天下父母心,父母对孩子的爱都是真挚的。 </p> 张阳抬起头,看了这女人一眼,这位应该就是导师的那位妹妹了,四十岁的样子,和导师还有些像。 </p> 若是自己不出现在这里,按照正常的轨迹发展,她的独生女儿首先会死在这家医院,两年后他的丈夫又会因为意外而去世,彻底的成了孤家寡人。 </p> 这是一个可怜的女人,张阳没想为难她,正想开口解释,旁边又传来一阵的喧闹声。 </p> 医院的保安快速赶来,有人拦紧急救护车可不是小事,出了事,他们也要跟着担责,弄不好还会砸了饭碗。 </p> “就是他们,赶紧把他们抓起来!” </p> 值班医生见到跑来的五六个保安,立刻尖声叫了起来,还有一些其他医生闻讯赶来,其中有一位年纪比较大的老医生。 </p> 在医院,紧急手术车被拦截,还不是被家属拦截,这在他们医院尚属首次。 </p> 几个保安,上来就要按倒张阳,而一旁的顾成,已经被一个保安给拉住了,正慌乱的看着张阳。 </p> 张阳正想开口解释,脸色猛然一变,身子微微一晃,两个按住他的保安就不自由主的退到了一旁。 </p> 他刚才正想解释下原因,可随意看了一眼担架车的女孩,发现她的情况已经有了改变。 </p> 来不及解释,张阳直接掀开盖在女孩身上的被子,周围的人立刻响起一阵阵的惊呼。 </p> 担架车上,女孩的身下已经染红了一片,而且这片红色明显在扩大着。 </p> 见到这一幕,谁都明白,这女孩正处在一个极度危险的状况下。 </p> “萱萱,萱萱,你怎么了!” </p> 最先惊叫出声的是女孩的母亲,这位母亲完全慌了神,握着女孩的手不停的叫着,她的声音因为颤抖还完全走了音。 </p> “医生,医生,快,救命啊,救命~” </p> 另外一名中年女子,这会也紧张的大叫着,张阳直接抓起女孩的另外一只手,直接扣在脉门上,眉头紧紧的凝结在了一起。 </p> 那老医生看到张阳这个动作,眼中还闪过道惊讶。 </p> 这个女孩,按照事故所说,真正的原因是大出血而引发的心机缺血,最终造成了遗憾的后果,现在只是大出血,还好那突发的心机缺血还没有出现。 </p> “还不快送手术室!”那值班医生再次反映了过来,急急的大叫了一声。 </p> 张阳回过头,狠狠的瞪了他一眼:“送什么手术室,难道还看不出来,这不是有淤血的血瘕,按照血瘕去送手术室,等死吗?” </p> 这一刻,张阳显得极具威势,那值班医生竟然被他说的低下了头,不敢抬头看他。 </p> “血瘕?” </p> 那位老医生惊呼出生,这位老医生是院内一位著名的老中医,不过对妇科也有一定的了解,自然看出,这绝对不是血瘕。 </p> 血瘕是指妇女小腹内有淤血肿块,一般都是由妇女产后,或月经之后,血脉精气不调所生,绝对不是这种大出血的症状。 </p> 若是按照血瘕去治疗,或者去手术,那还真的有可能会像眼前这年轻人说的那样,送手术室就是等死。 </p> 张阳没管四周,运气直接到指尖,在女孩的身上轻轻点了两下。 </p> 点穴,可是他祖传功法中很重要的一项。 </p> 这两下,是先帮女孩止血,女孩的情况很危险,不过点穴只能止住几分钟罢了,这几分钟的时间,他要想办法帮女孩控制住病情。 </p> “顾成,去护士站找几个消过毒的针头来,快!” </p> 张阳抬起头,直接对顾成说了一句,顾成下意识的点了下头,立刻飞快的跑了出去。 </p> “先把人送到急诊室止血,快去请王医生!” </p> 那个之前叫出声的老医生,这会也在对那值班医生吩咐着,他可不知道张阳随意点那两下的效果。 </p> 他既然已经看出这不是血瘕,也就清楚这是医不对症,眼下最重要的是对症就医,病人的情况很危险,此时不是计较其他事情的是偶,重要的还是治疗。 </p> 至于他所说的那位王医生,是他们医院最好的妇科大夫,今天正好休息,没有在医院。 </p> “啊,好!” </p> 值班医生有些慌了神,听了这老医生的话,急忙点头应了下来。 </p> 这点也能让大家看出来,这位老医生在医院内有不小的威望。 </p> “血我已经止了,现在不能动她,更不能去急诊室!” </p> 张阳沉声摇头道,老医生的吩咐他都听到了,这会绝对不能送女孩进急诊室。 </p> 真正让女孩丧失生命的,是那急性心肌缺血,现在女孩最忌讳的就是被随意搬动,一旦把她送进别的地方,恐怕神仙都难救他了。 </p> “你止了血?” </p> 老医生惊诧的问道,他像刚才李阳那样,直接抓住女孩的胳膊,手指按在了女孩的脉门之上。 </p> 没一会,他便抬起头,无比惊讶的看着张阳,同时他的脸上带着凝重之色,这个女孩的脉象很不好,随时可能出现危险。 </p> 经过把脉,老医生也基本断定,女孩确实不是血瘕,应该是崩漏,还是比较严重的崩漏,是什么引起的崩漏,他需要再做进一步的判断。 </p> 不过有一点他已经明白了,这女孩现在确实没在出血,那原本在扩大的血迹,也慢慢的在停止。 </p> “针头,针头!” </p> 顾成从护士站跑了出来,他的身后还追出来一名年轻的小护士,在他的手上,则拿着一个白色的盆子,边跑边大声的喊着。 </p> 护士站就在旁边,顾成很快就跑回到张阳的身边。 </p> 他一共拿来了十几个针头,大小不一,好在这些都是消过毒的针头,虽然效果比起真正的银针来差的很远,可眼前也只能将就使用了。 </p> 张阳上辈子的那一套特意打造的装备,估计都随着飞机,一起烟灰飞灭了。 </p> “她,她怎么了?” </p> 女孩身边一直有个护士,这会护士突然叫了一声,几乎所有的人,都往担架车上看了过去,目光都集中在了女孩的身上。 </p> 女孩此刻,脸色变的煞白,没有一点的血色,身子更是颤抖着,额头还不断的滴落黄豆般大的汗珠。 </p> 张阳,那老医生,包括那值班医生,脸色都是猛的一变。 </p> 急性心肌缺血,这个病状还是来了,这才是最重要,最致命的一点,张阳最担心的事情,终于出现了。 </p> 老医生还抓这女孩的手,还能感觉到女孩的脉象,不感觉还好,有了感觉,让他的脸色变的更为难看,他已经知道这女孩现在是怎么回事。 </p> 同时他也明白,这个女孩若真按照他刚才的提议,送去急诊室的话,那可就凶多吉少了。 </p> 见女孩突然发病,张阳不顾得这是大庭广众之下,立刻拿起一根小点的针头,直直的刺进女孩头顶的百会穴内。 </p> 事不宜迟,再晚,这女孩可能真的完了。 </p> “你!” </p> 老医生的手被张阳直接推在了一旁,惊骇的看着直接刺进去三分之一的针头。百会可是人体最重要的穴位之一,他也是位老中医,行医四十多年了,也从不敢就这样贸然的使用针头去刺这个穴位。 </p> 刺完百会穴后,张阳两手各拿一根针头,又分别刺入了女孩的脖子上,随后,张阳直接走到担架车的另一边,握住女孩的双脚,在脚上又插进了两根针头。 </p> 在白盒子里拿起一根大点的针头后,张阳轻轻一捏针头的上方,针尖就断下去了一点,紧接着他伸手摸进女孩的腹部,等他手拿出来的时候,针头已经消失了。 </p> 他这一切动作都太快了,周围的人只是发愣的看着,连那位老中医都给看呆了。 </p> 他也会行针,可如此行针的,他从没有见过,甚至都没有听说过。 </p> “她不动了!” </p> 周围有个围观的普通人突然叫了一声,担架车上的女孩这会已经不像刚才那么恐怖,身子不在颤抖,她脸上也不在冒汗,脸色也恢复点了血色。 </p> 一切,又变的像刚才一样,严格来说要比刚才还好一些。 </p> 老中医愣了几秒钟,猛的又抓起那女孩的胳膊,握在脉门上,没一会,他的表情就变的无比丰富。 </p> 急性心肌缺血,这会竟然真的消失了。 </p> “还愣着干什么,先送到重症监护室,随时观察她的情况,还有,她身上的针头,两个小时之内不能拔出来,过了两个小时后再拔!” </p> 张阳轻轻的吐了口气,随即瞪了眼那值班医生,说完这些话,他大摇大摆的离开人群,带着顾成直接返回他们的病房。 </p> </p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