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九六章 皇室投资商 - 神医圣手

第二九六章 皇室投资商

饭店的老板知道这出了事,正焦急的站在外面。 可惜他根本进不来,楼道很小,又早就被警察封死了,一些吃过饭没走的人也都在远处看着热闹,顺便打听着里面的情况。 具体的情况自然打听不出来,只能在那各自猜测着。 “枪在这!” 常丰突然走了出来,手上还拿着分开的枪和弹夹。 “我是省公安厅督察处处长常丰,这是我的工作证,他的枪是我下的,我想问一下,他有什么权利,无缘无故拿出枪顶着老百姓的脑袋,现在还是旧社会吗?” 常丰慢慢的说着,最后一句猛然改变了语气,变的极为凌厉。 说话的时候他给那队长丢过去一个工作证,这里面唯一在政府部门工作的人就是常丰,而且他还是省公安厅的人,级别上比这位局长还要高。 “省厅,督察处,处长!” 队长完全傻了眼,颤抖着手接过了常丰递来的证件。 证件的确是省公安厅发的,不是伪造,他作为刑警队长以前也和省厅的人打过交道,见过他们的工作室。 不过那时候他只是配合,就算是省厅普通的人,在他面前也都显得极为骄傲,衙门不同,注定他们的身份也不同。 普通的人都这样,更不用说这正处级的干部了,正处级,在烈山那就是县长,县委书记一级的。 “常,常处长您好!” 队长小心的送还给常丰的证件,他还证件的时候,手抖的更厉害了。 督察处成立的时间并不长,不过这是一个专管警察的部门,是平时他们最怕见,也是最不愿意见的人。 眼前这个,可是省内所有督察的头头,别说是他,就算是他身边的那位局长,人家想怎么查就能怎么查。 那局长也有些傻眼,折腾了半天,他没想到对方又冒出个省厅的督察处长来。 说起来也是他级别不够,往省厅跑的少,不然肯定会见过常丰。 “这枪是我下的,不是有人袭警,也没人抢枪,还有你们,大张旗鼓的这是干什么,来到也不查案子,就因为他是局长,然后就可以随便的乱抓人?” 常丰很是严肃的说着,李亚则转过头,偷偷的笑了笑。 不愧是哥几个之中唯一在体制中的人,官架子摆的真好,下枪的人明明是张阳,他只字没提,全揽在了自己的身上。 不说张阳也没错,毕竟张阳没这个权利,把他拉出来只会更麻烦,不过这个权利常丰却有,他下了这个局长的枪,任何人都说不得什么。 常丰的话很严厉,说完还瞪着这局长和队长。 他那督察处处长的头衔,真给了两人不小的压力,队长额头冒着汗,根本不知道该说什么,只能低着头看一旁的局长。 同时他的心里也在后悔,干嘛这么着急的跑过来。 他又想到了张阳,张阳还真是个灾星,每次见到他肯定没有好事,局长拿枪顶普通人的脑袋,这事说大可大,说小可小,就看眼前这年轻的督察处长怎么来处置了。 “为什么不说话,国家给你们权利,难道就是让你们这样作威作福?” 常丰又叱喝了一句,这次不仅那队长在冒汗,局长也是冷汗直冒。 就像队长猜测的一样,这事可大可小,大了的话,能直接脱了他的衣服,让他变成普通老百姓。 毕竟他这事是被督察处长亲自抓住的,而他之前也确实拿着枪顶住过别人的脑袋。 小的话,可以什么事都没有,他这会没想那么小,但也要想着如何推卸责任,至少要保住他的位置。 “常,常处长,我当时不知道您在,我是在保护外,外商的安全,户田山武先生是日本著名企业家,他是为日本皇室做投资的,我是奉了我们周书记的命令,好好接待和保护他的,我当时急着拿枪出来,也是为了外商的安全,没有别的意思!” 局长慢慢的解释着,说话的时候脑门子的汗更多。 他只能先把那日本人抬出来,至于县委周书记,确实给过他命令,不过那都是因为这个外商是被他拉过来的原因。 户田山武,是专门为日本皇室管理资金,说简单点就是皇室的财务大管家,负责为日本皇室赚钱。 他是收到消息,这次户田山武带了近上百亿日元来华投资,要建造一个大型汽配厂,需要上万名的员工。 他就是通过关系才把户田山武请过来,希望招商拉到这笔投资。 这次的招商若是成功了,对他未来的仕途也有着极大的帮助,县里的政法书记也快下了,有这个政绩在他肯定可以升上去,而且未来还有希望再上升一步。 这可是个分量极重的业绩,县里也都十分的看重,给他开了很多便利的条件。 常丰冷冷一笑,凌厉的看着这局长。 过了一会,常丰才轻声说:“外商,你真是为了外商的安全在考虑?” “我发誓,真的,真的是外商考虑!” 局长急忙举起手来,大声的发着誓,他的样子让常丰忍不住皱了皱眉头,这局长发誓的样子,怎么看都像是在投降,没有一点警察的气度。 至于他的发誓是不是真的,只有他自己清楚,不过他说为外商考虑而拿枪根本没人相信,当时的事常丰可是看的清清楚楚。 这只是他的一个理由,常丰暂时也没打算在这里追查到底,也就给他这个理由先让他下台。 这里人太多了,继续闹下去影响也不好。 “户田山武,皇室投资商?” 张阳突然说了一句,还惊讶的往房间里看了看。 只是户田山武这个名字,他还真想不起来什么,张阳上辈子就没和日本人打过交道,他从没去过日本,也没接受过日本富商的邀请,这辈子就更不可能了。 他最留意的,是皇室投资商。 这让他想起了上辈子所经历的一个案子,好像是98年下半年的时候,国内出现了一个很大的诈骗案,一个日本人在国内连续诈骗了好多地方政府,最终携巨资而逃。 之后有个被骗的官员,绝望之下跳了楼,不过没摔死,最后转到了他们医院。 他也是从那病人那里得知的这件事,这件事影响很大,根本没有对外公开。 现在回想一下,当时说的那个诈骗犯好像就是户田山武,当年的他就是打着为日本皇室投资的幌子来进行的诈骗。 其实这个骗术并不高明,直接发电往日本皇室一问就能知道,可惜当时的人都对皇室这两个字给迷惑住了,想着日本根本没人敢冒充他们皇室,才没有去确定。 再加上一人信了之后,又给了其他人信心,信的人越来越多,假的也就变成了真的。 最终才会造成那么大的损失。 联想到这些,张阳基本可以确定,房间里的这个人就是上辈子听说的那个骗子,只是他没想到这骗子骗到了烈山县。 不过仔细想想也能明白,烈山县交通并不好,周边也没有什么巨大的优势,更没有任何的大市场,人家怎么可能把这么大一个汽配厂放在这里。 也只有诈骗犯才会来这,他的目的本来就是为了骗钱。 可惜当地的人不会这么想,就比如这个局长,他们都把这事当成天上掉馅饼之类的好事,无论如何都要拉来这笔投资,却不知道他们拉的根本就是个虚影。 “什么皇室投资者,还不是一个日本人!” 苏展涛就站在张阳的身后,听到张阳自言自语的话,跟着愤愤说了句。 就连他,也没去怀疑这个日本人的身份。 “枪我先给你们,这件事你们马上给我写个报告,外商的安全是要考虑,但也不能做出过火的事来!” 常丰这会终于松了口,他同样没去怀疑那个日本人。 现在改革开放,的确有很多国外的人来到国内投资,日本皇室来人也不值得奇怪。 而且皇室这个头衔也成功唬住了他,其实他根本不知道日本皇室很少有自己直接经营的公司,更不可能来到国内投资了。 连常丰都不知道,更不用说别人。 “等等,常哥,你来一下,我有话跟你说!” 张阳突然拉了拉常丰,常丰正准备把手上的枪递过去,被他这么一拉又缩回了手。 那位等着接自己手枪的局长,只能继续在那等着,心里暗暗的骂着张阳,可惜他什么话都不敢说。 张阳把常丰直接拉到了他们吃饭的房间,这会里面已经没有了人。 在房间里,张阳小声的把户田山武可能是诈骗犯的事告诉了他,根据时间来看,户田山武可能已经诈骗到一些钱财了。 “你确定?” 听了张阳的话,常丰也瞪大了眼睛,这事若是真的,那可真是个大案子。 “我是听一个朋友提起过这个人,暂时不敢确定,不过多查查费不了什么事,仔细查查他的背景,特别是从日本皇室那查一下,应该能查出点问题来!” 张阳轻轻摇了下头。 他当然可以确定,只是这话不能说出来,说出来的话他解释不通,只能用模糊的回答。 查一查,多查一下确实费不了什么事,不是最好,如果真查出了问题,也能避免出现损失,特别是张阳所说的那些。 真有地方政府被骗过的话,那损失可能还不小呢,有些地方为了招商出业绩,真的什么都敢干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