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九五章 米县长的女婿 - 神医圣手

第二九五章 米县长的女婿

擦完枪,常丰才把弹夹退下来,分开来拿着。 见弹夹分开,对面那几个人也都稍稍松了口气,脸上没有那么大的担忧。 “打我,你敢打我?” 吴志国这会才反应过来,捂着他的脸,满是不敢相信的看着那五十多岁的男子。 刚才他把之前人的手打下来,让服务员送菜的时候,这个五十来岁,自称局长的人就走了过来,扬手就给了他一巴掌。 他当时就被打懵了,从小到大,在家里他都是个宝贝疙瘩,还从没人敢对他动过手。 上学是调皮和别人打过架,不过基本都是他打别人,哪有谁敢对他动手,基本上大家都知道他的背景。 工作之后,他学的更为圆滑,生意场上的人多不愿意得罪人,特别是他这种注定要接掌家族企业的公子哥。 这些年来,他也很少和别人有过什么矛盾,即使有矛盾,短时间内也马上就能解决,从没有到动手动脚的地步。 今天猛然间被人打了一巴掌,他直接就懵了。 吴志国大声的叫着,直接朝那男子的身上扑了过去,一下子就把他扑倒在身下,之前抱着李亚的那人愣了下,马上松开李亚就想跑过去帮忙。 刚才李亚就被他牵绊住,没能打的痛快,这会怎么可能在让他过去,一下子抓住他,也没打他,就是不让他过去。 “啪啪啪!” 吴志国举起巴掌,在那男子的脸上扇了起来,他扇的很响亮,比刚才这人打他还要重。 “老吴,别打了!” 常丰皱了下眉头,上前拉住了他的胳膊,这家伙现在是打红了眼,回过头就想揍人,看到是常丰才作罢。 警笛声从外面响了起来,没一会就到了饭店的外面。 那个之前抱着李亚,又被李亚拉住的家伙脸上总算露出了惊喜,他还恨恨的回头看了吴志国一眼。 而被吴志国打倒的那男子,这会嘴角正冒着血,浑浑噩噩的躺在那里。 没一会,十几个警察就跑了上来,他们的房间在二楼最里面,这些在警察都围挤在了过道那,还有个四十多岁的领头人走了过来。 “苗主任,局长这是怎么了?” 过来的那人看到地上的男子,马上愣了下,急急的问了一句。 “抓,赶紧把他们都抓起来,局长被他们打了!” 苗主任就是那四十多岁的男子,十几个警察都围了过来,过道有些窄,他们也只是围过来,暂时还不能抓人。 听说局长被打,来的那人脸色都变了,他还没说话,房间里突然又走出来三个人。 “这就是你们烈山的治安,这个样子还想让我给你们投资?” 这三个人之前就一直在房间里,没敢出来,等警察出现后才现身,一出来还显得很愤怒的样子。 不过他说话的语气很生硬,一听就知道是外国人,看说话那人的样子,只能看出来是黄钟人,哪个国家的还不清楚。 “户田先生,不是,不是你想的这样,这几个人不是本地人!” 那个苗主任急急的解释着,这次张阳他们都知道这外国人的身份了,只听这个称呼就能明白,来的是个日本人。 在地上的男子总算清醒了过来,艰难的站了起来。 “你们几个愣着干什么,吃干饭的啊,他们袭警,抢枪,我的枪还在他们的手里,还不赶紧给我抓起来!” 这位局长愤怒的大吼着,一听说枪都被抢了,刚才的领头人脸色立刻变了,其他挤着的人也不敢不动,直接往前冲去。 冲在最前面的,还是最先来到的那个领头人。 这人是县局的刑警队长,接到报案说局长出了事,马上就带人赶了过来,局长的事他可不敢怠慢。 刚冲过去,还没拿出手铐来,他又愣了下。 他看到了站在常丰身边的张阳,刚才人多他没注意,这会才注意到。 对张阳他可不陌生,当初就是他在烈山捅破了次天,让很多人都关注了这个小地方,上任局长之所以离职也是因为他,连带着他们整个公安局都接受不了的处分。 上次抓张阳的时候他在场,对张阳的印象很是深刻。 同时他也知道,张阳是米副县长的未来女婿,那次的事闹的太大了,两人的关系早就在烈山县公开,米县长也从来没有都认过。 虽然米县长不是主管他们这一口,可毕竟现在也是常委副县长,绝对不是他一个队长能得罪的人物,人家拿捏局长或许很难,可拿捏他一个队长,轻而易举。 这也让他显得有些犹豫。 “且慢!” 僵硬的普通话又想了起来,之前那个说话的日本人又走了过来,站在了这队长的身边。 队长急忙侧了侧身子,脑袋还在快速转动着,怎么能在不得罪张阳的情况下满足局长的要求,不过他是越想越头大,根本没有什么好办法。 这也让他有些哀怨,这个张阳不是说走了吗,怎么又回来了,还又被他们给碰上。 “这小貂不错,做个貂皮帽子一定很好看,你们说是不是?” 这日本人大概四十岁左右的样子,很瘦,看起来就是精明人,正指着张阳肩膀上的闪电,笑着对身边人说。 张阳眉头轻轻跳了下,闪电则机灵的醒了过来,对着那日本人愤怒的叫着。 “户田先生说的没错,这貂全身洁白,貂皮肯定最好,您好眼力啊!” 旁边有个人说话了,他说的则是正宗的普通话,这个人应该是个国人,不是日本人。 最先说话的日本人满意的点了下头,又回头对那刚挨过打的局长说:“我可以不追究你们这次的治安问题,这只小貂务必给我拿下来,今晚我们吃肉喝汤,这貂皮,我要拿回去做礼物,送给我们天皇陛下!” “是,是,您放心,户田先生您放心,这貂我一定给您拿过来!” 擦了擦嘴角的血迹,那局长快速的点着头,一幅奴婢的样子,就差没下跪磕头了。 常丰,龙成他们的眉头也都紧紧的凝结在一起。 这几个家伙旁若无人的在这说着,说的却是别人的东西,俨然这东西已经成为了他们的样子,和强盗又有什么分别。 “吱吱吱!” 闪电在张阳的肩膀上,跳着直叫,叫声很急很恼怒。 这次闪电真的发火了,若不是张阳对它有命令,这会它就跳过去,给这两个可恶的家伙一人来一口。 竟然敢要对它剥皮扒肉,还要把它的皮毛送给什么天皇,简直不知道死字怎么写。 张阳他们都一副冷冷的样子,只有一个人脸上带着微笑。 这个正在笑的人就是龙风,他好像看到了一个最可笑的笑话。 若不是场合不对,他会捂着肚子在那大笑。 几个得瑟的无知人,竟然敢说要剥掉灵兽狐尾貂的皮,狐尾貂啊,别说他们了,就算是自己对上也是有多远先跑多远,龙风绝对没有对付狐尾貂的把握。 撑上些时间还行,若说抓住狐尾貂,或者说打败它,几乎不可能。 狐尾貂的速度比他快多了。 毫不夸张的说,就他们这些人,闪电一分钟之内就能全部接解决,还是最干净利索的那种解决方式,保证一个人都不剩,全都去阎王那喝茶。 “还不赶紧动手,记住,那白貂给我抓过来,给户田先生留着!” 局长又大叫了一声,那刑警队长脸色带出点苦涩,回过头无奈的看了眼新任局长。 他稍稍犹豫了下,还是无奈的凑过去,在局长耳边小声的说着:“局长,这个人是张阳!” “什么张阳?我让你抓人,你敢违抗命令吗?” 局长猛一挥手,大声的说着。 “不是,这是米县长的女婿张阳,您忘了,之前我们得处分那件事,还有被砸的奔驰车就是他的!” 队长硬着头皮在那说着,他不说不行啊,两边都是他得罪不起的人,夹在中间最为难了。 “米县长,奔驰车?” 局长的脸色总算是变了,他有些惊愕的看着张阳。 他不是烈山本地人,是原来局长处分之后从市局调过来的人,但他对张阳的名字并不陌生。 之前沸沸扬扬的的那件事,主角可是张阳,最终一个局长,一个副书记被他整下了台,余副书记到现在还没启用,至于局长,据说去南方什么地方打工去了。 那局长不下台,这位置怎么会留给他。 除此之外,张阳还有一个公开的身份。 他是米县长的女婿,那次的事究其原因,还是米县长的女儿引起来的,虽说一开始米县长反对,可现在他已经完全答应了下来。 对付张阳,也就等于对付米县长。 “怎么,这么点小事都办不成?” 见他们有些犹豫,那日本人先不高兴了,一甩手,直接又退回了房间。 局长看了看他的背影,咬了咬牙,轻声道:“就算是米县长,也不能阻挡这次的投资,这可是次一百亿日元的投资,真的落户在我们烈山县,对我们整个烈山县都有极大的帮助,抓住他们,别忘了他们可是袭警,抢枪的罪犯,我的枪还在他们的手里!” 那队长稍稍一愣,急忙回过头来。 见到张阳只顾着吃惊呢,把枪的事给忘了,袭警,抢枪,这罪不管谁来都顶不住,抢枪可是大罪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