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九四章 袭警,抢枪? - 神医圣手

第二九四章 袭警,抢枪?

吴志国的吃相很夸张。 刚倒好酒,他就先撕下来一只鸡腿,放在嘴里啃着,火店烧鸡不像别的烧鸡很瘦,这种鸡很肥,一咬一口油,十分的香口。 “不错,好吃,好久没吃这正宗的烧鸡了,大家都尝尝!” 对吃的东西,吴志国一点都不客气,自己咬的满嘴是油,同时还招呼着大家。 “我说老吴,你好歹也是一公司副总,大家族继承人,以后要掌管数十亿财富的大人物,你就不能有个吃相吗?” 龙成很无奈的说着,吴志国这人哪点都好,就是一吃起来毫无形象。 单从吃相来看,很难有人相信,他是个现在就可以支配近亿资金的公司副总,还以为是从哪旮旯里钻出来的饿死鬼。 “吃东西就吃东西,还要什么吃相,来,哥几个,走一杯!” 吴志国几下把鸡腿啃完,这才擦了擦嘴,端起了面前的酒杯。 这个样子还好一些,他刚才的样子真的有些不雅。 喝过酒后,龙成才轻轻的摇了下头,拿起了筷子,道:“都尝尝吧,老吴嘴刁着呢,能被他吃中的东西,肯定差不了!” 几个人,都夹了块另一只烧鸡的鸡肉,吴志国撕下鸡腿的那只没人过问。 这烧鸡很大,不过却很烂,虽说没撕开,可用筷子一夹就是一块。 现在也只有这道菜,他们想不吃都不行。 几个人尝过之后,都忍不住点了下头。 这鸡肉看起来很肥,可吃起来一点都不腻,清香可口,吴志国的推荐很不错,至少能对上他们每个人的口味。 地方有名气的小吃,味道上都能过的去。 其他菜还没上,两只烧鸡就快下去了,没人跟吴志国抢,他正好一个人独享一只。 见烧鸡没了,吴志国又跑出去要了两只,说来也巧,这是中午最后两只了,他们的烧鸡向来都不够卖,无论中午还是晚上,都是早早的就会卖完。 最后两只烧鸡没上,点的其他菜倒是上了一些,让菜不至于断下来。 “这家饭店的老板姓火,据说祖上曾经是御厨,明朝的时候就是,皇帝都喜欢吃他们家秘制的烧鸡,这些是不是真的没人知道,不过他们的烧鸡味道确实不错!” 喝了两杯酒,吴志国开始打开话匣子,慢慢的说了起来。 “火姓,这个姓可不多见!” 李亚轻轻笑了声,姓火的人并不多,全国也很多,第一次听到这个姓的人都会有所吃惊。 “没错,他们一开始就开烧鸡店,所以才叫火店烧鸡,不知道的人,还都以为是着火的店!” 吴志国嘿嘿的笑着,他的话也让很多人都笑了起来。 酒就开了两瓶,这会喝下去了一瓶多,龙风没喝酒,其他的人都喝了点。 龙风不是不能喝,只是这家伙以张阳保镖自居,还说着要负责,出来吃饭的时候从不沾酒,就连吃饭也是简单吃点,吃完就离开。 他的样子,让龙成倒是多少能放开一点。 “先生,这不是你们的,是另外一桌客人的!” “他们的等会再上,我们局长正陪重要客人呢,先给我们上!” 外面突然传来说话声,这饭店的隔音可不像那些高档饭店那么好,门又没关死,外面有什么动静,这里都听的很清楚。 “我出去看看!” 吴志国站了起来,地方是他找的,他和这里的人也算熟,他出面稍微好一些。 “我陪你去!” 李亚也站了起来,王辰没在这,王辰在的话肯定也会跑出去。 两人走出来后,便看到旁边一个包间的门口站着个人,拉扯着一个服务员,那服务员脸上还满是无奈。 服务员手上有个托盘,托盘里放着两个盘子,正是他们最后加的烧鸡。 “怎么回事?” 吴志国轻声问了一句,旁边包间里好像没坐几个人,他们在外面看不清楚,也懒的去看。 “吴总,这是您后来加的烧鸡,他们非要先要!” 服务员回过头来,急忙说了句,吴志国来过店里很多次,服务员也都认识他了,知道他是长京来的大老总,对这里的生意很捧场。 “朋友,总得有个先来后到吧?” 吴志国点了下头,转过身来对那个拉着服务员的人问了句。 这人四十岁的样子,满脸的不耐,立刻挥了挥手道:“什么先来后到,我们局长正在陪重要的客人,耽误了客人你们谁担得起责任?快,给我们送进去!” “要不这样,这有两只,我们可能也吃不了那么多,分你们一只,我们只要一只!” 吴志国皱了皱眉,最后还是慢慢说了句,他们里面还有很多菜,烧鸡大家吃过一只了,味道是不错,可再来两只也吃不完。 他这个主意很不错,服务员马上眼睛一亮,点了下头。 “不行,两只都给我们,你们让他们再送!” 那男子使劲的摇着头,死活认定把这两只烧鸡都带进他们的房间里,这次吴志国的眉头也皱了起来。 他提出刚才的建议,只是和气生财,他们吃完饭就赶路了,不想在这得罪人。 不过他也不是个好脾气的主,对给脸不要的人,自然也不会客气。 现在别说店里已经没了,就算有,吴志国也不会在让。 “马上送到我们房间去,这有我!” 吴志国对那服务员直接说道,他现在根本不在理会旁边那个人。 “可是,我!” 服务员的表情变的更苦,他的胳膊一直被那人拉着,根本走不开。 “没有可是,马上过去!” 吴志国突然伸出手,把那人的胳膊从他身上打了下来,服务员胳膊感觉一松,稍稍一愣,随即快步走进了前面的房间。 张阳他们还都在房间里坐着,外面发生的一切看不到,但都能听到。 因为两只烧鸡引起矛盾,确实很不应该,不过吴志国之前已经想过合适的方案,愿意好好解决这件事。 东西本来就是他们要的,吃不完分出一半也没什么。 可对方一点面子都不给,非要全部留下,别说是吴志国了,换成别的人恐怕也接受不了。 “啪!” 外面突然传来道清脆的声音,几个人同时一愣,那正想离开的服务员还打了个哆嗦。 这声音非常的脆,一听就知道有人被拍了耳光,只是不知道是谁。 随即外面传来了叫骂声,叫的声音最大的就是李亚,还有人的哀嚎声。 “走,出去看看吧!” 龙成重重的叹了口气,首先站了起来,听清楚外面的动静之后几个人没有了担心,只是感觉稍微有些麻烦。 外面一听就知道是李亚动了手,这小子和王辰一样的冲动,一言不合就大打出手,这样的事以前可不是没有过。 不过几个人刚出来,全都愣了下。 吴志国正呆呆的站在那里,他的脸上还有个鲜红的巴掌印,李亚则正对着一个人拳打脚踢,旁边还有人正拉着李亚。 感情刚才挨巴掌的并不是人家,而是他们的人。 “别打了,别打了!” 服务员也出来了,急的在旁边直叫,两桌都是重要客人,都是他们得罪不起的人。 “混蛋,来人,马上给我叫人,知道我是谁吗,敢打我?” 被李亚追着打,躺在地上的人终于站了起来,主要是因为旁边有人拉着李亚,最终让他逃开了。 这人五十多岁的样子,很是狼狈,正愤怒的在那大叫着。 之前让服务员送烧鸡的那人,正死死的抱着李亚,不是他抱着,李亚能把这个人按在地上打。 五十所岁的那男子,疯狂的大叫着,叫着叫着突然想到了什么,急忙跑回放假拿了个包。 没两下他又跑了出来,在他的手上还多出了一个东西,一个铁家伙,拿起来就直接对准了李亚的脑袋。 这个东西刚一拿出来,几个人就都愣了下。 这男子拿出来的,赫然是一把黑色的手枪,不过好在报险还没打开。 “敢打我,老子蹦了你!” 男子愤怒的吼叫着,张阳身子突然晃了下,那男子刚叫完,就惊愕的发现他手上的枪不见了,已经到了旁边一个年轻人的手里。 张阳低头看着枪,眉头则紧紧的凝结在一起。 国内对枪支的管理还是很严的,能随身带着枪的人都不简单,这武器就是对他也有很大的杀伤力。 “你,你们敢袭警,抢枪!” 男子的脸色瞬间变白了,没有了刚才的嚣张样子,身子还有些害怕。 他最清楚,他枪里面可是有子弹的,随便一颗子弹就能要了他的小命。 “张阳,枪给我好吗?” 常丰走到张阳的身边,轻轻对他伸出了手,他的表情没什么紧张,就好像两个好朋友说话一般。 张阳想了下头,把枪直接交在了他的手里。 这会张阳也想了起来,常丰可是省公安厅的人,他不管怎么说都没有官职在身,把人家的枪一直拿在自己的手里也不是个事。 拿到枪,常丰直接用衣服在整个抢上擦拭了起来,他擦的很仔细,几下就把所有的痕迹去掉了,这把枪上,再也没有了张阳的指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