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九二章 体制内的朋友 - 神医圣手

第二九二章 体制内的朋友

菜没吃多少,不过酒却喝了不少。 苏展涛这次又是被抬着离开的,他找张阳拼酒,本身他的酒量就比不过张阳,今天一兴奋喝过了头,最终只能悲剧。 不过张阳也没好到哪去,龙成没放开,可黄海和李亚一直都帮衬着苏展涛。 谁让这是米雪的饭店,算是张阳的地头。 等回到家的时候,张阳也是醉熏熏的,打坐了两个多小时,用着内劲才把酒劲给醒过来。 第二天上午,把米雪送到饭店张阳便一个人开车离去。 在苏邵华和赵局长家里走了一趟,一上午的时间便过去了。 去两人那里都是给他们做恢复性治疗,如今两人的状况都不错,不用像以前那样经常行针,一个月有一次都够了。 苏邵华那里张阳还留了些药,是他得到华佗居那些药材之后,新配的药。 这些药都他的病会有帮助,另外张阳还要需要配另外一种合成药,那个药可以最直接的帮助苏邵华治疗他的疾病,不过那个药张阳需要在药厂来配,目前的苏邵华也不适合服用。 下午张阳又来到了三院,这次他不在以实习医生的身份出现,纯粹就是个探望者。 昨天他们众人已经约好了,今天下午一起来看看王辰。 王辰这小子,在医院可是躺够了,天天给他们几个打电话,无论抓住谁都要别人来看他,他一个人在医院快憋疯了。 以他这样的性子,在医院躺这么久还真是一种折磨。 “不能这么无耻啊……” 张阳刚推门进去,王辰就那愤愤的喊叫着,让刚进门的张阳猛的愣了下。 病房内,李亚已经早到了,黄海和龙成还没来。 “怎么回事,这又骂谁呢?” 张阳挥了挥手上的鲜花,笑着问了一句,王辰也正呆呆的看着他。 “张阳,你来了,来,快让我抱抱闪电,我想死它了!” 王辰伸出他的胳膊,他只有一只胳膊能动,另外一只则打着石膏。 “吱吱!” 闪电马上从张阳的肩膀上跳了过去,在王辰的怀里转了一圈又跑了回来,还在那得意的对王辰笑着,明显是在戏耍他。 “你这小家伙,也欺负我!” 王辰哭丧着脸叫道,闪电又从张阳的身上跳了过去,这次没有离开,而是用尾巴亲昵的挠着王辰的脖子,好像是在安慰他一般。 闪电的动作,也让王辰笑了起来,还笑个不停。 在张阳的身后,龙风正微笑看着这一切,眼中还带着点羡慕。 和张阳在一起这么多天,龙风对张阳也渐渐有了些了解,很多之前不理解的事,见多了也就习以为常了。 比如闪电愿意和普通人玩耍,甚至和小孩子玩耍,他就很不明白。 闪电可是灵兽,还是毒兽,若是家族有这样的灵兽跟随,肯定会对它无比的尊敬,像大爷一样的供着,怎么可能去和灵兽随便的嬉闹。 最开始见闪电跳在别人身上的时候,他还紧张了半天,他可是十分清楚闪电的杀伤力,他自己就被闪电咬过,差点没丧命。 之后见那人没事,闪电玩的也很开心,渐渐才放下心来。 在他的心里,真的很羡慕这些人,有抱住灵兽玩耍的机会,他也很想抱抱闪电,可惜根本没有这个勇气。 另外闪电也不让他抱,现在闪电不在敌视龙风,但总会不自然的和龙风保持着距离,防备着他似的。 “这小子怎么了?” 张阳则回头看了眼李亚,他还记得王辰刚才在这骂人呢。 “这小子听说我们要集体出游,正在这骂娘呢,说我们不够哥们,不带着他,非要让我给他找一房车,把他也带过去,跟着进山,我不带他,他就说我无耻!” 李亚笑着摇了下头,直接解释道。 “都这个样了还想往外跑,他是真的没救了!” 张阳也笑着摇了下头,都木乃伊一样的人了,竟然还想着进山,王辰这要求才真的叫无耻。 这个时候,谁又敢带着他出门。 “谁没救了?” 门又被打开了,黄海,苏展涛还有杨玲一起从外面走了进来,正疑惑的看着张阳。 三人的手上也都带着花,王辰这间病房都快撑花房了,到处都是鲜花。 “还能是谁,不就是这小子!” 张阳把刚才李亚说的话重复了一遍,三人也都一起笑了起来。 有了帮手,李亚开始反过来说起了王辰,让他安心的养伤,别整天想着上蹿下跳,不然这伤一辈子都好不了。 黄海,苏展涛还时不时跟着添上一句,几个人把王辰说的,在那直接变成了苦瓜脸。 没一会,龙成也来了,他默默的对龙风先点了下头,这才加入人群,一起对王辰展开了声讨。 这些天龙成也算适应了龙风的存在,对这位内门前辈该有的尊敬还是会有,不过平时能忽略他的存在,恢复自己本来的样子。 其实忽视龙风存在的不止他一个,苏展涛还有黄海他们几乎都不注意这个人了。 一个平时不说话,只是远远跟着张阳的人,时间久了自然让他们的印象淡了许多,他们还曾经感叹过张阳是哪里找了这么个怪人保镖,反正换成他们这样的保镖坚决不要。 几个人在王辰这玩了一下午才回去。 出发的日子已经确定了下来,后天就走,依然在杨玲的车行集合,这次也是他们出发之前最后一次来看望王辰。 这次出去估计要一个星期的时间,这一个多星期没时间来看他,最后一次自然要多陪他一会。 王辰嘴上叫的厉害,不过他自己也清楚,他这个状况根本不可能跟过去,只能自己在那哀怨,想着自己赶快好起来。 还有两天的准备时间,对张阳来说时间倒是有些紧。 他要准备的东西不少,其他人只是进山玩个刺激,不可能在山里呆的时间太久,他则不一样。 他需要进山碰碰运气,有可能还要在山里面过夜,需要的东西自然也就多一些。 好在上辈子有过类似的经验,东西准备起来也不麻烦,而且进了山也不用特意为闪电多准备食物,山里的毒蛇多的是。 两天时间很快过去,到了出发的日子,一大早张阳便开车去了杨玲的车行。 这次考虑到进山的危险性,张阳没让米雪跟着,以饭店刚开业的理由把她留了下来。 对此米雪还闹了会情绪,不过最终她听从了张阳的安排,乖乖的留在了家里。 车行门口,已经停了好几辆越野车。 这次出去有不少的山路,所有的人开的都是越野车,张阳没有越野,不过龙成把自己家里的那辆悍马先给了张阳,不用张阳特意再去买一辆。 苏展涛也没有,不过苏邵华有,随便去开一辆便是。 店里面,几个人正坐在那说笑,苏展涛和杨玲都在,李亚和黄海也来了,张阳还看到了两个陌生人。 这两个人年纪都是二十八九的样子,一个带着眼镜显得很斯文,另外一个则有些发胖,像是个胖地主似的。 “张阳,你来了!” 老远的,黄海就对着张阳挥手,几个人也都站了起来。 看到他们的样子,张阳又想起了他们第一次见面的场景,也是在这个地方,同样要出远门的时候张阳认识的他们。 那时候张阳还记得,黄海是个很高傲的人,似乎都不愿意和他们多说什么,谁也没想到后来他们的关系会变的这么融洽。 “张阳,来我给你介绍一下!”等张阳走近,黄海立刻热情的拉住他。 “这是常丰,常大公子,常大公子在省公安厅工作,别看年龄小,已经是正处了,也是咱们这些人之中唯一当官的人!” 黄海指着那带眼镜的男子说着,张阳则稍稍愣了下。 这些公子哥,基本都是家里经商,或者本人经商,在体制内上班的真没有,体制内上班一般都不会像他们这么张扬。 “张阳你好,久仰大名啊,别听老黄瞎说,我可不是什么官,只是混口饭吃罢了!” 常丰直接向张阳伸出了手,他的脸上带着灿烂的笑容,给人种很温暖的感觉。 他的样子一点也不做作,很自然,这样的人通常给人的第一印象都很好。 张阳礼貌的和他握了握手,这个人很会做人,也难怪在体制中还能和黄海他们关系这么好,黄海他们这些公子哥们,对这些做官的人可都不太感冒。 能来到这里,还能一起出去游玩,本身就是一种肯定。 “老常就是谦虚,不过张阳你别小看他这个官,他也是有名的富豪,老常的大伯早年去了台湾,在那打拼了很大一份家业,可自己没有子嗣,现在他大伯去世了,这数亿的家产就被老常给继承了,他比我们每个人都有钱!” 黄海又笑着说了一句,常丰自己则无奈的摇了下头。 他的确是继承的遗产,谁让他大伯只有兄弟两人,而他的父亲只有他一个儿子,他是血缘关系最近,也是唯一的继承人。 他继承了遗产之后,并没有全部变现,而是找了分拆开,然后找职业经理人帮他管理着,虽说他在上班,可在个人财富上,却是几个人之中实实在在最多的一个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