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八八章 龙风的好奇 - 神医圣手

第二八八章 龙风的好奇

“醒了,人醒了!” “这小伙子挺厉害的,带个人还能游这么远!” 周围至少有三四十人围观,还有一些人听到这边有人落水也跑了过来,另外也有游乐场的人在往这边跑。 从张阳跳入水中,到把人救上来,又施针,一共也就不到十分钟的时间,周围的人都点着头在议论,夸赞的很多。 另外,湖中间的那艘船也划到了岸边,船上的两个女孩已经下了船,正扶着船上另一个女孩往下走。 被扶着的女孩就是之前被张阳先救起,送到船上的那一个,他们一艘船有四个人,都很年轻,落水的是一男一女。 张阳先救的这个上船之后就醒了,除了多喝了点脏水,身上难受外,她没有别的事,不像那男孩如此的危险。 “徐朗,徐朗!” 女孩上了案,就哭叫着朝人群里面挤来,她的身上也是湿漉漉的,头发也在往下滴水。 躺在地上的男孩总算睁开了眼睛,他想伸手去抱那女孩,可根本没有力气。 “你别乱动,我现在只是控制了你的病情,一会还要去医院继续救治!” 张阳对那男孩突然说了句,男孩转过头,有些惊愕的看了看张阳,不过他还是点了下头。 张阳又从他的身上摸出一个药瓶来,打开来看了看,随即倒出一粒塞进他的嘴里。 自己的身体自己最清楚,落水后心脏病一发,他就感觉自己这次要完了,没想都竟然被人救了过里,张阳塞给他的就是他身上常备药物,犯病的话必须吃药。 “徐朗,都是我不好,是我太任性,你没事就好,没事就好!” 女孩无法趴在这男孩的身上,只能拽着他的一只手在那哭着,那两个之前在船上的女孩也都走了过来,小声的安慰着她。 听他们说话,周围的人这才明白,这女孩和男孩是一对恋人,还都是学生,之前在船上发生了点小口角,结果女孩想吓吓男孩,就装作要跳湖。 没想到她脚下一滑,真的掉了下去。 男孩不会游泳,但还是跟着跳下去救她,人没救上来不说,差点没把自己也搭进去,这次若不是有张阳在,他们两个真的要做一对同命鸳鸯了。 明白了怎么回事,周围的人对这女孩也多有指责。 张阳则在心里微微叹了口气,女孩的做法确实很愚蠢,不过这会她已经知道了后悔,过多的指责只会让她更后悔,张阳也就懒的再去说了。 “让开,让开,都围在这干嘛!” 一个穿着蓝色衣服,三十多岁的男子,带着十几个身着制服的保安走了过来,边走他还边大叫着。 这是游乐场负责安全的管理人员,游乐场发生任何安全事故,和他都脱不了关系。 周围的人让出了一条通道,不过真正走的人并没几个,国人都喜欢凑热闹,这样的热闹平时可是极少能遇到。 看到身上扎着针,躺在地上不能动弹的人,进来的蓝衣男子眉头马上皱了皱。 “躺在这干什么,没事的话赶紧站起来!” 蓝衣男子很不客气的说了句,他身边的保安们也开始维持周围的秩序。 “他的心脏病犯了,这会不能乱动!” 张阳轻声说了句,突发心脏病很忌讳乱移动病人,这也是张阳让他一直躺在那的缘故,救护车来之前,他还是躺在那最安全。 他已经吃过了药,还有张阳的银针在,躺在那绝对不会有任何的问题。 “什么心脏病?别在这装,马上起来,离开这里!” 蓝衣男子大声的叫着,周围的人这会不在议论男女落水之事,都指责起来这蓝衣男子。 人家明明身上还扎着针,这会要人走,那不是强人所难吗。 张阳的眉毛也凝结在了一起,这男子的态度让他也很不满意,说到底也是在游乐场出的事,这游乐场过来不安慰也就算了,竟然还要赶他们走。 “不起是吗,来人,把他抬起来,扔外面去!” 蓝衣男子见男孩没动静,立刻对身边的人吩咐了声,有四个保安立即凑了过来。 这蓝衣男子,是游乐场安保负责人,其实他很清楚地上男孩的状况并不好。 正因为这样,他才急着把人赶走,人到了外面,再有什么事和他们就没有任何的关系,只要不扯上关系,他就没有任何的责任。 另外,他也担心这几个人会去讹诈游乐场,这样的事以前不是没有过,总之他为了给自己推卸责任,这会只想着把人给轰出去。 “别动他,动他出了问题,你们担不起这个责任!” 张阳突然拦住了那四个保安,这事张阳真不想管,但人是他救的,他必须看着这人到救护车到来。 那样他才算救人救到了底。 蓝衣男子狠狠的瞪了眼张阳,又对身边的保安吩咐道:“什么责任担不起?赶快动手,这个责任我来担!” “恐怕你也担不了这个责任,杀人的罪,你们谁担得起? 张阳冷冷说了一句,他这话可没有危言耸听。 地上的男孩虽然有针在,还吃了药,但随便乱动的话随时有可能加重病情,不是没有可能出现最恶劣的后果。 他本来没事,却因为别人的乱动出了问题,那么动他的人自然要担这个责任,在张阳已经提醒的情况下他们和还在坚持的呼,和故意杀人真的没什么区别了。 张阳这么一说,几个保安都愣了下,下意识的回头看了看。 杀人的罪有多重他们都很清楚,就算蓝衣男子说他承担责任,保安们也不敢去冒这个险。 “你是什么人?” 蓝衣男子似乎有些难以抉择,依然在那瞪着张阳,直接问了一句。 “我是什么人和你没关系!” 张阳不在看他,只是轻声的说着,又蹲下身子检查了下男孩的情况。 男孩这会的情况比刚才好一些,除了喘气有些粗之外,其他看不出什么问题来,等都医院用些药,观察段时间就可以恢复了。 刚站起来,外面已经响起了救护车的声音。 附近就有些医院,救护车来的还算比较快,门口的人知道有人落水之内,马上把救护车放了进来。 救护车一来,有人落水这个安全事故就再也隐藏不住,那蓝衣男子怨毒的看了眼张阳,随即带着他的人离去。 他想把人早点送外面去,也有隐瞒住这起事故的想法,他的工资奖金可和游乐场的安全挂钩,任何事故都会对他有影响。 救护车来了,等于所有的人都知道这边有人出了事,他就算想瞒也瞒不住,所以他才会那么怨恨张阳。 这家伙,把没能隐瞒住这场事故的责任,都推在了张阳的身上,却没去想,这样的事故本身就不应该隐瞒,这才是他本职工作。 对这人的怨恨,张阳压根就没在意。 他把针从这男孩的身上拔了下来,这才让他上了医院的救护车,临走的时候这男孩终于能开口说话,对张阳说了声谢谢。 他最清楚,没有张阳的话,现在的他已经是一具尸体。 等救护车离开后,周围的人才慢慢的散去,还都谈论着刚才的事,谈论最多的就是张阳,一个潜水潜了几十米,还直接把人救了下来,张阳今天的表现注定会被很多人所注意。 “张阳,你真厉害,顾成竟然还说你不会游泳!” 张阳他们也离开了,走的时候胡鑫还兴奋的在那说着,虽然救人的不是他,不过看着张阳救人他也开心,也很有自豪感。 “我记得是不会,张阳你什么时候学会的游泳?” 顾成撇了撇嘴,显得有些委屈,他印象中就是这样,只是张阳什么时候变成了游泳健将他根本不知道。 “没有多久,我学会游泳的时候你不在!” 张阳随意笑了笑,通过回忆,他发现以前的‘自己’确实不会游泳,好在这件事没引来别人的怀疑,不过以后这样类似的事要多注意才好,别被人发现了什么。 “就是吗,我说我记得你不会游泳!” 顾成立刻接了句话,张阳的解释好像洗刷了他的冤屈一般,他之前的确没有说错。 落水的人,多少扰乱了他们的兴致,又玩过几个简单的游乐项目后,几个人索性离开了游乐场。 主要是张阳的衣服还湿着,另外刚才救人的时候见到他们的人不少,去玩的时候还有人和他们打招呼,或者对着他们指指点点,让他们很不自在。 游乐场没玩的尽兴,几个人索性又去逛街。 逛的自然是老城区那些便宜的店铺,这段时间忙,小呆和楠楠已经很久没有出来逛了,胡鑫也顾成也想着给自己添两件衣服。 开着车,又要搬货,他们几件衣服都坏了,确实需要重新买几件结实耐用的衣服,放在他们工作的时候来穿。 看着他们逛街,一直跟着的龙风再次摇了下头。 张阳这两天所表现的一切,和他印象中内劲高手完全不同,若不是他和张阳交过手,知道张阳的厉害,他恐怕都会怀疑对方就是一个普通人,这让他不理解的同时,也有些好奇。 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