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八五章 副区长,哼 - 神医圣手

第二八五章 副区长,哼

梁区长算盘打的很好,可没想到他的身份在这里没起到作用。 他更没想到,市局的人正好在医院办案,还从他弟弟的身上搜出了毒品,吸毒和贩毒可是完全两个概念。 他已经明白,自己这个弟弟是完了。 毒品的数量他不知道,但他对自己的弟弟很了解,知道数量肯定少不到哪去。 这小子能力不行但野心却很大,做什么都喜欢做大的。 梁区长让他开个装修公司,以自己的关系给他拉点活完全没问题,可这小子说装修挣钱太慢,一个月几万不够花的,非得弄什么代理,最终赔了上百万,屁股还是梁区长给他擦的。 自从发现他吸毒之后,梁区长就很担心,担心这小子迟早会出事,现在他的担心已经变为了现实,这次真吸毒吸出了事。 救护车这会也来了,他司机被龙风那一脚踢的不轻,现在还在昏迷着。 在救护车把司机拉走之后,梁区长也带着他的秘书离开了,走的时候没和任何人去打招呼。 来也匆匆,去也匆匆,不过黄泽的心里总算落下了块石头。 他也没想到这案子会突然发生这样的变化,眼下这案子市局肯定要接手了,不是他送上去的案子,而是市局主动接手,对他没有任何的影响。 况且发现这起吸毒贩毒案,他还有功劳,说不定会得到奖励。 这对他来说,或许是最好的结果。 “一个副区长而已,这么拽?张阳,这事你不用担心,交给我就行了,只要他屁股不干净,我保证让你满意!” 龙成终于说话了,一说就是狠话。 犯事的是区长弟弟,并非他本人,就算知道他来派出所目的不纯,这里的人也不可能把他留在这。 留不住他,可不代表这事就会这么算了。 黄海呵呵笑道:“成哥,有你这句话我就放心了,这个梁区长我了解,心眼可不怎么开阔,真留着他,迟早得祸害咱们兄弟!” 黄泽的眼皮子则不自然的跳了跳。 这都是什么人那,在这毫无顾忌的谈论着一个副区长,好像拿下一个副区长是多么简单的事。 要真是这样,这些人的能量就不可估量,他今天这事还真没办错,至少他偏向了张阳,等于站在了张阳那一边。 这会,他突然又想起了张阳之前说的一句话,说他是自己人。 自己人,多好听的名字啊,他现在巴不得是自己人,这些人只看样子就知道能量不小,傍上他们的大腿,对自己绝对有好处。 “放心吧,若是区长还麻烦点,副区长,哼!” 龙成冷哼了一声,最后眼中还带着点狠色。 龙成虽然不在官场,但龙家的能量早就渗透其中,这次的事可不仅仅牵扯都张阳,还有龙风在内。 只要龙风参与了,这就等于是龙家的事,龙家出手的话,一个副区长还真不在话下。 就算是区长,也只是麻烦一点,龙家的能量远比一般人想象的要大,当然,这是靠家族的力量,只靠龙成一个人并不行,人家毕竟是个干部。 “胡律师,受害者就在这里,他们其他的罪行我不管,但禽兽行径我一定追究到底!” 张阳又说了一句,黄泽稍稍一愣,马上想起了张阳之前的报案。 看他的样子,是打算把这些人追究到底了,反正有贩毒的罪行在,加个强奸未遂也不算什么。 “张先生,您放心,这个案子我们一定会鼎力配合,胡律师,您跟我来!” 胡律师还没说话,黄泽就抢先表示了起来。 现在形势明朗,他在做不出正确的判断就是个傻子了,锦上添花是不如雪中送炭,但至少比什么都不做要强的多。 “张先生,您稍等,我去看看受害人!” 胡律师急忙答应了一声,由黄泽带着他们去了楠楠他们所在的办公室。 胡鑫,顾成他们都在里面,外面所发生的一切他们全都看都了,这会正目瞪口呆。 他们不知道黄海,龙成他们的身份,但认识车啊,来的这几辆车,没有一辆差的,由车看人,这些人也没一个简单的。 他们还不知道,张阳什么时候和这样的公子哥有了交道,这些人之中,他们只认识一个苏公子。 不过所发生的事让那个他们很解气,这些人没一个尿那个什么梁区长,而梁区长自己也灰溜溜的离开了,这让他们之前的压力一下子变轻了很多。 民不与官斗,不仅楠楠和小呆害怕,就算是他们两个也有些担心。 如今梁区长离开,还是这样黯然的离开,他们心中那股压力自然不复存在。 黄泽带着胡律师他们来到了这个地方,之后便离开了,胡律师要单独和当事人了解情况,他这办案的警察不适合跟着。 “既然来了,一会就一起吃饭吧!” 张阳笑呵呵的和几个人说了一句,他们正在吃饭,听到他在派出所,什么都不吃就立刻跑来,这份感激张阳会记在心里。 “不说我都忘了,这肚子还真饿!” 李亚第一个回应,还使劲的捂着肚子,折腾了这么一会,他们真是饿了,但绝对没有他表现的那么夸张。 “别急,我先给焦书记打个招呼,这个梁区长的事我要早点办!” 龙成摆了摆手,拿出手机直接到一旁打起了电话来。 焦书记是区书记,比梁区长级别高多了,也是这里的一把手。 龙成和焦书记的关系还不错,现在要动他地界上的人,无论如何都该先打个招呼,不然面子上过不去。 “啪嗒!” 龙成去打电话,一直都在一旁的饭店老板这会却腿软了,突然间一屁股坐在了地上。 他之前拼命护着梁总,就是靠着梁区长这条大腿,如今这大腿人家根本不在乎,还直接要砍断他。 若是别人说这话他会感觉在吹牛,但这几个人明显都不一样,梁区长在的时候,他们可是实实在在没把梁区长当成一回事,他们说的话,还真得信。 梁区长若是倒了的话,就更不用说他了。 这会他又想起了张阳之前所说的话,让他等着破产,对一个商人来说,破产无异于死刑,也算是最重的惩罚了。 “张,张先生,我知道错了,我让他们改,让他们改证词,实话实说!” 这老板好像想到了什么,马上爬到张阳的身边,伸手就想去抱张阳的腿。 他说话的时候还一把鼻涕一把泪的,看起来无比的可怜。 张阳眉头皱了皱,脚下轻轻一动就躲了过去,这人的样子实在太恶心,张阳可不想让他这样给抱着。 “这人又是谁啊?” 苏展涛惊愕的对米雪问了句,米雪刚才并没有把这老板的事说出来,大家还不知道怎么回事。 “他是饭店的老板……” 米雪也恶心的摇了下头,把这老板的罪行说了出来,那老板还在地上趴着哭求着张阳。 “混蛋,自己员工受了气不帮忙,还帮着外人!” 米雪还没说完,苏公子就气不打一处来,上前对着那老板的屁股踹了一脚,踹一脚之后还不解气,又连连的踹了起来。 不止是他,李亚也跟着冲了上来,也是一顿乱踹,黄海和龙成性子稳重些,虽然也很想动手,但控制住了自己。 周围还有不少警察,不过这会全都转过头,各回自己的办公室该忙什么忙什么。 这里是派出所,在这打人确实不应该,不过打人的这几位他们实在得罪不起,更何况,这饭店老板确实该打,若不是他们穿的衣服不一样,也想跟上去踹几脚。 正在接受胡律师询问的楠楠还有小呆,都急忙往院子里看去。 这老板平时为人就很吝啬,若不是她们经理好,两人也不会一直在这,现在看到老板挨打,两人的心里也都有着一种解气的感觉。 苏展涛和李亚踹了一阵子,踹累了才作罢。 饭店老板则在地上不断的哼哼呦呦,他倒是希望这些人打他一阵就能出气,真出了气,他的产业也就有希望保住了。 胡律师这会也问清楚了情况,从房间里走了出来。 这件案子其实不难,关键在于饭店人的证词对楠楠他们不利,但这难不住胡律师。 胡律师建议楠楠和小呆先去医院做个检查,最少拿到轻伤的鉴定,之后在去妇联,把饭店和那梁总一起告了。 两个柔弱女子,被客人欺负,饭店还不作为,很容易引来妇联的同情。 妇联里面,可有不少社会精英女士,她们平时最反感的就是这一类事,得到了她们的支持,这事就等于成功了一半。 至于饭店的员工,他们改不改证词倒都无所谓了,到时候压力之下,他们不改都不行,更不用说派出所的人还会详细的调查。 现在的派出所,可是完全站在他们那一边,这个案子做起来更容易一些。 胡律师有了决定,大家立刻去做,张阳也拍了拍脑袋,怎么没想着先去做法医鉴定。 他是医生没错,但不是律师,律师首先想的都是对案情有利的事,他想的则是为朋友出去,楠楠和小呆没事就行。 思考的角度不一样,想出来的结果自然也不一样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