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八三章 哥几个 - 神医圣手

第二八三章 哥几个

龙风站在张阳的面前,还带着一种酷酷的表情。 他不管张阳的事,也不管张阳帮谁,但有人在他的面前去危害张阳那就不行,哪怕是普通人也不行。 他跟着张阳这三年,不会特意听从张阳的命令,但也不可能让谁当着他的面去做任何最张阳不利的事情。 司机被龙风这一脚,直接踢出了七八米远,倒在地上抽搐着,再也没有一点声音。 张阳皱了皱眉,马上走过去,抓住那司机的手腕。 这司机伤的不轻,五脏六腑皆有轻伤,而且骨头也断了几根,不过还好,也只有这些外伤,虽然严重但还不至于伤及生命。 去医院养段时间,就能恢复。 龙风虽然不通世故,但下手还是有些分寸,没把这人直接打死。 “你们,你们!” 那位梁区长终于叫了起来,他身边还有个办公人员,区政府办公室的干事,也算是他平时的秘书,这秘书紧张的护在他的面前。 这次来的也就他们三人,司机是从部队转业来的,平时身手不错,就是有些鲁莽,不然刚才也不会直接对着张阳他们动手。 只可惜他刚动手,就被人给打飞了出去,一招都没有接下。 “快,快来人!” 黄泽也叫了起来,他是对这司机很恼火,可司机在派出所被人打了,他也逃脱不了责任。 他现在只感觉头更大,他怎么也没想到,这司机会那么大的胆子敢直接上来打人,更没想到,张阳这边有人直接就给予了反击。 “黄所长,你们就是这样对待凶徒的,我倒得好好问一问你们卓局长,派出所现在都是这个样子?” 被秘书护着,梁区长总算反应了过来,急忙大声的喊叫着。 刚才司机出面,他不方便说话,但意思却是一样,就是来给派出所施加压力,让派出所赶紧把这个案子给结了。 若不是他弟弟办了糊涂事,他也不愿意跑这一趟。 本想着他亲自来了,派出所不敢不给他这个面子。 就好像在某个县,副县长去下面乡镇派出所,哪个乡镇派出所敢挥了副县长的面子,这中间差的级别太大了,就是他们所长也担不起这个责任。 可他没想到,行凶的人就在这,而且胆子那么大,敢对他的人直接动手。 他在想别人胆大的时候,却没有去想是他的司机先动的手,在他看来,他的司机做什么都代表着他,就算是打人,挨打的人也应该受着。 听着很可笑,但却确实一部分真实的想法。 梁区长叫着,他身边的秘书倒是机灵,急忙拿出手机拨了个号码,随后把电话交给了这位梁区长。 电话很快接通,梁区长毫不客气的说了几句。 黄泽在旁边听着再次发苦,和梁区长通话的就是他顶头上司的上司,分局局长。 他也没想到这司机胆子这么大,在派出所内就敢打人,更没想到张阳身边还有这么厉害的人,一脚就把人给解决了。 现在人还躺着昏迷,已经有人去打电话叫救护车,在派出所内出了暴力事件,无论如何,他这个副所长都拖不了干系。 他这会只能骂,骂的最多的还是这司机。 可再怎么骂也解决不了眼前的问题,他只能再去说着好话。 “黄所长是吧,我现在命令你,马上把医院的人都撤回来,还有,必须把这几个凶手抓起来!” 挂了电话,梁区长直接指着黄泽,在那大声的叫道。 他这是直接命令似的语气,以他的级别这样说倒是没问题,但毕竟不是一个系统,他这么说总有种越俎代庖的嫌疑。 见黄泽还在犹豫没动,梁区长又直接说道:“怎么?不听我的,难道非要你们卓局长给你下命令,你这副所长是不是不想干下去了?” 他这次不在是命令了,而是赤裸裸的威胁。 一个小小的派出所副所长,根本不可能比得过副区长,中间级别差的实在太大,不夸张的说,人家副区长只要几句话就能把他搞下来。 除非他本身就和局长的关系很硬,局长宁愿保他去得罪这副区长,不过这显然不可能,黄泽有这样关系的话,也不会到现在还是一个副所长,早就升官了。 “来人,让医院的人回来,把这个打人的先抓起来!” 黄泽咬了咬牙,只能先下一个命令,撤退医院的人没问题,只是他怎么也想不明白,这梁区长为什么急着把医院的人都撤回来。 可惜他这会根本没机会去想,只能先过了眼前这一关。 抓张阳,他还真有些不敢,梁区长搬出了分局局长来,他是得罪不起,可市局的刑警队长他一样得罪不起,所以只能抓刚才打司机的龙风,暂时把张阳晾在一旁。 可惜他根本不知道,龙风是个比张阳还要危险百倍的人。 院子里本来已经聚集了不少警察,都是派出所的人,听到黄泽的话,马上就朝着龙风围去。 龙风显得很无所谓,这些警察还没靠近他,如果靠近的话,肯定落不得好。 张阳皱了下眉,还没说话,派出所内突然驶进来了一辆车,灯光非常的明亮。 进来的车还不止一辆,打头的是辆路虎,后面则跟着辆宝马,再之后则是悍马,最后还有一辆法拉利。 连续四辆豪车,让那些想要抓人的警察都愣在了那里。 四辆车,没有就地停靠,而是围着中间停了下来,每个车的车头还都对着中间,四辆车这么一照,派出所不大的院子立刻变的无比的明亮。 张阳的脸上稍稍带出了点惊讶,这四辆车他都认识,只是没想到会出现在这里。 “张阳,你这是弄的哪一出啊?” 宝马的车门第一个打开,苏展涛在里面走了下来,副驾驶座上下来的则是杨玲。 后门也下来了一个人,还带着公文包,正是张阳之前打电话通知的胡律师。 “就是,你叫律师都不叫我们,有事不通知哥们几个,是不是没把哥几个放在心里啊?” 黄海从悍马车上走了下来,用力一甩车门,笑呵呵的朝前走着,长京的悍马本来就少,这辆就是黄海刚从上海买回来的那辆。 “张阳,我今天打赌输了,我说哥几个来的路上你会打电话,然后大伙都忍住没给你打电话,你小子心还真够狠,竟然真没打电话!” 法拉利车上下来的是李亚,他还很是幽怨的看着张阳。 “你知不知道,我输给了这几个家伙醉人间消费三次,三次啊,那销金窟去一次我都心疼,我不管,你得赔我!” 李亚说着的时候已经走到了中间,旁边其他人他仿佛没看到似的,只对着张阳在说话。 醉人间是长京最有名的娱乐场所,没有之一,也是消费最高的地方,在里面是实实在在的消费一次,至少需要六位数。 六位数啊,这还只是一次,哪怕是李亚去请三次,也很是心疼。 “你小子就别抱怨了,我说过张阳不想麻烦大家,你非不信,这次你就认倒霉吧!” 最前面路虎车上的人走了下来,路虎车车主自然是龙成,他还一脸的微笑。 他下来的最晚,但走的并不慢,四辆豪车上的人都走了下来,他们的眼中似乎只有张阳,其他人哪怕是这里的警察也没看在眼里。 “你们怎么都来了?” 张阳轻轻笑了声,他不知道这几个人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,不过这会张阳的心里确实有着感动。 “你还好意思说,若不是胡律师给我打电话,我们根本不知道你在派出所,我们几个正好今天没事,看过王辰后就在一起聚了聚,接了胡律师的电话就立刻跑来了,可怜我那一桌子菜啊!” 苏大公子夸张的摇着头,似乎在对他那一桌子菜无比的惋惜。 不过他也没说错,今天他们几个正好约好去看王辰,张阳有事没去,几个人从医院出来就去望月楼吃饭,刚上了菜,胡律师的电话就打来了。 胡律师认识张阳,可是通过苏公子的关系。 他也是知道苏公子背景,张阳的事他肯定会去,但不能不通知苏公子。 就这样,苏公子他们接上胡律师,一起都跑了过来,听说是张阳出事,还在派出所内,谁也没有胃口去吃饭了。 “行了,我回头陪你十桌子菜行了吧!” 看着苏展涛夸张的表现,张阳忍不住摇了下头,说完之后他自己也笑了起来。 “不行,还得再加三次醉人间!” 李亚急忙叫了一声,他打赌输了三次正不忿,这会正好拉上张阳。 龙成这会则瞪着大眼睛,呆呆的站在那里。 他只知道张阳被人带到了派出所,可没想到龙风也在,这会龙风就站在张阳的身边。 他看到龙风的那一刹那,眼珠子差点没蹦出来,他可是十分清楚龙风和张阳的关系。 两人不说是生死仇敌,但也绝对不是朋友,前两天刚刚打过一次,这会两人竟然站在一起,还显得很和睦,也难怪他会这个表情了。 “黄所长,这就是你们派出所?什么人都能随便乱进?” 被忽视的众人之中,最先忍不住的就是梁区长,这几个开着豪车进来,一看就知道是公子哥的家伙他也不好去招惹,只能把火都发在黄泽的身上。 黄泽这会,则是有苦说不出,不过他心中也存在着不少的震撼。 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