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八二章 我扇死你 - 神医圣手

第二八二章 我扇死你

派出所的人对他们不错,录完口供后,直接给了他们一个小房间,让他们休息。 被张阳打了的那四个人还没回来,他们现在还不能走,派出所接到的报警可就是有人被打,张阳就是那个打人的人。 如今张阳又状告他们强奸未遂,现在他们既是被告又是原告,更不能走了。 “楠楠!” “小呆!” 派出所院子里,突然传来了胡鑫和顾成的喊叫声,两人的声音还显得非常的着急。 张阳立刻站起身,出去把两人接了过来。 他们两个昨天就知道张阳回来了,同样也知道楠楠和小呆请不了假,张阳和米雪会过来看她们。 两人想的则是忙完今天的活,也过来看看,他们可以等楠楠和小呆下班,然后一起去吃夜宵,反正好朋友多日没见,总要聚一聚。 他们今天活还不算忙,早早的便结束了,两人直接开着车来到了饭店。 到饭店没见到两人,反而得知两人被带进了派出所,再仔细一询问,才知道两人还挨了打,火气暴躁的胡鑫当时就急了。 好在有顾成跟着,他知道两人在饭店那边再急也没用,急忙拉着胡鑫就来到这个派出所,这一个月的送货,让他们对长京很多街道都变的无比熟悉。 顾成还曾经和胡鑫开过玩笑,他们就算不开货车了,去开出租车也没有问题,对很多地方他们都很熟。 顾成知道派出所的地方,把车停好,两人就跑了进来,在院子里大喊,之后才看到张阳出来。 “那个混蛋呢,我要撕了他!” 见到小呆脸上的伤痕,胡鑫的眼睛瞬间就红了,咬着牙,攥着拳头狠狠的说着。 小呆伤在身上,他则是痛在心上,没人怀疑,那个梁总真在的话还要再挨上一顿,胡鑫的现在就像疯了一般。 “胡鑫你别叫了,张阳已经打过他了,牙都给打掉了!” 小呆急忙说了一句,说起张阳帮她们报仇的事,她也很是感激。 当时饭店的人都帮着他们,只有她们的经理拦着她们,防止她们在吃亏,那经理能做的也只有这些,她也是个瘦弱女子。 至于其他人,还有哪些平时和她们有说有笑的保安都没一个过问的。 当时的情况说实话,真的让她们很伤心,委屈难过的时候张阳出现了,随后把那四个人狠狠的教训了一顿,张阳打人的时候,她们的心里真的有一种很解气的感觉。 特别是看到那个梁总牙齿被打出来的时候,小呆都恨不得上去也踹上两脚。 “那也不行,回头别让我见了他,见他一次我打他一次!” 胡鑫拳头攥的很紧,他有些后悔今天没早点过来,早点来的话也不至于让小呆遭受这份苦难。 这样一想,这个一米八多的大个子,泪珠子竟然在眼眶里打转,差点没落下来。 顾成同样攥着拳头,他什么话都没说,但他的表情表明了他的决心。 那四个家伙还好去了医院,真在这的话,估计要被暴怒的胡鑫和顾成再揍一顿,哪怕这里是派出所也不行。 “谁是这里的负责人,快点出来!” 派出所的院子里,又有人喊了起来,天色已经黑了下来,这会派出所却显得极为热闹。 黄泽正在那翻看饭店员工的证词,饭店员工的说法,明显和楠楠和小呆所说的不一样。 这也让黄泽稍稍松了口气,有这些证词在,强奸未遂的罪名就无法成立,至少他能对梁区长那边有所交代。 至于张阳那边,他还得再想办法。 刚看完这些,他也听到了外面的大喊声,而且外面的喊声一直都没停。 “黄所,梁区长来了,他指名要见你!” 一个警察匆匆走进他的办公室,急急的说着,外面那个大喊的人就是梁区长的司机,黄泽也没想到,这事竟然会惊动梁区长。 “他怎么来了,这不是添乱吗!” 黄泽无奈的摇着头,人还是走了出去,梁区长这样的大人物他可不敢有任何的怠慢,人家的级别可要高他很多。 “梁区长,您好,我是副所长黄泽,您叫我小黄就好!” 院子里正站着好几个人,领头的是个五十来岁的男子,他身边还跟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人,他就是梁区长的司机。 派出所不大,张阳他们所在的房间就在一旁,院子里的动静他们也注意到了,胡鑫和顾成他们还都走到窗子前看着。 楠楠的脸上则有些慌乱,忍不住抓住了米雪。 就是小呆的表情,这会也没那么自然了。 她们之前就知道,那个梁总是什么梁区长的亲弟弟,知道归知道,可毕竟没有亲眼见到。 现在这个区长来了,真正的站在了这里,那位黄所长还对他非常的尊敬,让她们本能的感觉到了恐惧。 自古以来,都有民不与官斗的观念,楠楠家是农村出来的,只是普通老百姓,她见过最大的官就是镇长了,那还是小时候检查工作偶尔见到的。 区长,在她印象中可比镇长大的多。 小呆比她好一些,但也好的有限,家里只是普通老百姓,梁区长没来之前,她们心里还有张阳在撑着,梁区长一来,她们立刻就赶到了害怕。 “胡鑫,顾成,你们留在这,我出去看看!” 张阳轻声说了句,对什么区长他还真没怎么在意,只是他也没想到,这个区长会来的这么快。 “我也去!” 米雪跑到了张阳的身边,她想的是自己的父亲不管怎么说也是副县长,和副区长的级别是一样的。 不过她并不知道,普通县的副县长,和省会城市的副区长差距有多大。 米雪跟着张阳一起走了出来,院子里面黄泽正一脸苦相的站在那里听着训斥,所长下班没来,他之前打电话汇报过,可惜这所长很精明,发现了事情有些麻烦就全交给了他。 还说的很好听,相信他的能力,这会黄泽也只能在这承受着一切。 训斥他的,并不是那个梁区长,而是梁区长的司机,梁区长一直都高傲的站在那里。 “快,给你们在医院的人联系,把他们撤回来,还有,把几个打人的凶手马上抓住!” 那司机训斥了一会,过足了瘾才对黄泽命令道。 黄泽的心里很不是滋味,这人不过是一个司机,没有任何的级别,说白了就是一车夫。 这样的人却对着他一个副所长训了半天,他还不敢反驳,只能听着,这确实是一种悲哀,他的心里也带着股愤怒。 可惜这怒只能藏着,不能说出来,宰相门前七品官,这司机没一点的品级,代表的却是梁区长,特别是梁区长还就站在他的面前。 “黄所长,怎么回事?” 张阳这会走了过来,看到张阳,黄泽的头猛的又大了起来,打人的凶手可就是张阳,刚才这司机还催促他抓人呢,这张阳竟然自己跑了出来。 出来的人,只有张阳,米雪和龙风。 龙风自始至终都都只是跟着张阳,没有说一句话。 “张先生,没事,没事,你先回去吧!” 黄泽急忙对着张阳使眼色,梁区长他得罪不起,可张阳一样不敢抓,张阳背后可是市刑警队长。 一直以来,黄泽都认为刘队长和张阳有很深的关系,不然上次也不会那么处理,还把那几个黑社会的人全部严肃处理,追究了胡骗子的责任。 “不用,你们去医院的人也该回来了吧,那几个人只是嘴巴受点伤,没什么大碍,该回来就回来,别忘了他们可是犯罪嫌疑人!” 张阳轻轻摇了下头,黄泽的眼色他根本没在意。 他的话音刚落,那个之前训斥黄泽的司机,还有梁区长都转过头来,梁区长的眼中还带着股凌厉。 “黄所长,这人是谁?” 司机直接问道,问的非常不客气,他也没必要对一个派出所所长客气,今天他代表的可是区长。 “这,这位是张先生!” 黄泽面色发苦,心里也暗暗恼怒,一个司机对他喝五邀六的,确实让他很没面子。 “我问你他是干什么的!” 司机又一瞪眼,他这会架子比区长还大,反正区长就在眼前,他知道有区长在,任何人不敢无视他的话。 他现在,就等于代表着区长。 “他,他是报案人,报的是梁总强奸未遂,也是之前打了梁总的人!” 黄泽一咬牙,干脆直接说了出来,反正都是大神,他小鬼得罪不起,你们大神斗去吧。 该做的他都已经做了,甚至还给张阳使过眼色,他现在完全没有了办法。 不过他并没有点名张阳的背景,这也他的私心作祟,这个司机太狂妄可恶了,若是张阳能给他一个教训也不错。 这一会,黄泽的心不知不觉的开始偏向了张阳。 “就是你打的梁总,我扇死你!” 司机瞪着张阳,做了一个大家都没想到的动作,他竟然直接朝着张阳跑了过来,举起巴掌就往下扇。 他还没接近张阳,整个人就飞了出去,跟在张阳身后的龙风不知道怎么站在张阳的面前,司机就是被他踢飞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