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七八章 三年保镖 - 神医圣手

第二七八章 三年保镖

一股淡淡的劲风,从龙风的耳边划过。 他能真切的感受到这股劲风的存在,劲风划过的时候,他的脖子带着点僵硬,还有种生痛感,几绺断发,轻轻飘落在了他的肩膀上。 龙风完全愣在了这里,满脑子都是不敢相信。 劲风,这是强大内劲形成的劲风,只有内劲达到高级水准的内劲外放才能做到,能达到这种实力的,他们家族也只有区区几位长老而已。 内劲外放,杀人于无形。 这样理解或许还有些困难,小说中最有名的六脉神剑,用的就是气剑,内劲外放和六脉神剑的原理差不多,也是将强大的内劲直接推出体外,伤人于无形。 这还不是重点,重要的是,内劲外放是一种标志,一种真正高手的标志。 龙风很有信心,他能在四十岁做出下一次的突破,并且在六十岁之前,达到内劲外放的高级水准,他今年二十五岁,六十五岁之前,他还需要三十多年的苦修。 他这股信心,还只是在猜测,能不能真正做到要看以后的运气。 张阳才多大? 充其量也就二十来岁,能有比他要高深的内劲已经让他很吃惊了,之前他也想过,可能是张阳有灵药的缘故,可达到内劲外放这种程度,几乎就是不可能。 话说回来,张阳真有这样的实力,之前还用狐尾貂出手?还能让他支撑那么长的时间? 恐怕一交起手来,龙风就得逃,逃不掉就得完蛋。 这一会,龙风的脑袋已经完全乱了,就算张阳有灵兽狐尾貂,有灵药,都没有此时给他的震撼大,无论狐尾貂还是灵药,那都是外力,这次张阳展现的可是他真正的实力。 注意到满脸震撼,呆在那里的龙风,张阳的笑容变的更加灿烂,直接裂开了嘴。 这就是他的杀手锏,在这种情况下,龙风不可能在保持心神稳定。 之前本身就已经是没了爪子和牙齿的老虎,再发傻,怎么可能是他的对手。 张阳的手轻轻转了过去,握成爪状,下一刻直接抓在了龙风的头顶上。 第八招,只用了八招张阳就完全制服了龙风,甚至手还在他的要害上,这场赌约的输赢,也一目了然。 这一刻,张阳也轻轻吐了口气。 龙风艰难的抬起头,在刚才张阳抓他的时候,他已经有了反应,可惜反应慢了。 他的心神完全乱了,本身就比张阳实力要弱,这会自然不可能在是张阳的对手“你输了!” 张阳微笑看着他,淡淡的说了一句。 龙风脸上带出点苦涩,轻轻的点了下头:“是,我输了!” 他输了,龙风知道自己输了,他真没想到,自己连张阳十招都没有撑过,八招后便落败,还是完败。 “不过我很想知道,你既然有这么高的实力,为什么还提出这样的赌约,我根本不可能是你的对手?” 龙风艰难的问了一句,他要早知道张阳这么厉害,,不可能再傻乎乎的跑过来找张阳报仇。 张阳达到内劲外放的话,那比他高的可比止一个级别,他根本不会是张阳的对手。 就算是提出赌约,他也不一定会答应。 在家族长老面前,他或许还有希望撑过去十招,但在外人面前则很难,家族长老那里只是切磋,肯定不会尽全力,况且他对长老们的实力也都很清楚。 外人可不一样,不仅会尽全力,他还不熟悉,撑过十招确实不容易。 况且,他要真知道的话,一开始也不会选择这么近距离的躲避,肯定有多远先跑多远,和内劲外放的高手玩近距离比斗,那纯粹是找死。 这会,他有种张阳把他当小孩子一样在耍的感觉。 “我没你想象的那么厉害!” 张阳微笑松开口,还显得很愉快,他赢了,不仅赢了一个高手保镖,还多了三年的缓冲期。 轩辕家族毕竟是正派家族,行事有自己的底线,他这次是正大光明赢得的赌约,没有特殊原因之前,轩辕家族不可能再来对付他。 除非他们毁约,不然对付他就等于也要对付龙风,等于是同门相残。 龙风现在可是他的保镖了,也是他对轩辕家族的护身符。 “不可能,内劲外放,我不会看错的!” 龙风落寞的摇着头,他不是为自己输,要失去三年自由而落寞,他是因为张阳的年龄。 张阳这么年轻,就有如此高的实力,未来会怎么样谁也说不准,况且张阳的单独高手,就是他们家族也会心存顾忌,不敢轻易得罪。 这次不管怎么说,都是家族的失策。 “那不是真正的内劲外放,只是一种秘法,可以让内劲一时喷发,非常的消耗内劲,威力也不大,以我现在的内劲,最多也只能放那么一次!” 张阳微笑摇摇头,龙风马上转过身子来,惊骇的看着张阳。 张阳的脸上还真的带着点疲惫,脑袋上虽然没有冒白雾,但额头上已经有了汗水。 另外,他也仔细回忆了下刚才的那股劲风。 劲风确实很强,他有种能割破自己喉咙的感觉,但那股劲风好像后力不足,在他身后就没了踪影,和真正内劲外放,动辄几米,高者十几米的外放距离相比确实有着差距。 内劲外放的高手,只要达到了这个水准,基本劲风都能放出几米,张阳刚才的劲风,估计连一米都没有。 “秘法,我知道有些可以提升功力的秘法,但对自身都有一种的损害,没想到你为了赢,竟然使用了秘法,这次我输的不冤!” 龙风有些复杂的看着张阳,无奈的摇了下头。 输了就是输了,就算张阳用了秘法,他还是输了。 还好这只是比试,若是生死相斗,他这会已经被张阳抓破了脑袋,变为一缕孤魂。 龙风倒是个磊落的人,输了之后没给自己去找任何的理由。 “这个秘法不伤自身,只是内劲消耗很大,需要一段时间的酝酿,距离也很短,速度很慢,是一个比较鸡肋的秘法,在平时无用,不过这场比试中,乱你心神却足够了!” 张阳笑着摇头,龙风承认自己输了,他也没必要遮掩什么。 他这招确实没什么大的杀伤力,近距离内是能伤人,但近距离内大家都有防备,刚才龙风一样躲过去了这股劲风。 他只是被这股劲风的出现给扰乱了心神。 就像张阳所说的一样,这是鸡肋秘法,躲不过去的只有实力低很多的人,像龙成那样,不过对付龙风也不需要使用这样的秘法。 也只有像张阳所说的那样,在比斗中稍微扰乱对方一下,对方若是心神坚定的话,还根本没用。 “我输了,我会按照约定,三年之内跟着你,轩辕家族也不会在找你麻烦,但三年之后希望你能履行承诺!” 龙风慢慢的说着,知道张阳不是实力真的高自己那么多,他的心里也好受了很多。 三年时间并不长,他们家族派出去执行保护任务的,每次最少都是五年,不过回来的奖励再丰厚,也比不过灵药。 对保护张阳三年,就能获得灵药这点,龙风还真没那么反对,这对他来说也是值得的买卖。 他所说的履行承诺,就是提醒张阳别忘了灵药。 “你放心,三年之内你做好的话,千年参丸肯定没有问题!” 张阳轻轻笑道,千年参丸他还有好几十颗,留一颗给龙风也没什么,这对张阳来说没有任何的负担。 只看解决轩辕家族这个麻烦,付出一颗灵药就够。 现在的张阳,还不能和轩辕家族这样的庞然大物硬碰,那样的话吃亏的肯定是他,用一颗灵药解决了麻烦,还多一个高手保镖,这买卖对张阳来说,确实很划算。 龙风这样的保镖,可比在外面花钱请来的那些要厉害的多。 龙风不在说话,默默的站在张阳的身边,他对张阳也没有了任何的敌意。 他知道,从现在开始三年之内,他都得跟着这个人,保护着他及身边人的安全,张阳没说起过身边人也要他负责,但对保镖来说,这也是职责。 张阳默默的点了下头,龙风这人还算实在,愿意履行赌约。 张阳向小区的方向走去,龙风也在后面跟着,他并没有跟在张阳的身边,一直都和张阳保持着几个身子的距离。 “你住哪?” 走到小区楼下,张阳突然回头问了一句。 张阳现在不担心龙风会对他再有什么危险,轩辕家族的人还是比较守信的,一个没有任何信誉的家族不可能维持这么多年。 从他们答应帮华佗居张家出手这点也能看出来,当年不过接受了人家一点恩惠,却记了那么久,愿意帮他们去抓人。 不过他住的地方只有两室一厅,他和米雪一人一间,根本没有房子再分给他了。 张阳可不愿意晚上和龙成挤在一个床上睡,先不说别人会不会误会,他自己也不愿意和一个大男人挤在一张床上。 “我无所谓,哪都行!” 龙风摇了下头,住哪他还真没去想,反正他现在跟着张阳,只要距离张阳近的地方都行。 “这样吧,你今晚先找个宾馆,明天我在旁边再买或者租个房子,今天我那肯定不行了!” 张阳轻声说着,从包里又拿出一沓现金来,他不知道龙风有没有带钱,但多给点总是有备无患,龙风现在名义上可算是他的人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