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七零章 这是犯罪 - 神医圣手

第二七零章 这是犯罪

周耀宗只是个保安队长,和龙哥认识也是属于偶然。 龙哥并不在乎他,这家伙若不是背后有鸿发这样的庞然大物,他根本都不会理会,上次也是因为其他的人才认识的他。 但对张阳则不一样,上次的事对他来说可是终身的教训,至今想起张阳都有些害怕。 而且龙哥也不笨,看到了地上躺着的保安,加上这家伙在旁边怂恿,他马上把火气洒在了他的身上。 这么做,龙哥也有讨好张阳的意思。 剩余的三个保安傻眼了,黄三也傻在了那里。 “龙,龙哥,这是怎么回事?” 黄三是满脑袋的雾水,龙哥是他叫过来的人,应该帮他才对,而他的敌人是张阳。 虽然他也看不起周耀宗,感觉这个人很无耻,但至少今天他们对待张阳的态度上是一致的,都对张阳有着很深的敌视。 “小三闭嘴,说过多少次不让你惹事,你怎么会惹到了张先生?” 龙哥立刻叱喝了一声,还把黄三叫到的他身边,大声的训问着。 “我,我没有!”黄三显得更迷糊,急忙解释道。 “还说没有!” 龙哥又一瞪眼,这才对着张阳笑道:“张,张先生,这小子有眼不识泰山,他还年轻,有什么不对的地方,我愿意替他向您道歉!” 龙哥的态度可以说的放的很低,黄三脸上带着委屈,可什么话也没敢说,他是年轻,可张阳好像也不比他到。 不过他这是第一次见龙哥如此低声下气的和人说话,让他的心里也有些害怕。 一旁龙哥的小弟们也都忙完走了过来,周耀宗被他们打的满脸是血,但都是鼻血,几个小弟虽然打了他,不过并没有下重手。 这几个人,对周耀宗很同情,有种同病相怜的感觉,下手自然留了点力。 “算了,不关他的事!” 张阳轻轻摇了下头,地上的周耀宗正艰难的爬起来,抹着脸上的血迹。 剩下的三个保安根本没敢动,他们在这是很牛,但对上那些真正社会上的混混就耸了下来,更不用说,人家人还比他们多。 这些小混混,可是动不动就敢拿刀砍人。 他们都有工作,有家庭,俗话说光脚不怕穿鞋的,他们就是那穿鞋的人,这些混混都光着脚。 “是,是,小三,还不谢谢张先生!” 龙哥又叫了一声,还在黄三的脑袋上拍了下。 黄三是他兄弟,不是周逸尘那样的酒肉朋友,他只图周逸尘的钱。 龙哥还算是个讲义气的人,至少能有担当,没把自己的小弟抛出来顶着,关键时刻他愿意站出来,为自己的小弟开脱。 这让张阳稍微改变了下对他的印象,加上张阳和黄三也确实没什么大的恩怨,饶过他也行。 张阳往前走了一步,周耀宗正好抬起头,很是惊骇的看着他。 周耀宗挨打了,可他不傻,他明白自己为什么会挨这顿打。 他不敢招惹的龙哥很怕张阳,甚至不惜为张阳在这里对他动手,这里不管怎么说都是他的地盘,龙哥这么做等于是完全撕破了脸皮。 况且这是鸿发超市里面,在这里惹事就算是龙哥也不敢,可他现在这么做了,这里面意味着什么他很清楚。 他这次,真的踢到了铁板,这顿打估计也得白挨。 张阳站在周耀宗的面前,突然蹲下身子,从地上捡起那盒东西,这是件精致的小东西,周耀宗就是想用这东西来陷害他。 “这是不是我偷的?” 张阳对着周耀宗笑了起来,脸上的笑容显得很灿烂。 “不,是我们弄错了,弄错了!” 周耀宗急忙摇头,他脸上带着血,显得很狰狞,不过这会他的心却很苦,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,早知道该先打听清楚再说。 只看龙哥这么怕他,他就明白自己报仇估计都没有了希望。 “有没有弄错,我想找个人来确定一下!” 张阳笑着摇摇头,从帆布包里拿出手机,闪电趁机从帆布包里钻了出来,几下跳到了米雪的身上。 它还在米雪的身上‘吱吱’直叫,像是在告诉米雪,他们已经很多天没见了,很想她。 闪电的尾巴不停的在米雪的脖子上挠动着,惹的米雪咯咯直笑,笑起来的米雪更漂亮,可惜这会大家都没心思去看她。 张阳在手机上按了个号码,很快电话便接通了。 “谢总,忙不忙?” “张阳,没想到你会给我打电话,上次还听我哥说在沪海见了你,你现在在哪呢,沪海还是长京?” 接电话的是谢晖,张阳的来电是让他即意外又惊喜。 “我在长京,就在鸿发超市的保安室,你有空的话,能不能来一趟?” 张阳轻声说着,说话的时候,还看了眼地上的周耀宗,周耀宗被他看的心砰砰直跳。 “等我,马上到!” 谢晖是个聪明人,听张阳的口气就感觉到不对,直接回答了一句。 说完便挂了电话,张阳人在鸿发超市,还在保安室,敏感的他马上知道了不对。 顾不得电话里说,他马上往保安室赶,好在他今天就在这个卖场,做一些账目的查阅,这个卖场是长京也是江东最大最重要的一个,他每个月有十天都会在这。 收好电话,张阳拿着那盒小东西,直接走到一旁的椅子那坐了下来。 米雪则坐在他一旁,龙哥这会很想离开,可惜张阳没发话,他根本没敢走,只能干巴巴的在那站着。 周耀宗终于站了起来,他心里感觉很不对劲,可却不知道哪里不对劲。 张阳的电话说的太简单,谢晖可不是他们这一个超市的负责人,是整个江东省五家鸿发超市的总负责人,平时他这样的保安队长根本没多少机会见到谢晖。 仅仅三分多钟,谢晖便带着几个人来到了保安室。 看到里面的混乱,以及地上躺着的人,谢晖猛然楞了下,脸上马上露出了担忧。 等看到张阳完好无损的坐在那后,他才长长舒了口气,整个人也变的轻松了一些。 他轻松了,别的人却懵在了那里。 特别是周耀宗,见到谢晖的第一眼,他的身子就猛的打了个冷颤,他的级别和谢晖够不上说话,但不代表他没见过谢晖。 相反,他很清楚谢晖这个鸿发的负责人,知道他在这的权利。 刚才张阳打电话说的是谢总,谢晖又这么快出现在了这,周耀宗在不明白,他就是个傻子了。 可惜他不傻,还很聪明,不然也不会这么年轻就能混到队长的职务。 “张医生,这是怎么回事?” 谢晖走过去,先是和张阳打了个招呼,这才惊愕的问了句,问话的时候还看了眼一旁的龙哥。 龙哥这会倒是很老实,站在那啥都不说,张阳没让他走之前,他是绝对不会离开。 “谢总,怎么回事还是让你的人自己来说吧!” 张阳轻笑着摇了下头,谢晖显得更惊讶了,张阳明显和他生分了一些,平时张阳可不是这样对他说话。 “你,过来,说一下到底怎么回事!” 谢晖没继续追问张阳,而是指了指旁边的一个保安,这保安是他们公司的员工,也见过谢晖,知道这是大boss。 大boss亲自问话,他自然不敢有任何的隐瞒。 没一会,他便把今天的事情讲了出来,这个保安的叙事能力倒是很不错,讲的很清楚,又有条理,所有的人都听明白了怎么回事。 他甚至把周耀宗喜欢米雪,特意要对付张阳的原因也说了出来。 这个时候龙哥也算明白了一切,又狠狠的瞪了眼周耀宗。 感情周耀宗刚才是想借刀杀人,而他就是这把刀,好在他认识张阳,见过张阳,不然今天又得吃一次苦头,张阳的厉害他可是非常的清楚。 瞪完周耀宗,他又瞪了眼黄三。 他对黄三和对周耀宗又有些不同,颇有种恨铁不成钢的味道,等今天的事结束之后,他一定会好好的教育教育这小子。 天下女人多的是,干嘛去和张阳去抢,嫌命太长了不是。 那个胡公子,不就是打张阳女人的主意,不仅住了院,还被人追查他诈骗的事,估计又得进号子里蹲上段时间,什么时候能出来还不知道呢。 “张医生,我知道怎么回事了,您放心,我一定会给您个交代!” 听完之后,谢晖回过头,很是严肃的对张阳说了一句。 他这会心里也憋着一股怒火。 这倒不是因为保安们有眼无珠惹到了张阳,他是在愤怒自己公司内竟然有这样的败类,栽赃不说,栽赃不成后竟然还敢直接去诬陷。 这已经不是简单的犯错,这是在犯罪。 “那好,今天多有打扰,我们先走了!” 张阳站了起来,也没和谢晖客气,这是他们的家务事。 说实话,张阳还真的有些生气,周耀宗是无耻,可他毕竟是这里的保安队长,无论怎么说,鸿发超市也避免不了管理责任,所以他的语气才会这么冷淡。 “张医生,您先忙,改天我在登门特意赔礼,今天就不送了!” 谢晖把张阳送到了保安室的门口,便没在继续送他,处理公司的事最他来说才最重要。 龙哥和他的小弟们则趁机一起跑了出来,张阳走了,他们哪还敢继续留在这,一起跟着张阳走到了超市外面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