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六六章 我们是朋友 - 神医圣手

第二六六章 我们是朋友

张阳很严肃的样子,其他人却都露出了愕然。 他们听到了什么,清理门户? 他们华佗居张家是出自医圣一脉没错,可从药童去世之后,整个张家的人都不在承认他们和医圣一脉的关系,所以才取名为华佗居。 而且在他们的心里,医圣一脉早就灭绝了。 张阳则抬起了头,冷冷的注视着这些人。 他们怎么想,对张阳来说无所谓,他也根本不想知道这些人有什么想法。 对张阳来说,知道他们是张家的分支,目前所使用的都是张家医术,这就足够了。 欺师灭祖,无论是主脉还是分支,所接受的惩罚都是一样,那就是彻底的灭绝。 这种事,张家不是没有做过。 张家一脉以前就有过分支,明末清初,有一分支投靠了满清,成为满清御医,之后这御医一门上下七十三口一夜被杀。 做这件事的就是张家传人,传给分支医术不是让他们做汉奸,张家的人有着悲天悯人的医者之心,同样也有着狠辣的决断。 明末清初如此,唐朝时期也有过。 那是因为分支一脉借助医术为非作歹,并且大肆敛财,竟然还想着毒杀主脉传人,那次倒没有把所有的人都杀了,不过所有懂的张家医术的人,都没有好下场。 这一次,则轮到了张阳。 欺师灭祖,在张家祖训中绝对是大忌中的大忌,别说分支了,就算是张阳这种主脉传人,有这样的罪行也定不轻饶。 “张阳,你马上离开,在不走我们就报警了!” “现在是法治社会,还清理门户,你以为你是谁?” “主脉早都灭亡了,还哪来的门户,你自己不过也是一分脉而已!” 见张阳这个样子,很多人反而不害怕了,几个年轻人还都在那大叫着。 不过那些年纪大的人都显得很是慎重。 “吱吱吱!” 闪电又跳了出去,连连把他们偷偷拿出的手机抓下来甩在一旁,这些人想在闪电的眼皮子底下偷偷打电话根本不可能。 一会的功夫,闪电又拨出来七八个手机,华佗居张家很有钱,基本上每人一部手机。 也只有几个年纪大的没用,他们不习惯这个东西。 此时,除了张松的手机在口袋里藏着之外,所有人的手机都被闪电拖走了,这些都是普通人,闪电还真没把他们放在眼里,对这些人,不用它咬,把藏在嘴中的毒气喷出来,就能毒死他们。 张松是没敢往外拿,他知道自己没有打电话的机会,连暗中拨号都不行。 看着他们,张阳没在说话。 他从帆布包里拿出三根黑色的针来,这针比一般的银针要粗很多,在灯光下反射着刺眼的黑芒,看起来还有些恐怖。 这是张阳使用狐尾貂毒,配置的毒针。 这样的毒针他就用过一次,那是在米雪的老家,他用这针在余勇的身上扎了下,结果一直到现在,余勇都在精神病院住着。 有句话这些人没有说错,现在是法制社会,张阳也无法由着性子来。 真把这些人都杀了,一夜死了二十多人,明天整个沪海都会轰动,估计还会惊动公安部。 这些人查不出来也就算了,真查出来,以后张阳的麻烦日子就要开始了。 所以,张阳不能按照以往的方法,直接杀死他们来清理门户。 留着他们的命,还要达到清理门户的目的,张阳手上这几颗毒针的作用就显现了出来,这可是直接破坏脑细胞的毒性,一针下去,就能让他们忘掉所有,就算是活着,也不过是具行尸走肉罢了。 张阳身子动了,看似慢慢的走了两步,人已经到了桌子旁。 他一动,这些张家的人也都愣住了,全都惊愕的看着他。 他们还没反应过来,张阳三根针已经甩在了三个人的身上,每个针都深深的扎了进去。 “哎呦!” 三个人全都疼的叫了一声,在他们叫的同时,张阳也走到了他们的身边。 张阳伸手在每个人的背上吸了下,三根毒针又被他吸了出来,随后又甩在了另外三个人的身上。 有人已经感觉不对,拔腿就往外跑去。 跑的最快的就是张松,可惜他只跑了两步,身子就软了下来。 有张阳在这,怎么可能让他们逃的掉,今天这里坐着的所有人,都别想跑掉。 这些人都集中在一起等消息,也算是省了张阳一些麻烦,不用分散来处理这些人,节省了他不少的时间。 这里一共二十六个人,其中二十三个都被张阳扎中了毒针。 最先被扎针的,已经开始傻乎乎的在那笑了起来,这次和上次还不同,上次张阳只是轻轻的扎了余勇一下,毒性很浅。 这一次,他可是将整根毒针都扎了下去,之后才用内劲给吸出来。 这种毒性远比上次要强的多,更不用说,这三根毒针再来的路上又被张阳增加了毒性,这次张阳是铁了心让这些人再也没有恢复的可能。 医生可治病救人,亦可杀人,医生一旦杀起人来,比那些所谓的杀手还要厉害。 剩下的三个人,已经完全傻在了那里。 之所以留下这三个人,张阳是要问一问张家还有没有其他的人,以免斩草不除根,给自己留下祸害。 使用催眠术问了下,张阳这才满意的点了下头。 张家所有的人,都在这里了。 这个华佗居张家,和其他人家不同,他们的家族成员从小就学医,学校要学的东西反而是次要,这点他们和之前的张家传承差不多。 从小只学医,对医学的钻研自然最深。 三个人都问了一遍,张阳才赏给他们三根毒针。 之后张阳又在每个人身上检查了一遍,确定毒素已经侵入脑部,再也没有任何恢复的可能,他才隐去自己来过的所有痕迹。 至于明天会出什么新闻,则不在他的考虑之内。 清理完门户,张阳又在华佗居转了一圈,这才包了辆出租车返回长京,等到长京之后,张阳还在出租车司机的身上稍稍动了下手脚。 做的这个手脚真的很简单,就是让他对这段时间的记忆产生模糊,记不得张阳的样子。 他只知道自己拉了客人就行,这也是以防万一,二十多个人同时疯了,还是完全疯了也不是小事,张阳可不想被国家某些部门给盯住。 “张阳,你回来了!” 龙成的别墅,他正一个人坐在客厅内,显得很是拘谨。 他并不知道张阳又跑了一趟沪海,不过他一直都在这等着是真的,龙风离开后他就一直等着,晚上也没敢睡觉。 在快天明的时候,张阳总算是回来了。 “成哥,不好意思让你久等了!” 张阳微微一笑,他对龙成的态度并没有改变,他很清楚,龙成在之前面对龙风的时候能帮他说话,已经很不容易。 “张阳,说不好意思的人应该是我,我,我放走了他!” 龙成说话的时候还低着头,不敢去看张阳。 张阳把人交给了他,他却放了,这让他感觉有些对不起张阳,可他又不能不放,让他关着龙家内门弟子那是根本不可能的事。 “放就放了吧,没事!” 张阳轻轻一笑,这个结果在他的意料之中。 张阳本身就有放掉他的心思,龙风只是执行命令的人,并非主谋,主谋他已经找到了,而且解决了。 龙风的身份又有些特殊,真杀了他就等于和轩辕世家结下了死仇,张阳不怕轩辕世家,但也不愿意结下这么个大仇家。 “你,你不怪我?” 龙成有些发愣,他本以为张阳会发脾气,甚至会惩罚他,张阳在他心目中,已经悄悄变成了个前辈的形象。 真要惩罚他,他也认了,毕竟张阳相信他,把敌人交给他处理,他却把人给放掉了。 张阳笑着说:“为什么要怪你,留着他还要管他吃喝,放了也好,成哥,你不要忘了,咱们是朋友!” 龙成呆呆的看着他,忍不住点了下头:“对,咱们是朋友,朋友!” 龙成的表情还有些激动,朋友两个字说的很重,其实今天见了张阳真正的实力之后,他就没在敢把张阳当成朋友。 如今国内修炼内劲的人并不多,不过这些修炼者之中等级却是分的很严重。 前辈,是绝对不会和他们这些人走在一起的,在龙成的眼里,龙风和张阳都属于前辈。 他们的实力,也足够担当他的前辈,哪怕这两人都比他年轻,武学修炼者中是从不按年龄来划分等级的。 “行了,天都快亮了,赶紧睡会,你也一夜没睡了吧!” 张阳拍了拍他,自己也没客气,直接进了个卧室,倒在床上就睡,他来回折腾了一夜,这会是真的有些累了。 “你放心,我们永远是朋友!” 看着张阳,龙成暗暗的点着头,张阳的话让他非常的感动。 人就是这么奇怪,如果张阳真是普通的医生,普通的大学生,他绝对不会有这样的感觉,张阳是个内劲高手,还是前辈级的高手,说这样的话就让他很感动。 这是一种认可,一种来自他崇拜和尊敬人的认可。 只睡了三个小时,张阳便起了床,本来说昨天就要回去的,结果折腾到今天,若不是回来的太晚,怕影响米雪休息,他真想直接回家。 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