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五五章 针灸,能做到这些? - 神医圣手

第二五五章 针灸,能做到这些?

胡教授,王勇都看向了刘振。 不愧是院长,反应就是快,他这话算是说到了点子上,比那个纯粹下来镀金的党组书记强的多。 若不是这位书记正好在医院,胡教授根本不会叫他,只是想着他怎么也是医院重要领导,这么重要的事不叫上不合适,才勉强把他喊来。 “其实今天不止这一个病人这种情况,之后我们询问了下,负责其他手术的医生,也都说他们的手术很好做,病人都被处理过,只要接骨和处理外伤就行!” 王勇又说了句,今天很多医生都表示,这是他们做的最舒心的手术。 今天的手术,好像就是等着他们来做似的,没有任何的担心,也没有任何的麻烦,一切都是那么的水到渠成。 甚至还让他们有种很简单的感觉,像包扎个伤口那么简单。 手术当然不可能这么简单,只是这次的手术,顺手的连他们自己惊讶,就好像病人体内自己早就做好了手术的准备。 用一个不恰当的比方,就好像打篮球,刚伸出手就接到了球,然后随手一丢,这球就舒服的进了篮筐。 手术不是这样,但感觉却是相同。 “一个病人这样还好说,所有的病人都如此,那就不简单了,这个在现场处理病人的,是个厉害的高手!” 刘振轻轻的敲了下桌子,若有所思的说道。 “我对这个人是不是高手没有兴趣,我只想知道,他到底是怎么做到的,特别是我今天做的这台手术,这种情况以前别说见,闻所未闻!” 胡教授慢慢说了句,这才是他把院长叫来的重点。 他们的这台手术,病人的伤势可以说最为严重,刚一开始连他都感觉这人要完了,可真正做手术之后才发现不是那回事。 这人不仅没完,甚至就算没有手术,他也不会有一点事。 最多是骨头自然增长过程中出现意外,落下了个残疾,只靠那些外伤已经不够致命了。 明明是要死的重伤,却有个这样的结果,也难怪胡教授这样的老教授都想不明白,换成任何人恐怕都会不明白。 “我知道你们的意思了,这件事交给我,我会做出调查!” 刘振轻轻的敲了下桌子,这件事还真有些稀奇,他也明白胡教授为什么这么重视,深更半夜还把他们叫起来。 “院长,最重要的是如何做到的这些,这可是个很好的课题,如果我们能抓住机会,会让医院再有一次腾飞!” 胡教授又提醒了一句,王勇也在一旁的点着头。 “放心吧,我知道该怎么做!” 刘振用力的说着,他的心里这会也有了些期盼。 胡教授和王勇,他们并不重视那个所谓的高手,他们所想要的,是这人如何做到的这一切,在事故发生之后,没有工具的情况下,如何快速处理好伤重的患者。 甚至还能在现场解除病人的危机。 这对他们来说才是最关键的一点,作为外科著名教授,外科名医,胡教授很清楚这些东西的意义。 真的能把这些研究出来,钻研出来,毫不夸张的说,在未来能救下很多人的命,很多交通事故,就是因为现场处理不好,等到医院之后人也就没了。 或者说,现场处理耽误了病情,送到医院没能抢救回来。 这些都是遗憾,而他们今天发现的这些,就是解决这种遗憾的机会,也难怪胡教授这样的人都会如此上心,深更半夜的把院长喊来了。 张阳可不知道这些人正打他的主意,他这会还在病房内睡觉。 今晚他们都没有走,王辰在重症监护室,李亚和黄海都在特护病房。 这些人都需要照顾,龙成在张阳都在李亚这边,苏展涛还有杨玲则陪着黄海,王辰那边没有人,是医生没让他们的人去,暂时有护士帮忙看着。 对这一点张阳也有些疑惑,王辰完全不用进重症监护室,他的各项生命体征都趋于平稳,这个时候应该分到病房才对。 现在的王辰,除了样子夸张点,其他还真没什么。 不过医院这么安排,他也没说什么,他上辈子就是医生,对医院的决定还是很尊重的。 第二天一大早,张阳和龙成便来到重症监护室,查看王辰的情况。 这次医生总算没拦着他们,让两人进去看了看。 不过也只给他们十分钟的时间,这个病人是院长还有胡教授特意安排过的,他们也不敢违规。 帮王辰仔细看了看,张阳所有的心都放了下来。 医院的治疗不错,张阳能看出来,这次给王辰手术的是位经验十分丰富的老医生,这样的话王辰恢复的速度还能再快一点,手术的好坏也决定他的恢复速度。 王辰没事,医院怎么安排他也不在过问,留在重症监护室也对王辰更加的有利,这里一切硬件条件都是最好的。 上午的时候,张阳陪着龙成一起出了门。 昨天出事之后,他们的车还都在现场扔着呢,两人就是去处理这些车,这些车不能一直留在那,不然被人发现了,捅到记者那是个大麻烦事。 这些东西处理的越早,领导们的盖子捂的就越严实。 龙成找来了王老五修车厂的拖车,三辆车都给拖了回去。 黄海的车修一修还能用,李亚的就不好说了,他那车也能修,但修起来价格十分的高,差不多能买辆新车了。 至于王辰的那辆,直接可以宣布报废。 古方也带人把他们的车给拖走了,拖车的时候,龙成还见到了古方。 两人互相看了看,这次谁也没有针对谁,也没有提起之前赌注的事。 现在两人现在也算是同病相怜,一对难兄难弟,若不是他们起了较劲的心,带着兄弟们赛车竞争,这场惨案也不会发生。 无论是王辰,还是邵玉萍,可都是抱着帮他们的心思来比赛。 ………… “院长,查出来了!” 宝陀医院,院长办公室,外面兴冲冲的跑来一个人,这是医院办公室主任,很灵活的一个人。 昨天胡教授说的那些刘振也很重视,早上就安排这个人去好好的做调查,查出了事故现场所有的详细情况。 目前伤者都在他们医院,还有伤者的朋友家属,是他们最好的打探机会。 不过这些人明显都对昨天的事很忌讳,他旁敲侧击的时候还遭到别人的怀疑,最后他还是换了别的方法,从伤者朋友的女人那花钱买来了消息。 院长这么重视的事,他自然要上心,反正这钱有医院来出。 没有文字材料,全都是口述,办公室主任的嘴巴很会说,他把打听来的事经过整理,生灵活现的说了出来。 “那些人被送到了这来之后,我们的人马上开始抢救,多亏咱们的人都很厉害,最终才把他们抢救了回来!” 办公室主任介绍完之后,没忘夸赞他们医院,夸医院就等于是夸院长,这也是一个小小的马屁。 见院长在那低头沉思,他脸上又露出了点感叹,轻声道:“听说昨天被撞毁的车,价值就超过一千万,这些公子哥们还真败家,一千万要是赞助给咱们医院,不知道只能办多少事了!” 他嘴上说着,脸上还带着惋惜。 可惜的是,他心里想的却不是这样,他想的是这一千万要是给他多好,他也不用在上班了,这笔钱存银行都够他吃一辈子的。 “我知道了,你先出去吧!” 刘振终于抬起头,轻声说了一句,这位办公室主任稍稍愣了下,马上按照院长的吩咐走了出去。 他本来就是刘振提拔上来的人,刘振也是看他机灵,会说话,才让他做的这个位置。 对强势的院长来说,办公室主任必须是个听话的人。 低头想了会,刘振这才拿起电话,给胡教授打了过去,刚才那位办公室主任最后的感叹他根本没听进去,他想的还是前面的话。 通过详细的打听,他们终于知道了一切,在事故现场确实先有人帮着处理了病人。 处理病人的是个很年轻的人,听说还是出车祸人的朋友,他最先处理的就是这次手术最严重的那个病人。 有个跟着公子哥来的女伴全程看到了张阳所做的一切,她也把看到的东西卖给了这位办公室主任,换来了五千块钱的零花钱。 五千块钱,让她把昨天所见的一切全都说了出去。 “针灸,还能做到这些吗?” 刘振眉头紧紧的凝结着,根据办公室主任打探来的消息,出手救人的年轻人,先是用了针灸,给那人身上扎满了银针,猛一看还很可怕。 之后他还给受伤的人吃了什么东西,然后还用力的在受伤人的身上拍打。 那个女人毕竟只是看到,他不清楚张阳到底做什么,又是什么目的,只把自己所看到的一切描述出去。 这些话,到了刘振的耳朵里就变成了很不理解。 就算是中医,也没有这样救治车祸病人的,这毕竟是外伤,打听来的这些消息,完全超出了他的想象。 他现在也只能把胡教授先叫来,把这个消息告诉他,听听他的意见再说。 ……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