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四一章 想买药方 - 神医圣手

第二四一章 想买药方

“这不可能,就算张道峰没死,他也不会把张家祖传秘方传给别人!” 老人再次摇了下头,他对张阳的话还是没怎么相信。 不过他自己也有所动摇,至少对张道峰的存在有了怀疑,他也感觉张道峰可能还活着,不然哪会有人把张家的祖传秘方传出去。 有人怀疑张道峰还活着,那对张阳来说就是好事,有这样一个人在,可以减少他很多的麻烦。 未来他的一切解释不清楚的东西,都可以推到这个人的身上。 “好了,我把我的事也都告诉了你们,现在咱们是不是该谈谈那些药材的事了?” 张阳微微一笑,直接转移开了话题。 他没想到沪海还有他张家的分支,药童既然学了张家的医术,那就自然而然的成为张家分支,这一脉发展的还不错,虽说他们这是诊所,但却有了医院的性质。 而且还是单纯的中医医院,这点很难得。 “药材没问题,只要你需要的,我们都会提供,免费送给你都没关系!” 张松突然摆了摆手,张阳的眉头却微微皱动了下,天上不会白掉馅饼,世界上也没有免费的午餐,这些最基本的道理他还是懂的。 张阳还没开口拒绝,这个张松又开始说话了:“张先生,药材我们直接给你,以后你有需要我们还会再给,你看能不能把你所知道的这些药方教给我们,也让我们能更好的为人民服务,你放心,这些药方我们不会白要你的,我们可以给你钱来购买这些药方!” 张松说完之后,那老人也转过头来,满是渴望的看着张阳。 来了,还是来了,张松和这老人留下他最大的目的,恐怕就是这个,他们想要自己手上的药方,张阳终于明白了他们的意思。 事实上也是如此,那位老人认出这是甘草茯苓参之后就一直很激动,想着的就是找到配药的人,把药方学来。 当年他的爷爷,也就是那位药童,只学会了行医之术,却没有学到张家的祖传秘方,成为了那位药童终身最大的遗憾。 他们都很清楚这些秘方的重要性。 学会行医之术,最多只是个好医生,或者是小有名气,可学会了这些祖传秘方,那就是真正的名医了,跻身一流中医行列。 学的更多一些,甚至会成为神医,受所有人的敬仰的神医。 任何一个医生,恐怕都无法阻挡不了这些诱惑,张松和老人亦是如此,他们很清楚,这些药方可以完全改变他们,甚至改变他们整个家族的命运。 真有了这些药方的话,他们就等于是新的张家,取代了传承一千八百年的医圣张家。 一千八百多年那,张家不知道出了多少位神医,留下来多少有用的秘方,这些秘方对他们每位中医来说,都是巨额的财富。 “张先生,一个药方我出一万块钱,有多少我们要多少,你看怎么样?” 见张阳没有说话,张松又继续说了句。 一万一个药方,听起来不多,其实不然,如果张阳手里真有千把个药方的话,那他们买药方都要花掉上千万。 这种可能性可不是没有,张家传承这么多年,一位先祖创造出几个药方出来,就已经是很了不得的成绩了。 这会,张松已经开始用金钱来收买张阳了。 “不好意思,我有事先走了!” 张阳轻轻叹了口气,慢慢站起身来,他还回头看了眼张松和那老人,眼中带着明显的失望。 其实一开始,在得知他们是药童后代之后,张阳对他们有着很大的亲切感,毕竟这也是张家的分支,是这个世界上和张家关系最近的人。 只是张阳没想到,他们竟然来找自己要秘方,既然是祖传秘方,哪能那么容易给人。 更不用说,有很多配药的秘方都需要内劲来辅助,他们没有内劲,就算得到了药方也没有任何的作用。 “别,张先生,我们在商量商量,价钱你不满意的话,可以自己开个价,只要合适,我们肯定不会让你吃亏!” 张松急忙摇了下头,他还以为张阳嫌他钱给的少了。 “小松说的没错,况且我们只要药方,又不要什么专利,这些药方你依然可以使用,等于没吃任何的亏!” 老人轻声的说着,说完也不断的看着张阳,他这是希望用金钱来诱惑住张阳,取得这些药方。 猛一听,张阳似乎不吃亏,反正张阳只要拿出药方就行,他平时用的并不多,卖出去这些药方他自己也能继续使用。 张阳站在那里,回头又看了他们一眼,轻轻摇了下头。 他现在也算明白了,这两人根本不在乎他是不是张家的人,他们在意的只是自己手上的秘方,只要自己把秘方给他们就行。 张阳如果不是张家的人,对他们来说更好,不是张家的人,自然也不会张家那样保护着他们的秘方,反正大家都不是张家传人,对这秘方都没什么感情,有钱大家一起赚才对。 “一个药方一千万的话,我可以考虑考虑!” 回头看了他们一眼,张阳突然咧嘴笑了笑,两人都是一愣,随即脸上都露出了恼怒的神色。 一千万,他们还真的有,每天生意这么火爆,他们早就积攒了一批的资金了,这笔钱有九位数之多…… 不过这笔钱不属于他们某个人,是整个家族的共同财富,家族内有好几十人,都在这个中医诊所内工作,是他们共同创造了这笔财富。 真让他们拿上千万来买一个药方,这种事绝对不可能。 他们可是很清楚,张家的祖传秘方可不一个,他们想要的也不是一个,而是全部,一千万一个去买的话,买下这些秘方不知道需要多少钱,他们就算再有钱,也支付不起这么多。 说到底,他们也只是个医院式的诊所,能赚个上亿已经很不错了,若不是天天生意这么红火,他们也赚不了这么多钱。 而这会他们也终于明白,这是张阳故意再耍他们。 “张先生,我们可是很有诚意,你这样说似乎太不够意思,多条朋友多条路,有钱大家一起赚,你死守着不该守的东西,对你也没有任何的好处!” 张松的脸拉了下来,变的十分难看,阴阴的说了一句,他这话中更是带着明显的威胁。 “该不该守,我自己清楚,如果你们不卖药的话,我就先走了!” 张阳微微一笑,不过他的脸上却带着点冰冷。 敢威胁他,这家伙的胆子还真不小,好在今天张阳心情还算不错,没有去和他一般见识,不然就算他们开着大型中医诊所,也能让他住上好几个月的医院。 说完之后,张阳便起身往外走去,这次他再也没有停留。 “不能走!” 张松突然急急的叫了一声,还跑过去,想伸手抓住张阳。 这会他倒没想着用暴力让张阳交出药方,他只是纯粹的不想让张阳离开,张阳一走,他们还去哪找药方来。 “哎呦!” “啊! 他的手刚去拉张阳的肩膀,就被张阳一个甩手抓了起来,随后直接丢到了一旁的地上,这两声惨叫都是他发出来的。 张阳的脸色也变的异常冰冷,这人竟然还敢像自己动手,他功夫若不是挺好的话,今天岂不是要羊入虎口一回,被这家伙给绑架了。 把张松丢出去之后,张阳这才最后看了眼那个老人,大步离开了这间办公室。 “三叔叔,叫人,赶紧叫人啊,不能让他走了!” 躺在地上的张松,还在那哀嚎着,张阳没下重手,不过这一下也让他摔的够呛。 至少他屁股下都是酸痛,这会根本爬不起来。 “算了,别叫了,今天我们失算了!” 老人正看着门口张阳离开的方向,眼中还带着点惊恐。 “为什么,这可是张家的秘方,每一个秘方都对我们有着极大的作用!” 张松这会总算慢慢的爬了起来,他不知道,若不是看在他们也是张家分支的份上,张阳这一下就得让他伤筋动骨,好好的躺上几个月。 “他刚才用的,是张家功夫,他会张家的功夫,而且有一定的水平了!” 老人脸上带着苦涩,慢慢的说着。 张松的脸上也有些愕然,随即变的很是惊恐,他知道张家的功夫代表着什么意思,对他们来说,这就是当代武术最高的存在。 根据他们先祖所说,张家功夫练成之后,可以身轻如燕,飞檐走壁,无所不能。 这话有些夸张,但张家功夫确实很厉害却是真的,不然当年张道乾怎么可能在单枪匹马的情况下,还把小鬼子给搞了个稀巴烂,一个人杀了好多个鬼子。 张松也露出了惊愕的神色,他同样知道张家功夫的厉害。 如果张阳真会功夫的话,他们这里再多的人也没用,也拦不住张阳一个人。 离开诊所的张阳,重重的吐了一口浊气,还回头看了看这所谓的华佗居。 说起来也挺可笑,他们自喻华佗,学的却是医圣张仲景一脉的医术,张阳估计着,他们是想自立门户,摆脱他们张家的影响力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