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四零章 我有个师傅 - 神医圣手

第二四零章 我有个师傅

两个人,一老一少就这么互相的在那瞪着眼。 一旁的张松和出租车司机都愣住了,两人想去劝点什么,却不知道如何说出口。 “你怎么知道,甘草茯苓参的存在?” 最先说话的还是张阳,他慢慢的问着,同时还不断的强制压制住自己燥乱的心跳。 甘草茯苓参,这可是他张家的祖传秘方,是除了张家的人之外没有别人知道的存在,眼前一个陌生的老头突然认出了他配置的这类药,还说出了名字,能不让他吃惊吗。 不过他也明白,这会他不能透漏太多,他这辈子已经不是张家的人,至少他的血液中,和上辈子的张家再也没有任何的关系。 “这是我先问你的问题,你怎么可能配置出甘草茯苓参,你到底是不是张家的人,或者和张家有什么关系?” 老人依然盯着张阳,快速的问着。 出租车司机在那显得有些迷糊,张家这个词他们说了好几遍,可惜他不知道说的这个‘张’家到底是哪一家。 反正两个人都姓张。 张松也回过头看着张阳,他的心里倒是很清楚老人所说的‘张’家是什么意思。 这个‘张’家,绝对不是他们家,尽管他们也是一个很大的医学世家,也姓张,可和真正的‘张’家相比,他们只是个小小的婴儿,甚至婴儿都不是。 真正的‘张’家,是曾经国内最有名的医学世家,传承有一千八百年之多,也是国内最古老、最神秘的医学世家。 和拥有一千八百年底蕴的‘张’家相比,他们这个诞生只有几十年的张家,确实什么都不是。 张阳的呼吸又有些加速,他同样明白对方的意思,知道他们说的就是自己上辈子的家族。 “你先说说,你们和张家有什么关系,为什么知道甘草茯苓参的存在?” 过了会,张阳才慢慢的问道,他的心里还有着一股悲伤。 上辈子他没有成家,又是一脉传承,最终张家传承一千八百多年的香火在他的手里彻底的断送。 不仅上辈子断了,这辈子也因为他的缘故而断,这个世界上已经没有了那个传承千年的古老家族。 “我先问你的,你必须说!” 老人猛然一拍桌子,愤怒的叫着,张阳则直接站起了身。 “不说就算了,告辞,药我不买了!” 张阳说完,转身就向外走去,他的态度也让那老人和张松一时间都呆在了那里。 “你不能走!” 张阳走走到了门口,那老人才反应过来,急忙大叫了一声,还想着去拦住张阳。 张阳能配置甘草茯苓参,又知道这种药的名字,对他们家的意义实在太大了,大到他根本不可能让张阳离开。 如果张阳真这样走了,恐怕他从今以后就再也睡不着觉。 “张先生,还请留步,我们问这些并没有恶意!”张松也走了过来,急急的说了一句。 “想让我不走可以,马上回答我的问题!” 张阳回过头来,还带着一股凌冽的威势,张松他们想弄清楚他和‘张’家的关系,张阳又何尝不是,只是他不能说,也没办法说。 现在他也只能用这种以退为进的方式,来让对方先说出他想要的东西。 张松回过头看了眼老人,老人脸上有些犹豫,最后还是点了下头。 张松又看了看出租车司机,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。 “老板,您先忙,我去外面等您,您放心,我会一直等着您,一定把您在带回去!” 这出租车司机倒不傻,张松这么一看,便知道了人家什么意思。 很明显,张松这是不想让他在现场,他们估计要说一些机密的事了。 对这些事司机也有着好奇,不过他更明白,有些不该知道的事最好不要知道,知道的话也不会有任何的好处。 “请坐!” 司机离开后,老人慢慢对张阳说了句,语气也比刚才好多了。 张阳没有客气,直接坐了下来,等着他们的解释。 看了眼张阳,老人的眼中带着点复杂,开始慢慢的说道:“我的爷爷,原来是个孤儿,被一位很厉害的神医收养,等他长大后,就成为了这位神医的药童!” 老人的话,张让张的眉毛不自然的跳动了下,老人这会也停下来观察着他的表情。 “你说的这位神医,叫什么名字?” 张阳慢慢的问着,他的表情也完全恢复了过来,至少从他脸上现在看不出任何的情绪波动。 这也让张松和老人都在感叹,眼前这个年轻人拥有着和他年龄不相符的沉稳。 “张志安!” 过了会,老人才慢慢的说出一个名字,这个名字,让张阳的心脏马上停顿了一下。 张志安,是他爷爷的爷爷,也就是他太爷爷张道乾的父亲,可惜这些关系都属于他上一辈子的身份,这一世和他们已经没有了任何血缘关系。 张家每一代几乎都是神医,张志安也不例外,至于他收养孤儿当药童养着的事,张阳也听说过一些。 这还是他爷爷告诉他的,张志安收养了药童,也是当做徒弟在培养,不过只教了那些能教的医术,真正的祖传秘籍并没有传给他。 这位药童比张道乾要大一些,张道乾小的时候其实就是这药童带和他长大,每天陪着他玩耍。 张阳还听说,这药童学习医术非常的上心,除了张家祖传不得对外公布的秘籍之外,其他那些医术他都学了个七七八八,已经可以悬壶济世,而且他为了学习他甚至没有去结婚。 直到二十五岁的时候,药童才最成家,在那个时候,二十五岁成家的人已经是怪物了。 可惜的是,成家当天却遭遇土匪,他护着新娘,让新娘跑了回来,他自己却被土匪给砍死了,爷爷当年给他说起这件事的时候,还唏嘘不已。 成婚当日被砍死,这种不吉利的事确实不多见。 张阳可以肯定的事,在他上辈子,这药童真的死了,结婚当天还没入洞房就死了,自然没有任何的孩子。 这一点张阳完全可以肯定,那位结婚当天死了丈夫的女人终生未嫁,一直生活在张家,小的时候还抱过张阳,直到九十岁的时候才无疾而终。 回想起这些,张阳突然有了种说不出的感觉,这种感觉非常的复杂。 因为他的缘故,他上辈子的太爷爷在这一世早早的离开了,连子女都没有留下来,彻底的断了烟火。 而本来早就断烟火的药童一家,却因为他的存在改变了命运,成功存活了下来,还大肆发展,发展出一个庞大的家族来。 这会张阳总算明白,他为什么上辈子不知道这个药房的存在了。 上辈子,沪海就没有这个地方,也没有张松和他的三爷爷这些人,自然不可能有这个诊所药房存在。 “该说的,我都已经说了,该你了!” 老人说完,又对着张阳问了一句,他们和张家的关系算是彻底解释了清楚,其实严格来说他们也是张家的人。 那药童正是张志安赐的姓,跟着他们姓张。 沉吟了一会,张阳才慢慢说道:“我有个师傅,我所学的一切都是他教给我的,包括这甘草茯苓参的配置,还有其他很多药材的配置!” 他又拿出了原来的那个理由。 现在他也只能用这个理由来解释,他总不能跟人家说,他就是张家的人。 “撒谎,这是张家祖传之秘方,传男不传女,传子不传徒,你不可能知道这些,除非你就是张家的人!” 老人马上摇头,他对张家的一切了解的都很深,而这些也都是他爷爷告诉他的。 “事实上就是如此,你们不相信也没有办法!”张阳马上摊了摊手,老人和张松都在看着他。 “我只记得,我那道士师傅也姓张,他的名字好像叫张道峰,他只给我提过几次,其他我就记不太清楚了!” 张阳又补充了一句,那老人听到张道峰这个名字,脸色马上又是一变,立刻说道:“这不可能,他不是早就夭折了?” 张道峰这个名字他也不陌生,张道乾的亲弟弟,只是比张道乾小了十来岁,后来这孩子据说是出现了意外,这些都是他爷爷传下来的信息。 在他爷爷的记述中,张道峰六岁的时候跑山上玩耍,不慎跌落悬崖,张家的人医术在高,对一个摔的粉身碎骨的人也没有任何的办法。 “你那师傅还说过什么?” 老人又回过头来,急急的对张阳问了一句。 “没有,其他什么都没有再提!” 张阳马上摇了下头,他深深明白言多必失的道理,这会怎么也不愿意往下去说。 张道峰,是他上辈子太爷爷的亲弟弟,也确实年幼夭折,这些都是他从自己爷爷那得到的信息。 这会他没有别的解释,只能把这位遭遇意外的先祖搬出来,至于这几个人会不会相信,他根本都不管了。 反正过去了这么多年,这一切早就成了无头冤案,就算他们怀疑也没有任何的办法,知道张道峰真正去世的人现在都不在了,其他的人全都是听说。 既然是听说,那就有可能是真的,也有可能不是真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