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三三章 我出五百万 - 神医圣手

第二三三章 我出五百万

很多人也算是看出来了,陆老板这是故意欺负人家不懂。 趁着毛料刚解开,还没明白的时候给个低价,只要张阳答应,陆老板会马上拿出这笔钱来,来个钱货两清,到时候就算张阳后悔也没用。 赌石市场就是这样,还没那么规范,再说了这是半赌毛料,的确有着一定的风险。 所以才有那么多人暗骂陆老板。 “五十万,陆老板你真大方!” 一道冷冷的声音突然响起,本来就作则心虚的陆老板马上回过头,不过刚回过头他就楞在了那里。 说话的是人黄海,黄海正一脸恼怒的注视着他。 张阳是他带来的人,是他的兄弟,这家伙竟然想当着他的面来坑张阳,这次也算彻底惹怒了他。 “哈哈,说的没错,老陆太不厚道了,小兄弟,你这块料我出五百万!” 人群后面,突然响起道响亮的声音,很多人都纷纷回头看了看。 看到出价的人后,所有的人都点了下头,没有说话。 陆老板也注意到了后面的这位,想不注意到都不行,他进不来,但却站在后面的桌子上,桌子上还加了个椅子,他现在就站在那椅子上。 他的位置太高了,他可以看到所有的人,所有的人同样也能看到他。 “施公子,是施公子来了!” 很多人都小声的说了一句,陆老板脸上的肌肉不断的颤动着,他的脸色变的更加难看。 过了会,他才慢慢的低下了头,他知道他的如意算盘彻底完了,这块毛料中的翡翠再也不会属于他。 不过一想起这块翡翠的价值,他的心就如同刀割了一般,这可是他店里出去的毛料,他要知道店里有这样的好宝贝,早就全都解开了。 可惜这个世界上没有后悔药,他也能在那里自己抱怨着,抱怨着老天的不公平。 “诸位,还请让条道,让我过去!” 施公子从桌子上走下来,前面的人群不自然的让出一条道来,从这点可以看出这个施公子在这里很有威望。 从让出的通道里,施公子慢慢走到了最里面,他的身后还跟着个年轻人。 施公子也就是三十来岁的样子,一米七五的个子,穿着一件蓝格子衬衫。 从外表上,看不出他有多出众。 他进来,先是轻蔑的看了眼那陆老板,这才走到解石机旁。 在看到解石机上那分成两半的毛料之后,他的眼睛马上亮了起来,急急的走过去,像是欣赏绝世美女一般的看着毛料。 黄海,张阳都看了眼邱静欢。 黄海是喜欢玩赌石,不过这里也不是经常来,一年最多也就几次,他偶尔会去其他几个赌石胜地。 说起来,他就是那种能控制住自己欲望的人,不像邱静欢,有时间都扎在这里,有钱就买,没钱才只看着别人解石。 黄海对这个施公子并不了解,根本就没见过,所以才会去看邱静欢。 他也知道,邱静欢别看年轻,却是这里的老人了。 至于张阳,黄海都不知道的人,他更不可能知道。 被两个人看着,邱静欢有些不自在,又看了眼正在仔细欣赏翡翠的施公子,这才拉着两人往旁边挤了挤。 “施公子是什么身份我也不知道,我只知道他很有钱,而且很喜欢玩赌石,他是这里各大店铺消费最高的客人,有人说他在这里都消费了至少上千万,有几家赌石店就是靠他来撑着!” 邱静欢很小声的说着,施公子是这里最有名,也是最大的客户,所有的店家都巴结他。 有几家甚至就专门为施公子服务,靠着他一个人就能支撑下去。 只要是经常来这里的人,都知道施公子在这里的能量,他只要发了话,没有任何人敢说什么。 而且他只要表下态,就是那些店家也会倒霉,听说施公子关系极硬,黑白两道通吃,没有他办不成的事。 听完邱静欢的介绍,张阳和黄海马上明白了过来。 这施公子也是个公子哥,不过是沪海的公子哥,听邱静欢所说,这应该和龙成或者时峰一个级别,都是能量极大的人物。 不过现在时峰应该被划掉,他被张阳整的身败名裂,被关在家里,以后也别想着再出来了。 “好,非常好!” 看了足足好几分钟,这施公子才抬起头,连连赞叹了两声。 他抬着头,看着的正是张阳。 “这位朋友,我刚才没有开玩笑,五百万,你愿意的话我马上让银行转账,这块半赌毛料归我,怎么样?” 施公子慢慢的说着,在这年头,能随手拿出五百万收购毛料也算是大手笔,大气魄了。 当然,这样的毛料放在后世,那都是以亿为单位来计算,百万就是小数。 周围的人很快都议论了起来,五百万对他们之中很多人来说,是这辈子都没有见到过的财富。 他们也都羡慕或者嫉妒的看着张阳,这小子的运气实在太好了,一块被切废的废料,竟然还能再切出这不可思议的大涨来。 这不是普通的大涨,这是真正的超级大涨。 五百万那,很多人都在想着,他要是有了这笔钱应该怎么花才对。 黄海皱了皱眉头,他看了张阳,张了张嘴,想说什么却没说出来。 其实他也想买这块毛料,玻璃种祖母绿他从来没有过,这块料解出的翡翠,他可以一部分当做寿礼,另外的则自己收藏着。 这样的寿礼,他相信老师肯定会喜欢。 “阳哥,五百万不低了,你这只切了一刀,还有黑雾,施公子给的是实在价,卖了吧!” 邱静欢悄悄拉了下张阳,小声的说着,他这是真的为张阳着想。 这块毛料价值确实很高,但也不是没有一点缺陷,至少那黑雾就很让人担心,正常情况下,这毛料四百万就是一大关。 施公子给出五百万,的确非常有诚意。 当然,陆老板那五十万纯粹就是骗人,价值数百万的毛料就给五十万,也亏他刚才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能说出口来。 “不用,这点钱我不在乎,这可是你的手气解出来,继续解吧,解完再说!” 张阳微笑摇摇头,邱静欢则愣在了那里。 对他说完,张阳又转过头来,轻笑说道:“不急,等我们解完再说,我也想看看这里面的翡翠到底有多大!” “好,有魄力,我就等你解完!” 施公子仔细的打量了张阳一眼,随即点了下头,邱静欢还在那发着愣。 张阳的话让他猛然想起,这玻璃种祖母绿可是他亲手解出来的,哪怕毛料不是他的,但主刀的人却是他。 玩赌石的人都很迷信,他们把一切因素都看的很重,比如时间,比如方向,甚至解石机。 主刀的人则更重要了,很多时候谁解大涨了,很多人都会找他代劳,就是想借助他的好运来帮自己解石。 这样解涨的话,主刀的人会被夸赞,如果垮的话,毛料的主人只会自认倒霉。 可以想象的到,他今天解出了玻璃种祖母绿,回头不知道得有多少人请他帮忙解石。 尽管这个时候帮忙解石不收钱,最多接受点小礼物或者吃顿饭,不过这也是很难得的一种荣誉。 除此之外,邱静欢还注意到张阳的另外一句话。 张阳说,这点钱他不在乎。 这可是整整五百万,在张阳的嘴里就变成了这点钱,还说什么不在乎,那张阳自己得有多少钱,千万,还是亿万? 下面邱静欢已经不敢继续往下想,那都超出了他的想象。 他没想到,一直和他聊天,说的那么投机的年轻人,竟然也是个有钱的公子哥。 “静欢,怎么还不去?” 张阳轻轻拍了下邱静欢的肩膀,总算让他回过了神,有些复杂的看了眼张阳后,他马上走到解石机前,准备全部解开这块毛料。 很多人也都羡慕的看着他,亲手解出玻璃种祖母绿,这可是莫大的荣耀。 别说其他人,就是黄海和施公子也都很是羡慕。 好好的观察了两块毛料,这次邱静欢不敢自己做主了,他看着两块毛料还有些后悔。 他那一刀把翡翠切成了两半,从两块毛料来看,他这一刀肯定影响了翡翠的价值,当时他若是好好的分析下,或者谨慎下刀的话,这个浪费就可以避免。 可惜现在说这些已经没用,下面只能更加的仔细。 邱静欢这次没有自己主张,而是和黄海和施公子好好的商量了起来,两人也都是资深赌石玩家,怎么解石都有着丰富的经验。 他们三个再说,张阳只是在旁边看着,没有插一句话。 他也插不上话,反正他也不懂,不如交给这几个懂行的人去处理。 商量了足足十来分钟,邱静欢这才重新开始解石,黄海和施公子几次都想代替他,可谁都不好意思去提这个要求。 人家可是张阳钦点的,再说了,人家切涨了,带有这个运气,真换人万一垮的话,那就不好交代了。 换人会改变翡翠的结果,听起来很好笑,可这在赌石圈里却是很多人都深信的一点。 解石重新开始,大家全都注视着解石的过程,让张阳没想到的是,这个陆老板竟然没走,还厚着脸皮留在这里。 ……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