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三二章 卑鄙,无耻 - 神医圣手

第二三二章 卑鄙,无耻

张阳也注意到了切面,他的眼睛同样紧了下。 在他身后的陆老板,这会则完全傻了眼,呆呆的看着黄海刚清洗出来的切面,满脸的不敢置信。 “咣当!” 黄海手里的水盆从他的手中滑落,直接衰落在了地上,发出不小的声音。 这是老式的瓷铁盆,里面是铁外面镀了层瓷,很结实根本不怕摔,这样的盆子现在已经很少见了,再未来更是稀有,都被轻便的塑料盆所取代。 “满,满绿!” 过了足足一分多钟,黄海才慢慢的吐出了几个字。 他身边的邱静欢,下意识的跟着点了下头,满绿,出现在他们面前是一抹鲜艳的满绿,整个翡翠切面都是这种绿色,煞是好看。 “玻璃种!” 陆老板感觉嗓子很干,又很痒,从他的嗓子里挤出了这三个字。 可惜他这会嗓子不好,说出的这三个字沙哑干燥,让人听起来很不舒服。 声音不舒服,但这三个字代表的意义却非常的不同。 玻璃种,是所有翡翠中种水最好的,上辈子张阳手里有一个玻璃种浅水绿佛像挂坠,还不是满绿,当时就值好几百万。 这还只是个挂坠,眼前切出来的可是非常大的一块,要比那挂坠大多了。 即使现在没有后世那么恐怖的价格,这也是难得一见的珍品,真正的宝贝。 “叽叽叽!” 无影又露出了脑袋,对着张阳在那叫。 它的样子分明就是在邀功,这是它帮张阳找到的好宝贝。 不过这也没错,没有无影的话,这鬼石头张阳都不会多看一眼,更别说去买来解开了。 同样的道理,解石的人若不是他,第一刀也切出那黑雾的话,估计早就扔一边,当做废石给处理了,至于这隐藏在其中的翠玉最终命运如何,谁也不清楚。 有可能,它会变成一块垫路的石头,永远的被埋在地底,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重新出现。 “玻璃种,是玻璃种啊!” “满绿,竟然还是满绿,这是不是帝王绿?” 周围的六七个人,这会总算反应了过来,扯开嗓子在那叫着。 这是市场是不小,但也只是在东南几省出名,和真正的赌石胜地缅甸,云南相比,这里就是个小菜市场。 别说那边,就是广东佛山平洲,也比这里要强很多,真正的大玩家都是到那边去。 所以在他们这里,很难解出真正的好翡翠,平时冰种都不多见,至于玻璃种,也只有出现过两次,一次在前年,另外一次则是去年。 那两次,可是在这里引起了不小的轰动,不过那两次解出来的都是普通玻璃种,没有满绿色,去年的更是无色玻璃种,让大家遗憾了很久。 眼前这块,只要是资深的赌石玩家都能看出来,真正的玻璃种,真正的满绿,这可是最好的翡翠品种。 几个人的大叫声,也把其他人给吸引了过来,每个来到这里的人,看到那个切面之后眼睛也都立刻变直了。 后来的人也在叫,疯狂的叫,看到了玻璃种,看到了满绿他们仿佛看到了外星生物一般,就差在那歇斯底的躺在地上打滚了。 “玻璃种,真是玻璃种,还是满脸的玻璃种!” 黄海不顾地上的盆子,走过去,手指头轻轻抚摸着切面上的翡翠。 玻璃种翡翠他也见过,甚至自己还拥有一块,不过玻璃种满绿却没有,而且那块翡翠还是他花高价钱买来的。 买来的东西,和自己解出来的又有着很大的不同。 这一刻,黄海的心里突然对邱静欢有了浓浓的嫉妒,他后悔刚才为什么不自己坚持下,他来帮张阳解开这块毛料。 如果是他主解的话,那这块玻璃种等于是从他的手里问世,对他有着非同一般的意义。 玩了这几年赌石了,玻璃种翡翠他还从没解出过一块,更不用说满绿的玻璃种。 “是啊,满绿的玻璃种,这是帝王绿还是祖母绿?” 邱静欢也趴了过去,在那仔细的看着,听了黄海的话,他不住的点着头,轻声说了一句。 他的话也让黄海稍稍愣了下,急忙趴在那仔细的看着。 祖母绿,帝王绿,都是满脸中极品的表现,所不同的是帝王绿要比祖母绿的颜色更正,更纯,所以帝王绿是最好的绿色,绿色翡翠中的顶级。 祖母绿比帝王绿稍微次一点,但也不差,在后世,一个祖母绿的戒面,哪怕种水很差,低于六位数你也拿不下去,现在没那么夸张,但也是贵重的表现。 “可惜了,是祖母绿!” 黄海趴在那看了一会,最后摇了下头,还带着很大的惋惜。 其实帝王绿也是祖母绿,只是在祖母绿中表现最好,在所有绿色中也是最顶级的存在,所以才起名帝王,用这个名字衬托帝王绿的不同。 这块翡翠,没有达到帝王绿的程度,但只是祖母绿价值也不低,更不用说,这还是最好的玻璃种,清澈透明的玻璃种。 这样的翡翠原料,别说在这里,在全国各地乃至全世界,只要喜欢翡翠的地方,都是所有人追捧的极品原料,向来都是有价无市。 这一点,在后世更是如此。 “我看看,让我看看!” 陆老板不顾一切的挤在了黄海的身边,他的眼睛也在发直,在他眼底深处,还带着一股浓厚的贪婪。 玻璃种祖母绿,这种翡翠的价值有多少他非常的清楚,毫不夸张的说,这块翡翠只要解出来的够多,分量足,换他几个雅玉斋都没问题。 他雅玉斋的总资产,也不过两三百而已,而且还有不少的银行欠款。 “小家伙,真有你的,等回去就给你奖励!” 张阳的脸上也带着微笑,不过他没像周围的人那么激动。 说到底,他不是一个真正的赌石玩家,纯粹是因为无影看中了这块石头,他才把石头买下来解开来试试。 这也算是试验无影的寻宝能力。 结果没让张阳失望,玻璃种祖母绿的翡翠,放在哪都是不错的宝贝,无影的能力也算被彻底验证了。 藏在石头内的翡翠,什么最好它都能知道,这也让张阳对他更加的有信心。 在别人都为玻璃种祖母绿而激动的时候,他心里却想着哪天进入深山,去好好的找一找天材地宝。 对张阳来说,翡翠再漂亮,也没有山里那些真正的宝贝有吸引力。 那些东西对他才最重要,在他的手上才能发挥更重要的价值。 “真是玻璃种!” “玻璃种祖母绿,发了啊,这是咱这多年来涨的最厉害的一次!” “黑乌沙解出了玻璃种祖母绿,真是奇了,你们知道吗,这毛料好像是几百块钱买来的!” 周围这短短的时间,已经聚集了两百多人,比刚才黄海解石人最多的时候还要多。 另外其他几台解石机前的人也都在往他们这边跑,出了玻璃种就已经足够吸引人了,更不用说玻璃种祖母绿这种极品翡翠了。 “这人运气真好!” “是啊,这么好的翡翠,得值多少钱啊?” “我见过这块毛料,是雅玉斋的,我以前怎么没想着买下来呢!” 新过来的人,也都在那大叫着,没一会,周围就挤的满满的,足有五六百人,很多站在外面的人都看不到里面了,个子矮的还在那急的直叫。 此时此刻,这些院子里的人大半都集中在了这。 其他解石机前只有寥寥的十几个人,不过这几个人也都坐不住了,哪怕正在解石的人也都停了下来,急忙往这边跑。 已经切到一半,走不开的只能自己苦着脸,希望自己的毛料尽快切好,这样就可以跑过去看一看,他们解毛料的心思都没了。 除了他们,店里面看毛料的人也不断的往外跑着。 平时别说玻璃种,如果有价值高点的高绿翡翠出现都能吸引很多人的注意力,现在出了玻璃种祖母绿,别提这些人有多快了。 玻璃种翡翠,很多人这辈子都还没见过。 整个市场,加在一起大概有千把人,这会聚集在张阳他们周围的足有九百多,只有那些真正走不开的人没有过来。 比如各个店里的收银员,他们不能放下自己的工作跑出来,只能站在门口焦急的看着,希望这边的人尽快带给他们消息。 后面去的人,更是有很多被拦在了外面,根本看不到里面的情况,不得已的情况下,一些人还专门跑出去找桌子,椅子来加高,站在上面往里面看。 “张,张先生,你这块毛料我愿意买,五,五十万如何,我马上就给你钱!” 陆老板在那趴了一会,才颤颤悠悠的站了起来,对着张阳说了一句,好在他没忘记张阳的名字。 五十万,应该不少了,他的心里祈祷着这个年轻人赶快答应下来,这样就可以把这块毛料先骗到手。 “你这只切了一刀,有多少翡翠还不知道,我给你五十万,下面的风险我来承担!” 见张阳没说话,他急忙又说了一句,他还刻意的压制着自己的心跳,可惜他眼中不时闪现的贪欲出卖了他的想法。 “卑鄙!” “无耻!” 周围马上有人小声的叫了起来,要是其他的翡翠毛料,出个五十万确实不少了,可玻璃种祖母绿,他给的还真不够,远远不够。 ……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