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三一章 看不起人 - 神医圣手

第二三一章 看不起人

张阳没有画线,在邱静欢的建议下,先从边缘开始切。 见到有人解石,有部分人留了下来,不过也有些人离开这里去了别的地方,张阳的这块黑乌沙并不起眼,毛料不算小,但表面没什么特征,还带着点癣纹。 对玩家来说,这样的毛料赌性太高,太容易垮了。 赌石里面有句话,叫十赌九输,不过这话指的并不是所有的赌石,而是特指黑乌沙,这么简单的一句话,就表明了黑乌沙的赌性之强。 没有特点,还带有缺点的黑乌沙,想赌涨更难。 其实邱静欢自己也没有把握,他那么说,只是给张阳点信心,他已经知道张阳从没有玩过赌石,今天还是第一次。 他的心里也在为张阳惋惜,第一次玩不应该选择赌性太高的黑乌沙,应该选择别的。 每个第一次来玩的玩家,心里都带有很大的期望,谁都想着一次赌涨。 对这样的玩家,店家一般都会推荐些更容易赌涨,但不容易大涨的毛料,赌涨了,也能对新玩家起到激励的作用,很多新玩家的心理就是,不亏就行。 像张阳这样直接选择黑乌沙的,还真不多。 邱静欢有些不理解,不过这些话他并没有说,他和张阳第一次见面,但谈的还算有缘,他没去说这些打击张阳的话。 “叽叽叽!” 帆布包里,无影又探出了脑袋,还伸出爪子指着正要被切割的那块毛料。 它的样子仿佛是在说,这是我找出来的好东西。 “小家伙,如果里面真有宝贝,回去我给你好吃的!” 张阳抓起帆布包,对着里面轻声的说了一句,无影在帆布包里立刻蹦跶了起来,叫唤的更欢了。 看着他们两个这样,闪电似乎有些吃醋,跳到张阳的肩膀上,还用尾巴不断的挠着张阳的脖子,在那‘吱吱‘的叫着。 “哈哈,也有你一份!” 张阳被他挠的很痒,大笑着说了一句,邱静欢还有些惊奇的看了闪电一眼,黄海的表情倒没什么变化,他早就知道闪电是个很通灵的宠物。 周围现在还有十几个人,这些人都没看解石机上的毛料,反而都看向了闪电。 闪电洁白无瑕的样子很讨人喜欢,任何看到它都忍不住多看几眼,一时间,闪电压过了正要解开的毛料,成为所有人目光的焦点。 “阳哥,开始吗?” 邱静欢这里已经准备好了,特意回头对张阳问了一句。 “开始吧!”张阳点了下头。 解石他不懂,一切都听邱静欢和黄海两个行家的,张阳既然选择了他们,肯定就相信他们。 “滋滋滋!” 刺耳的切石声再次响了起来,闪电又一下条件了张阳的怀里,耳朵也耷拉了下来。 张阳的这块黑乌沙皮壳更硬,声音也显得更加的刺耳,见解石开始,周围的一些人也开始看向解石机,同时在那小声的议论着。 有些人在猜测这就是块砖头,解开之后里面啥也没有。 也有人再猜,这里面有翡翠,但太普通,种水都很差,连加工的价值都没有。 反正不管怎么猜,就是大家对这块毛料都不怎么看好。 几分钟后,邱静欢这一刀便切完了,张阳的这块毛料有点圆,选择的又是边缘的皮壳,这一刀速度还是很快的。 “哗!” 黄海一盆水浇在切面上,马上把切面冲洗了个干净。 邱静欢,黄海,包括陆老板和周围的人,眼睛这会都落在了切面上。 “黑雾,垮了!” “就知道,这块赌性太高,必垮!” 切面上,两边都露出了点黑雾,黑雾和白雾不同,如果白雾是好的表现,那黑雾就是很差的那种,出现了黑雾的毛料,一般都是垮。 黑乌沙出现了黑雾,基本上注定完蛋了。 邱静欢抬起头,有些尴尬的看着张阳,他刚才还在祈祷,不管怎么切出翡翠来,就算不是什么好翡翠,能值点钱就行。 只要翡翠能值个几百上千的,张阳这块毛料就等于不赔钱,能不赔钱,对他来说就已经是最好的结果了。 “阳哥,垮了!” 心里不舒服,可邱静欢还必须得承认,他很懊恼的对张阳说了一句。 “张阳,要不咱们再去选几块,我来帮你选!” 黄海也跟着说了句,他也知道张阳是第一次来这里,不懂得赌石,第一次选赌石就垮掉,多少对人有点影响。 这不是金钱的问题,而是一种心理。 “叽叽叽!” 无影又在帆布包里叫了起来,还探出了脑袋,邱静欢刚才没看到这个小家伙,这次总算注意到了,现在看到了也显得无比惊讶。 他没想到张阳带了两个宠物,一个宠物貂,还有一个宠物鼠。 “没事,继续切吧!” 张阳似乎感觉到了无影的意思,把它又塞进帆布包,这才对邱静欢说了一句。 无影的意思很简单,他们说的都不对,这里有宝贝,只是还没出来。 这就是张阳的理解,这会他也只能这么去理解,不然的话这次的试验就提前失败了。 “切?”邱静欢稍稍一愣,黄海也愣了下。 邱静欢还没来得及回答,那陆老板突然说道:“你这块料已经完全废了,再切就是浪费时间,这样吧,你跟我来,到店里我再送你一块相同价值的毛料,回来再切!” 陆老板这可不是故意大方,他是不想让张阳在浪费黄海的时间。 他也看出来了,张阳不走黄海就不会走,他还等着让黄海去看他店里几块贵重的毛料,多做些生意。 张阳这块料本身就不贵,多送他一个也无妨,几百块钱的东西,相对几十万的生意来说微不足道,这个账陆老板还是算的很清楚。 黄海脸色又沉下来一些,他对这个陆老板也开始有点不感冒了。 张阳是什么人,是他带来的朋友,他刚才已经说了是他的兄弟。 以张阳的身价,怎么可能会在意这么几百块钱东西的输赢,要知道,张阳买下几百万的车都没眨下眼睛,加上改车费用,税收还有其他的杂费,那可是将近八百万了。 八百万都不在乎,张阳怎么可能在意这八百块钱。 陆老板这么说,有看不起他们的意思,看不起张阳,就等于看不起他。 “小伙子,继续切!” 黄海没搭理陆老板,反过来对邱静欢说了一句,张阳要切那就得切,不管结果如何,他不会去埋了张阳的面子。 至于这个陆老板,只是因为他店里的赌石多一些,质量好一些他才来,并没什么特别的交情。 况且这里不止他一家赌石店,他要换地方的话,无论换哪一家,相信那家的老板都会亲自出来接待他。 这个时代,还不是后世一块毛料动辄百万,千万甚至上亿的时代,现在几十万已经是大生意了。 “好,我们继续切!”邱静欢答应了一声,脸上还带着笑容。 陆老板的意思他也想到了,听起来是为张阳着想,多送他一块毛料,可仔细一理解,这分明就是看不起人,感觉张阳输不起似的。 他本来对陆老板印象就不好,现在更不会如着他的意。 这次邱静欢也不找张阳划线,直接随意的固定好,放在切刀下就按了下去,其实他内心中也感觉这块毛料没必要继续切下去,纯粹浪费时间。 不过被陆老板这么插手,不断这块料有多废,他都会一直解下去。 “滋滋滋!” 切实声再次响了起来,陆老板脸上青一阵白一阵的,站在那里很是尴尬。 周围的人也都认识他,知道刚才他被黄海给顶了下,不过被自己的顾客顶他还真说不出什么来。 谁让他心那么急,又那么看不起人,现在周围大部分人都明白,他是急着做生意,想把张阳先给打发了。 对这一切,张阳更清楚。 他抬头淡淡的看了一眼这个陆老板,又轻轻的摇了下头。 这个陆老板已经进了他的黑名单,无论以后有什么事情,他都不想和这个陆老板有什么瓜葛。 不过他也不会因为这点小事去报复人家,他的心胸没那么狭窄。 咬着牙,有些尴尬的陆老板,站在那里竟然没有走。 他什么话也不说了,只是站在那里静静的瞪着黄海,不得不说,这人的脸皮也算是厚,为了生意,丢点面子也没有关系。 其实他这会也有些后悔,表现的太急了,要是因此损失了黄海这个大客户,那他的损失可不小。 为了生意,他也只能先忍下去。 “哗啦!” 邱静欢的这一刀终于切完了,比刚才用的时间稍微长一些,他这次选的位置稍微厚点,本来就是随意选择的。 黄海去清晰切面,水早就准备好了,一盆水直接泼了上去。 周围现在只剩下了六七个人,这些人心里还在想着,这一刀之后张阳应该不会再要求继续切下去了,连续两刀都垮,这毛料肯定没有了任何的价值。 他们都心不在焉的往切面上看了一眼,只看了一眼,每个人便都呆立在了那里,眼珠子瞪的滚圆,像是见鬼似的。 在他们之前,邱静欢,黄海都已经有了这样的表情,呆呆的看着切面,满脸的不敢相信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