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三零章 解出个大涨 - 神医圣手

第二三零章 解出个大涨

陆老板很快帮黄海固定好毛料。 黄海重新握下切刀之后,周围的说话声立刻小了很多,邱静欢也不在说话,急忙往里面看着,大家都很想知道这一刀的结果是什么。 此时周围聚集的人已经有六七十个,比刚才又多了一些,差不多是这些解石机旁围聚最多的一团人。 金丝钟属于中高档翡翠,在目前还是有一定的市场,价格也不低。 看到有这样的翡翠解出来,很多人都围过来观看。 “这块料还是不会赔,不过想赚很多也难,那一刀跨的太狠,我估计最多五万!” 邱静欢又凑到张阳的耳边,小声的说道。 “五万也不错,至少赚了!” 张阳轻轻一笑,两万六买的毛料,卖到五万差不多赚了快一倍,在他看来确实很好。 “你不懂,这块毛料第一刀很好,如果之后每一刀都那样涨的话,至少十五万以上,甚至二十万都没问题,他这块料很大,能做好几副镯子出来,现在有一刀垮,对翡翠整体的形状影响很大,做不出那么多镯子来了,价格也就下降了很多!” 邱静欢摇了下头,又接着说道:“第一刀涨那么好,下面却垮了,这也等于解垮了,这就好像给了一个人希望,最终却又变成了失望!” 邱静欢打了个很形象的比喻,张阳则轻轻点了下头。 对此他很理解,医院内有时候也是这样,说的很好,给了病人希望,可最终的结果却没能如愿,只不过在医院如果希望破灭的话,那后果相当的严重。 另外,黄海这块毛料,真的能按照最如意的方法解出来,也就是说刚才那刀不垮,之后每刀都能达到理想状态,最终翡翠的价值二十多万还是没一点问题。 两万多买,最后值二十多万的话,差不多十倍的增幅了。 超过十倍的增幅,在这里绝对是大涨,现在还不是后世,不是翡翠最疯狂的那个年代,现在的翡翠价格还远远比不上后世。 “哗啦!” 黄海这一刀终于切完了,很多人都不自然的伸长了脖子。 “有绿!” “一半绿!” 周围的人很快都叫了起来,黄海看了眼刚洗净的切面,脸上稍稍带着点不自然。 这一刀切出了翡翠,但也不全是翡翠,一半是一半不是,这一刀之后,整块毛料中翡翠的布局大家都能猜出个大概。 这块毛料中的翡翠,是一种奇怪的形状,两头大,中间小,这也等于整体的分量没有多少,加上这样的形状很不适合做镯子,目前翡翠的整体价值降低了不少。 这会周围也没几个人再继续出价了,下面即使在赌,也赌涨不了多少,有兴趣的可以等人家解完之后再说。 而纯粹想买别人涨势很好的毛料,去赌后面运气的人,这会则放弃了。 那位出价五万五的老兄就是这样,他不是玉器店的人,纯粹就是个赌石玩家,一开始他是看黄海的毛料涨势很不错,才想着出高价买下来。 按照之前的表现,黄海这块毛料确实能搏一搏二十多万的大涨,他那个时候也是这么想,可惜赌石最大的特点就是变化莫测,谁也不敢保证后面是个什么样子。 此刻这位老兄也在庆幸,庆幸黄海没买,不然他接手的话,肯定会亏。 陆老板这次没有说话,这块毛料差不多都能看出怎么回事,多说也没用。 黄海也没说话,继续操控着解石机解石,他要把所有的翡翠都解出来,不管怎么说,这也是价值好几万的翡翠。 十几分钟之后,黄海停止了解石。 里面的翡翠和大家猜测的差不多,确实是个很奇怪的形状,一头粗一头歪,中间还很细。 最让黄海失望的是,这块翡翠根本无法做镯子,只能加工成别的东西,这样一来,价值掉的更厉害。 “黄总,三万差不多,你要是不想要的话,三万留给我!” 陆老板低头想了下,马上抬头去黄海说了一句。 “奸商!”邱静欢又忍不住暗骂了一句。 放做平时,这样的明料陆老板最多给个两万五六,毕竟是不能做手镯的料,只能加工一些挂坠和把件,或者一些小物件。 现在的翡翠原料还不像后世那么稀缺,翡翠的价格也没有后世那么疯狂,一些表现不太好的料,一般都会遭遇商家的压价。 陆老板给出三万这个价格,不仅没有压价,还提升了不少。 所以邱静欢才骂他是奸商,天上不会白白掉馅饼,这个陆老板肯定又在打这个黄总的主意。 “好,三万给你了,我再去挑!”黄海想了下,随即也点了点头。 翡翠的价格他很清楚,陆老板给的三万其实并不低,这样的话他买的这块赌石并没有赔钱,还赚了几千块。 尽管几千块他看不到眼里,但毕竟是赚,没人想着去赔。 解完了这块毛料,周围的人也离开了很多,今天这次的解石又会成为很多人茶余饭后的谈资,一块本来涨势很好,却突然出现意外的毛料,最容易引来大家交流的兴趣。 很多人也都会成为事后诸葛亮,不断对这块毛料进行着点评,好像换成他来解的话,这块毛料肯定不是这个样子,会涨的很好,还会是大涨。 “张阳,要不要一起去看看,你也买几块来试试手气?” 黄海回过头,看到张阳后马上走了过去,刚才他只顾着解石,把张阳都忽略了。 “我就不去看了,我这不还有一块,我想先解了再说!” 张阳微笑摇摇头,指着地上自己买的那块黑乌沙说了句,他对赌石一点都不懂,若不是有无影在,这块毛料他都不会去选。 黄海微微一愣,马上拍了下脑袋:“看我这记性,我都忘了你也买过,来,我帮你一起把这块毛料给解了!” “黄总,这块毛料很普通,我让小刘留在这帮忙就行,要不咱们一起先去看看其他的料,黄总今天手气不错,应该趁热多解几块,说不定就有大涨出来!” 黄海要留下来,陆老板不乐意了。 他可是知道黄海今天带了大量的现金,他陪在这还不是想做黄海的生意,黄海真留下来帮张阳解石的话,势必会浪费他的时间。 这样说不定黄海就会少看了几块毛料,少看就等于少买,少买就等于他的生意要少做,他会乐意才怪。 “陆老板,张阳是我兄弟!” 黄海略有些不满的说了一句,他又不笨,明白陆老板是什么意思。 生意可以给你做,反正他还要买。这块翡翠没有达到的他的愿望,不适合做礼物送人,他必须解出个合适的出来。 可陆老板这样急着拉他走,让他把张阳留在这,他就真有些不高兴了。 张阳可是跟他来的,人家可是来陪他,他哪能只顾自己,却把张阳给丢在一旁。 “黄总,别介意,我刚才只是想着给您节省点时间,那好,我们来帮忙,把张兄弟的这块毛料先解了再说!” 陆老板立刻笑着说了一句,他也是个玲珑的人,看黄海有些不高兴马上改口。 不过他的心里却对张阳更加厌烦,若不是有张阳在,估计他的生意能做更多,现在势必要有些影响了。 “陆老板,就不麻烦你了,静欢,这块毛料你来帮我解了吧!” 张阳微微一笑,说话的时候也不给陆老板反应的时间,直接对身边的邱静欢说了一句。 他两世为人,心思丝毫不差于这些生意人、老狐狸,陆老板的小心思瞒不过他。 他说要帮自己解石,不过是看在黄海的面子上,心里不知道有多烦呢。 对一个心里不愿意,却要看着人家面子来帮自己的人,张阳能答应才怪,不管是上辈子,还是现在,张阳可都是一个很高傲的人。 “啊,好,没问题!” 邱静欢稍稍愣了下,马上笑呵呵的答应了一句。 张阳的这个要求他没拒绝,其实邱静欢很喜欢赌石,非常非常的喜欢,可惜最近手头紧,他已经好几天没买毛料解过了。 张阳让他帮忙,他正好过过手瘾。 “我也来吧!”黄海向前走了一步,跟着说了句。 解石可以三个人,三个人速度最快,不过他过来帮忙,陆老板的脸色就有些不好看了。 他的心里还在暗骂着张阳,给脸不要脸,他也不知道黄海到底是为什么,对这个人竟然如此的看重。 心里骂,嘴上却不能说,陆老板知道,他要真敢去说这些话,他今天和黄海的生意就别想做了。 “这样吧,静欢你来解,我和海哥帮忙打下手!” 有两个人帮忙,解石足够了,可惜张阳自己不会解,还是得找人帮忙。 想着邱静欢喜欢解石,黄海又刚解过一块,正应该休息,张阳才做出这样的决定。 “没问题,阳哥你就放心吧,我一定给你解个大涨出来!” 邱静欢先大笑了一声,刚才他和张阳互相说过年龄,两人同年,张阳比邱静欢大三个月,邱静欢也就阳哥的叫上了。 “借你吉言,真有个大涨,我分你一份!” 张阳也笑了起来,邱静欢已经抱着张阳的黑乌沙去了解石机旁,还拿出笔来让张阳划线,黄海也收拾着解石机,给张阳做准备。 他们的后面,则是脸色很不好看的陆老板,陆老板这会算是被完全忽视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