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二九章 一波三折 - 神医圣手

第二二九章 一波三折

黄海坚持不卖,其他人很快不在出价。 这里可以自由出价没错,但不可以强买强卖,这个市场之所以有那么大的名气,也和这里的环境有一定的关系。 环境好,喜欢来的人自然就多一些。 黄海脸上布满了笑容,陆老板也笑的很灿烂,这块如果涨的话,那下面黄海买更多毛料的可能性就越大。 玩赌石的都有些迷信,认为运气好会一直跟着自己,涨了就是赚钱,涨的多了赚的也多,哪怕有钱人,也不会和钱过不去。 这就好像赌桌上的人,你在他赢的时候,别想着让他下来,他总认为自己还能赢更多。 松开毛料,黄海重新把毛料固定好,重新画线,随后再次下刀。 有了这个窗面做参考,下面下刀也更容易一些。 下刀,切石,擦石,这些都是张阳刚刚从那年轻人口里了解到的新词,现在的他,至少看黄海解石不是睁眼瞎,很多东西都明白了。 “滋滋滋!” 解石的声音重新响了起来,闪电又往张阳怀里钻了钻。 “你这宠物是小貂吧,多少钱买的?” 年轻人看着可爱的闪电,略有些羡慕的问了一句,这年头养猫养狗都不稀奇,不过带个小貂出门确实显得很不一般,而且还是这么好看的宠物貂。 “不是买的,是它自己跟来的!” 张阳微微一笑,轻轻的摇了下头,闪电可是买不到的,就算能买到总得有人敢去买,它的毒性一个不好就能要人命。 年轻人稍稍一愣,脱口说道:“运气这么好,那你应该来玩赌石!” “我这不是已经买了吗!” 张阳指着脚下的那块毛料,再次笑道,年轻人低头又看了眼,这次他没在说话,不过从他的表情能看出来,他很不看好张阳的这块毛料。 对他的态度张阳也没在意,他们周围的人又增加了一些,听说这边有人解出了金丝钟翡翠,很多人又都围了过来。 解涨了,解石的人也兴奋,黄海握着切刀感觉更为有劲,他带着解石眼镜,不停的观察着他这块毛料。 陆老板也高兴,如果黄海解出大涨的话,对他的生意也有一定的帮助。 这里做赌石生意的可不止他一家,那一排房子几十家都是,没有这样的规模,他们这无法成为东南几省最大的市场。 这个最大也只是暂时,现在玩赌石的人毕竟不多,等到以后,特别是十年之后,各地都会冒出不少的市场来,这样偏僻,而且规模不算大的市场,最终都会被淘汰。 不过即使现在,陆老板的竞争力也很大,如果黄海赌涨了,还是大涨,那么传出去后到他店里买毛料的人就能更多一些,自然而然的带动了他的生意 “哗啦!” 黄海这一刀切完了,周围的人马上都往前凑了凑脑袋,想最先看到这一刀的结果如何。 黄海自己也有些激动。 不过他的激动没维持多久,陆老板洗干净切面之后,他的脸色就变的有些不对了。 新切开的切面,两面都是青暗色,这就是皮壳的石层,等于说他这次什么都没切出来,根本就没切出翡翠。 “垮了啊!” “涨势这么好,怎么垮了呢!” 周围的人马上都议论了起来,还都带着点惋惜。 这一刀明显是垮了,而且垮的还很厉害,若是第一刀切出这样的结果,他这块毛料之前别说五万,就是五千都没有人要。 现在还好一些,至少窗面还带着一片绿,这块毛料还是值一定的价钱。 不过之前的五万多也达不到了,现在来看,也就值个两万来块钱,只算毛料的话他还要亏一点。 “黄,黄总,继续切,可能选的地方不对!” 陆老板急忙说了一句,他的脸色也有些不好看,赌涨了对他的生意有帮助,赌垮了亦是同样。 他店里的毛料经常赌垮,人家谁还愿意来买。 “切,继续切!”黄海咬了下牙,立刻点了点头。 他也是个不服输的人,这一刀的结果让他有些难受,但还不至于接受不了。 周围这会也没人出价了,眼前这块毛料情况不明,既然有人愿意去解,看看也好。 不过这还真应了刚才年轻人所说的话,赌石不到最后,都不知道是个什么结果,刚才还涨势喜人,现在直接就是一盆冷水。 “我就知道,要是我,我刚才就卖了!”这年轻人凑到张阳的耳边,小声的说了一句。 张阳不由莞尔,事后诸葛亮谁都会做,他刚才说这话的话,才能显现出他的眼力,现在怎么看都有些晚了。 “对了,我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呢?” 张阳突然问了下,聊了这么久,他还真不知道这个年轻人叫什么。 “我叫邱静欢,你呢?” “我叫张阳,你这名字很像个女孩!” 张阳抬起头,有些惊讶的看着他,邱静欢,猛一听的话,真的能把这个人当成女孩,这名字太女性化了。 “很多人都这么说,可名字是父母起的,我也没有办法!” 邱静欢无奈的摇了下头,又给张阳说起他的事情来。 他高中毕业,没考上大学,最近几年一直都在打工,不过他自考了个大专。 他是沪海本地人,家里有房子,生活压力不大,这几年打工赚下来的钱,就都被他拿来玩赌石了,钱没了,只剩下一批的普通翡翠原料。 说是普通,其实也不是特别的差。 他有不少豆种,花青之类的普通翡翠,可惜都很散,又小,做不出手镯来,人家给他的价格就很低,他懒的去卖。 可一直放着也不是个事,他自己又用不了那么多,已经准备拿出来全部卖掉了,这些东西卖了的话,也能卖个一两万块钱。 有这一两万,他也能家里一个交代,家里人可是一直都反对他玩赌石,在他家人的眼里,赌石就是不务正业,和赌博差不多。 “如果能值一两万的话,你最好不要卖,留着,未来这些东西会远比现在要贵!” 张阳想了下,慢慢对他说了一句。 其实张阳并不知道这些翡翠未来能涨成什么样子,不过他明白,到后世翡翠的价格至少是现在的十几倍,有些甚至是几十倍,这个涨幅,丝毫不比房子差。 目前沪海这边普通的房子,也要一两千每平米,和后世的两三万相比,增幅和翡翠真的差不了多少。 当然,这是普通的房子,好地段自然又有些不同。 “也好,其实我也不舍得卖,又没多少钱!” 邱静欢稍稍犹豫了下,自己在那点了下头。 他不卖,就是因为感觉人家给他的价格有些低,让他很亏,只是他自己的话,他现在也不缺钱,不是家庭的压力他肯定不会卖。 家里可都在反对他。 现在有了张阳的支持,他心里马上不愿意去卖这些东西,哪怕张阳不是家里人,只要支持他就行,现在的他最需要的就是一个支持。 “涨了,又涨了!” “这块毛料,真神了!” 两人说话的这会功夫,黄海又切好了一刀,洗净切面之后,周围惊呼声不断。 这一刀又露出了翡翠,而且还是直接切了出来,同样的金丝钟瓜皮绿的表现,切出了翡翠,毛料的价格自然又上涨了一些。 黄海的脸上也重新露出了笑容,陆老板重重的舒了口气。 涨了就好,这次解石还真是一波三折,刚才垮的那一刀可把他吓了一跳,他自己都以为这块毛料只有那一个窗面的表现,或者翡翠很少。 那样的话,这块毛料肯定是垮,而且亏的不少。 现在这一刀,则让他没有了这个担心,目前来看,翡翠应该还不小,能值点钱,即使没有一开始预测的那么好,最后也肯定是涨,是赚钱。 “黄总,我就说吧,继续切,肯定会涨!” 陆老板呵呵的笑着,黄海大笑着点了下头,他的心情也舒畅了很多。 刚才的垮,也给了他一定的压力。 “奸商!” 邱静欢不屑的吐了口痰,小声的说着。 “他怎么奸了?”张阳笑了笑,随意问道。 “他的雅玉斋很大,有自己的加工渠道,经常在这收些别人解出来的散料,不过他给的价格太低了!” 顿了下,他又接着说道:“这还不算,他自己给的低,还联合其他的老板,一起都往下压价,然后抬升毛料的价格,结果本来能赚点钱的毛料,都没法赚钱,可能还要赔点!” 邱静欢愤愤的说着,张阳则露出了淡淡的笑容。 在邱静欢眼里,这的确是奸商的表现,不过张阳并没这么看。 既然陆老板是商人,他肯定以自己的利益为先,商人逐利,自古以来都是如此。 降低成品收购价,不过是他们经商的一种手段,张阳相信,陆老板就算这样做,也不敢做的太过火,毕竟市场在那放着,也不止他们一个市场。 能在大家接受的范围内,那还不算特别的奸,只要没有欺诈的行为就行。 邱静欢之所以这么说,那是因为他的原料价格被压了下来,涉及到了自身的利益。 他在买毛料已经花了好几万,自然想着多卖点钱出去,多少能弥补他的损失,他也是为自己在着想。 都是为自己着想,也就不存在什么奸不奸的问题,张阳这是对事不对人,他这么想并不代表他对陆老板的印象就很好。 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