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二八章 金丝钟,瓜皮绿 - 神医圣手

第二二八章 金丝钟,瓜皮绿

“先擦擦看吧!” 黄海看着切开的毛料也是有些犹豫,过了几秒钟,这才轻声说了一句。 陆老板没有说话,把一旁的砂轮架了过来,重新帮黄海固定好了毛料。 这会周围围观的人已经有了好几十,解石的时候就是这样,一开始的人不多,只要开始解了,就肯定会有人过来看。 如果解涨了,或者大涨,那看的人更多,每个人都喜欢那种解涨的刺激。 擦石,是通过砂轮打磨的形势把毛料磨开,这也是解石方式的一种,这比直接切要慢一些,好处是可以更大的保护里面的翡翠,减少浪费。 黄海那一刀,切的是毛料边缘位置,切下来的也就是皮壳,这个位置出现白雾层,下面出好翡翠的可能性很大。 “哥们,我感觉,这雾层不会太厚,这人先擦是稳妥的表现,你看着吧,马上就能出绿!” 张阳身边的年轻人,正兴致高昂的在那给他介绍着。 张阳随手拉的这个人,没想到是一个很健谈的人,不仅把张阳主动问的问题都解释了,还说了很多张阳没问到的问题。 “我相信你的判断,马上就能出绿!”张阳咧嘴笑了笑,他的话让那年轻人更加的兴奋。 “相信我就对了,别看咱年纪不大,我玩这个已经有三年了,买的毛料没有三万也有两万,这些年打工的钱,全都买了这些!” 年轻人兴致变的更高,还在给张阳说着,他都买过什么样的毛料。 张阳听他在那说,自己没有说话,有了张阳这样一个听众,他说的也更有劲,像张阳大倒苦水,有什么毛料他不该解垮的,又错过了什么能大涨的毛料,自己没买,别人一买结果大涨了。 听他说了那么多,张阳也算是彻底明白了。 这个年轻人这几年买的确实不少,就像他自己所说的那样,没有三万也有两万,可惜涨的并不多,严格来说算是都赔了。 他的手上至今还有一批翡翠原料,都是种色不是太好,价值不高的普通原料,他平时买的大都是很便宜的那种,能解出来的自然不是什么多好的翡翠。 很多时候,解开了就是砖头,那样的是赔的最彻底。 所谓砖头,就是里面什么都没有,只是一块石头,一点翡翠都没有,自然一点价值都不会有。 “有绿,出绿了!” 有人突然叫了一声,正在那仔细擦石的黄海也停了一下,陆老板慌忙洗净窗面,果然,在陆老板擦过的地方,现出一抹淡淡的绿色。 “有绿,涨了啊,恭喜你黄总!” “谢谢,谢谢!” 陆老板给黄海祝贺着,黄海自己的脸上也堆满了笑容,出绿意味着毛料又涨了,涨了就等于赚钱,对赚钱恐怕没人会不高兴。 “行啊,你真说准了,这么快就出绿了!” 张阳回过头,对着那年轻人笑了笑,年轻人的脸上露出股得意来,继续说道:“那是当然,我亲手解过的毛料不知道有多少,见过的更多,只要我看过的毛料,基本都能判断个大概来,我就是这里一神眼!” 年轻人说着,又抬头往里面看了看。 他现在确实挺兴奋的,只是判断正确,就好像解石的人是他一般,他也解涨了。 周围的其他人也都在议论着,猜测里面会是什么绿,又会是什么样的翡翠。 “对,你就是一神眼!” 张阳笑呵呵的应了一声,他没打击这年轻人的积极性。 其实张阳早就听出来了,这年轻人玩赌石是输多赢少,空有嘴皮子功夫。 这样的人在各行各业都不少见,很多人嘴巴说的好,做起来却不行,不过这年轻人毕竟给张阳解释了很多,也介绍了很多东西,人家是在帮自己,投桃报李张阳还是知道的,自然说些他喜欢听的话。 果然,张让的话让他的眉眼都笑开了,继续在那给张阳介绍着,好像他就是一赌石大师似的。 “瓜皮绿,是瓜皮绿!” 又有人叫了起来,正在给张阳说话的年轻人马上停了下来,往里面凑着看。 黄海已经擦下来一片的毛料,把外面的雾层擦掉了不少,让大家已经能看出里面的翡翠来了。 有人一叫,他又停了下来,陆老板则帮着他清洗着窗面。 “瓜皮绿的绿色不匀正,而且绿色中还带着点青色,透明度也不高,你看眼前这块,是不是这样,这就是瓜皮绿!” 年轻人看了一眼,又给旁边的张阳解释着。 有他在,张阳知道了很多基本的东西,他也算是帮张阳扫盲科普,让张阳了解到了很多以前不知道的东西。 张阳以前行医,和赌石接触不多,也只是知道赌石很疯狂,却不知道这里面有那么多的门道。 “对,就是这样,这块毛料怎么样,涨的好吗?” 张阳点了下头,听他说了这么多,让东西张阳也懂了不少,直接能问到点子上了。 年轻人想了,这才点头说道:“还行,瓜皮绿不是特别好,但也不差,目前看种也差不了哪去,他这块应该不会赔钱!” 不赔钱,那就行了。 张阳也不希望黄海上来就赔钱,怎么说黄海也是自己人,他们一起来的这。 “对了,我也买了一块,你帮我看看好吗?” 张阳心里微微一动,指了指自己脚下的那块毛料,对那年轻人说了一句。 “这是你的?行,我来给你看看!” 年轻人轻声的说着,说完低下身子自己抱起了毛料。 其实这块他早就看到了,也知道这块毛料属于张阳,只是张阳没说,他自己没好意思提。 也可以说,他早就等着张阳来问了,这样他就可以好好的点评一番,显示出自己高超的水平,让张阳更加的佩服他。 “你这块,块头还算可以,不过表现不是太好……” 很快,年轻人就在那讲了起来,他讲了很多,总结的话却很简单,意思就是不看好张阳的这块毛料,垮的可能性很高。 “金丝钟,又涨了,黄总,恭喜啊!” 他这边说着,那边陆老板也叫了一声,黄海那块毛料的整个窗面彻底的擦干净了,也让大家看出窗面后的翡翠。 金丝钟,瓜皮绿,那给张阳讲解的年轻人,马上停下来,羡慕的往里面看着。 涨,这是肯定的涨,黄海脸上已经笑的快看不出眼睛,第一块刚开始解就解涨了,恐怕没人会不高兴。 “金丝钟,瓜皮绿,他这块能涨多少?” 张阳也凑了过来,别的他不知道,可这种色之类最基本的东西还是了解一些,他上辈子带的都是成品的翡翠。 对翡翠的价格,也有那么一定的了解,只是没直接去接触过原料。 “大涨啊,我不知道他这块多少钱买的,就现在,这块料最少也值五六万了!” 金丝钟,瓜皮绿,这样的表现不算差,很多地方都需要这样的翡翠原料。 这几年翡翠上升趋势是一片大好,各地的翡翠的价格都有所上涨,很多人也都看好这一行业,另外有钱人多了,也带动了消费市场的增加,提升了翡翠的价格。 “我知道,这是两万六买下的,现在已经赚一倍了!” 张阳默默点了下头,两万六买的,没一会就变成了五六万,这个增值的速度确实相当的快。 难怪会有那么多人痴迷赌石,靠着赌石一夜暴富也不是没有可能。 不过张阳更清楚,赌输的,甚至赌亲家当场的人更多,一夜暴富的只是少数。 “老板,我出五万买你这块,怎么样?” “五万有点少,怎么也得五万五,这么大的窗面,做镯子绝对没问题!” “我出五万五!” 周围很快有人出价去收购黄海那刚切开的毛料,他们的出价行为也让张阳有些惊奇。 最后还是他身边那年轻人给他做了解释。 赌石毛料不解到最后什么都有可能发生,前面赌涨了,后面也可能会变垮,所以在解石的过程中,如果感觉把握不大,可以把毛料转出去。 转出的毛料,要看解出的效果来定价,谁接就等于接受了之前的风险,他如果能接续解涨,那就是赚钱,如果垮了,就是赔。 所以才会有人在解到一半的时候来出价,出价的人也大都是看好这块买料,愿意来承担接下来的风险。 “原来我也解出过一次金丝钟,有人都给开到十万了,我没卖,结果最后垮了,卖了五千块钱!” 年轻人又说了一句,说话的时候脸上还带着很明显的懊恼。 十万,在这个时代不是小数目,哪怕是沪海,十万都能让他买一套小房子了。 可惜他没卖,最终一垮,整块毛料价值速跌,十万变五千,这年轻人当场差点没吐血,这件事也成为他这辈子最后悔的事情。 “不卖,不卖,我自己解开,我有用!” 另一边,黄海在不断的摇着头,摆着手,他这次来玩,就有找出快合适的翡翠原料自己回去加工为成品,然后当做寿礼送给自己的老师。 现在他这块料不小,如果里面翡翠多的话,都能做一个摆件,虽然种水没达到他的预期,但至少也算是个预备。 这会,他还真没打算去卖这半赌毛料。 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