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二七章 黑乌沙 - 神医圣手

第二二七章 黑乌沙

闪电很调皮,直接便跳在了石头上,站在那故意的叫着。它的样子,就好像故意在笑无影笨,连个石头都爬不上去。 闪电在上面叫,无影则在下面叫,店里好几个人都往他们这边看。 “你们两个,都别闹了,赶紧跟我走!” 张阳无奈的摇了下头,上前线把闪电抱在怀里,又弯下身子把无影抓起来,直接塞进了帆布包。 如今无影的忠诚度已经超过六十,不用担心它会跑掉,张阳也没在它的身上套任何的东西了。 闪电的忠诚度最高,马上就能到八十,等过了八十,就算张阳遇到了危险闪电也不会离开,关键的时刻,甚至愿意舍身为主。 “叽叽叽!” 无影又从帆布包里探出了脑袋,对着那块石头叫了叫,张阳刚转过身子,马上又站在了那里。 他低头看了眼无影,眼中还带着点惊讶。 如果无影只是跳不上石头,在它走后肯定不会在这样叫,联想起刚才无影是主动跑出去,跑到那块石头的旁边,张阳的心跳突然加快了一些。 无影可是寻宝鼠,它最大的能力,最大的特长就是寻宝。 任何宝贝,它都能闻的到,不管这个宝贝在哪,哪怕是在石头里也是一样。 想到这里,张阳也回头看了眼那块石头,如果他猜的都是对的,这块石头应该有问题,不然无影不会不找其他,专找这块。 张阳这会也回忆了起来,刚才无影不是想爬在石头上,它的样子,更像是在拥抱石头。 它想把石头整个都给抱走,可惜就是抱不动。 “伙计,你来一下!” 张阳对店里的营业员叫了一声,这里面有三个人,两个营业员,一个收银员,收银员坐在一旁,营业员出去一个,还有一个在店里。 “老板,您有什么吩咐?”营业员是个小伙子,马上跑了过来,微笑着问道。 张阳直接问道:“你们这里的石头怎么卖?” 既然是无影盯住的东西,那有可能带着很大的不同,张阳觉得有必要先买下来。 就算不对,那也没关系,就当做试验下无影的寻宝能力,无影认主之后,张阳还从没有测试过它这方面的能力。 小伙子微笑着说:“我们这有各种毛料,每种毛料的价格都不相同!” 张阳回头指了指刚才无影爬过的那块石头:“就那块,多少钱?” 小伙子看眼,随即道:“这是块黑乌沙皮的毛料,在我们这要八百块钱!” “好,八百我买了!” 听到这个价格,张阳没有任何的犹豫,直接就说了一句。 他从帆布包里拿出钱来,一拿也是一沓,他帆布包里随时都带着好几万的现金,反正帆布包够大,比钱包能装。 不过这一沓只剩下了几千块钱,比较薄了,是张阳以前一整沓花剩下来的。 点出八百,张阳直接给了这小伙子,小伙子问张阳要不要收据,得到不要的回答后,直接把石头给拿起来,交给了张阳。 这块毛料看起来比黄海买的那块要小一些,不过入手的分量可不轻,沉甸甸的,要比一般的石头重的多。 一手抱着石头,一手抱着闪电,张阳这才向外走去,去找他们他们。 外面的院子很大,还搭建着很多的简易大棚。 大棚下面都是一圈圈的人,张阳数了下,一共有七圈人,加在一起至少有好几百,有的人多,有的人少,都各自挤成一团,围着中间一台张阳看不清的机器。 走过去后,张阳才算看清楚,这些人围着的是一种带着大锯刀的机器,黄海就在这里。 在其中一台机器旁,黄海正在那拿着只笔,在他刚买的石头上划着什么,他的旁边是陆老板,陆老板正驾着机器,不知道在做什么。 他们旁边也围有人,不过只有十来个人,没有其他地方的人多,。 也正因为如此,才让张阳一下子便看到了他们,省去了打电话找人的麻烦。 “黄总,我这边准备好了,你怎么样?” 陆老板收拾好一切,对着黄海说了句,他回过头的时候正好看到刚走过来的张阳,也看到了张阳手里抱着的毛料。 看到这块毛料他还愣了下,仔细看过之后,这才摇了下头。 “我也好了,开始吧!” 黄海把手中的笔放下,抱着石头走到了陆老板的身边,他也注意到了张阳。 他看着张阳手上抱着的黑色毛料,比陆老板显得还要惊讶。 “黑乌沙,张阳,怎么想起买了一块这个?” “没,我看你买了一块,我也跟着买了块,赌石不是靠运气吗,试试我运气如何!” 张阳笑了笑,要不是有无影,这块石头白给他他都不会要,不过黄海问了,他总得找个理由出来。 “黑乌沙不错,不过赌性太大,太容易垮,来,让我看看你这块毛料!” 黄海放下他的石头,拍了拍手,走到张阳身边拿过毛料,放在一旁那那机器的扳子上仔细的看了看。 看了两眼,他突然摇了下头。 “张阳,你这黑乌沙看起来不错,可它带有黑癣,有很大的影响,这样的毛料出翡翠的机率还是很低,你多少钱买的?” 以黄海专业的角度来看,张阳这块毛料确实很一般,换做他刚开始玩的时候或许会买这样的毛料试试手气,现在的他,对这样的毛料一点兴趣都没有。 张阳咧嘴笑了笑,说:“八百块钱,不贵!” 黄海则点头:“是不贵,买块玩玩也行,这东西也要看运气,再差的毛料,也有可能出来玻璃种,特别好的,同样也有赌跨的可能!” 赌石的赌性,黄海可是深有体会,他这话倒是说的心里话。 说完这些,他把毛料又交给了张阳,自己则走回到那机器旁边,陆老板压根就没和张阳说话,尽管他看出来,张阳抱出来的就是他店里的毛料。 他店里这样的毛料很多,再说这也只是几百一块的毛料,还不值得他这个老板去重视。 “好,开始吧!” 走回那机器旁,黄海把自己两万六买下的那块毛料小心的固定好,这才按下机器上的锯刀,对着石头切了下去。 机器发出刺耳的轰鸣声,张阳眉头稍稍皱动了下,最后还是站在了那里,看着黄海在里面切他的石头。 旁边的人也都在那议论着,没一会又过来了几个人,还在那询问着之前的人。 通过他们的说话,张阳总算又了解了一些。 这个大机器叫解石机,是专门解赌石毛料用的,这个市场里面的人都是赌石玩家,对这些玩家来说,最喜欢的就是自己解石或者看别人解石。 赌石拥有着无法想象的不确定性,不到最后一刻,谁也不敢妄下定论,结果会如何。 这个特点,也让赌石的过程中充满了刺激,很多人最享受的就是这个刺激的过程。 黄海亦是如此,他看似风光,其实工作压力很大,五年前一次偶然的机会接触到了赌石,从此之后他就对这个游戏痴迷不已。 至今为止,前前后后他在赌石上已经花出去了两三百万,买的多了,解的多了,水平也增加了不少。 他的运气还算不错,一开始赔点,后来解出过不错的高冰种翡翠,直接卖了一百多万,把前面亏的钱都赚了回来,还略有剩余。 在之后,也就是垮垮涨涨的,不怎么赚钱,但也没有赔钱。 这种结果也让黄海很满意,他自己带的,还有家人带的很多玉器,全是他自己解出的原料,然后找人雕刻而成。 这样的玉器,远比直接买来的更有意义。 “滋滋滋!” 刺耳的解石声轰鸣着,张阳把毛料往脚下一丢,抱着闪电,就在那仔细的看着。 他对这些不太懂,买下的那块毛料其实都不知道怎么处理,这会正好先看看,了解一下再说。 小闪电则耷拉着耳朵,使劲的往张阳怀里钻,它似乎对这种声音很不感冒,若不是张阳在,估计它都不愿意留在这。 时间慢慢走过,黄海握着的锯刀,在几分钟之后终于把石头彻底切开。 陆老板就在旁边,他手上还端着一盆水,解石机刚一停下,他就急忙去分开毛料,清洗着切面。 “有雾,白雾,势头不错,黄总,你这块涨的可能性很大!” 没有直接出绿,让黄海稍微有些失望,不过陆老板的话也让他的性子重新提了起来。 陆老板说的没错,切出白雾来并不算垮,白雾其实已经算得上翡翠,一般来说有白雾里面都会出现翡翠,最后就看能出什么样的翡翠。 切开这一刀之后,周围算是安静了一些。 只是听着周围的议论有些不太明白,张阳干脆找了个和自己年纪差不多的人,在那直接问了起来,从他的嘴里,张阳也算明白了现在怎么回事。 出白雾算是赌涨,也就是说黄海的这一刀切开并没有赔钱,不过结果如何,还要往下解,才能看清个大概。 “黄总,是擦还是切?” 陆老板喜滋滋的笑着,对着黄海又说了一句。 第一刀不管怎么说也算是涨了,这个开头算是不错,如果里面的翡翠也涨,涨势还好的话,对他下面的生意也有很大的帮助。 他可是知道,黄海带了很多的现金,他现在的目的就是让黄海把这些钱留下来,全部换成他的赌石毛料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