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二六章 买下毛料 - 神医圣手

第二二六章 买下毛料

能在一片区域很出名,这的确不太容易。 东南几地的地方不小,好几个省呢,这个市场从外表来看不怎么样,不过既然能那么有名气,肯定有它的不同之处。 张阳默默的点了下头,算是表示认同。 不过也只是认同罢了,他对古玩很有兴趣,可这赌石翡翠真的不太了解,上辈子他的病人倒是给他讲过一些技巧,可惜全被他不知道给忘记在哪个角落了。 他所知道的,只有翡翠,对翡翠的玻璃种,冰种,芙蓉种等分类,他还是很清楚。 上辈子,他就有个很不错的玻璃种观音挂坠,价格很高,可惜不是满色,是满色的话价值更高。 见张阳反应平淡,陆老板也没了给他介绍的兴趣,反正陆老板认定张阳就是不懂。 黄海又转过去头,很有兴趣的继续观察他选中的那块赌石毛料。 张阳也没离开,静静的看着,他是不懂,但每个人都有好奇心,他也想看看黄海玩这赌石,到底是怎么玩的。 黄海这块石头是不规则形状,有篮球那么大,但并不像篮球那么圆。 石头的表面还有些细小的颗粒,在那里翻着,另外很多地方还都带着点黄黑色,反正在张阳的眼里,怎么看这块石头都不好看。 放在平时,这样的石头他看都不会去看一眼,感觉太一般了。 “黄总,你眼光真不错,这块水翻沙皮壳的料是我们这沙皮子料中最好的一块了,你看看这些沙,翻的多均匀,比其他料强多了!” 陆老板不在理会张阳,站在一旁又给黄海介绍了起来。 他的话,张阳根本不懂,不过黄海明白就行。 水翻沙皮壳,是赌石毛料中一种皮壳的表现,属于沙皮子之类,除了沙皮子之外,赌石中还有细皮子,粗皮子等之类的毛料,各有优劣。 毛料的皮壳越好,赌出翡翠的可能性就越高,这是基本的常识。 当然这也不是绝对,绝对的话它就不叫赌石了,赌石的赌性还是很大的。 水翻沙皮壳的毛料,其实在沙皮子之中并不算最好,沙皮子有名的是白盐沙皮,黄盐沙皮等,这些毛料出高翠或者高种的机率都高一些。 不过这样的毛料价值一般也都很高,赌跨的可能性也不小,不是真正有魄力的人很少去玩。 水翻沙皮壳比不过那两类,价值也就相应低一些,黄海虽然喜欢赌石,也是个资深玩家,可他的赌性并不高,他的控制力还是很强。 他不会拿出太多的钱才来完玩这个,适可而止就行,他也没指望着用这个去赚钱,这只是他的一个兴趣爱好。 这样的话,这块水翻沙皮壳的料就很适合他,更不用说,这块料上的沙粒确实翻的很好,而且很整齐、均匀。 “这块毛料多少钱?” 黄海总算开口说话了,一张口就是问价钱。 这也说明,眼前这块毛料确实吸引了他,引来了他的注意,他有心想买下这块料来。 “不贵,这块只要两万八,黄总要的话,两万六便行!” 两万六,只是一块石头,若是说出去的话,肯定有很多人不相信,这年头懂赌石的人可没后世那么多,更没有后世那么疯狂。 两万六的价格,确实已经不少了。 不过这也是现在,到了张阳遭遇空难的那个后世,这样一块料没有几十万根本拿不下来,涨了差不多有十几倍。 其他几个在店里看石头的人,这会也都抬起了头。 两万六,对他们来说也是一个不低的价格,他们所看的,大都是几十,或者上百块钱一块的普通料子,这些料子也有可能赌出翡翠来,不过几率不大,而且出高翠的几率非常的小。 低头沉默了会,黄海才点了下头,轻声道:“两万六,还算合适!” 陆老板再次问:“要不要现在就拿下来,来个开门红?” “先不急,等我在看看!” 黄海摇了下头,他并没有因为陆老板的话就把东西买下来,他是个很谨慎的人。 说白了,他就是陆老板的顾客,陆老板当让只会对他说好的,想早点把生意做成来赚他的钱。 这个钱可以让他赚,但不能不明不白的去赚,他自己对赌石懂的也不少,好好的看看再做决定也不迟。 “没问题,黄总你先看,我叫人去泡茶!” 陆老板咧嘴笑了笑,同时心里暗骂着刚才这里的那个营业员。 这里也是雅玉斋,同样是他的产业,刚才那个营业员是刚来没多久的年轻人,还是特意从云南那边请来的。 请他的原因,是因为他对赌石的了解很多,现在很多人还都是初期的玩家,需要懂行的人来进行指导,所以才把他请来。 可惜这人最大的缺点就是没眼色,换成别的营业员,见老板带着大顾客来,这会早就去泡茶了,根本不用他去吩咐。 有些不满,可人也不能换,他只能专门去吩咐一声。 把话对那营业员说了之后,陆老板突然发现,这营业员穿的衣服和张阳有些像。 并不是完全一样,只是料子很像,都是大街上很便宜的地摊货。 这个发现,也让他轻轻摇了下头,心里对张阳更不以为然,他还在猜测着,黄海这样的一个大老总,怎么会对这样一个普通的年轻人另眼相看。 没一会茶便来了,张阳也没客气,接了茶杯就稍稍品了下。 因为来的是大客户,茶叶也用的是最好的,可惜到了张阳的嘴里也只是凑合,张阳本不太喜欢喝茶,可也喝过不少的好茶,口味还是有的。 他以前的那些病人,请他都是用最好的茶叶,确实要比眼前这茶好的多。 “陆老板,这块我要了,现在就解!” 黄海根本没有喝茶,他突然收起手上的小电筒,对那陆老板说了一句。 观察了这一会,他已经看了个七七八八,有点小瑕疵,但影响不大,两万六的价格对他来说也适合,他今天来的目的就是想好好的玩一玩。 先买一块,看看能不能取得个开门红。 “没问题,咱们马上去解,黄总选中的,肯定可以大涨,特涨!” 陆老板大笑了一声,笑眯眯的,眼睛也变小了一些。 生意做成了,他自然很开心,两万六卖出去,他还能赚上一些,任何人对赚钱都不会反对,赚了钱心情都会愉快。 那营业员走了过来,上去帮黄海抱住了那块毛料。 王海则打开了他带来的包,张阳这才发现,黑包里装着很多的现金,初步看一眼,不低于五六十万,难怪这包会有点分量。 现在的钞票,还是以前的四个头像的老钞票,比后世的红色钞票分量要重一些。 从一沓钱中点出两万六,黄海随手交给了那个陆老板。 陆老板也看到了黄海包里的情况,脸上的笑容更盛了,他对黄海还是有一定的了解,黄海是个稳重的人,平时做事都很有分寸。 既然他带了这么多的钱,那就证明他想拿这些钱来玩,几十万那,对他来说也是次不小的生意,这次的生意做好了,比他平时几个月赚的都要多。 事实上确实如此,这次黄海的确打算多玩几把,平时他每次来,最多也就是带个十几万,而且还不一定能花完。 这里不收支票,而且这里也没有pos机,不能刷卡,一般来说都是现金交易,为此,他特意准备了八十万的现金。 现金交易,带给人的感觉也不一样。 之所以准备这么多,是因为他一位尊敬的老师最近要过寿,这位老师平时也喜欢玉,喜欢翡翠。 这个老师对他很重要,也可以说没有这位老师就没有现在的他,他想准备块上好的翡翠玉器送给他的老师。 他喜欢赌石,又懂一点,以前玩的虽说没赚,但也没怎么赔过,这次就想着,索性自己来赌,赌出好的原料让人加工,然后在当做礼物送出去。 这样最大的好处就是想送什么样式的玉器,他自己就可以做主。 交了钱,这个毛料已经属于他黄海,这里一般的大额交易都会签合同,不过黄海是这里的熟客,这次的交易额也不算特别大,就懒的那层麻烦。 签合同是不熟悉的客人,不放心才这么做的。 一般来说,这里就是钱货两清,交了钱就可以把石头拿走,解开之后无论结果如何,都和他们商家没有任何的关系。 营业员抱着石头往前走去,黄海紧紧的跟了过去,陆老板也跟着出去。 张阳走在了最后,他还没出门,一直在他帆布包里的无影突然钻出头来,小鼻子还在外面不断的嗅着什么。 嗅了几下,它突然跑了出来,从张阳的身上跳了下去。 它一跑开,闪电也跟着跑了过去,张阳无奈,只能先去叫住它们两个。 闪电和无影一起出现,也让店里的其他一些人有些惊讶,这年头养宠物的不少,可养宠物貂还有宠物鼠的可不多,这也让他们多看了张阳几眼。 无影跑到了墙边,那里有一大堆的各种赌石毛料。 无影站在其中一块面前,鼻子又使劲的嗅了嗅,最后趴在了那块石头上。 可惜石头太大,它的身子太小,和它根本不成比例,无影的样子就好像想要爬在这块石头上,却怎么都爬不上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