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二五章 奇怪的石头 - 神医圣手

第二二五章 奇怪的石头

这家店不小,有两百多个平方的店面。 店面内摆放的都是各种玉器,其中翡翠最多,首饰,挂件,摆件都有,在另一面的柜台里面,还摆放着一些和田玉和其他玉料做出的成品玉器。 看了几眼,张阳慢慢的点了下头。 这家店的玉器很全,东西也不少,不过都是现代玉器,没有什么老物件。 张阳也喜欢玉,不过更喜欢古玉,有点年头的东西带着一种沧桑的历史感,上辈子他就收藏了不少很不错的古玉。 “陆老板,我给你介绍一下,这是我长京的朋友,张阳!” “张阳,这是陆老板,雅玉斋的大掌柜!” 黄海接过了陆老板递来的烟,笑呵呵的给他们介绍着,张阳这会也回过头,礼貌的和陆老板握了下手。 这个陆老板对张阳也是如此,若不是黄海介绍,他甚至会把张阳当成黄海的跟班,或者司机秘书之类的角色。 原因很简单,张阳实在太年轻了,而且穿着很普通的衣服,身上还背着个很不起眼的帆布包,不过他怀里的宠物貂真的挺可爱。 张阳今天的穿戴确实很普通,单论价值来说远不如他前几天所穿,前几天的衣服都是他最近新买的衣服,以张阳上辈子的品味来说,他买的衣服不会差。 可今天他换上了米雪送他的那身衣服。 这还是他们在长京老城买下的,一身衣还没过一百块钱,这个价位的衣服,和张阳品牌店所选的那些自然会有区别。 再加上他那普通的帆布包,想被人重视还真不容易。 这年头干生意的人,无论干什么都有一双精明的眼睛。 特别是他们这些做玉器生意的人,玉器档次差别很大,差点的几十块钱都有,好点的动辄上万,甚至十万,百万都有可能。 差的大,他们的顾客差别也就大,陆老板看过不少的顾客,眼力劲早就练出来了,刚才他就把张阳当成了一个极其普通的年轻人。 黄海也是个聪明人,看到他的样子,马上明白了怎么回事,立刻又说道:“陆老板,你可别看我这小兄弟年轻,他可是个中医,还是很厉害的中医!” “中医?” 陆老板这会总算带出了点惊讶,在这个时期,一个厉害的医生还是很受人尊敬的。 他又仔细打量了张阳几眼,这一下还真让他看出了问题。 张阳和平时进来店的其他普通人不同,他显得很有自信,似乎对这里的一切都没有任何的奇怪,对这里的一切也都很淡然。 这可不像一些其他年轻人,进来之后都会带着兴奋和忐忑,他们会先看那些贵重点的玉器,对着里面的标价咂舌头,然后在看那些最便宜的玉器。 最终,他们或许会在这里选中一个买走,不过大都只是看看而已。 “海哥过奖了,我就是一个学医的学生,在长京大学念书!” 张阳微微一笑,这个陆老板对他的态度,他自然很清楚。 这人有点以貌取人,不过现在的生意人也都是如此,人家又没说什么难听的话,还保持着礼貌,张阳心里压根没去在意。 不在意,但不代表张阳会热脸去贴冷屁股,人家对他如何,他也就对人家如何。 话不投机,三句多。 张阳的解释陆老板只是点了下头,原来是个学生,估计和黄海家里有什么关系,黄海才特意的提一下。 黄海看中的人,不代表他也看中,黄海只是他的一个客户,能让他赚钱才会这么客气。 张阳是谁,他根本不理会。 见两人都不感冒,黄海也甚感无趣,直接说道:“陆老板,有没有什么新货?” “有,当然有,黄总,我们到后边去看看!” 陆老板脸上马上露出了笑容,他招呼着黄海向后走去,黄海则招呼了张阳一声,不管怎么说,张阳可是陪着他来的。 张阳也无所谓,抱着闪电跟着往里走去,他反正是来看看,如果一会无趣的话,他就去古玩街转转。 反正那里和这里很近,走的时候打个电话说一声就行。 他们这次出来的人,各个都有手机,在长京大学很多学生的眼里,手机还是奢侈品,不过在这些人的手上,手机就只是工具。 雅玉斋的旁边,有个后门,后门挺大的,陆老板带着他们走的就是后门。 出了后门,是一条小巷子,对这个巷子张阳倒是来了点兴趣。 这是很老的巷子,像是二三十年代沪海的样子,这种巷子在后世根本看不到,也只有这个时候才能见到一二。 沿着巷子走出去,没一会到了一条小街,这个地方现在很不起眼,很难想象几年之后这里竟然成为了沪海有名的商业区。 小街走过去没多远,是一个带着铁门的大院子,门敞开着,里面还有不少的人。 来到这里之后,黄海显得有些兴奋了。 他的脚步不自然的加快了许多,还催着陆老板快点。 张阳则打量着新进的这个院子,院子很大,里面的人还不少,都是一堆堆的,另外里面还有一排的房子,房子那里也有不少的人。 陆老板带着他们去的,就是房子那。 “老板!” 他们走进了其中一个房间,里面马上有人走了过来,张阳注意到,这个房间的外面也挂着个小招牌,同样写的是雅玉斋。 同样的名字,不过这里比外面那家店差了老远,气势上就远远不如。 旁边的那些房间也都是一样,都带着一个小招牌。 假如这排房子不是在那么深的地方,张阳会以为这也是个商业街,虽然门面比起外面来差了很多,但毕竟是门面。 “你先忙你的,我带黄总来看看!”陆老板挥了挥手,黄海是大顾客,需要他亲自来接待。 进到里面,张阳发现,里面和外面更不一样。 外面的雅玉斋,布置的非常豪华,摆放的也都是精美的玉器,这里面只有一些简单的货架,最重要的是,这些货架摆的还都是石头。 另外,这只有一百多平方米的房子里,地上也有很多各种石头,这些石头颜色还不大一样,大小也不一样,不过给张阳的只有一个感觉,那就是乱。 见到这些时候,黄海却变的更兴奋,他找张阳帮他看着包,立刻朝一个货架那走去,仔细的看着上面的石头。 黄海的这个包的确有些分量,提着挺沉的。 当然,这个沉是对其他人来说,交给张阳,这样的包他一个人提起十个来也没有任何的问题。 张阳四处看了看,店里除了黄海之外,还有其他几个人。 这些人都在那看石头,有人看货架的石头,也有人蹲那看地上的,这些人还都有一个共同特点,都拿着一个小灯,在那不停的照着。 有人身旁还放着水,不时的往石头上抹着水。 张阳看的无聊,直接走到了黄海的身边。 这会黄海也在观察一块大石头,这石头不小,足有篮球那么大,黄海从货架上把它搬到一旁的桌子那,拿着个灯仔细的看着。 “海哥,这石头有什么好看的?” 在那看了一会,张阳忍不住皱了皱眉头,他知道有人喜欢收藏奇石,他曾经也有过。 不过这些石头明显不是奇石,在他的眼里,这些东西就毫无收藏价值,就是堆普通的烂石头。 “张阳,这你就不懂了,这是石头没错,不过这东西叫赌石,和其他的石头不一样!” 黄海抬起头笑了笑,给张阳解释道。 赌石? 张阳微微一愣,这个词他可不陌生,上辈子没少听人说过,他知道,赌石就是翡翠原石,里面可以开出翡翠玉石来。 他有一个病人,就是专做赌石生意。 他还在那病人家里见过赌石,不过他见的都比这些漂亮,也比这好看的多,那些赌石都有绿莹莹的翡翠。 张阳并不知道,他那病人摆放在家里的都是解开过,很不错的半赌料,而且特意休整过。 那样的自然很好看,大半翡翠都解出来了,不是带这一点皮层,那就是明料了,可以拿去直接加工成首饰。 而眼前这些,都是从矿上直接带出来的赌石毛料,而且全赌毛料居多,有些还都带着不少的土层,看起来自然难看了许多。 “张阳,赌石就是能解出翡翠的原石,咱们刚才在陆老板店里看到的很多漂亮的饰品,都是从这种石头里解出原料,然后加工而成!” 怕张阳不明白,黄海又马上解释了一句。 这年头还没到新世纪,不是后世网络泛滥的时代,什么东西都能在网上看到,他怕张阳一直在上学,没听说过这种东西。 “黄总说的没错,赌石虽然带个赌字,但并不是赌博,这里面讲究眼力和运气,运气好了,一块赌石能让人大赚特赚,运气不好,也有可能赔钱,所以才叫赌石!” 陆老板也跟着解释了下,不管怎么说张阳都是黄海带来的人。 说完这些,他停顿了下,又接着说道:“我们这就是一个赌石市场,这里不仅是沪海最大的赌石中心,在东南各省也都能排的着,这里不止有沪海的朋友前来,周围各省的玩家,想玩了都会到我们这里来!” 说话的时候,他还显得有些自豪,声音不自然的加高了一些。